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國大陸禽流感疫情持續擴大,疫情重地上海民眾爆料指「上海現在得肺炎的非常多」。圖為中國衛生工作者收集死雞袋。(AFP)

2013年3月31日,新華社宣布全球首次人類感染H7N9禽流感死亡的兩個案例。 截至4月6日18時30分,大陸確診H7N9禽流感患者18人,其中八人死亡,44%的死亡率超過十年前的薩斯疫情,令全球震驚。 流行病專家預測,動物身上的流行疾病,在未來五年可對人類造成「災難性」影響。 一種超級流感或高傳染性病毒可以來自亞洲或非洲,通過野生動物或禽畜感染人類,將成為「末日病毒」,導致人類的大面積死亡。

文 ◎ 齊先予

官方瞞報、延報、隨意否認

上海,這個「東方之珠」,在黃浦江上打撈出1.6萬頭漂浮的死豬而成為「東方之豬」後,又因為「感冒死人」而再次成為全球關注的焦點。

2013年3月7日,正值中共兩會期間,網路上有人發帖稱,上海第五醫院出現了一家四口突然發病,不明死亡病例,初步診斷為流感,有呼吸衰竭症狀,希望院方公布真相。很快這個帖子被刪除。第二天,上海市衛生局、市五醫院相繼通過官方微博「澄清」,否認網傳說法。

上海五院專家還稱,「確認三名患者均為肺炎,並經上海市公共衛生臨床中心檢驗,已排除了SARS、禽流感、新型冠狀病毒等高致病性傳染病。」報導還輕描淡寫地稱,因搶救無效,三人中的55歲和87歲的患者已相繼去世,69歲的患者仍在住院治療。

不過20多天後的3月31日,官方通報稱「上海兩人感染H7N9禽流感死亡」,其中的上海患者李某,男,87歲,2月19日發病,3月4日死亡。死者的大兒子、69歲的患者已「康復出院」。

不過,香港《文匯報》採訪了66歲的李家二兒子,得到的答案有所不同。他說他是在2月26日聽說家中三人都住院,才從山東濟南趕到上海的。「至今大哥還在咳嗽,雖然不發燒了,但是胸口很悶,咳嗽還有白痰。」一旁的大哥則補充說:「出院前就是這樣。」

被問及發病前是否有接觸到活禽類或者豬肉,李先生表示:「我小弟大年初一感到身體不適,只記得此前在超市買過一隻真空包裝的叫花雞,不過我父親因為牙齒不好,早已不吃任何肉類,且也幾乎不出門。」他還說:「父親去世後一個月後才說是禽流感,家裡的人一點也不知道,還是看到新聞才知道,也沒有給予家人採取一點(隔離防疫)措施。」

有人把死豬肉當成雞飼料賣

H7N9禽流感導致人類死亡,這還是全球第一次。於是有人猜測那些豬也是因為瘟疫而死。4月1日晚,上海市動物疫控中心宣布,對死豬進行了抽檢,「沒有發現禽流感病毒。」民眾評論說,當人生病了要確認是否是禽流感,檢查結果要等20天,為什麼死豬檢測結果第二天就出來了呢?

此前官方也稱那些從中共發祥地浙江嘉興漂來的死豬並不是因為豬瘟病死,而是因為夜裡突然降溫而「凍死」了。不過,那幾天嘉興的氣溫並沒有到零下多少度,豬只是受冷感冒了。一位養豬戶對媒體承認,他家500頭豬一下就死了300頭。由於無處處理,他就全部仍進家門口那條小河了。當時專家們稱只在死豬身上發現了常見的豬圓環病毒。

不過民眾並不相信官方的說辭。有人爆料說:「長江的死豬和現在的禽流感沒有關係?為何目前病發主要集中在死豬的流域?病毒傳播鏈驚爆內幕!浙江蕭山死豬處理過程中,曾發生過死豬被做成飼料出售給養鴨場的驚人案件!詳見浙江經視《新聞追擊令》曝光視頻!」

賣豬肉的小夥子病死了

據《蘋果日報》報導,官方證實患H7N9禽流感死亡的青年吳亮亮是3月3日到上海第五醫院求醫,被診斷為普通肺炎。27歲的吳亮亮是江蘇鹽城人,兩個月前才到岳父在閔行景川市場開的冰鮮豬肉當幫手。吳亮亮4日入住的病房與同因H7N9禽流感病死的李姓病患是一樓層,同日下午李姓病患死亡。

