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四川三大富豪被查反腐連環套鎖住周永康

?"
四川省委副書記李春城(左)背後的大後臺是周永康(右),兩人沆瀣一氣,拉幫結夥,犯下無數貪腐殺人惡行。(新紀元資料室)

四川出事了!2012年12月6日前省委副書記李春城被新華網點名因貪腐問題被查之後,2013年1月省長蔣巨峰提前辭職,3月,四川三個最有名的大富豪:劉漢、鄧鴻、汪俊林,相繼被官方帶走調查。表面上看是因為和李春城的貪腐糾葛,但深入探究發現,這三人的口供都給李春城的大後臺──前政治局常委周永康──的脖子上添加致命的連環套。

如今逮捕網正在收緊,周永康被帶走的日子也越來越近了。

文 ◎ 王淨文

2012年12月5日,成都市金牛區公安局長申勇近在微博上實名舉報李春城,稱李「買官賣官,越腐越提」。李春城90年代初多次向全國最臭名昭著的原黑龍江省委女書記韓桂芝行賄數萬元(相當於現在百萬元),從哈爾濱團市委書記被提拔至哈爾濱副市長、成都副市長,最後官至四川省委四個副書記之一、中央候補委員。

在《新紀元》周刊前面幾期裡,我們已經介紹了李春城到四川後找到的新後臺就是在1999年至2002年任四川省委書記的周永康。坊間流傳周永康是江澤民的姪女婿,周也經常炫耀自己是「江主席的人」。在離開四川升任公安部部長、政法委書記、政治局常委之前,周永康拉幫結夥,不斷提拔安插自己的親信把持重要位置,以至於周走後,四川也一直是周家的地盤、周永康家族貪腐劇目上演的大舞臺。

汪俊林:「盤活」國有資產的好手

在12月6日李春城案發的當天,四川瀘州市古藺縣郎酒集團董事長汪俊林被調查的消息就傳得沸沸揚揚,官方也一直不出來闢謠。汪俊林還主動打電話給媒體,表示「自己好好的」,而到了中共兩會結束後的3月20日,記者們就再也打不通汪俊林的電話了,所在公司也對其去向支支吾吾。

翻開李春城的簡歷,人們不難發現一個奇怪之處:1998年12月李春城花大錢買官當了成都市的副市長,可是在2000年8月,他卻調到遠離天府之國成都、而靠近「黔驢技窮」貧困貴州的瀘州市當了市委書記,然而五個月後,李又返回成都重新任副市長,不過,一個多月後,他被提拔成了代市長和市長。

為什麼李春城要去瀘州而不是別的地方走一圈呢?一年後當人們得知李春城在瀘州幹的一件大事後,就明白李春城和汪俊林的貓膩,以及背後的黑後臺了。

蛇吞象的「自管自賣自買」

2002年底,周永康剛調離四川時,《華西都市報》、《成都晚報》紛紛報導了〈當今社會蛇吞象〉的文章。2009年8月7日網路上有人發帖:「今天在報上看到『郎酒品牌價值87.79億』的頭版消息,讓我想起幾年前看到的《成都晚報》登的一篇題為〈5000萬購買郎酒集團產權——當今社會蛇吞象〉的文章。

據知情人介紹,郎酒集團被賤賣,汪峻林只是在前臺買方的一個代表而已,實際在背後的買方股東是當年四川省級某高官的兒子,在蛇吞象已經吃定後,這位高官的兒子成為郎酒集團大股東之一。後來有文章證實,暗箱操作「空手套白狼」的幕後老闆正是周永康的兒子周斌,汪峻林只是前臺一個招牌。

汪俊林出事前,大陸吹捧他的文章這樣寫道:「在酒城瀘州,瘦瘦的汪俊林是個傳奇式的人物,學醫出身,看上去其貌不揚,為人謙卑,缺乏大老們的範兒,但他卻是行業裡的『資本高手』。」

