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利益所驅,中共在香港潛伏了18萬至40萬之多的黨員。當地下黨員認識共產黨邪惡本質之後,紛紛退黨自救,選擇光明。(攝影:李明/大紀元)

近日海外媒體曝光,最近從北京接近中共中央港澳工作協調小組的消息來源,中共在香港潛伏了18萬黨員。但前《文匯報》副總編程翔,卻對本刊表示,相信真實的數字遠大於此數,他估計有40萬之多。本刊獨家專訪一位年僅24歲的香港年輕地下黨員,披露地下黨在香港不為人知的祕密。

文 ◎ 梁珍、梁路思

在香港,地下黨是公開的祕密,香港特首梁振英一直被認為是中共地下黨員。

很多人以為地下黨員,主要是發生在九七之前,由中共派來的,或者在香港當地發展的,滲透到各行各業的黨員,但沒有想到,九七之後,中共接管香港之後,至今仍在大量發展中共地下黨員。

李生(化名),現年24歲,十多歲從廣州全家移民到香港。讀中學期間,經熟人朋友介紹,到屬中共國資委管理的中央企業、位於灣仔的香港著名中資企業華潤集團做暑期見習生,期間被發展成為地下黨員。

他對本刊表示,當時進去華潤後,就發生一些年輕同事升得很快,比如一位沒有什麼家庭背景的香港大學學生,很快就回廣州花都區擔任政府官員,僅30多歲就升到副廳級,這讓他非常羨慕。身邊朋友亦有意無意地向他提及,這些人都是有「特殊門道」的。

華潤做見習生 期間被發展入黨

在一次聊天中,他向華潤一個負責人提及自己也有意在政治上進步,隨即該負責人就暗示他寫信給華潤高層,主動入黨,爭取表現。於是李生就寫了平生第一封入黨申請書,希望幫助在香港開展教育洗腦工作,交到華潤集團高層。

很快,兩三個月之後,公司打電話叫李生回去,然後由華潤的人帶他到中聯辦,和中聯辦的幾位官員聊天,主要瞭解他為何要入黨,家庭環境,又贊他入黨申請書寫得好,他還記得在中聯辦和他見面的人中,其中一個叫洪偉成,綽號「潮州洪」,即現任中資企業燕京啤酒董事總經理,也是專門攻擊法輪功的香港親共組織——青年關愛協會的一個主要負責人。

其後中聯辦就先後約見他四次,每次都有幾個不同的年輕人一起,有的是其他中資機構的,也有不同學校的學生,但全部都是從大陸移民來香港的。有時候中聯辦官員和他們幾個人一起談,有時候單對單談,主要是瞭解他們的思想狀況,學習中央領導人的最新講話,以及談香港最近的政治形勢等。

廣州入黨宣誓

兩三個月之後,大約2007年2月份,他就被通知到廣州去入黨宣誓,告訴他們某個時間在廣州天河體育館集中。李生瞞著家裡人,就以探朋友為名,提早一天單獨到廣州,星期天在天河體育館戶外,在黨旗下宣誓成為中共黨員。

他記得同時宣誓的有十幾個,都是講粵語的年輕人,因為他是從香港過去的,所以接待他們的部門很高級,記得由時任廣東省委副書記,現任廣東省人大常委會主任歐廣源主持他們入黨儀式。

入黨回港後,李生說,中聯辦見他們的次數就更加頻密,基本上每個月都要開會,多數叫他們去「西環」(中聯辦的別稱),有時候在外面,並要求他們不定期交黨費,不限數量,他自己一次交幾百元,當幾個月的黨費。

李生說,開會內容主要是如何揭批泛民組織,以及如何在地區裡面滲透共產黨力量。一直努力向上爬的李生說,當時自己為爭取表現,不時提供一些整泛民,整法輪功的方法,深得中聯辦的信任。

發展黨組織 獲百萬元資助

他曾經信誓旦旦地向中聯辦交心,聲稱會在學校發展黨員,建立黨組織分支機構,擴大影響,獲中聯辦支持,獲中聯辦發放經費100多萬,只要簽字就可以領取了。至於經費怎麼使用,中聯辦基本不過問。中聯辦亦經常派錢給他們,入黨後幾乎每個月,每人派7000元,派現金,要回中聯辦才派。

但李生說,自己在學校發展黨員不成功,「一個都招攬不到」,身邊亦有朋友知道他入黨,不少人亦開始慢慢疏遠他,在學校備受排斥。而媽媽很久之後,也知道他入黨,大罵他「有病」。

李生說,入黨大約三年多,當初入黨只是想要升官發財,發洩私憤,希望藉此控制學生團體,整人,但後來發現入黨事與願違,而且毒奶粉事件等不斷爆發,覺得這個黨充滿謊言,身邊的朋友親人亦遠遠疏遠他。

讀《九評》大夢初醒 決心退黨

李生說,自己之前也有罵法輪功,甚至在尖沙咀街頭也指罵法輪功學員,但2009年他開始讀《九評共產黨》,對共產黨本性有一個深刻的了解,也開始和法輪功學員接觸,了解到中共迫害法輪功、迫害人民的殘忍,他開始意識到「入黨」是一個荒唐的事情,決定在大紀元網站退出共產黨。

他說,決定退黨,還因為薄熙來唱紅打黑,讓他意識到共產黨的荒唐可怕,「你見重慶唱紅歌,居然說唱紅歌可以醫病,薄熙來升旗,連狗都要起舞,是不是瘋狂?覺得好恐怖,好荒謬。」

退出之後,中聯辦還時時有和他聯絡,但去年王薄事件爆發之後,揭露薄熙來參與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令他大夢初醒,「原來共產黨這麼邪惡,法輪功學員所說的都是事實,真的是有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這麼殘忍的事情。」所以從此斷了和中聯辦的聯絡,拒絕和他們見面。

政法委給錢青關會

李生還透露,去年5月底,已經從中聯辦聽到,有一個組織要搞法輪功,是由上面直接撥款的,後來沒過多久,就看到由中共江派支持的青關會(青年關愛協會)6月10日成立,日日上演暴力滋擾法輪功一事,「聽說他們是政法委給錢支持的,每人一個月兩萬多。」李生說,據知中聯辦有一部分人對青關會也很反感,「連中聯辦都取笑這個青關會,好像流氓一樣,手段這麼低劣。」

李生說,講出自己的故事,是想香港人知道地下黨確實存在,共產黨真的是在害人。他亦相信天滅中共,共產黨一定會解體。他說,其實中聯辦裡面的人,不少人也表露出對中共的不滿,當時自己退黨之後,到中聯辦裡面談話時,也和中聯辦官員一起罵薄熙來唱紅歌「荒唐」,甚至也經常聽到對中共不滿的談話,他說,相信中聯辦中也有人已經辦理了退黨的手續,只是為一份工作而沒有公開脫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