吳亮亮的妻子吳曉雅質疑醫院沒有採取隔離措施,她說,3月6日院方發出病危通知後,醫生親口告訴她丈夫的病「有傳染性」,卻無任何隔離防護,同病房還有三、四名老年病人。3月10日,吳亮亮死亡。

吳家人說,死者生前沒接觸活雞家禽,有人懷疑吳亮亮是被豬傳染上了禽流感,但他岳父和妻子都賣豬肉也沒事。也有人懷疑是人傳人,李姓父子把病毒傳給了他,但醫院其他病人並沒有被傳染。在家屬抗爭17天後,院方以「人道補助」為由,支付家屬13萬元人民幣。

報導還說,李姓父子死後,醫院內部一度引起SARS恐慌,但院方封鎖消息。醫護私下致電親友,「若到醫院,一定要戴口罩」,不過,普通民眾並不知情。

「恐怕病毒已經傳染開了」

4月4日前,人們從官方公布的確診案例中發現,江蘇省的一男三女四例感染者包括:45歲的徐某,南京市江寧區人,從事活禽宰殺工作,3月19日出現發熱、頭暈、全身酸痛乏力等症狀;48歲的桑某,宿遷市沭陽縣人,從事板材加工工作,3月19日出現發熱、頭暈、咳嗽等症狀;83歲的沈某,蘇州市吳江區人,3月20日出現發熱、咳嗽、咳痰、伴胸悶、氣喘及胸痛等症狀;32歲的張某,常州人,現居無錫市濱湖區,無業,3月21日出現發熱、咳嗽等症狀。上述四人都是在4月2日下午確診的。

杭州發現的兩名感染者是:38歲的廚師洪某,在江蘇太倉工作,3月7日發病,27日死亡;67歲退休在家的楊某,3月25日發病,4月3日被確診。從這九例確診者中,人們基本上找不出共性。他們分布在不同的地區,從事不同的工作,年齡更是不同,很多人根本就沒有接觸過鳥類、家禽或豬隻。

於是,專家們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了。因為這可能說明,在不知不覺中,某個致命的病毒已經悄然傳播開了。

不是H7N9 是基因重配新病毒

至4月4日,大陸感染H7N9禽流感病例數為14例,其中五人死亡,死亡率36%,2003年SARS危害全球時,死亡率才15%左右,這就是為什麼大陸消息一傳出,香港、臺灣、越南、日本等地民眾十分擔憂的原因之一。

4月3日,日本共同社報導指出,H7N9型病毒先前被視為「弱毒性」,在公共衛生方面的風險較低,但大陸確診的感染病例均為重症。基因解析結果顯示,患者體內發現的病毒為「強毒性」。報導引述日本國立感染症研究所流感病毒研究中心主任田代真人的說法指出,H7N9病毒「有可能發生基因變異,變得容易向人傳染」。

在中國疾控中心發布的流感病毒基因序列裡,該病毒的兩個基因片段來自禽類H7N9病毒,另外六個基因片段來源於H9N2病毒,因此嚴格的說,它不是H7N9禽流感病毒,而是一種新病毒,也就是說,與之前在禽類身上發現的H7N9相比,這次在人身上發現的H7N9的基因序列已經發生了變化。

著名科技期刊《自然》雜誌(Nature)發文稱,對這種新病毒的基因組分析顯示,它可能在禽類中靜悄悄地傳播而不產生出嚴重的疾病,但一旦上到人體,就給人帶來致命威脅,這就使得該病毒非常難以監控。也就是說,也許現在在我們身邊的小鳥或雞鴨鵝都已經帶有這種H7N9病毒了,只是它對動物毒性不大,人們還沒察覺而已。

4月4日,大陸農業部發布信息稱,已經從上海市場上出售的鴿子身上找到了H7N9禽流感,但基因序列表明,該毒株是低致病力流感病毒,與上海幾位人體患者身上檢測到的H7N9禽流感病毒分離株「高度同源」。

不過4月6日臺灣大學獸醫專業學院教授王金和表示,原則上,鴿子、斑鳩不會感染禽流感,因為有鳩鴿科沒有禽流感病毒的感受性,病毒也不會在鴿子、班鳩的體內複製繁殖,2003年澳洲雖曾在進口鴿子體內檢出H5禽流感的抗體,但美國及臺大都曾蓄意人工培養,都未能讓鴿子順利感染H5或H7的禽流感病毒。

