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重慶醫大附屬醫院涉嫌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

一位目擊者詳述在重慶醫大附屬醫院所見所聞的血腥事件,並引述工作人員的話:「他(醫生)都成屠夫了,整天就知道拿手術刀殺人,都麻木了。」

文 ◎ 張明健

中國大陸活摘器官猖獗的事實,越來越受到各界譴責與關注。近日,「重慶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被指稱在2006年涉嫌對至少七名法輪功學員進行活體摘取器官的罪惡。該院一位工作人員表示:「醫生做手術不是救人,是在殺人。」

目擊供體被活押 暗道運屍

重慶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位於重慶市渝中區袁家崗友誼路一號,是國營三級甲等綜合醫院。簡介中稱:本院是重慶市唯一一家同時獲肝、腎移植技術准入的地方醫院,形成了器官移植等優勢技術。

2006 年冬天,李金珍(化名)因事在重慶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停留了三個月。她說:「2006年那個冬天,我看到從醫院內靠近操場的一個側門開進來七輛警車,車上下來20多個便衣警察,從警車押下來七個人,雙手在身前帶著手銬,其中有男有女,年歲從30至40多歲不等,看上去身體很健康。」

「這些人被押進一棟兩三層矮矮的廢舊獨體小樓裡,小樓安了鐵門,樓門口站著兩排便衣把這七人全數押進去。」

她表示,當時一位重慶醫科大學英語教授對她稱「這些是犯人,從監獄押來治病的」,但如果是來治病,就該去門診,而不是被關押在廢舊的小樓裡。

這名重慶醫大教授有兩個學生同在該院做醫生,其中一個說另一個常做手術的醫生:「他都成屠夫了,整天就知道拿手術刀殺人,都麻木了。」

數日後,醫院一位40多歲的男保潔員對李金珍說:「這裡的醫生哪裡是動手術,簡直就是在殺人,血噴得到處都是,手術室的地上全是血,我們用水管沖,都要沖兩個小時才乾淨,他們(手術醫生)經常這樣的。」該保潔員說,手術地點就是對面大樓的三樓和四樓手術室。

記者向一位醫生詢問,給病人做器官移植手術時是否會經常弄的滿地都是血,這位醫生表示:「一般不會這樣,做手術時醫生有止血方案,比如用止血鉗子等止血。」「如果弄的滿地是血,那就是醫療事故,更不會經常這樣」。

李金珍還告訴記者:「我有幾次在半夜很晚的時候看到,醫院大樓禁用的電梯裡四、五個40多歲的男人往外推死人,那個電梯平時是禁止使用的。我看到推出來的屍體很奇怪,都用醫用綠布包紮著,包的非常緊,也非常厚,超過對普通屍體的處理程度,這些屍體很可能就是被活摘器官後死亡的。平常死的人,都從普通的電梯裡往出推。」

李金珍向記者表示,那七名被押進醫院的是法輪功學員,做為器官移植的活供體,而在手術過程中,由於醫生的野蠻摘取,使他們的血大量噴濺出來,其遺體在午夜從密道偷偷運出去銷毀。

兩天就找到匹配供體

2006 年3月4日,《長春城市晚報》報導了一則離奇的百里「摘心」術:2月27日,浙江28歲的心臟病人謝抱時在弟弟陪同下乘飛機來到吉林大學第二醫院。入院檢查後才發現,他患的是「終末期擴張性心肌病」,必須馬上做心臟移植,否則性命不保。可上哪去找願意把心臟捐獻出來而自己去死的人呢?

報導沒有透露心臟的來源,只說醫院在第二天就找到了免疫匹配的心臟。「28日早上10點多,吉大二院腎病內科主任苗裡寧乘救護車趕往距長春50公里外的地方去取供體心臟,十分鐘就摘下一名男子的心臟,放在專門的心臟冷凍保護液中,然後以180公里的時速趕回吉大二院,三小時後,那名男子的心臟就在謝抱時的體內跳動起來了。」

2006年5月19日,《南方日報》在報導轟動全國的齊齊哈爾第二製藥廠的「亮菌甲素」假藥造成數十人死亡的同時,還報導了中山三院肝移植中心如何搶救中毒患者的事。

報導說,5月16日,專家在會診後給中毒患者任貞朝開出的治療方案是:馬上進行肝腎聯合移植。「令人難以置信的是,僅隔一天時間,省外就傳來好消息——配型與病人吻合的肝腎找到了。17日下午6時,肝腎被火速空運到了廣州。八小時後,手術順利完成。」。

就在普通民眾為這些高效的移植手術感到高興時,國外的醫學專家們嚴肅提出了質問:國際社會上要找到一個合適的肝臟腎臟一般要等好幾年,在中國卻如此驚人快速的就找到了匹配的器官,那供體是誰?他們是什麼人?

至少4萬例移植供體
官方說不清來源


最早向國際媒體披露在中國發生活摘、販賣法輪功學員器官罪惡的,是原遼寧省蘇家屯血栓醫院工作人員安妮。2006 年3月17日,她在美國向國際媒體證實:她的丈夫(蘇家屯血栓病醫院陳姓主刀醫生)在大概兩年的時間裡,就親手從2000多位活著的法輪功學員身上摘取了眼角膜。這些包括老人和孩子在內的無辜的人們,在被活摘了眼角膜、肝、腎、心後,遭焚燒滅跡。

隨後,一位瀋陽老軍醫從國內投書《大紀元時報》,指證有至少36個類似蘇家屯的地方,其中吉林的代號為672-S的一處場所關押的法輪功學員就超過12萬人;摘除器官很普遍,焚燒屍體、甚至焚燒沒嚥氣的活人也很普遍。器官移植的實際數量遠遠高於公布的數字。

迫於國際壓力,中共衛生部在2006年11月被迫承認,有移植醫生在牟利犯罪,但卻推脫說與政府無關,並稱器官來自死刑犯。

依據中華醫學會器官移植學會不完全統計,1994至1999年,中國器官移植有1萬8500例,在2000至2005年,器官移植得到迅速發展,大幅上升到六萬例。但中共政府公布的死刑,在2000至2005年,每年約1700例。

國際社會質問,如果把2000年至2005年這六年間全部死刑犯的器官都用於移植,也遠遠不足以滿足這個期間六萬例器官移植手術的供體需求,其間仍相差約4萬1500例。那麼這4萬1500例器官移植的供體是從哪裡來的?◇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