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少年pi在壯闊的無邊大海中展開靈性追求。(福斯電影提供)

李安執導、大放異彩的電影《少年pi的奇幻漂流之旅》場景如詩如畫,船難中失去一切的少年,在壯闊的無邊大海中展開靈性追求、探尋信仰與生死存亡的議題。影片中的奧妙玄機與象徵隱喻,令觀眾在觀賞後意猶未盡……

文 ◎ 陳柏年

《少年pi的奇幻漂流之旅》(Life of Pi)勇奪奧斯卡四項大獎,尤其是李安導演以臺灣之子、亞洲導演之姿,史無前例地二次奪下最佳導演獎,令所有華人大呼過癮。


《少年pi的奇幻漂流》導演李安(左)與男主角蘇瑞.吉沙瑪。(Getty Images)

樂土或是糞土 懸乎一念

電影一開始,已為成人、在加拿大的大學執教的Pi,向一位作家訪客描述他的童年。他首先敘說自己的名字「Pi」,來自一位父執輩的建議。他稱那位父執輩為「媽媽紀」。Pi向作家描述媽媽紀來訪動物園的那一天,本為觀察園中蜥蜴,適逢Pi的出生。接生慌亂中,蜥蜴脫逃,被其他動物一腳踩死,彷彿昭示死生相依、因果循環;也間接解釋了船難中弱肉強食的必然過程。媽媽紀的善泳善教,使pi能在日後海難中安度200多天,彷若給他第二生命,猶如第二個母親;或許這正是「媽媽紀」之名的意涵。

有趣的是,「Pi」一名,緣自媽媽紀年輕時,魂牽夢縈的一座法國游泳池「皮辛.墨利多.帕拓爾」(Piscine Molitor Pator,據說此泳池將在2014年重新開放)。那個游泳池美若天堂,水質澄淨,媽媽紀形容「可以用來沖泡早晨的咖啡」。而媽媽紀在那裡改變了他的一生——為什麼在一個絕美的泳池游過一次泳,會改變他的一生?旁白並未說明,但是影片中透過媽媽紀的眼,我們看到一位印度籍的曼妙泳裝女子出現在畫面上。因此,或許是愛情的追求,讓媽媽紀的生命有了目標。總而言之,父母決定給他取名為皮辛.帕帖爾(Piscine Patel),即源自那個泳池的名字。而這個本意是天堂甘露般美好的涵義,卻因為Piscine發音聽接近英文發音的「尿尿」(Pissing),讓Pi的童年受盡嘲笑。同一個名字,誕生時承受長輩的期許與關愛,意味著天堂的美好,落入凡間卻成為眾人唾棄的糞尿,多麼令人凜然的寓意!

活在謊言中的人生

然而小小的Pi卻沒有被同學的霸凌擊倒。他尋思改變的可能。於是他向同學們胡謅,說自己的名字應念成「π」,因為出生後,喜愛數學的父親賦予他圓周率無理數的寓意——這無疑是一個謊言。Pi的父親僅是一位動物園園長,還是一位對於動物所知甚少,以致運載動物越洋乘船時,為求省事,需給動物服食大量安眠藥的無情園長。為了說服同學,並證明自己的名字就是一個無理數,Pi費力背下漫長不盡的無理數,寫滿好幾個黑板,證明自己所言非虛,終於贏得同學肯定。而他的名字也從「匹」(pi)變成「派」(π)。少年終於從可怕的受凌辱與欺壓中解脫了,卻又活在另一個自鑄的謊言中。

換了一個名字的Pi,理應無憂無慮,歡快的生活。然而從小就透過母親在地上畫出蓮花,告訴他印度神祇故事而著迷不已的Pi,14歲起又接觸了基督教與伊斯蘭教,並且對三種宗教都深信不疑。於是就有了無信仰的父親在桌上訓斥他的一番話:「什麼都信,就是什麼都不信。我寧願你相信我不認同的事物,也不願看到你非理性的盲從。」而此話也獲得有著虔誠信仰母親的認同。

父母的話並沒有錯。沒有試煉過的盲信是禁不起考驗的。就在Pi對眾神的信仰與愛達到最高峰之際,相信萬物有靈的他,竟然異想天開地,要徒手餵一隻叫「理察帕克」(Richard Parker)的老虎。他手握血淋淋的生肉,相信老虎可以與他心意相通。千鈞一髮之際,父親現身逼退老虎,為了讓他記取教訓,讓他看到老虎殘忍屠宰小羊的慘況。父親疾言厲色地告訴他老虎就是老虎,畜生所想非人所能理解。如此血腥的畫面讓自小茹素、善良心腸的Pi真心所相信的神明世界,瞬間碎裂成片片。此後Pi就放棄有神論。他放棄了對神的求索後,卻也讓生命失去了神奇的光彩。Pi麻木地生活、學習與度日,直到遇到了一位以跳舞敬奉神明的少女——阿南蒂。

愛情的救贖與神的指引

為了拯救意氣消沉的Pi,母親要求他去學鼓。在那裡他遇到了美麗的少女阿南蒂。Pi對於阿南蒂的目眩神迷,或許是因為阿南蒂純淨純粹的舞蹈,反映出他追隨神性的真正渴望;又或許是人生必經的追隨之旅——誰不是在跌跌撞撞的追尋愛情中,懵懵懂懂地領略成長,甚至認為那就是圓滿的人生?媽媽紀不正是如此嗎?但是命運的安排,卻使Pi對阿南蒂的痴情,注定往更高處追尋。