汪俊林出生於1967年,瀘州醫學院畢業後,擔任「成都恩威集團」研究所所長,1992年初任瀘州國營製藥廠廠長,官方稱他上任一年,「就使得一度瀕臨倒閉的國企瀘州製藥廠扭虧為盈,當年就使得該廠銷售額增加了四至五倍」。1995年,該廠轉制成股份公司:瀘州寶光集團,「經過一系列的改制,汪俊林把當時年收入僅200萬的製藥廠,打造為年收入過四億的民營寶光集團。」1999年,汪俊林又接管了國企四川長江機械集團,「並使該集團2001年盈利數百萬元」。

文章接著說:「令外界驚詫的是,2002年3月,汪俊林上演了一幕『蛇吞象』的資本收購大戲,將淨資產六億元的四川酒業『六朵金花』之一的郎酒攬入懷中,而通過掌控郎酒,寶光藥業又順利借殼成都華聯。」

目前除擔任寶光集團董事長總經理外,汪俊林還身兼郎酒集團董事長、郎酒銷售公司總經理,四川大型國企長工集團董事長、總經理,瀘州老窖股份公司董事,瀘州市投資公司副董事長等多種職務。

汪俊林是如何蛇吞象的呢?郎酒廠坐落與瀘州靠近貴州的古藺縣,該縣是貧困縣,除了農業就只有這個酒廠。2012年4月,網上流傳一份題為「爆料!周永康兒子謀吞四川郎酒廠黑幕」的文章。

據郎酒知情職工舉報,「1999年9月,由縣政府宣布郎酒廠原董事長彭追遠退居二線管生產,副縣長付志明任郎酒集團公司董事長管銷售。郎酒廠在2000年前是銷大於產,根本無負債,但付任職後,郎酒廠自2001年1月至9月30日期間並無擴大生產,無大搞建設的情況下卻負債9.0645億元,短短九個月時間9億元去向不明。然後古藺縣長申遠康出面,先後多次動用郎酒廠資金,將想知道事情真相的工人們解散。後立即由縣政府宣布將郎酒廠交由寶光藥業的小私企老闆(資產約為1億元)汪俊林託管。

2002年春,縣委書記趙田在四川郎酒集團動員大會上宣布:「不惜一切代價、無條件地對郎酒集團實施產權制度改革,凡是阻撓的,不執行的,一律換位子,摘帽子……」

四川郎酒集團要出售。消息一出:五糧液集團來了,茅台集團來了,同行業老大紛紛前來要求收購!然而,竟出人意料地一一被拒之。居然冒天下之大不韙,以暗箱操作的方式,指定瀘州市內的民營企業寶光藥業——一個與酒毫不相干,毫不沾邊的民營企業老闆汪俊林收購。


四川郎酒集團要出售的消息一出,四川同業大老五糧液集團即表示要收購,然而卻被與酒毫不沾邊的汪俊林收購。圖為宜賓五糧液集團公司外。
(Getty Images)

2002年3月10日,強制託管郎酒廠的汪俊林等,採取自管、自賣、自買的手段,在瀘州南苑會議中心戲劇性的簽訂了賣廠協議,由縣長申遠康代表賣方,汪俊林代表買方,把擁有資產17.28億元的郎酒廠以4.9億元賣給汪俊林。其協議內容是:簽訂協議後買方四個月內首付5000萬元,其餘剩餘款項分三年付清,也就是至2005年12月30日前付清全部款項。

2002年,四川華信會計師事務所評估郎酒集團資產總額為17.28億元(不含商標、商譽、專利技術、天、地寶洞)。實際上,評估時郎酒廠單是庫存的成品、半成品郎酒(中國名酒)和系列濃香型白酒(部、省雙優),就可值20多個億(保守計算)。另一項就是投資近一億建的熱電車間,僅僅估值1700萬元。

汪首付5000萬元後,動用了郎酒廠的庫存酒,將庫存酒當散酒賣出,並用郎酒廠的酒和物作抵押向銀行貸款,甚至於把租用的無形資產、價值數十億的郎牌商標作抵押貸款2億元,從而使郎酒廠變成了有名無實的空殼。到此為止,寶光共欠郎酒廠的轉讓款和租用費3億6583萬元。

