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古月今照|人生戲夢 (二) 賣茶的漢子

?"
(繪圖 / 古瑞珍)

文 ◎ 王金丁

賣茶的端了茶來,小箭子喝了兩口,抬眼瞧了瞧那漢子,一臉正氣。喝茶的村人漸漸散去,小箭子把嘴裡的茶一勁噴往那賣茶的漢子身上,扭頭就走。那賣茶的追了上來。試探過招,小箭子斷定賣茶的是個練家子,心裡一陣竊喜……

第二天清晨,小箭子披了件夾衫,出了客棧宅院往西街口走來,瞧見市集裡正吵嚷著,就穿過牌坊望村坊南街走,繞著整個村子搜了一圈也不見蛛絲馬跡,想不到這五里坡不過方圓十幾里地,竟也找不著小翠的蹤跡。一時想起去瞧瞧戲臺子,就順著燕子河邊往北郊走去,片刻工夫就聽見了潺潺水聲,遠處河谷上峭壁撲面而來,眼前一片廣闊的黃土地上,巍然聳立一座高高的戲臺,遠遠瞧去頗覺雄偉壯觀。戲臺篷頂上四枝竹竿子筆直的伸向天空,臺下四周卻密密的圍起竹籬子,四邊都站了個漢子,幾個擦紅抹綠的戲子從竹籬子裡鑽進鑽出。小箭子心裡正自笑著,這五里坡裡還用站崗守衛,轉身就要往回走時,卻見一個絡腮鬍子從身邊穿過,邪邪的瞄了他一眼就往戲臺走去,鑽進了竹籬子裡。小箭子掂量著這陌路客,又不像戲班子的人,心裡一陣狐疑,小翠的事可真會跟這戲班子扯上關聯。

小箭子走回西街口鬧市裡,見一堆人圍著一個茶攤子喝茶,一個套著灰布坎肩的漢子忙著倒茶,嘴裡還不停吆喝著:「好喝的山茶,清涼解渴。」小箭子也鑽了進去,要了一杯茶,賣茶的很快給端了茶來,小箭子喝了兩口,覺得確是清淳可口,抬眼瞧了瞧那漢子,倒是一臉正氣,高頭大馬的樣子看來孔武有勁,滿像個樣子。小箭子看著喝茶的村人漸漸散去,將碗裡的茶一口飲盡,把嘴裡的茶一勁噴往那賣茶的漢子身上,就將碗擲在攤上,嘴裡喊著:「這茶怎麼能喝。」扭頭就走。「小兄弟您還沒給錢。」那賣茶的已追了上來。「這茶不好喝,不給錢。」小箭子也不睬他,可肩上已著了一股掌力,小箭子抬起手臂就要撥開,卻感覺勁力沉厚,斷定是個練家子,心裡正自一陣竊喜,就按著那手掌,順勢向左一個翻騰,霎時腳上頭下,正待發掌往那漢子後背擊出時,已接到一股軟中帶硬的掌力,小箭子察覺這賣茶的也正捉摸著,沒使盡全力,心裡暗暗叫好,就一個翻旋後退,掌風即刻緩了下來,兩掌正待交鋒時,小箭子叫道:「不要打了,兄弟好功夫,清風客棧七然爺正有事求助。」此語一出,兩人同時翻身落地,那賣茶的漢子雙手抱拳說:「小兄弟何不早說,七然爺慷慨豪情,他的事當然幫忙。」

小箭子也抱拳道:「五里坡村民都喚我小箭子,兄弟如何稱呼?」「就叫我賣茶的好了。」這賣茶的漢子就收了攤子,隨著小箭子來到清風客棧會了七然爺,七然爺告知原委,要求鼎力相助,賣茶的漢子一口答應了。七然爺說:「您每天煮的茶就算我買下了,您還是挑到市集裡去做買賣,遇著可疑物事就跟小箭子招呼就行了。」小箭子也把那絡腮鬍子的詭異行徑跟他說了,要他留意著,賣茶的漢子答應著去了。

徑山寺老方丈

戲班子這趟進了五里坡演的是《西遊記》,每天過了晌午戲就開演了,戲臺邊圍滿了村人,好不熱鬧。可七然爺卻沒心情看戲,那小翠失蹤三天了。今兒個一早,李嬸子又來客棧鬧了一陣,說是找不到小翠也不想活了。

七然爺一生行俠仗義,再怎麼說都想不到會發生這種事,打心裡挨了記悶棍子似的痛楚。到了傍晚,從客棧踱到月彎橋來,站在橋上,遙望豔紅的夕陽鋪照著整個五里坡,眼前美景更叫七然爺心裡一陣悲憂。

這時,小箭子卻猛地從橋下竄了上來,向七然爺提了意見:「去徑山寺問問那老和尚,或許能開導著找個方向。」七然爺思索著,望向遠處的徑山寺說:「也好,小箭子跟著我去走一趟。」

趁著太陽還沒下山,小箭子跟著七然爺趕到了徑山寺裡,遠遠的看到老方丈正在菩提樹下打坐。沒等七然爺開口,那樹下的老和尚已低著眉說話了:「七然兄心裡的事老衲知曉,您一向行事方正鄉里盡知,既有老少英雄相助,就不必過慮了,人生戲夢一場,散戲前自會真相大白,恩怨也應了結。」

聽方丈如此寬慰,七然爺心裡石頭落下了一半,躬身合掌道:「多謝方丈指點,老夫此刻已心復平靜,不再打擾大師靜修了,改日再來拜謝。」於是,老少兩人在暮色中下了山。

這一天,小箭子穿梭在茶座中幫忙收拾著杯盤子,卻瞧見那天在戲臺邊照面的絡腮鬍子正坐在西窗座位上。小箭子快步走到櫃檯裡向七然爺說明白了,七然爺咬著煙桿瞧了一眼那漢子,然後喚住了一個端茶食的夥計,嘀咕了幾句,那夥計就把手裡的盤子交給小箭子,自己另端了盤子跟著小箭子後面。

小箭子走近那絡腮鬍子桌旁時,後面的夥計猛力往自己背後撞了一把,小箭子嘴裡叫了一聲:「客官抱歉!」便連人帶盤子撞向那絡腮鬍子身上。那人不動聲色,手臂微微掃起,杯盤還沒落地,小箭子已被拋向空中。

眼看著就要撞上梁柱,小箭子咬緊了牙,卻突然感到背後一股軟實力,是七然爺出手了,讓自己減少一點疼痛,可還是狠狠的挨了一個屁股。等落下地來,眾人眼光都望向這裡。小箭子正要奔過去致歉,座位上已不見那絡腮鬍子。往茶棚四周睃了一圈,才看見那鬍子走到了門口,轉身向自己望了一眼就出了茶棚子。

小箭子一拐一拐的走到櫃檯邊,七然爺望著他說:「小箭子受苦了。」小箭子手撫著屁股,估量著說:「這傢伙可疑。」七然爺摘下嘴裡的煙桿,在櫃上敲了兩下:「叫那賣茶的留意這個人。」(待續)◇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