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黃潔夫灑淚退位 難洗罪惡

?"
衛生部副部長黃潔夫再次承認,中國是世界上唯一系統利用死囚器官的國家,並一度落淚,稱「我們的移植醫生終於可以光明正大」。(AFP)

兩會期間,中共宣布撤銷衛生部。12日,中共器官移植「掌門人」、衛生部副部長黃潔夫被免職。參與活摘器官殺人還能假惺惺地哭,這就是黃潔夫這樣的中共器官移植專家的嘴臉。

文 ◎ 齊先予

2013年3月10日兩會期間,中共宣布撤銷衛生部,將其和計生委合併成「國家衛生和計畫生育委員會」,12日,國務院宣布免去黃潔夫的衛生部副部長職務。現年67歲的黃潔夫退下來原本不是什麼新聞,不過,這位從2001年就擔任衛生部副部長的肝膽外科專家,卻因為一直擔任中國器官移植的對外發言人而被稱為中共器官移植的「掌門人」,此前在2013年2月25日人體器官捐獻視頻會議上在講述中國「器官移植夢」時,他哭了。

官方互相矛盾的器官死刑犯說

會上黃潔夫再次承認,中國是世界上唯一系統地利用死囚器官的國家。早在1980年代就有中國醫生在聯合國指證中共當局盜用死刑犯器官,但中共外交部一直矢口否認,直到2005年7月,黃潔夫在世界肝臟移植大會上才首次承認:中國多數移植器官來自死刑犯。然而2006年3月,中共外交部發言人秦剛在記者會上宣稱:「有關中國存在從死刑犯身上摘取器官進行器官移植的情況,完全是謊言。」一個月後的2006年4月10日,中共衛生部新聞發言人毛群安公開表示:大陸器官「主要來源於公民在去世時候的自願捐贈」。

這來回顛倒、互相矛盾的說法不但把全世界搞糊塗了,更暴露了中國器官來路不明的事實。中國人沒有捐獻器官的傳統,而且器官必須在人體死亡15分鐘內摘取下來,並立刻放入零下20幾度的液態氮中冷藏,還必須在冷凍、缺血時間不超過24小時內移植到另一人體上。普通人群中器官合格配對率只有20%左右。由於無法自圓其說,2007年1月11日,毛群安不得不承認中國摘取死刑犯器官。從那以後,中共一直咬定大陸器官主要來源於死刑犯。

不過中共一口咬定的死刑犯來源也無法解釋中國近年來器官移植手術大量增加的現實。據「中華醫學會器官移植學會」主任委員陳實介紹,中國已成為全球第二大器官移植國。特別是2002年以來,中國移植業迅速發展,每年進行的器官移植手術超過1萬例,2005年達到了創紀錄的1萬2000多例。

然而很多國際醫學專家稱,這位陳實主任的話並不誠實,中國每年器官移植手術至少是公布的三至九倍。因為無法合理解釋這些器官的來源,官方不得不大大瞞報移植數量。然而中共每年公布的死刑犯在2000人左右,就算全部用上,也達不到每年一萬例的移植數量啊?

黃潔夫更無法解釋的是,中國器官移植只需要等幾周,而在國外需要等幾年。比如天津「東方器官移植中心」在其網站上公開宣布:他們那做腎移植最快一周,最慢不超過一個月,而肝移植也一樣。醫院紀錄顯示,2005年病人平均等待肝移植時間為兩周。上海長征醫院器官移植科的肝移植更快,平均等候供肝時間為一周。異常短的器官等候表明存在充足的器官來源。瀋陽一醫生在談到隨處可見的賣腎廣告時表示,「我們器官來源很充足,根本不需要理那些賣腎廣告。」

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才是真正來源

會上黃潔夫還指責「國際敵對勢力」把利用死囚器官問題擴大化,稱國際社會對中國器官移植的所有文章持反對態度,原則是「不接受、不發表、不合作」。不過國際社會都清楚,自從中共1999年迫害法輪功後,大陸移植突然呈上升狀態,特別在2003年至2006年間,移植數量呈現蘑菇雲一樣的爆炸式膨脹。然而到2007年,移植手術突然減少了一半,原因是中共迫於國際社會壓力,不得已整頓移植市場而出現的結果。