申遠康在2004年10月18日又給汪續簽了一個補充賣廠的協議,把原定的4.9億元又降價3187萬元,並又續簽延期付款協議至2007年付清此款。汪俊林的轉讓費遲遲到不了位,縣政府不但不追究其違約責任,反而續簽了一個補充協議,延長付款期限兩年(原協議為2005年底付清),減少轉讓費3000餘萬元。實際上周、汪一夥是用郎酒廠的錢買了郎酒廠。

當時全廠幹部、職工在無可奈何之下,曾自發性組織集會、遊行罷工三天,要求政府出面給一個說法,可政府不予理睬,引起廠內40餘名黨員要求退黨及900餘名職工集體聯名上訴至市、省及中央有關部門數十次,並親臨中央二次,雖取得中央經貿委批示,可至今未果。

周家空手套白狼 李春城汪俊林是幫凶

舉報信還介紹了郎酒職工多年來持續不斷的上訪遭到公安的暴力抓捕鎮壓。「2001年10月9日,汪俊林等通過市縣黨政主要官員,動用郎酒廠公款50萬元,從一市、四縣調動收買80多名公安、防暴警察、保安人員,對不同意汪俊林搞託管、並要求懲辦彭追遠、付志明等的上千工人使用武力鎮壓,『平亂』抓了20多名職工進行關押、拘留、審訊;2002年10月,又從瀘州、古藺調動公安幹警、保安人員一百多名武裝到郎酒廠,對維護合法權益的幾百名長期臨時工進行鎮壓,抓了三人進行拘留、審訊;2002年11月,又組織20多名公安幹警進駐郎酒廠,群眾稱為『軍事管制』;2003-2004年先後兩次對維權的長期臨時工進行壓制,由公安機關拘留、審訊數人;2005年10月下旬,有300餘名離退休職工、下崗工人,要求縣和廠裡解決具體問題,無果。百姓都痛罵『何處有青天』?!」

也許汪俊林真是個扭虧為盈的好手,不過至少在郎酒收購中,他成了侵吞國有資產的蛀蟲。現在回頭看事情的經過,周永康、周斌看中了大陸官場請客吃飯喝酒的生意非常興隆,白酒業前途很好,於是開始打郎酒的主意,並派李春城到瀘州具體安排。等把古藺縣的縣長、公安、法院、檢察院等方方面面安排妥當,並與汪俊林談妥權錢交易條件後,上演了這場空手套白狼的「蛇吞象」鬧劇。


周永康、周斌父子看中大陸官場吃飯喝酒的生意興隆,於是打郎酒的主意,派李春城到瀘州具體安排,並與汪俊林權錢交易,以「蛇吞象」侵吞國有資產。(AFP)

雖然正式收購時李春城已經離開瀘州,但前期內幕交易早就開始了。於是周斌夥同汪俊林,採取自賣自買手段,用郎酒廠的錢把郎酒廠買了,一分錢沒掏,就掠奪了幾十億的郎酒廠資產。

鄧鴻:一個從天堂被抓下來的人

李春城被中紀委立案調查後,民間流傳李貪污賄賂贓款高達十多億,主要涉及16大要案,其中第二大案就是成都會展集團董事長鄧鴻巨額資金案(「九寨天堂」資金案、成都「新會展世紀城」資金案等)。

2013年4月2日,多家媒體報導稱,四川富商、身家逾九億元人民幣的四川會展王兼旅遊王鄧鴻正在接受有關部門調查,據說他的數十家經營實體牽涉的巨大利益最終流向了何方,正是調查的重點。
 


4月2日,多家媒體報導四川會展王兼旅遊王鄧鴻受調查,其數十家經營實體牽涉的巨大利益最終流向何方,是調查重點。(新紀元資料室)

