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3. 霧霾嗆人 市長陣亡 環保假熱

?"
中國環境惡化,威脅人民生存,以往經濟發展模式難以為繼。圖為中國海南省,一個小男孩在被嚴重的污染的海中戲水。(AFP)

北京兩會前北京接連出現霧霾天氣,導致京城多地空氣質量再達嚴重污染級別。有人形容遭受霧霾、沙塵籠罩的北京窒息了,2月28日早上,剛走出政協委員駐地酒店的籃球明星姚明抬頭看天、皺起眉頭,該圖片立即在網路熱傳。


籃球明星姚明皺起眉頭走在霧霾中。(Getty Images)

3月1日「霧霾再襲 沙逼北京」這條標題赫然出現在深圳《晶報》上,引來網路一片歡呼聲,被讚「太有才了,神標題再現江湖……」有人追加:恰逢兩會召開,沙逼兩會啊!《晶報》隨後發聲明稱,標題嚴重不妥。

當兩會召開的時候,網路則又留傳著另一張絕圖。去年中共兩會,一位留著「溫字頭」的記者給網友留下深刻印象,今年(2013年)兩會期間,該人與時俱進,更換了新髮型,頭上的「溫」字變成了「PM2.5」。

習近平被當場逗樂

今年毒霧肆虐半個中國,被全世界關注及討論。年初以來,霧霾天氣籠罩中國中東部大部地區,大霧造成嚴重的空氣污染,多地PM2.5指數直逼最大值。北京的污染尤為嚴重,多個空氣監測點PM2.5濃度超900。

面對大陸越來越嚴重的空氣污染,PM2.5這一專業術語早已被民眾所熟悉,將之視為空氣質量的關鍵指標。兩會前曾傳出中國全國科學技術名詞審定委員會要為PM2.5定一個規範的中文名,這一話題很快成為網路熱點,有民眾建議應該叫「毒塵」。

據中青在線消息說,3月4日,中科院院士、政協委員姚檀棟在政協討論會上,向與會的中共總書記習近平誦讀嘲諷霧霾天氣而改寫的詞〈沁園春.霾〉,引人深思。詞文是「北京風光,千里霧霾,萬里塵飄……空氣如此糟糕,引無數美女戴口罩。」據悉,習當場被逗樂。

鍾南山發飆:霧霾比薩斯更可怕。

但中國工程院院士鍾南山卻沒這個耐心,公開在小組討論上發飆:霧霾比薩斯更可怕。

3月5日舉行的廣東代表團的第一次分組討論會上,院士鍾南山稱,大氣污染比薩斯更可怕,因為薩斯可以隔離,而大氣污染任憑誰都逃不掉。他拋出一份世界衛生組織(WHO)公布的空氣質量排名,在這份列出了全球1802個城市的名單裡,中國空氣最好的城市海口,在名單中排名倒數第273名。他也說,在北京,男性的肺癌病發率超過十萬分之76,女性的肺癌病發率則超過十萬分之48。這個數據在全世界來說,都算是很高的。

他警告:「再像這樣下去,腫瘤患者可能呈幾何基數增加。若預測到未來會發生這種情況,就應及早採取措施。」他提到在人們基本生活需求都受到威脅的當前,討論GDP根本不切實際。「GDP第一還是健康第一?現在已經不是兩者兼顧的問題,人的基本生活要素受到了威脅。綠色環境才是保障一切的前提。」

鍾南山建議將污染治理納入官員政績考核。「過去政績是以GDP為標準,現在可將治霾成果納入官員政績考核。」他曾經說:「管你什麼和諧社會,管你什麼綱領的,人最關鍵的一個是呼吸的空氣,一個是吃的食物,一個是喝的水。這些都不安全,什麼幸福感都沒有。」

