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hotos.com)

樂舞《開創神傳文明》是神韻2011年世界巡迴演出的首章之作,亦是一部令觀者讚歎反復卻仍覺意猶未盡的天啟之作。尤當其表現神眾下世,隨彼諸神騰身一躍,天幕上層層宇宙在眼前展開,層層星雲在身邊散去,而觀者心中之迷障竟也隨之消散,於一片空明之境中窺見人類文明之奧義層層開示。

文明之初,諸神創世

在洪大的法曲中,空間被延展至無數光年以外,時間被重播到一切之初,我們看到創世主翩然而至,帶領眾神下世,化身為各民族古聖先賢,而人類文明就此拉開序幕。這也就是這支樂舞帶給世人的第一層啟示。

對應於歷史,也就不難理解為何世界上幾乎所有的民族對於人類的起源都有「神以泥土造人」之說,譬如東方之女媧造人,西方之上帝造人。之後,又有一場大洪水成為所有民族的共同記憶,同時被記憶的還有災難過後「神是如何拯救善人」,東方的女媧煉石補天,西方的上帝則讓諾亞造了方舟。再接下來,天地間之大道沒落了,而東西方最偉大的聖哲們就於此時有如神使般降於四方,孔聖先師推廣仁義,大雄釋尊參破生死,蘇格拉底再立道德。我們也不難理解為何不同民族不同文化卻有著相同的內涵,譬如先民們以神的子民自居,而有大功德者將受到人們的尊敬,被奉若神明。正如埃及人尊法老為太陽神之子,而中國古人尊帝王為真龍天子。

文明運化,相生相長

樂舞之中,上古帝王們於從容俯仰間,表現尊道崇德,虔敬天地之同心;於周旋進退間表現草創百度,經緯天地之戮力,而人類文明又一奧義也就浮現而出,那就是不同文明之間並非孤立與割裂,而是一自始至終即互相連帶,相生相長的整體,並且此番運化必因更高一層天意而起。

譬如曾經照耀藍色地中海的拜占庭文明正是古希臘文明、基督教文明、亞洲東方文明共同運化的結晶,而這一文明之發源,正是君士坦丁大帝於夢中得到神示,指引他以拜占庭作為新都,當君士坦丁親自圈畫新都之界而隨從們驚訝路途遙遠詢其所止時,君士坦丁大帝回答:「直到引導我前進的神靈認為應該停止的時候。」

如果說拜占庭文明是以富足與榮耀為開端,而繼其之後的人類文明史上又一次更大的融合卻是以兵火開端,這就是蒙古帝國。而高坐在帝國象牙寶座上的成吉思汗卻說:「上帝之生我,如執鞭之牧人,用以棰撻群類。」換言之,完成天降大任才是他成就此地跨歐亞第一帝國之偉業的動因。而這也就決定,他的帝國雖以鐵騎與殺戮開道,而最終所展現出來的意義,卻是東西方交通大開,各民族文化及正教信仰得以在歐亞大陸上遠播四方。

文明中心,百脈交會

樂舞之中,上古諸王法駕威儀,而為首居中者始終是冠冕堂皇,黻黼烜赫的中華帝王,也讓人不禁想起萬國來朝的中華盛世。於是人類文明又一層奧義也就呼之欲出了。這就是在人類文明的發展與運化中,始終有一中心。此中心文明托根於中土,號曰中華,四夷以其為中原,海外稱之為中國。

想來,中國者,中央之國也,此非為地理意義上之中央,而是文明意義上之中央。在漫長的人類文明史中,有古老歸於湮滅者,有新生而趨於蓬勃者,唯有中華文明歷史最為久遠,內涵最為博大。說其博大,且不論其天人合一宇宙觀之廣大精微,單論其人文元素,中華文明是貫穿始終的在不斷吸收東西方各民族文化之精華,而啟後世文明之新運,最終成此五千文明之大觀,換言之,中華文明是全人類文明之大寶,尤當為要者,各族文明如百川赴海般向此中心薈萃時,亦是以天意神旨為之先導。

譬如作為人類另一古老文明之發源的古天竺國,那一期文明之精華正是在佛陀普度眾生的大願下傳至中土,並被發揚光大。而更為多元之西域文明盛極中土則始於唐代,並且歐洲文明亦以景教為先導於此時流入中國,後至元世,更有一批又一批的天主教士不辭萬里托缽而來,作為神的使者,帶來他們的文明。

而在人類文明之運化中,各民族文明之菁華亦早已融入中華文明成為一體。譬如繪畫,吳道子以畫聖之尊,王維以南宗之祖,俱得力於西域畫風而使中國畫別開境界。又如音樂,胡樂早於六朝之先傳至中土,更與日後發展為中華禮樂文明之一部。更何況承傳中華道統的各朝各代,本就有異族一統之世,且不論蒙元、滿清,即便是中華鼎盛的大唐盛世,上自李唐皇室就是番姓後裔,下至高官、名流,多有番姓貴胄。至今被中原百姓尊為門神的尉遲敬德,其先卻是西域於闐國人。其後平叛安史之亂,亦仰賴朔方、安西、回紇、大食之兵十五萬眾收復兩京,厥功至偉。而蒙元之世,政府專設崇福司、宣政院、集賢院,分管基督教徒、僧、道事務,而當時東西方正教信仰流布中土之盛由此亦可窺見一斑。至於宮廷中供職者更有希臘人、俄羅斯人、西域人、羅馬人、漢人、東西方文明在神州中土百脈交匯,此亦亙古未有之奇觀。

說中華文明是人類文明之中心,絕非妄自尊大,而是海納百川,有容乃大。說中華文明集人類文明之大成,也絕無現代人之鬥爭意識,而是恰如水利萬物而不爭,故天下莫能與之爭。至此,也就不難理解,為何如今神韻藝術團以恢復中華五千年神傳文明為宗旨,而傳遞出的卻是被當今世界的所公認的「真、善、忍」之普世價值,各族裔觀眾不以語言文化為礙,為神韻所深深動容,更有西人觀者自覺曾為中華之人,驚呼中華文明為全人類共同精神家園。

文明要旨,神之歸來

廣樂鈞天,大舞既陳,創世主再次翩然而降,帶領上古諸王闊步而前,頭頂蒼天,腳踩大地,張開雙臂,這一刻,觀者感受到的是從未感受過的無所不包的洪大慈悲,而人類文明最後一層奧義也就此托出,這就是東西方各民族文明之共識——神要歸來。

人類祖先早已留下箴言,告誡子孫們必以虔敬之心守候塵世,等待創世主的歸來。那一刻,瑪雅人說:就是當十三顆水晶頭骨重新聚齊的時刻;佛陀告訴弟子:就是當優曇缽羅花再次開放的時刻;耶穌告訴信徒:那將是在大審判開始的時刻;而今天,神韻告訴世界:那就是當你聽到創世主呼喚的此時此刻!

在大音磅礡中,樂舞《開創神傳文明》落下帷幕,而彼洪聲徹宇的震撼至今想來儼然耳際。創世主的慈悲無遠弗屆,以神韻之先聲開啟新世紀的里程,而神的子民也必將重新尋回文明之根,無論五千年後的今天,我們散落在世界的哪一個角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