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李克強「曾深度捲入六四事件」

?"
作為新上任的中國總理,李克強面臨世界上最大的貧富差距。過度依賴投資的經濟,和持續泡沫化的房市,已經激起中產階級的強烈不滿。(Getty Images)

李克強3月15日正式成為中國總理。外媒關注,李克強是中共總理中第一個能講英文的,也是第一個經濟學博士。他作為北大學生也曾深度捲入「六四」事件,跟如今流亡海外的民運領袖曾經是朋友。

編譯 ◎ 秦雨霏

路透社:李跟改革派經濟學家關係密切

路透社3月15日報導說,在3000名人大代表當中,李克強獲得三票反對,六票棄權。德國總理默克爾是第一個致電李克強向他表示祝賀的外國領導人。他們也討論了歐洲債務危機。

「我相信在這一屆領導人當中,他(李克強)的改革意圖是相當強烈的。」北京獨立政治評論員陳子明說:「他跟具有改革思想的經濟學家有密切關係」。

路透社報導說,李克強比任何其他中共領導人都更深的捲入鄧小平改革年代下的知識分子的政治抗爭,這次抗爭以1989年天安門抗議被軍隊鎮壓而結束。

作為北大學生,李克強結交了熱情的民主倡導人士,他們當中一些人後來成為共產黨控制的徹底挑戰者。他的朋友們包括1989年六四鎮壓之後流亡海外的活動人士。

「他對於西方人如何思考有更好的了解。」一個熟悉中國外交政策的人告訴路透社。

李克強擁有法律系學位和經濟學博士,將執掌增長放緩到13年來最低的經濟。

紐時:中共新總理承接搖搖晃晃的經濟

《紐約時報》報導說,中共新總理李克強周五接過職務,承接了一個搖搖晃晃的經濟,這可能使得政府無法專注於兌現清除汙染和擴張城鎮作為增長引擎的承諾。

李克強57歲,已經制定了以城市化驅動經濟增長的計畫。他從北京大學獲得經濟學博士並撰寫有關縮小城鄉鴻溝的論文。在擢升為總理之前的幾個月裡,他說更快更健全的城鎮擴張將是重點。

但是李克強繼承的經濟危情可能讓他的政府焦頭爛額,並阻遏大膽的政策實施。這些危情包括房地產過熱地方政府債務擔憂,以及低收入者不願支出,而達不到長期增長需要的經濟水平。

習李內閣中的其他大員 汪洋等主導

《紐約時報》報導說,習李政府當中另一個著名的經濟決策者將是副總理汪洋,前廣東省委書記,他把自己塑造為一個願意挑戰根深柢固特權的改革者。

根據幾個消息來源說,樓繼偉,中國投資有限公司主席和首席執行官,可能將成為財政部長。他將負責棘手的問題比如改革稅收和處理債務纏身的地方政府。

周小川可能留任中國人民銀行行長,反映出新領導層的焦慮。周小川11月份沒有入選共產黨中央委員會並且已經65歲。但是根據幾個消息來源,他現在看起來將保留他的職務。

「我認為這暗示,他們還沒有確立任何繼任者。」中國歐盟商會前主席Zoerg Wuttke說:「可能是為了處理一個潛在的金融危機」、「他們需要一個經驗老手,他們不能讓他走。」

美聯社:保持增長將面臨政治上重重挑戰

美聯社報導說,中共二號人物被賦予任務解決經濟放緩,平息公眾對腐敗、汙染和貧富差距加大的憤怒。

隨著長期策劃的領導層交接接近尾聲,中國的橡皮圖章人大任命李克強為總理。周六人大還將最後選出副總理、中央銀行行長、財政部長和其他部長。人大會議周日結束。

作為中共最高經濟官員,李克強在保持增長強勁和提高收入方面面臨政治上的重重挑戰。

中共領導人說他們想要基於國內消費和技術更加可持續性的增長,而不是依賴貿易和投資。他們已經下調經濟增長目標以強調這種轉變。但是消費支出增長緩慢,迫使北京注入資金到投資以支持低迷的經濟復甦。

改革者說共產黨領導人必須遏制主導關鍵行業——從能源到電信到銀行——的國營企業,並且鼓勵自由市場競爭,否則增長可能下跌到5%或更低,提高失業和動盪的風險。這將要求李克強挑戰政治上強大的企業老闆。

中共領導層是共識驅動型的,所以治理國家常常動作遲緩,因為沒有領導人在政治上足夠強大到一言九鼎。

彭博社:最虛弱的一年開端

彭博社報導說,李克強成為中國第一個擁有經濟學博士的總理。這些專業知識可能幫助他把中國經濟轉向一個依賴消費而不是出口的模式。

在李克強擢升幾天之前,數據顯示中國仍然依賴於出口和投資,突顯了把城市化作為國內舉措前沿的政府的挑戰。在公眾呼籲加深中國轉向自由市場,脫離國家指令性貸款的呼聲中,兩天之後,他將有機會詳細闡述他的計畫。

「這些是巨大的挑戰。」哈佛大學肯尼迪政府學院資深研究員William Overholt說。「政府和共產黨官僚近年已經習慣於防禦性蹲伏姿勢而不是推動國家前進。」

中國今年1月份和2月份出口呈現2010年來最大增幅,固定投資也加速,而工業產出呈現為2009年以來最虛弱的一年開端,借貸和零售增長也減緩。同時,通膨加速到10個月來最高點,促使央行行長周小川說,中國應該「高度警惕」價格風險。

中共領導人試圖阻止去年下降到7.8%的增長速度進一步減緩。上海綜合指數2月6日已經從今年的最高峰下降6.7%,幾乎抹去了2013年的所有漲幅。同時人們擔憂貨幣收緊和遏制房地產將減緩增長。◇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