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慢遊.腳蹤|現代童話 貓王迷建成丹麥版格雷思蘭

?"
位於丹麥藍納斯(Randers)的格雷思蘭(Graceland)貓王故居博物館,2011年4月14 日開幕剪綵。右一為館長亨利克(Henrik Knudsen)。

美國歌星「貓王」埃爾維斯.普萊斯雷的故居格雷思蘭在丹麥被仿製建造。聽起來不可思議的故事,卻真實地發生了。這也許是丹麥這個童話王國的又一個新的現代童話。

文 ◎ 童景

超級「貓王迷」亨利克

美國搖滾歌曲的創始人埃爾維斯.普萊斯雷(Elvis Aaron Presley)「貓王」曾是五、六十年代西方社會家喻戶曉的人物。出生於1964年的丹麥人亨利克(Henrik Knudsen)也在那個年代聽到了埃爾維斯的歌曲而成為了貓王忠實的歌迷。第一次聽到貓王的歌,他才八歲。從那時起他就覺得埃爾維斯是一個非凡的人。當1977年埃爾維斯去世的時候,13歲的亨利克感到非常震驚,他知道這一生再也無法親眼見到自己的偶像了。

亨利克是一個非常認真的人,於是他把自己的對偶像的思念,化成了動力,開始了研究埃爾維斯之路。他看埃爾維斯的書,了解他的為人,聯繫他的家人、同事和朋友。對閃光燈背後的埃爾維斯了解越多,讓亨利克對埃爾維斯產生了一種莫名的情愫。「我覺得自己是他家裡的一名成員。」

慷慨、善良、敬業

為什麼埃爾維斯對亨利克有如此的魅力呢?亨利克告訴我,那是因為埃爾維斯的慷慨、善良和敬業。當埃爾維斯去世時,所有的人都不知道他是窮人還是富人。他的帳戶上僅剩了100萬美元,這個數目對於一位如此出名的影視歌星來說是非常少的。但這不是因為他的揮霍,而是因為他非常的慷慨,他的一生不知道捐出了多少錢去幫助別人,特別是那些窮人。埃爾維斯的這些善舉從未用來宣傳他自己,他很多的捐獻是匿名的。善良是埃爾維斯的本性,因為他來自一個貧窮的家庭,原本是雙胞胎的他一出生就失去了雙胞胎哥哥,父親曾因為家裡的帳單無法支付,而遭法院判刑。也許這就是埃爾維斯如此慷慨的原因。


2007年8月16日數以千計的歌迷聚集在貓王在美國田納西州孟菲斯的故居格雷斯蘭農莊(Graceland),紀念一代歌王逝世30周年。(AFP)

亨利克告訴我,埃爾維斯也是一個非常敬業的歌者。在一次巡迴演出的最後一場,他的樂隊同事堅決拒絕演奏〈溫柔的愛我〉,因為多場下來,他們已經厭倦了這首歌。埃爾維斯聽了表示理解,但是他說:「縱然我們演奏了很多次,我也演唱了很多次,但每次的觀眾都是不同的,他們只聽到一次,我們沒有理由讓觀眾失望。我們要敬業!TCB(Take Care of business)!」埃爾維斯的敬業精神已經成為了他的一種品牌,他自己專門為此設計了一款項鏈,TCB和閃電組成的項鏈,亨利克說,這是時刻敬業的意思,刻不容緩如閃電一般。

是的,貓王的一生如閃電般短暫而輝煌,我只知道他是搖滾歌王,卻不知道他是如此善良。而搖滾樂僅僅是埃爾維斯所演唱的歌曲的小小一部分,他曾唱過很多的藍調和靈魂歌曲。亨利克說,埃爾維斯是演唱的天才,他能將電話本唱成歌曲。他曾一路歌唱,為每一個寂寞的心靈盡力TCB!

丹麥版格雷思蘭

最初亨利克和朋友們只是經營著一個貓王的紀念品商店,雖然生意不錯,但亨利克總覺得還缺點什麼,他想讓更多的人感受埃爾維斯的精神。因此當在丹麥建一所貓王的故居作為博物館的想法冒出來時,亨利克就覺得這是他願意用畢生的精力去經營的事業。於是他到處去籌集資金。為此亨利克不知道拜訪了多少銀行、企業和政客,得到的大部分只是祝福。但多少次失敗並沒有讓亨利克放棄,他最終籌得了2500萬丹麥克朗。他將貓王博物館取名為格雷思蘭。


亨利克夢想成真,在丹麥建一所貓王故居博物館。(攝影/童景)

當最終格雷思蘭建造啟動時,所有的投資人都依然為項目擔心。但是格雷思蘭從2011年開門迎客以來,接待了5000多位來賓,51高速餐館售出了六萬個漢堡。格雷思蘭已經不僅僅是一家貓王的紀念館,亨利克將埃爾維斯樂於助人的精神融入到了貓王故居的經營中,比如每年聖誕節為單親家庭提供聖誕大餐;為一個福利協會捐款;亨利克還從哥本哈根請來一位丹麥版「埃爾維斯」,定期舉辦「貓王」演唱會。

亨利克介紹,丹麥的這所格雷思蘭貓王故居根據丹麥的建築法,增加了消防道等,比美國的原版面積還要大。這裡的貓王紀念品應有盡有,書籍、畫冊、CD、DVD、墨鏡、皮帶、手提包等等讓人眼花繚亂。51高速餐館是因為格雷思蘭建在美國第51號高速公路旁,所以藉此命名。地下室是貓王博物館,設有電影播放室,播放著有關貓王的紀錄片。貓王生前的各種用品也一一呈現在遊人歌迷的眼前。親眼看到貓王當年穿過的演出服、使用過的吉他、戴過的假髮,讓人不禁感慨人生。


亨利克為丹麥的貓王迷提供一處精神家園。圖為2004年8月15日,美國的貓王迷參加一年一度的「貓王周」燭光紀念晚會。(Getty Images)

生命的召喚

年近半百的亨利克曾經是事業非常成功的銷售人員,擁有高薪厚祿。但對埃爾維斯的「迷戀」讓他終於放棄了所擁有的一切。「很多人無法理解我的選擇。但我覺得這是我生命的召喚,是我的夢想。理解的人不用言語也能理解我,不理解的人縱然說了千百遍,還是不理解。」

如今,亨利克的女兒已開始在格雷思蘭工作,兒子不久也將來此實習。亨利克覺得非常欣慰,他並不想因為自己的興趣而壓迫家人,但家人支持他並自然而然地產生了興趣,這無疑讓亨利克無比幸福,因為貓王和格雷思蘭是他的興趣,是埃爾維思的精神延續,是埃爾維思家人朋友的牽掛,也是亨利克家人的寄託,更是更多的丹麥貓王迷們的精神家園。◇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