多省發現新H1N1病毒

讓人憂心的是,大陸不光爆發了所謂H7N9禽流感病毒,還出現了H1N1禽流感病毒。1918年導致全球17億人口中近10億人感染、至少2500萬人死亡的流感病毒元凶就是H1N1,不過這次的H1N1也是發生了變異的新病毒,官方稱為新H1N1。

據中新網報導,自3月20日以來,廣西柳州融水苗族自治縣融水中學發現有學生出現發熱、咳嗽、流涕、頭暈、頭痛伴全身酸痛等類似流感樣症狀。檢測發現有三例甲型H1N1流感病例。4月2日,柳州市疾控中心表示,該校共發現流感樣病例36例。與此同時,在甘肅蘭州、四川攀枝花、湖南岳陽也發現了H1N1病例,岳陽50歲的張某某27日被確診為新H1N1流感,4月1日死亡。

病毒變異的星座效應


4月3日,協和醫學院病原生物學研究所所長金奇接受《新京報》採訪時說:對於此次發現的人感染的H7N9,存在太多未知,香港大學醫學院公共衛生學院教授管軼稱它為雜交病毒,是病毒重配的結果。他甚至沒有用禽流感病毒來稱呼它,因為它們只是「高度相似」而已。

病毒重配通常發生在兩個病毒同時感染一個宿主的時候,它們進入了同一個細胞,從而產生出一個新病毒。這是一個巨大的變化,有可能使原來毒性低的H7N9變成毒性高的新型H7N9病毒。

如今禽流感的H7N9病毒已經從禽類傳到了人類,現在人們最關心的是,這個變種病毒是否會人傳人,其毒性會如何變化。一般新病毒為了適應環境,其毒性會由強變弱,假如它一直很強,把其寄生的宿主細胞都殺死了,它也就沒法存活繁殖了。


禽流感H7N9病毒已從禽類傳到了人類,現在人們最關心的是,這個變種病毒是否會人傳人,其毒性會如何變化。圖為2013年4月3日北京疾病預防控制中心檢測H7N9病毒。(AFP)

不過專家指出,一個病毒的毒性是由整個基因體決定的,這是基因的星座效應——基因像天上的星星一樣豐富,每顆星星都會發揮作用,因此無法快速地判斷一種新病毒體的毒性和傳播能力。

據美聯社4月3日報導說,世衛組織的科學家Tashiro說,H7N9具有基因重排(gene re-assortant)的能力,即在三種病毒當中進行基因交換,這種變化使得它能夠更容易適應於人類宿主。其中一種變化是使得它可以附著在哺乳動物細胞的表面,使得它更加容易感染人類。

科學家們擔心,假如病毒再進一步變異,把在人體內毒性大的H7N9與傳播性好的H1N1重配在一起,那將是人類的災難。

江澤民再次逃離疫情重地

就在H7N9禽流感來勢凶猛,舉國關注疫情重地上海之時,中共前黨魁江澤民「又跑了」。4月3日上午10時左右,江澤民回家鄉江蘇揚州。在六輛軍牌豪車的護衛下,江乘坐中巴駛入江都引江水利工程處。網上消息稱,江拜祭其叔父江上青,將在揚州逗留20至25天。不過,中共官方媒體對於江的這次「祭祖之行」沒有任何報導。有知情人透露說,老江不是去祭祖,往年怎麼沒見他祭祖呢?他是怕死,逃離上海躲避流感去了,就跟2003年躲SARS一樣。

SARS最初於2002年11月在中國南方爆發。當時正值中共召開16大,江澤民關注自己保留中央軍委主席一事,中國媒體被要求為這次大會創造「良好」政治氣氛,被要求跟隨江的口號「穩定壓倒一切」。第一病例在廣東被發現後,以江系人馬李長春(前政治局常委,時任廣東省委書記)為首的宣傳部門百般遮掩隱瞞,疫情逐漸蔓延至其它省。

直到2003年3月初,全國人大、政協在北京開會時,廣東一位醫生病情太重去香港治療,很快死在那裡。香港傳媒才注意到SARS已在身邊,但為時已晚。從那時起,SARS開始在香港蔓延。這下全世界都開始恐慌。

