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中共趁虛擴展中亞勢力

?"
中國石油天然氣集團在2007年以破全球紀錄的18個月時間,建立了一條從土庫曼斯坦連接到中國東部沿海的天然氣管道,並正延長到裏海。圖為2007年8月30日,工程開工儀式上展示大管道。(AFP)

由於俄羅斯與美國相繼退出中亞舞台,中共遂趁虛而入,在該區大舉擴充勢力範疇,其積極布局的陣仗,引起西方專家的戒懼。

編譯 ◎ 葉淑貞

《世界島:歐亞地緣政治與西方命運》(The World Island: Eurasian Geopolitics and the Fate of the West)這本書的作者彼得森博士(Alexandros Petersen)最近在《大西洋月刊》發表文章,題目為〈中共在中亞的巨大陰影〉,闡述了中共在中亞擴張經濟及政治影響力,值得世人關注。

中共在吉爾吉斯建立煉油廠

行駛在吉爾吉斯斯坦(Kyrgyzstan,簡稱吉爾吉斯)風景如畫之阿萊谷(Alay Valley)顛簸的碎石路上,不久就可以看到中國建築工人的營地,他們正在修整山坡。在此段中國與吉爾吉斯的邊境,數百輛的卡車正聚集從事日益活躍的貿易活動。一個中國維吾爾族的卡車司機說,世界屋頂就是他的工作場所。從新疆的喀什(Kashgar)運30噸的貨物,通過吉爾吉斯到烏茲別克斯坦(Uzbekistan)需要三天的時間,他和他的同事們每週共跑100次運送貨物。

中共對吉爾吉斯有強大的經濟影響力,該國的ㄧ位前內閣成員就曾說「沒有這東方的巨人鄰居,經濟就要垮了。」吉爾吉斯之所以得以創造這一點點財富,乃是因為它扮演著把中國貨物再出口到蘇聯及其他更富裕鄰國的哈薩克斯坦(Kazakhstan)和烏茲別克斯坦的角色。

從多數指標來看,吉爾吉斯並非是一個資源豐富的國家,但是中國的礦業公司卻活躍於其廣闊的農村,有時還不顧環境後果的探勘和淬取。這些採礦作業偶爾會受到騎在馬背上的當地人的襲擊,但這些攻擊並沒有嚇阻中國人。吉爾吉斯確實有一些石油,但是直到現在為止,還沒有能力提煉。在過去,吉爾吉斯依賴俄羅斯提煉石油,然後再運回使用。現在情況已經轉變了,一家中國公司在吉爾吉斯建立了小煉油廠。中共利用這些小規模的建設項目,增加在這個國家的影響力。

中共在吉爾吉斯的行為正是其欲擴大中亞影響力的典型作法。由於中國對於自然資源與商機的貪慾,以及企圖藉由經濟發展以穩定新疆,這些各行各業的中國人正迅速重塑這個既是俄羅斯的後院,也是美國在阿富汗行動的樞紐地區。

中亞成為中共的能源後院

中國最大企業之一的能源巨頭中國石油天然氣集團公司(CNPC,簡稱中國石油),在2007年以破全球紀錄的18個月時間,建立了一條從土庫曼斯坦(Turkmenistan)廣大的天然氣油田連接到中國東部沿海的管道,並且正在把這個管線延長到資源豐富的裏海。

此外,通過中國與哈薩克斯坦合資企業的一系列採購,使中共得以控制哈薩克斯坦龐大石油財富的40%。中國石油計劃在未來五年擴大其天然氣網絡到所有6個中亞國家(包括阿富汗),不只是運送瓦斯給中國的消費者,也分銷該區域的天然氣,以便獲得政治上的利益。

中國道路與橋樑公司(CRBC)及其他的承包商,已經擔負了該地區高速公路、鐵路和電力傳輸的建築,在世界最險惡的一些地形上鋪路,並為運送中國商品到歐洲、中東、和巴基斯坦及伊朗港口而建立新道路。從伊爾克什坦(Irkeshtam)到奧什(Osh)的新道路,只是許多路線中的一條而已。

在2012年,中共以上海合作組織(Shanghai Cooperation Organization)作為掩護,已經提供一百億美元的低利貸款給哈薩克斯坦、吉爾吉斯、塔吉克斯坦和烏茲別克斯坦等會員國。

中共覬覦中亞霸位

雖然中共未明說想掌握中亞霸權,但是無疑的,中共已經成為該地區最有影響力的玩家。積極尋找機會的國有企業、商人、孔子學院的教師及海外華人社區的組織者等,都摩拳擦掌躍躍欲試,也成為中共在中亞的無組織突擊部隊。

中共正在中亞重繪大國地圖,且莫斯科、布魯塞爾、新德里和華盛頓都將感受到其後果,而這只是剛剛開始而已。

根據總部設在布魯塞爾的智庫國際危機小組(International Crisis Group,簡稱為ICC)近日公布的一份報告指出,中共已經成為中亞重要的經濟角色。這份標題為「中國的中亞問題」的報告說明,北京和中亞五國之間的貿易從1992年的5.27億美元上升至2010年的300億美元,北京已把該地區視為原材料和能源的來源,以及其低廉消費品的市場。中共也注入中亞數億美元的援助及投資,希望這樣的揮霍將會促進新疆自治區的穩定。

目前,北京傾向於支持該區腐敗的獨裁者,且其不透明的投資計劃被認為只裨益小部分精英。該報告說:「每個中亞政權都脆弱、腐敗,並為社會經濟問題所困擾。與中共合作的政權本身就是該國的問題,不能解決問題本身。」

中共在中亞的影響力之所以得以擴大,部分原因是因為它的兩個主要的地緣政治對手——俄羅斯和美國──的影響力正在減弱。雖然俄羅斯不信任北京,但它在經濟上與中國相形見絀,且日益缺乏軍事實力,而美國在阿富汗已是傷痕累累,自顧不暇了!

北京的政策已經在該地區引起強烈的反彈,尤其是吉爾吉斯。礦場附近的農村地區,能源民族主義高漲,助長了敵視中國工人的負面情緒,他們認為這些中國人造成環境污染和奪取就業機會,卻給予吉爾吉斯很少回報。在哈薩克斯坦也有類似的仇恨情緒。該報告說:「如果中國經濟的擴張不能帶給當地勞動人口益處,而只是使特定的政治家族富裕,可能會帶來負面的結果。」◇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