2006年3月17日,一位化名安妮的女士對《大紀元》說:「我的一名家人參與了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手術。這給我們的家庭帶來了巨大的痛苦」。

這是《血腥的活摘器官》一書的引言開頭。作者是加拿大資深律師大衛.麥塔斯(David Matas)和大衛.喬高(David Kilgour)──兩位2010年諾貝爾和平獎候選人。兩個大衛對這一駭人聽聞的罪惡做了非常專業嚴謹的調查核實。他們估算,2000年至2005年這六年間,中國有4萬1500宗移植手術的器官來源無法解釋。此書用無可辯駁的事實,通過大量的證據分析認定,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是「這個星球上前所未有的邪惡」。


大衛‧喬高(左)與大衛‧麥塔斯(右)2011年6月28日在臺北立法院舉行《血腥的活摘器官》中文版新書發表會,揭發這個星球上前所未有的邪惡。(攝影/林伯東)

2012年9月12日,「捍衛民主基金會」研究員伊森.古特曼(Ethan Gutmann)在美國眾議院外交委員會舉行「中共摘取宗教和政治異見人士器官」聽證會上,作為證人之一,在國會上作證發言。

據他調查,1999年底,中共公安最大規模的鎮壓活動──滅絕法輪功,遠遠超過了對維吾爾族的鎮壓。據他估計,多達300萬法輪功修煉人被勞教、勞改。在2008年奧運會前,有大約6萬5000人在心臟還跳動著的時候被活摘器官。

大陸官方媒體無意中也洩露出很多有關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行。比如王立軍公開承認,2006年王立軍獲得中國光華科技基金會頒發的「光華創新特別貢獻獎」,他獲獎的原因之一是在錦州現場心理研究中心搞的數千例「藥物注射後器官受體移植研究」。也就是說,2002年王立軍在遼寧擔任錦州公安局局長、創辦「錦州市公安局現場心理研究中心」的兩年多時間裡,他們對幾千個死刑犯進行了人體器官摘除。

另外王立軍手下的一個警察在2009年曾對「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舉報了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行。這位警察作證說,2002年4月9日,在瀋陽軍區總醫院15樓的一間手術室內,他親眼看到兩個軍醫將一名30多歲的修煉法輪功的中學女教師,在沒打麻藥的情況下,活生生地摘取了她的器官,將她活活害死。更多例證請見新書《薄谷開來案中奇案》。

黃潔夫隨便拿活人當死刑犯

隨便查查大陸媒體公開報導,就能發現黃潔夫所說的「死刑犯」的概念非常廣、非常特殊。據新浪網(http://news.sina.com.cn/s/2005-10-03/11557091937s.shtml)報導,2005年9月28日下午,黃潔夫在隨同中共政法委書記羅幹參加新疆自治區成立50周年活動時,順便在新疆醫科大學第一附屬醫院演示了一場移植手術。

那天黃潔夫從廣州的中山醫科大學第一附屬醫院和重慶的第三醫科大學西南肝臟醫院醫治中心,分別調來兩個備用肝,以防自體移植失敗。在手術40小時後黃潔夫宣布,自體移植成功,那兩個死刑犯的備用肝都不需要了。官方報導間接交代了:這兩個備用肝是兩個備用的活人。在黃潔夫的眼裡,中共祕密關押的所有人都可隨時被他當作死刑犯而任意當作活體器官來源加以處置。

也就是說,在世人眼裡,儘管黃潔夫本人並沒有親自參與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行,但在他所用的器官中,很多都來自所謂的法輪功「死刑犯」。

三年只捐贈了1800個器官

到了2013年2月,黃潔夫在器官捐獻會議上激動地說:「有了自己的器官捐獻體系,中國就能揚眉吐氣、光明正大地在世界器官移植的舞臺上發言,這也是中國器官移植醫生的夢。」「這個夢凝聚著幾代……」說到這裡,黃哽咽落淚了。

黃潔夫所說的中國自己的器官捐獻體系,是指2010年以來,中國衛生部與紅十字會在廣東、雲南等多個地方搞人體器官捐獻試點,黃是這項工作的主要推動者之一。在試點中,他們制定了心臟死亡器官捐獻分類標準。不過從器官移植的科學角度看,當一個自願捐獻者在死亡過程中,當其腦死亡而心臟還在跳動時就捐獻器官是最佳時機,比心臟停止跳動後再捐獻,器官能有更多生命力。國際上通用的都是腦死亡標準。不過直到今天,中國「腦死亡」尚未立法,國家層面也未建立起一種公民自願捐獻器官的正規渠道。