當Pi在市集追隨阿南蒂的身影,詢問她的第一句話卻是:「為何舞蹈中會有蓮花開放在森林裡的手印?蓮花不應當是開放在水中嗎?」阿南蒂笑而垂目不語。這個疑團,要等到Pi歷經海難折磨,漂流到一個看似豐饒富裕,實則夜晚會吞噬旅人的島,才獲得解答。

當Pi好不容易與老虎和諧共處,卻因為暴風雨的凌虐與連日的飢渴,以為將命亡於此時,卻意外漂流到一個蒼蒼翠翠、滿是狐獴的孤島。Pi疲憊上岸後,大嚼多汁樹根、泅泳於淡水湖中,老虎也隨意嚼食不知躲避的狐獴,此地無異人間天堂。落腳於此,Pi萌生了在此終老的想法,也把阿南蒂贈與他的腕帶留繫島上。然而夜晚時,他卻莫名驚醒,發現白日看來甘甜無害的淡水湖,夜晚成為酸性腐蝕魚類生物的致命淵藪。而剝開樹木上狀似蓮花的花朵,卻發現花心包覆人齒,證明這是座食人島。於是他毅然決定離開,再次投身變幻莫測的大海,找尋生存的希望。

對於失去神的指引、生命黯淡無光的Pi來說,阿南蒂的出現,使他的人生再度綻放希望。對於後來飄盪在大海中的Pi與猛虎來說,狐獴島的出現,彷若旅人在死亡邊緣時遇上的一座救命綠洲。蓮花是不應當生長在山中的,正如Pi至死靡他的愛情不應無疾而終;善良而慈悲心腸的少年不應遭到全家罹難、獨他存活,漂流大海的悲劇。世上多的是「眼前命運非我所屬」的忿忿不平者。然而這些「不應然而然」的苦難,或許就像一朵開在不應開在山中的蓮花一般,在人們山窮水盡的時候,點出一條明路。畫面中,海島化身一尊躺臥的神像,更說明了人世間的任何境遇,或許都在神的懷抱與掌握之中。

兩個版本的故事

許多人都會承認,劇情最精采處在Pi如何與老虎共度的變化中發展:Pi從一個天真地想要以哨聲馴服猛虎、僅能蜷縮在臨時搭建的小筏上生存的可憐兒,到最後可以與老虎爭奪大魚取食、威風凜凜地發號施令,終能在一條船上互相扶持,和平共處。Pi靠著對老虎的慈悲、對神的臣服與信仰而挺過一切,過程扣人心弦。最後,Pi與老虎終於抵達墨西哥海灣,老虎頭也不回的走入叢林中,終結了這段友誼。然而這個故事,卻不被前來調查的日本船務公司人員所相信。於是,Pi講了另一個版本:

暴風雨發生之後,小艇中存活的是一位跛腳的中國水手、凶惡的廚師,以及少年。不久,Pi的母親也被救到船上來。然而凶暴的廚師計畫將水手殺害分食,此一不義之舉被Pi的母親知道後,嚴詞厲責,卻終究只能眼睜睜看著水手死亡,被廚師食盡。爾後,Pi因放走一條海龜,引起廚師大怒。母親挺身怒摑廚師,反遭廚師殺害。眼見至親喪命,憤怒的少年手刃廚師。說完故事之後,Pi告訴日本調查員:第一個版本是相信神的,第二個版本沒有神存在。日本人最終採信了第一個版本。

當故事說到這裡時,訪客直視著Pi說:「斑馬是水手,鬣狗是廚師,猩猩代表你的母親,而你──就是老虎。」

獸性與神性的搏鬥

觀眾至此大悟。由於現實殘酷而難以面對,海難中無助的少年,僅能將故事過程以寓言方式呈現。就如他需要向同學述說「無理數」的謊言,對抗兒時被霸凌的命運。其中,老虎「理察帕克」,其實是1884年,一樁著名的英國船難中,不幸被殺害身亡的少年之名。少年由於飲用海水身體虛弱致病,被其他三人合議後分食。如果了解這個真實的故事後,再回頭來看電影中,由於命運使然,分裂成獸性的猛虎與追求神性的Pi,不難感受小說原著,或是李安編劇中,希望給予那位百年前海難公案中犧牲的少年——或是所有世上被命運擠壓扭曲、被野蠻暴徒所踐踏,幾乎要對人性失望的善良者再一次機會,在文學中復生,在考驗中淬鍊與成長。

李安曾經說過,這部電影討論的是信仰的問題:當一個人在安逸的環境中,往往無法感受神的存在,但是在海難與生死攸關的瞬間,卻能感覺神無時無刻與他同在。電影尾聲,謎團不言自喻,謊言也在勇於面對的過程中消解。正如浩劫餘生之後的Pi所悟:「人生也許就是不斷的放下。」在命運的重錘下,智者與勇者才能發現自己的本來面目,珍惜一己的境遇。或許這就是電影能夠如此激勵人心的原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