就在這一天,大陸還有媒體公開為鄧鴻捧場,稱他「一不小心建了座天堂」,故意把這位「紅頂商人」描述成一個「藝術家」,一個只想有更多時間作夢的人。可見鄧鴻的後臺相當頑固。

文章介紹說,鄧鴻十分低調神祕,是位「美籍華人」、「西部第一會展強人」、「藝術家」、「房地產開發商」。「他喜歡穿著八塊錢一雙的布鞋,每天抽一美金的雪茄,最喜歡到大排檔吃東西,喜歡在百貨公司到處逛,不買但是很愛看,喜歡出門打車,也沒什麼朋友,低調得連九寨天堂的員工都認不出他是老闆。」

他規劃設計修建的「九寨天堂的橫空出世,曾令國內建築界譁然。這是一座有爭議的建築,不是因為建築本身,而是因為它占領了中國最好的生態環境。」

文章介紹說:九寨天堂的大廳採用鋼拱架全透明玻璃結構,「他認為酒店的大堂一定要『大』,竟然用了一萬平方米。他還想到了一點:穹頂使用全自動溫控系統,『天窗』可隨溫度變化自動開合。據此,九寨天堂可以寫入中國的建築成就史。」

「他向來出手就『大』。從成都國際會展中心的投資額14億開始,九寨天堂的15個億加上甲蕃古城的22億之外,鄧鴻實際上正在構築他的『大九寨』版圖,連接黃河九曲第一灣、花湖、神仙池,再到古城和九寨天堂。所以九寨的整個投資額,是難以估算的一個天價(用鄧鴻自己的話說:國內幾乎沒有人能比)。在世紀城,光種樹就花掉了兩個億(包括6000棵銀杏)。」

跟中央關係最鐵的四川商人

人們不禁要問,這50多億從哪裡來的呢?鄧鴻是個什麼樣的人呢?文章說:「鄧鴻最早是畫畫出身,1993年前往美國做貿易,第二年便神奇地取得美國永久居住權。媒體對鄧鴻頗多猜測,而鄧鴻亦不願拋頭露面。鄧鴻的朋友不多,更幾乎沒有一個是有錢人。鄧鴻亦對自己的曾經輕描淡寫,做過軍人、中國改革開放後最早一撥經商的人,他擺過小地攤,賣過服裝,開過小飯館和小工廠,幾乎是那一代企業家『白手打天下』的典範。」「鄧鴻避免談及自己的家庭和孩子。離過一次婚,有四個孩子,講到寶貝女兒時滿心歡喜。」

有人根據鄧鴻的長相和特權,猜測他和鄧小平家族有關係。鄧小平的胞弟鄧墾,就曾任重慶市副市長,一家人定居四川,百歲時的題詞,還被薄熙來拿來當虎皮炫耀。也有人說,鄧鴻去美國一年就拿到永久,還有四個孩子,很可能是當了那個高官的乘龍快婿;也有的說他和張高麗有關,也有的說是因為他和江澤民、周永康的關係特別好。2002年江澤民下臺後,不但第一時間到灌縣看望鄧鴻,還在他興建的六星級「九寨天堂」小住過一段時間。不管怎麼說,成都圈內的人都知道,生於1963年的鄧鴻,是「四川和中央關係最鐵的人」,否則他怎麼能輕易搞到幾十億貸款呢?

官方資料為了掩蓋事實,稱1995年鄧鴻帶了億萬美元從美國回成都,以14億元投資建設國際會展中心,他有美國加利福尼亞州居民身分,但經調查,鄧鴻的「美國母公司」加州國際投資貿易有限公司註冊地其實在奧克蘭某居民區裡,而他在成都的公司外資投資僅有最初的註冊金127.5萬美元,何談上億美金?鄧鴻1998年開始籌劃九寨天堂,景區酒店和會議中心的投資超過15億元,此項目一度遇到嚴峻的資金問題。2003年鄧鴻開始建設成都世紀城新國際會展中心,又以九寨天堂和會展中心的資產,共計從工商銀行成都市金牛支行獲得約2億長期貸款用於啟動,中信銀行曾為該項目授信20億元。

