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全面調查勞教所 停止鎮壓迫在眉睫

?"
法輪功受迫害13年來,中國最大的黑幕就在勞教所內。(新紀元資料室)

勞教所是中國的「法外之地」,馬三家的黑幕只是中共勞教所普遍現象的一個縮影。13年來,由於鎮壓法輪功,中國的法制、經濟、道德、文化徹底被摧毀。法輪功已經成為中國核心問題的關鍵。只有解開這個結,中國才有出路。

文 ◎ 王華

面對馬三家勞教所犯下的罪惡,人們不禁要問:為何這樣慘絕人寰的罪行能夠發生在21世紀的地球上呢?中國不是有法律、有政府在管嗎?那些監管機構哪去了?

問題的核心就是,幹這些惡事之人,正是所謂的警察、法官、律師,所謂公檢法司的成員。人們說,公正比太陽更溫暖,而本應代表公正的司法體系,在中共治下、特別是江澤民鎮壓法輪功之後,卻變成了最黑暗的地方,從而把中國拖向地獄。

江澤民迫害法輪功 把中國拖向地獄

1999年「4.25」法輪功萬人上訪之後,僅僅由於學煉法輪功的人數超過了中共黨員的人數,江澤民出於對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的妒嫉,不顧其他所有政治局常委的反對,一意孤行地發動對法輪功的鎮壓。

不懂得人類信仰力量的江澤民,當初以為三個月就能消滅「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法輪功,於是在發動「第二次文革」、鋪天蓋地誣陷、誹謗法輪功沒有成效之後,江澤民、羅幹不惜編造了所謂「天安門自焚案」,以此煽動人們對法輪功的仇恨。

與此同時,江澤民下令要不惜一切手段逼迫法輪功學員放棄修煉,搞所謂「轉化」。各級政法委為了達到江澤民提出的「消滅法輪功」的總目標,層層施壓,給每個勞教所制定轉化目標,達不到目標就剋扣工資獎金。專管迫害法輪功的610辦公室只看轉化率,只要能達到轉化率,無論採取什麼惡行,上級機關都不管。江澤民曾經親自下達密令,對法輪功不要講法制,「打死算自殺」、「不查身源、直接火化」。

江澤民還偷盜國庫,用經濟獎勵的方式,縱容鼓勵各地警察以酷刑折磨法輪功。江澤民對法輪功的迫害浸透到社會的方方面面,無論黨、政、軍、企事業單位、司法、教育、醫療、經濟、軍事、外交,全方位地配合中共的打壓政策,用金錢暴力維持著這次對上億無辜百姓的鎮壓。

據中共財政部一位官員透露,江澤民曾把相當於國民收入的四分之一投入到直接或間接鎮壓法輪功上,在最嚴重的年分,這個數字一度高達四分之三。

於是,一場「群體滅絕」罪行在江澤民的啟動下,在中共政法委的指揮下,在各級公安、武警、國安、單位、街道辦事處,鋪天蓋地而來,徹底摧毀了中國剛剛建立的所謂法制。其中,黑幕最深的就是大陸300多個勞教所。

法輪功受迫害才是中國的核心問題

勞教所是中國的「法外之地」,馬三家的黑幕只是中共勞教所普遍現象的一個縮影。當局不需要經過任何司法程序就可以剝奪普通公民人身自由。這個黑洞甚至比中共的監獄還要黑,因為裡面沒有任何法律的監控、監管。很多無法想像地殺戮、酷刑都發生在勞教所。

據人權組織調查,從中共迫害法輪功以來,至少有30萬名法輪功學員先後被勞教,警察不但用最繁重的體力勞動和洗腦等精神折磨摧殘他們,還喪盡天良地活摘法輪功學員的器官。

中共給國際社會施加重大壓力:「什麼人權問題都可以談,但不能談法輪功。」這充分說明了法輪功問題在他們議程中的重要程度,也更說明這是中國社會的核心問題。這一問題不解決,其他問題也不可能解決。

由於鎮壓法輪功,把中國的法制、經濟、道德、文化徹底摧毀,江澤民成了中國歷史上的千古罪人,江非常清楚,一旦他失去權力,別說法輪功群衆要清算他欠下的累累血債,新上任的中共領導人也不會放過他的,於是,這十多年來發生在中共官場上的「江胡鬥」,實質就是圍繞法輪功問題上江(江澤民)、胡(胡錦濤)兩人態度不同而引發的爭奪,法輪功已經成為中國最大的政治問題,中國核心問題的關鍵。只有解開這個結,中國才有出路。

廢除勞教 刻不容緩

4月8日,就在馬三家勞教所酷刑黑幕在大陸媒體上曝光,並引起網路轟動的第二天,遼寧省宣布成立了由省司法廳、省勞教局和駐地檢察機關組成的調查組,並邀請相關媒體和部分人大代表、政協委員參加,對報導涉及的內容進行調查,據實公布調查真相和處理結果。

不過,由於經歷了太多被官方所謂公正調查所欺騙,民間對遼寧官方組建的這個調查組並不信任。〈走出「馬三家」〉一文中已經透露,瀋陽檢察機關多次因為民眾舉報而調查馬三家,但調查結果都是馬三家無罪。

《財經》雜誌副總編羅昌平在微博上公開對此表示憂慮,他以〈老子查兒子〉為題,評論遼寧的做法是:「這是老子查兒子,真有心給公眾一個交代,就允許民間自發組建調查團,在打掃之前進場。」

針對馬三家勞教所黑幕,大陸各界在震驚的同時,再次呼籲廢除中共勞教制度。很多民眾表示,這是「中國式的勞教集中營!比當年的法西斯的集中營只是多了一個『合法』的名義!」中國社會科學院農村發展研究所社會問題研究中心主任于建嶸表示,廢除勞教,刻不容緩!

國際投資促進會執行會長王平表示:「勞教制度實為踐踏法制的毒瘤,唯有剷除一途,絕無改革可能。勞教這種制度,奴隸社會時期和封建王朝時期都沒它醜惡,一再曝光被鞭撻卻磨蹭著死不悔改全因貪戀鎮壓人民霸權的既得權力惡徒捨不得停下作惡多端的髒手。」

善惡就在一念間

目前的中國社會,正處在改朝換代和大變革的前夜,與200多年前的法國大革命有幾分相似。同時,做為一個面臨覆滅王朝的當權者個人,歷史的選擇和結果是無情的,絕不會因為其個人品行的好壞而有所區別,不過,歷史也會給順應天意和歷史規律的當權者機會和榮耀,在蘇共解體起重要作用的前蘇聯領導人戈巴契夫,20多年來得到國際與世人的尊重和讚譽。

從表面上看,法輪功問題似乎是中共不能被碰觸的底線,好像一碰就會導致中共滅亡,好像一碰就要帶來意想不到的問題。然而,歷史的選擇和最後結果不是人能夠想像的,也不以任何人的主觀意志為轉移。與其逆潮流而動,不如順天意而行。天理昭昭,法輪功的真相一定會大白天下,迫害元兇也一定會被懲罰。與其被動背黑鍋、當幫兇、做替罪羊,不如盡早按照人類應有的良知善念,給自己選擇光明的未來。◇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