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恭請環保部副部長吳曉青先生鞠躬下課

這些日子來,霧霾鬧得人心惶惶。事關百姓健康與生命,無處可逃,輿論便從憂慮轉變為憤怒。在這樣巨大的社會壓力下,環保部副部長吳曉青居然出來給大家添堵。

在接受《人民日報》專訪時,他說,「歐美等發達國家耗費了三、五十年時間才基本解決大氣污染問題」,告誡百姓們「要正確對待當前的大氣污染形勢,充分認識改善大氣環境質量的艱巨性、複雜性與長期性,做好打持久戰的思想準備。」

天哪,這就是政府主管部門對我們的交代!什麼意思嘛?「歐美等發達國家耗費了三、五十年時間才基本解決大氣污染問題」──這個「才」字太叫人絕望了!也就是說,中國還不是發達國家,三、五十年還根本沒指望!

一談到中國的環境污染,一批無良官員和專家總喜歡說兩句話。一句是:按照西方發達國家規律,要到人均GDP5000美元時才能有指望;另一句是:西方發達國家三、五十年才基本解決。多少了解一點西方污染治理歷史的人都明白,這純粹是兩個彌天大謊。我最奇怪的是,這些人就沒有一點點良知,一點點臉面嗎?這種不需要費多大氣力就能揭穿的謊話,怎麼就敢一遍又一遍重複呢?

西方發達國家曾經發生過嚴重空氣污染的城市,無一不是迅速轉變。就連當時的空氣污染之最,同時也是治理得最為艱難的倫敦,也在很短時間裡實現了根本性轉變。說水污染、土壤污染需要相當的治理時間,那是因為在河道與土壤裡有存留物,很難短期消除。

即便河水清潔了,天上不再下酸雨了,工廠不再往土壤裡排放重金屬 了,那些長期積累下來的污染物質仍然難以消除。嚴重污染的河流,有時候還需要把河底淤泥都清除掉。嚴重污染的土壤,有時候要挖起來深埋。空氣污染也有存留物嗎?風一吹就飄走了,雨一下就流走了。只要消除了污染源,空氣立即清潔,怎麼三、五十年還不夠用呢!吳曉青先生呀,您是真不懂還是不要顏面呢!

警匪一家 污染曲線的拐點在哪裡?

其實,民眾所關切的,是「扭轉趨勢」的時間,這也是問題的關鍵。退一萬步,我暫且同意吳曉青先生及眾多無良學者的說法,就算倫敦污染花費了三、五十年「才基本解決」,或者再徹底一點,說發生於1952年的倫敦大污染直到今天的2013年「才基本解決」,其花費的時間長達60年,──我現在要向吳曉青們提出的問題是:這條污染曲線的拐點在什麼時間?

我掌握的資料還不夠詳細,不敢說其拐點是1952年之後的第一年、第二年或者第三年,但是,資料告訴我,至少是在第八年,倫敦的廢氣排放總量就下降了 37%,冬季日照時間增加了70%。根據這兩個數字來估算,這個拐點可能就在1952年後的一兩年、兩三年之間,甚至可以說「立即」。吳先生,您能夠告訴我們中國或者北京的拐點在什麼時候嗎?

空氣污染當然與製造業相關,沒有工業廢氣和汽車尾氣的大量排放自然沒有空氣污染。但是空氣污染之治理,就直接跟制度相關了。你們的政府與化公為私的廠長經理沆瀣一氣,你們的環保機構收受賄賂,警匪一家,你們的官員從污染中大發橫財,污染與你們是連體嬰,你們怎麼會揮刀自宮呢?你們的政府不許媒體深度報導污染黑幕,不許民眾抗議示威,不許成立民眾成立賴以自保的民間組織,還反過來迫害受害者──說白了吧,就這樣硬挺下去,這拐點一萬年也不會到來。

吳曉青先生還出過一次大名,即公開指責美國駐華使館公布PM2.5數據是「干涉內政」。從上一次「干涉內政」說,到這一次「三、五十年持久戰」說,玩笑已經開得夠大的了。即便從宦途著眼,這也是記錄在案的「負政績」。倒忙幫太多了,也是很危險的。如果坐在那個講臺上不好說話,左右不是人,不如早一點鞠躬下 課。

——轉自「自由亞洲電臺」◇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