鄧鴻跟中央關係最鐵,還體現在他被帶去調查前,高層有人給他通風報信,「鄧鴻準備乘坐私人飛機出國去自己購買的海外雅浦島度假時,在出國的機場被帶走接受調查的。那座小島就是鄧鴻用18億美金購買的一個位於南太平洋的島嶼,租期100年,是中國商人在海外購買的最大的島嶼。鄧鴻想在該島開發高檔別墅住區,並配備專屬航線。他此行,還帶了一名廚師,想必是怕吃不慣南洋小島的東西,還想著在島上吃川菜。」

鄧鴻是標準的紅頂商人,也是商業奇才。朋友們給他打電話問他在哪,他經常隨口說,「我在天堂」。九寨溝本是中國大陸最後一塊沒有被污染的寶地,卻成了一幫中共貪官的天堂。鄧鴻基本每兩周就會在九寨溝住幾天,他常說下半輩子就住在天堂了。不過這次他能否通過調查,能否再回「天堂」,下半輩子是住在「秦城」還是「天堂」,恐怕不是由他自己決定的了。


九寨溝本是中國大陸最後一塊沒有被污染的寶地,卻成了一幫中共貪官的天堂。(AFP)

劉漢:「最慷慨慈善家」的行賄

最早被爆出被警方「控制」的四川富豪是漢龍集團的總裁劉漢。3月19日,據傳劉漢與其兩任妻子被祕密逮捕。政界傳言稱,「此事除了與目前已經落馬的原四川省委副書記李春城有關外,可能還指向某位曾在四川任職的退任常委。」從他的兩個妻子被抓,人們看出劉漢被調查的內容時間跨度大,是「老帳新帳一起算」。

官方資料顯示,劉漢1965年出生於四川廣漢的一個教師家庭,畢業於四川大學企業管理系。1990年至1991年任廣漢特油供應站副經理、經理,1994年,在鋼材期貨市場淘到第一桶金。1997年3月,劉漢在綿陽成立漢龍集團,註冊資本9998萬元,法人代表為蒲萬昌,劉漢隱身幕後。2003年登上胡潤百富榜,2008年,因四川地震捐款超5000萬元全國知名。

2008年4月23日,「2008胡潤慈善榜」子榜單「川渝慈善家」發布,43歲的劉漢以1.27億元捐贈成為最慷慨、最年輕的慈善家。在「2009胡潤慈善榜」中,劉漢以2.09億元的捐款額位列榜單第16位。劉漢還有個最出名的點,他在汶川修建的希望小學,由於質量過關,在地震中完好無損,這與四川教委修建的豆腐渣學校形成鮮明對比。

劉漢極為低調,從不接受媒體採訪,其營商風格卻多有爭議,多年來多有其「涉黑」傳聞。而劉漢所掌控的漢龍集團官方網站資料顯示,四川漢龍集團資產規模達200億元。至2012年下半年,漢龍集團擁有、持有境內外上市公司五家,擁有全資及控股企業30多家,資產超360億元,年銷售額超過160億元,僱用員工超過1萬2000名。胡潤百富去年估測,劉漢擁有10億美元的淨資產。

據知情者透露,從90年代中期陸續收購六家國企化工廠後,劉漢和其堂弟劉滄龍就在四川先後分別成立宏達與漢龍兩個集團。時值周永康主政四川期間,據稱宏達以為數不少的集團股份回贈周永康的兒子周斌。為了宏達股份順利上市,劉氏兄弟至少拿了5000萬人民幣行賄證監會的官員。四川礦產界一位資深人士說:外界鮮為人知的是,「劉氏兄弟」(指劉滄龍和劉漢)才是四川礦產界真正的大老,「手上不僅礦多,而且不少都是好礦。」