關於試點的結果,中國紅十字會常務副會長趙白鴿透露,中國自2010年3月人體器官捐獻試點工作開展以來,截至2013年2月22日,共實現捐獻659例,捐獻大器官1804個。目前中國已初步建立全國器官移植和捐獻體系,從2013年2月開始,人體器官捐獻將從之前的19個試點省分擴展到全國所有省分。


從2010年3月中國開展人體器官捐獻試點以來,三年獲捐獻大器官1804個,如何解釋每年移植器官上萬例?據估計,2008年奧運會前約6萬5000人被活摘器官。(AFP)

以器官販子混淆視聽 掩蓋活摘

人們不禁要問,難道黃潔夫以為中國人都不會算數學嗎?中國每年移植器官上萬人,如今捐獻的大器官三年還不到2000個,剩下的那數千個器官從何而來的呢?不還是從非法渠道來的嗎?黃潔夫他還有臉哭什麼呢?!

為了掩人耳目,近年來大陸媒體故意大肆報導警方抓獲的一些盜賣人體腎臟的器官販子,但官方無法解釋的是,這些器官販子只能盜賣腎臟,而無法盜賣肝臟和心臟,而黃潔夫之流最自豪的是中國在心肝移植上的技術。

據《法制晚報》報導,2012年10月26日,被控涉嫌組織出賣人體器官罪的15名被告人原定在海淀法院受審,他們在九個月裡,非法摘取51枚腎臟,出售給腎病患者,牟利1034萬元。被告人中不僅有器官販子,還有正規醫院的醫生、副院長。

但由於那天《紐約時報》刊登溫家寶貪腐27億美金的消息,薄熙來在免去全國人大代表資格的同時,當天晚上深夜,官方又把薄送進了秦城監獄,習近平以此來回擊薄黨的攻擊。26日上午10時50分,人們被突然告知,庭審被取消。

大陸醫生公開承認使用法輪功學員器官

更令人氣憤的是,據新華社報導,黃潔夫在哽咽之後繼續說:「我想,這個夢也是扎根在『中國夢』之中,也是『中國夢』的一部分。」而且數月前,這位67歲的外科大夫還利用出差的間隙,趕到中山大學附屬第三醫院嶺南醫院,親身主刀了一次肝臟移植手術。

2013年2月16日,明慧廣播電臺在「追查國際關於器官移植調查的調查錄音剪輯」(http://www.mhradio.org/showprogram/5409.html)中提到,在「對廣西民族醫院的腎移植科的醫生的調查紀錄」中,那位廣西醫生還推薦病人到中山大學第三附屬醫院去獲取法輪功學員健康的器官。錄音說:

「問:我知道,因為你們廣西民族醫院是手術比較好的。就是說你能不能找到法輪功學員器官嗎?如果能找到,那麼我就過來。能不能找到?

答:比較麻煩,如果你想快的話,我建議你上廣州去,他們那兒器官很容易拿。對,對,是中山大學第三附屬醫院。

問:中山大學第三附屬醫院。大夫叫什麼?

答:繆醫生。

問:是這樣,他們找的也都是那種法輪功學員器官啊?那種很健康啊?

答:對,對,對。

問:比如說你們以前用的就是,是從看守所還是監獄呢?

答:監獄裡找的。……」

面對這樣的醫生,哪怕他們披著白衣天使的外衣,也是地道的殺人惡魔。很多幹過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醫生自己都承認,它們就像被控制的機器人一樣,一旦做了殺人移植手術,接下來總想做。上海第二醫科大學附屬仁濟醫院肝移植中心主任夏強曾公開說:「對肝移植我是著了魔的。我現在簡直像上癮一樣,每周至少做二至五臺肝移植,失敗了也不怕,認真總結分析,第二天就會繼續做。」天知道,它們是從哪找到這麼多死刑犯或自願捐獻者的。

參與了殺人還要假惺惺地哭,這就是黃潔夫這樣的中共器官移植專家的嘴臉。◇


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中共器官移植專家,是披著白衣天使外衣的殺人惡魔。圖為活摘器官演示。(大紀元)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