據《江澤民其人》一書披露,到4月中旬病毒甚至攻入了中南海,撂倒兩個政治局常委:羅乾和吳官正。該絕密消息被知情人透露出來後,江澤民非常緊張,官方媒體隔三差五說他們去了什麼什麼地方考察,實際上倆人都在病毒折磨中苦苦掙扎。

而江澤民立即帶領全家老小從北京躲到了上海。這時江氏人馬都退到第二線,讓胡錦濤、溫家寶等在北京第一火線上與SARS交戰,實際上就是藉此機會要胡溫的命。江一到上海就命令「要用生命保衛上海」。上海市委書記陳良宇叫苦不迭。SARS摸不著看不見,殺人於無形,人怎麼可能用生命與SARS搏鬥?

在胡錦濤南下廣東視察疫情半個月後,逃往上海躲避疫情的江澤民4月26日才第一次在上海露面聲稱「中國控制SARS取得了明顯成效」,下山摘桃子。北大學生在網際網路上毫不留情地指責:「跑到上海去避難了!怕死!」

有意思的是,江澤民走哪兒,哪兒疫情就加重。上海雖然層層下令要「用生命保衛上海」,但效果並不好。江看上海情況不妙,又跑到了遼寧、山東。5月底等情況好轉後,江才偷偷溜回北京,但仍不敢回中南海,而是住在了玉泉山。有人笑說,面對SARS,怕死的江澤民只有四處流竄,因為哪兒他都不會覺得安全。

面對SARS,江澤民自己逃得快,卻讓2003年這場恐怖的、起源於中國的SARS疫情很快席捲全球。近30個國家,8000多人受到感染,800多患者死亡,造成300億美元的經濟損失。而中國的患者人數最多,5327人感染,349人死亡,香港和大陸的SARS病例占全球總數的80%。但外界質疑中共嚴重隱瞞了真實數字,實際數字要比這高得多。

人畜共通病毒或成末日病毒

專家們擔心的不光是SARS的重演,而是人畜共通病毒的產生。

2012年10月初,英國哥拉斯加一位男子患類似SARS病毒感染身亡,之前該病毒僅出現於蝙蝠,症狀是突然頭痛、發高燒、關節疼痛、胃痛和嘔吐。患者身體還出現大面積青腫以及無法控制的出血。至少對於30%的病例而言,這種克里米亞─剛果病毒出血熱是致命的。這位男性死者剛從阿富汗參加哥哥的婚禮回來,現被證實是英國第一例蜱蟲傳播病毒患者。

2012年9月份,一位49歲男性出現高度發燒、嚴重咳嗽和呼吸困難被送到倫敦聖托馬斯醫院,他出現了可以致命的SARS病毒的所有症狀。使用最新高科技基因掃描技術發現,這位卡達患者身體上採集的病毒與SARS病毒是同一種屬,但這是一種全新病毒,並非來自人類,而是來自動物,其親源關係最近的病毒來自於亞洲蝙蝠。

由於種屬屏障,過去動物身上的病毒不能傳到人類身上,人畜得的病各自不同。但類似上面這些被幾例從動物傳到人身上的新病毒,導致病人死亡的案例接連發現,於是他們擔憂,未來五年之內,源自動物的人畜的共通病,將成為「末日病毒」,導致人類的大面積死亡。


流行病專家預測,未來五年之內,源自動物的人畜共通病,將成為「末日病毒」,導致人類大面積死亡。(AFP)

倫敦大學流行病專家奧克斯福特教授預測,動物身上的流行疾病,在未來五年可對人類造成「災難性」影響。他認為,一種超級流感或高傳染性病毒可以來自亞洲或非洲,通過野生動物或禽畜感染人類。他認為,「末日瘟疫」可能首先由野生動物或家禽傳播給一個人,隨後由此人通過咳嗽或打噴嚏將其傳給周圍人群,最終通過飛機、鐵路、公路以及海洋傳播到全球。在科學家確定病源前,或許已經有無數人發病死亡。

假如事態按照科學家們擔憂的方向發展,那真是無比可怕的事,然而現實中,這件可怕的事好像正在我們身邊發生,全國各大醫院不都擠滿了病人、死亡案例不是越來越多嗎?但願這是一場虛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