不過到了3月22日,新華網發出通稿,以刑事案件掩蓋貪腐罪行,以便釋放出煙幕彈,讓人看不清劉漢被調查的真實原因。新華社稱:「從警方獲悉,潛逃多年的公安部A級通緝令通緝的重大殺人犯罪嫌疑人劉勇(男,43歲,四川廣漢人)於近日被公安機關抓獲。其兄劉漢涉嫌窩藏、包庇等嚴重刑事犯罪,正在接受公安機關調查。」

劉勇僱凶殺人與袁寶璟案

據六年前的大陸媒體報導,「2009年1月10日14時50分,四川德陽市廣漢雒城鎮北海路鴨子河堤一露天茶鋪發生一起持槍殺人案。犯罪分子光天化日之下連開數槍,致三人當場死亡、兩人受傷。」

「案發後,國務委員、公安部部長孟建柱,省委書記劉奇葆,省長蔣巨峰,省政法委書記王懷臣、省公安廳廳長曾省權等領導相繼作出重要批示,要求辦案民警盡快破案。」70天後,200多民警組成的專案偵查組在「足跡遍布數十個省市、地區,調查商鋪、場所1800餘個,走訪相關人員數千人,形成案卷材料2000餘份。」

偵破結果是:死者陳富偉與劉漢的弟弟劉維(曾用名「劉勇」)互有積怨。陳富偉是個一貫打砸搶的人,「1991年因故意傷害罪被判緩刑,1994年因流氓罪、脫逃罪被判刑14年,2004年因非法持有槍枝罪、尋釁滋事罪被判刑七年,2008年7月刑滿釋放。」由於幾次判刑他都提前多年釋放出來了,有人猜測陳富偉很可能是黑社會頭目,也許曾經跟劉勇是一夥的,或早就是江湖冤家。2008年陳富偉放言,一定要殺了劉勇,於是劉勇在2009年1月出錢僱了三個馬仔,眾目睽睽下把陳富偉一夥三人給打死了。案發後劉勇的人馬紛紛被抓被判刑,但劉勇潛逃,被公安部列為B級通緝逃犯追捕。

廣漢認識劉漢的人都說,這是老天爺報應。20多年前劉漢剛出江湖時,除了高期貨市場攫取第一桶金,還因為欺詐騙市等行為,與遼寧的年輕富豪、北京建昊集團董事長袁寶璟兄弟結怨。袁寶璟被稱為「中國股票第一人」;「北京的李嘉誠」、「資本市場魔術師」。一向是期貨高手的袁,在廣漢高粱期貨上卻損失了9000多萬。袁懷疑是劉漢與證券交易所修改規則所致。1996年秋天,袁寶璟這個窮孩子上大學時認識的朋友、曾是刑警隊長、黑白兩道通吃的汪興,主動提出要安排人去幹掉劉漢,這個黑道殺人手法得到袁寶璟的認可。後袁寶璟出資16萬元讓弟弟袁寶琦交給汪興。

1997年2月1日晚9時許,受袁寶璟等人指使的李海洋在四川省廣漢市發現劉漢,李海洋向劉漢近距離連開兩槍,但未擊中劉。1997年後,因汪興多次向袁寶璟借錢未果,便開始以打電話、寫信以要舉報袁寶璟的違法犯罪事實相威脅。不過無論汪興怎麼舉報,官方也沒有對袁寶璟進行調查。

官方判決書上說,2001年11月15日,袁寶森刺汪興數刀後逃離。2003年10月4日23時許,袁寶福與袁寶森攜獵槍來到汪家附近,袁寶森對汪連開二槍,汪當場死亡。不過袁家人認為這是誣陷,他們的一審時的認罪,都是刑訊逼供的結果。一審後,袁寶璟提出要舉報立功,並捐出在國外的上百億資產以保命,一度官方有鬆動,但由於他舉報的是政法委書記李峰,一個薄熙來的紅人,反而加速了其死亡。李峰借了袁寶璟很多錢,袁一死,就不用還錢了。李峰因殘酷鎮壓法輪功,被國際人權組織列入追查惡人榜。

