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西方看中國|中國全球投資創新高 美國應及早因應

?"
阿拉伯世界和撒哈拉沙漠以南的非洲與中國貿易往來多以承包工程為主,而非投資。圖為2007年12月6日,中國工人在阿爾及利亞施工。(Getty Images)

隨著中共在全球投資步伐的加快,美國面臨了極大的競爭壓力。專家認為美國應及早制定有效的對策,才能與中資抗衡,確保在全球市場的競爭力。

編譯 ◎ 李清怡

2012年中國的境外投資無論是在美國還是在全球均創新高,2013年之後的前景仍然榮景可期,不過,過程中阻力也會並存,部分原因即在於其他國家對於中國國有企業的疑慮。華盛頓智庫傳統基金會亞洲研究中心的資深研究員史劍道(Derek Scissors)撰文表示,美國應制定出有效政策以確保競爭力,才能與中資企業抗衡,在全球市場上保持競爭力。

2012年,中國在全球和美國的境外投資都打破了紀錄。不過,由於國際社會對中共國有企業不信任,加之其他一些阻礙因素,將影響到中國境外投資的增長速度。但是,中共國有企業積極插手能源領域和其他產業,不惜巨額投資的高調舉動,的確非常引人注目。

中資海外持續擴張的趨勢,美國必須盡早做好完善的應對政策,而且應當著重在競爭力方面。當中國企業抱怨進入美國市場阻力重重的同時,中國國內反競爭法規也束縛美國企業。奧巴馬政府應當清楚的是:此二者並非不相關。從《跨太平洋戰略經濟夥伴關係協議》(即TPP)的簽署開始,美國在全球市場上已面臨與中國投資者的競爭。

中共在北美的非債券投資額達40%

傳統基金會的《中國全球投資追蹤報告》是唯一一份反應中國境外投資數據的公開數據庫。

報告數據顯示,從2005年1月1日至2012年12月31日,中國海外投資單項總額超過一億美元的有400多件。自從2005年以來,中國非債券投資最大的目標地區是澳大利亞和美國,其他主要投資地區還包括加拿大、巴西、英國、印度尼西亞等。

在2012年,中國海洋石油總公司以151億美元收購了加拿大的Nexen公司,使加拿大成為2012年吸納中資最多的國家,這也是迄今為止中國最大的一項境外投資。中資在美國的投資僅次於加拿大,經歷了2011年的經濟低迷後,來自中國的投資打破了過去的年度紀錄,超過了140億美元。2012年,北美共吸納了中國非債券投資總額的40%。

與此同時,一個重要的事實是:中國在海外的擴張方式不只是投資。《中國全球投資追蹤報告》的數據顯示,中國境外工程承包合同總額超過2000億美元,由此可以看到一個更為完整的畫面,反映中國在世界上所扮演的角色。就地區而言,阿拉伯世界和撒哈拉沙漠以南的非洲與中國貿易往來多以承包工程為主,而非投資,在東亞地區則兩種形式幾乎持平。在美國、歐洲、澳大利亞,承包工程這類形式則非常少。

投資以能源事業為主

無疑地,無論是投資或工程承包,能源項目都占多數。石油仍然占能源領域相當大比例,其次則是金屬,這也突顯了中共對資源的興趣。不斷併購操作使得中國在農業領域投資取得一定程度的成功,但在技術方面還是大部分失利。

在工程和建築合同方面,鐵路運輸、公路、海港建設投資僅次於能源,而近年來,房地產領域也活躍起來,體現在購置財產、建築、開發項目合同的簽訂等方面。

按美元計算,中資在澳大利亞、美國、伊朗、德國、尼日利亞等五個國家大多慘遭滑鐵盧,失敗交易的總額超過了2000億美元。

這些阻力之所以持續,其中一個主要原因是中國境外投資以國有企業為主體。多國對境外國有企業的疑慮更甚於海外私人企業。

根據中共自己公布的數據,最大的20個中國境外投資者都是國有企業。美國傳統基金會數據庫證實,以投資方的母公司為統計,按美元計算,中國國有企業的海外投資超過投資總額的92%。

美國應要求中共落實互惠原則

出於互惠互利原則,如果中共不能在其不公平競爭原則的表現上有明顯改進,比如對國企進行政策保護,美國也就沒有義務回應近期中國投資者對美國所表示出的不滿。

美國政府有義務保護自己公民的利益。一直以來,美國都不允許外國企業做出可能損害其本國利益的技術購買行為。美國外資投資委員會(CFIUS)應該繼續阻止此類交易,迅速調查,並排除政治干預。如果當前CFIUS的規定不足以達到目標,可以採取公開化的措施,而不是依靠幕後渠道的溝通來阻止交易。

美國應加強監督中企在美的運作

美國應該怎麼做?首先聲明遵守美國法律的中國企業在美是受到歡迎的。確保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聯邦貿易委員會及其他強化商業法的監管組織密切監督中國企業在美的運行狀況,特別對保護市場競爭力的監管。

改進美國外資投資委員會的運作,使其在保護國家安全方面的工作既充分又透明,快捷而不受政治因素的干擾。◇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