全國人大代表、重慶市腫瘤醫院院長周琦也發表了類似的言論。周琦說,空氣中各種懸浮的污染物、抽煙等,都是明確的肺癌致病原因。近10年來,北京、上海等大城市肺癌發病率大幅度增加,空氣污染確是重要原因。空氣污染是每一個人都逃避不了的,就算不抽煙喝酒,也有可能患上癌症。

17%耕地重金屬污染

自今年1月以來,霧霾天氣反覆肆虐中國大陸,官方曾公布,全國霧霾面積擴大至143萬平方公里,面積還在持續擴大。據美國國家航空總署(NASA)公布的一張世界空氣質量地圖顯示,全球細顆粒物污染最高的地區是北非,以及中國的華北、華東和華中全部。

有資料稱,上海、廣州、天津等城市霧霾天數占到了全年天數的30%~50%,部分地區甚至出現了每年200多天的霧霾天氣。中國已成為世界上大氣污染最嚴重的國家之一。根據世界衛生組織(WHO)標準,PM2.5每立方米小於10是最為安全的,而20以上就屬於污染超標了。而中國的這些地區全部高於50接近80,比撒哈拉沙漠還要高很多。此次美國駐華使館發布的北京PM2.5監測數據再次爆表,指數為522。去年11月,美駐華使館的PM2.5監測數據曾爆表一次。使館在Twitter中稱這一狀況為「Crazy bad(糟糕透頂)」。

目前,中國大陸制訂的〈環境空氣質量標準〉,規定監測的「可吸入顆粒物」是指直徑小於10微米的顆粒物PM10,而不包括PM2.5。

不光是空氣污染,還有土地重金屬污染也湊足了熱鬧。據政協提案委員會透露,今年的「一號提案」是九三學社中央所提的「綠色農業」。九三學社中央在該提案中指出,中國農業發展模式粗放,污染日趨嚴重,全國耕地重金屬污染面積在16%以上,大城市、工礦區周邊情況更為嚴重。提案認為,發展綠色農業已刻不容緩,確保農業生產和餐桌安全。

官方繼續裝「二」

事實上,中共當局不是不知情,據悉,早在2005年前後,政府就提出過綠色GDP的名詞,稱在計算實際GDP時要減除因環境破壞造成的損失。但這一提法,到2007年就沒有人響應了,後來不了了知。眾所周知,以破壞環境為代價的GDP高速增長,在中國大陸早就形成了一個堅固的利益分攤的系統鏈條,地方政府、官員與商家、商人從中分塊謀取利益,而環境改善對他們來說則無利可圖。

剛卸任的環保部副部長張力軍的話可謂一針見血,他說:「環境保護最大的壓力來自地方政府盲目追求GDP的衝動。不惜『血本』,『上大項目、大上項目』,成為一些地方的經濟支撐。如果這些項目是高污染、高耗能行業,環保壓力將更大。一些企業飄紅的業績背後,染黑的是良心。」

他還說:「環境惡化,生存威脅,以往經濟發展模式難以為繼,一些海外媒體評價,這樣的快速GDP增長是『有毒的增長』。淮河流域1500多個小造紙廠曾讓1.2億人喝不上乾淨水。要恢復淮河本來的面貌,成本超過造紙廠創造GDP的數萬倍!山清水秀不再,到底誰是『帶毒GDP』的背後推手?」

足見政府很明白,這是政府官員發出的清醒得不能再清醒、透徹得不能再透徹的言論。但誰來改變這一切,誰又能夠打破這個利益分攤體系?鍾南山說,這是「一項全民運動,需要從政府到公眾各方面共同努力才可達到目標。」

有分析指出,鍾的解決方案等於是轉一圈又回到了原點,發完飆照樣該呼吸什麼還是什麼。從空氣、到水、到土壤的三級立體式的污染,環保已成為一個無解的話題,或許官方給足了空間讓人吆喝,但最後說來,還是習總書記把握得最到位:莞爾一笑,一樂而已。

正是從這個角度講,雖然民眾各方都很關心環保,但它確實是個吊人胃口的假熱點。◇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