劉漢當初設計謀算了袁寶璟,沒想到自己也會重演袁寶璟的悲劇。

在資本市場興風作浪的劉漢

《華夏時報》在「劉漢的資本江湖」中介紹說,劉漢的被查,「資本市場關注他,因為金路股份、宏達股份兩大上市公司背後都有其影子;福布斯關注他,因為他是隱藏在水面下的真正富豪……」劉漢的身影出現在資本市場上總是掀起風浪。

2008年5月,國內第一例大小非違規減持,始作俑者便是宏達股份。兩名股東單日減持均超1%,涉嫌違法違規。……宏達股份複牌後,據報導稱,一開盤便跌停,隨後連續六個交易日跌停。作為首例大小非違規減持案件,兩大股東這種「頂風作案」的做法,給股市的影響非常大。

除了違規減持股份外,和劉漢隨行的還有炒作股價。轉型鐵礦石生產及銷售的宏達礦業,2013年1月7日迎來了第三個連續漲停。據查,當時進口鐵礦石的招標價格為每噸157美元,較三個月前的2012年最低位上漲80美元左右。換言之,鐵礦石在三個月當中漲幅翻番。受此消息提振,龍頭股宏達礦業連續三交易日漲停。

從交易龍虎榜上可以看到,宏達礦業的三個漲停板,交易額居前的席位全部是券商營業部。值得一提的是,2008年A股自6124點調整以來,滬指下跌幅度達到了62%。在此期間,宏達股份也以78.45%的跌幅高居川股跌幅榜首位。

作為一支基金重倉股,宏達股份複牌前被60多支基金持有,連續的深跌自然讓基金叫苦不迭。宏達股份股價異動,市場上對游資炒作和機構護盤的猜測一時四起。一家大型券商的分析師稱,宏達股份的走勢屬「大資金玩法」,肯定不是散戶力量所能為。」

江派貪腐鏈上的重要人物

漢龍集團自創立至2008年間,劉漢的足跡均在國內。2009年開始,漢龍將發展重點轉向礦業,控股澳大利亞鉬礦有限公司,與美國通用鉬礦公司合作;在鈾礦領域,該公司於2010年收購國際大型鈾礦開發商馬里尼加能源有限公司12.5%股權,成為第一大股東。

漢龍集團目前持有境內外上市公司五家,擁有全資及控股企業30多家。劉漢經常說的一句話是:「錢是沒有問題的」,彷彿銀行就是他們家開的。據知情人透露,劉漢本人是江澤民派系的腐敗官員貪腐鏈中的一個重要人物,掌握江派黑道洗錢的大量祕密,外界高度關注劉漢案是否會演變成反腐「打虎」的要案。


據知情人透露,劉漢本人是江澤民派系的腐敗官員貪腐鏈中的一個重要人物,掌握江派黑道洗錢的大量祕密。(新紀元資料室)

知情人表示,劉滄龍與劉漢兩兄弟跟周永康關係匪淺,從一些官方報導中就能看出端倪。「2001年3月28日,四川省委書記的周永康攜省、市主要領導班子視察宏達化工,稱董事長劉滄龍為『生龍活虎地開展工作的企業家』。2002年11月30日,升為中央政治局常委的公安部長周永康再度視察宏達。2003年11月,新疆黨委書記的王樂泉視察宏達。2005年8月26日,宏達控股的雲南金鼎鋅業大礦開發一期10 萬噸電鋅項目舉行竣工典禮,四川省副省長楊志文、雲南省副省長李新華、中國有色金屬工業協會會長康義等領導參加典禮並剪綵。

此外,2007年4月22日,四川省委副書記、省長蔣巨峰視察宏達有色金屬生產基地;同年11月21日,賈慶林和國務委員劉延東親切接見劉滄龍。2010年11月29日,由四川省副省長黃小祥、四川省政協副主席兼四川省工商聯主席陳次昌等相關主管部門領導出席宏達控股的四川信託有限公司開業慶典並發表講話……」

