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遭遇上市以來最大虧損,作為全球最大的電子產業製造商,面對市場低迷行情,大規模裁員成了富士康的選擇。(AFP)

文 ◎ 高紫檀

研究中國經濟,不能不注意中國民營經濟的大本營──浙江和廣東。但近來,兩地均傳出不樂觀的消息,浙江溫州企業瀕臨破產潮;廣東深圳富士康廠區停止招工,員工只出不入。

自3月4日溫州奧古斯都鞋業向龍灣區法院遞交「破產清算申請書」以來,龍灣區法院正在緊鑼密鼓處理。這是繼月兔集團、海鶴藥業、信泰集團之後,又一家溫州知名企業申請破產清算。溫州某法院副院長透露,溫州最少一兩百家企業瀕臨破產,而為了應對破產潮,基層法院已經設下破產清算指標。

據《第一財經日報》報導,在遞交的「破產清算申請書」中,奧古斯都鞋業稱,受國際金融危機和溫州金融風暴影響,溫州製鞋行業面臨巨大危機,公司生產經營連年虧損,為求轉型而對外投資,卻陷入資金困局,雖通過成本高昂的銀行及民間借貸融資自救,但企業虧損額度累增以致資不抵債。資產負債率約為156%。目前公司已沒有流動資金,所欠應付帳款和應付工資亦無力償還。

實際上,自2011年10月溫州爆發民間借貸危機引發當地老闆「跑路潮」以來,隨著中國經濟的不斷下行,為數不少的溫州企業到了瀕臨崩潰的邊緣。

當地法院的一份資料顯示,目前法院受理的民間金融債務規模已超過500億元,加上公安機關受理的尚未起訴的集資類案件,及其他尚未進入訴訟階段的民間債務、銀行信用卡透支等糾紛,預計溫州民間債務規模很可能已達到1000億元。

上述巨額債務正折射了溫州部分企業面臨的資金難關及經營困境。大陸經濟學家吳東華發文稱,目前溫州當地實際瀕臨倒閉企業至少一兩百家,後續還會有一兩百家,加上城鎮化導致給中小企業的巨大成本壓力,預計中小企業大面積倒閉即將展開。

《第一財經日報》報導,溫州某基層法院陳副院長認為,個別企業已申請破產清算,但為數不少的「植物人企業」還在硬撐。他表示:「在宏觀經濟沒有好轉的情況下,溫州破產企業還會明顯增多。」而目前當地實際瀕臨倒閉企業至少一兩百家。

陳副院長還透露,為了應對及支援企業破產重整,今年溫州基層法院都有明確的企業破產清算案件指標,這在以前很少見。

富士康工廠大裁員

2013年3月21日,富士康集團旗下上市子公司富士康國際發布財報稱,2012年公司淨虧損3.2億美元,超過2010年2.2億美元的虧損額,遭遇上市以來最大虧損。作為全球最大的電子產業製造商,面對市場低迷行情,大規模裁員成了富士康的選擇。

事實上,早在今年2月,富士康就一改多年的慣例,在中國大陸停止招工,員工「只出不進」;另一方面,在崗的員工也無班可加,紛紛離職。

《華夏時報》報導稱,深圳觀瀾富士康員工大量離職,在崗員工開始輪流放長假,同時,如果員工主動辭職的話,有的部門還可給予600元補償金。在觀瀾富士康廠區,各種版本的變相裁員說法四處傳播,一位受訪者甚至聽說,深圳龍華和觀瀾兩個廠區可能要減少15萬人。有分析稱,富士康虧損及減員主要是因為蘋果i Phone 5訂單量不足導致。

中國經濟頹勢盡顯

儘管上述四個案例沒有太多關聯,但不能否認的是,中國經濟增長的頹勢盡顯眼前。

從官方經濟資料來看,中共官方公布的2月份製造業採購經理人指數(PMI)為50.1%,連續兩個月下滑;滙豐中國PMI則為50.4,降至4個月以來最低。這意味著,中國經濟增長遇到問題。

另一方面,中共統計局公布的1至2月份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實際增長9.9%,比去年12月減少0.4個百分點。顯示工業產出也在減緩。

從用電量上看,中共國家能源局資料顯示,2013年1至2月中國全社會用電量增速僅5.5%。這一資料不但低於預期,而且較去年12月嚴重放緩。去年12月全社會用電量增速曾出現兩位數的增長。

有分析表示,大陸1至2月份發電量增幅下滑,進一步反映工業生產年初面臨到的困難局面,突顯大陸經濟回暖頹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