具體來說,2012年7月,四川什邡民眾因重金屬高污染項目而引發的抗暴之舉吸引了全國各地乃至世界民眾的關注和支持。人們不禁要問,這個先後被新疆、西藏、雲南拒絕的項目緣何可以落戶什邡?鉬銅項目由於其對環境的高污染,尤其將對水源造成污染,而幾次被他省拒絕,什邡當地很多官員也反對,不過,什邡市市委書記李成金卻強行要求該項目上馬,稱「項目能給三年前遭受嚴重地震災難的什邡市創造許多就業機會和盈利」。殊不知,掙的那點血汗錢還不夠吃藥的。


2012年7月,四川什邡民眾因重金屬高污染項目而引發的抗暴之舉吸引了全國各地乃至世界民眾的關注和支持。(AFP)

蔣巨峰疑涉李春城案 被提前下課

人們說四川出事了,不光體現在李春城的落馬、以及與他有錢權交易的富豪被抓被查,還體現在原四川省長蔣巨峰的提前辭職上。

2013年1月5日,在四川省第11屆人大常委會第35次會議上,蔣巨峰辭去省長職務,會議任命魏宏為省政府代省長。按照中共官場慣例,在正省部級崗位上的退休年齡為65歲,而蔣巨峰2013年10月份才到退休年齡,按正常程序,他在3月兩會召開後再交班也不遲。

此前,為配合魏宏「名正言順」就任省長,中南海特別批准魏宏擔任四川省委常委、副書記。而在2012年5月的四川省委常委選舉中,新選出了12位常委,魏宏並不在列。

接替蔣巨峰出任代省長的魏宏,既不是省委常委,也不是中共中央委員、候補委員,按中共慣例屬破格提拔,這也是繼楊雄任上海代市長後,中共中央第二次撇開地方直接破格任免地方官員。特別在李春城事件之後,四川官場的人事變動,更加引發外界關注。

2002年周永康離開四川後,蔣巨峰被江澤民從浙江溫州調到四川,先任四川省委副書記,後來提拔成書記。周永康能夠「人走茶不涼」,這裡面就有蔣巨峰的作用。因此人們把蔣巨峰的存在理解為對周永康惡行調查的障礙,於是高層事先把他降級處理,讓他辭職下課。


四川省長蔣巨峰的提前辭職,傳是高層將其降級處理,以減少對周永康惡行調查的障礙。(新紀元資料室)

有消息說,周永康於離開四川任中共政治局常委、政法委書記後,李春城與蔣巨峰等一些四川官員對其家族在當地的商業活動大開綠燈。周永康兒子在四川的地產項目、石化油品業、及投資「四川信託有限公司」等活動得到周系官員的大力支持,其家族的加油站項目也深受其利。四川信託擁有很多國有資產,包括部分五糧液和國窖白酒的股份,其中周永康兒子投資2億元就換回70億的國有資產。

網在收 周永康家族腐敗已走到頭

重慶事件發生以來,隨著薄熙來落馬,周永康貪贓枉法、殺妻淫亂、另立中央、陰謀篡權、草菅人命、活摘器官等等罪行不斷曝光。周永康父子利用在石油和政法委系統的影響力大搞權錢交易、賣官鬻爵,收取巨額「保護費」的醜聞也不斷浮出水面。

據《大紀元》獲悉,周永康家族財富至少200億人民幣。


周永康除了貪腐之外,還參與了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暴行,可謂是這個星球從未有過的邪惡罪行。圖為世界各地聲討與通緝周永康的海報。(大紀元)

不過,周永康的罪行絕不只是貪腐,他最大的罪行是參與了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周幹出這樣慘絕人寰的事,犯下如此殘暴的反人類罪行,是這個星球從未有過的邪惡。周永康作為政法委書記,同江澤民、羅幹、劉京成為迫害上億法輪功的四大元凶,他對上億法輪功學員犯下的罪行,必將遭到正義的清算,他也將永久被釘在歷史恥辱柱上。◇
 

你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