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死豬要翻案?世衛沒查清流感病源

?"
截至4月24日,大陸H7N9感染108人,死亡22人,致死率為20%。世衛在上海的H7N9病毒的調查告一段落,但並未查清病毒來源。(AFP)

經過五天在上海實地調查,世界衛生組織4月24日宣布H7N9病毒來源「遠未獲得答案」,僅初步認為與家禽有關,並強烈建議繼續密切關注病毒的演變。上海死豬事件至今無解,很多專家不肯定、也不排除長江死豬和H7N9致人死亡之間有關聯……。

文 ◎ 齊先予

4月24日,在進行了五天的實地考察後,世界衛生組織針對首例發生在上海的H7N9病毒的調查暫時告一段落。不過與計畫的「查清病毒來源」目標相左的是,最後宣布調查「遠未獲得答案」,僅初步認為與家禽有關,而且強烈建議繼續密切關注病毒的演變。

4月18日,世界衛生組織跟中共衛生當局組成約15人的聯合評估小組,其中八名成員來自美國、歐洲、澳洲和香港以及大陸,四名來自世衛組織。這些專家包括美國疾控中心(CDC)流感部門主任南希.考克斯(Nancy Cox)、世衛組織在墨爾本的流感研究中心主任安妮.科爾索(Anne Kelso)、香港大學病毒系主任馬立克.佩瑞斯(Malik Peiris),以及歐洲疾控中心流感項目主任安格斯.尼可(Angus Nicoll)。專家們18日到達後,開始在北京和上海訪查活禽市場和醫院,以調查病毒的來源並提供建議和風險控制計畫。

專家見過的最致命性、高傳染性病毒之一

24日在結束調查後的記者會上,世衛組織助理總幹事福田敬二(Keiji Fukuda)表示,這個流感病毒對於人類異常危險,絕對是迄今我們見過的最致命的流感病毒之一。並指出「情況仍然複雜和困難,並且在演變。」專家們遠遠未能確定,是否這種病毒可能變成人傳人。


世衛組織助理總幹事福田敬二(Keiji Fukuda)表示,H7N9流感病毒對於人類異常危險,絕對是迄今我們見過的最致命的流感病毒之一。(AFP)

從大陸媒體公布的數據來看,表面上H7N9的致死率不如另一種禽流感病毒H5N1那麼高。自從2003年以來的十年裡,H5N1在中國感染45人,死亡30人,死亡率為67%。H7N9迄今感染108人,死亡22人,致死率為20%。為什麼世衛專家說H7N9的致命性很高呢?

專家們解釋,由於檢測手段和認知程度等各種因素,大陸官方只公布了重症感染患者的人數,而沒有公布輕度感染或中度感染患者的人數,這可能是因為輕微症狀跟一般流行感冒很類似,人們哪怕被感染了,也沒去做禽流感檢測。由於感染人數不準確,故而死亡人數除以感染人數而得出的感染死亡率也就沒有科學價值。比如2003年SARS(非典)蔓延全球,其它地區死亡率是15%左右,而中國大陸作為最嚴重疫區,卻宣布只有8%的感染死亡率。

然而香港大學微生物系副教授何柏良在《英國醫學雜誌》指出,自從H7N9被探測到,兩個月以來感染人數幾乎是H5N1在中國過去十年被發現病例的兩倍,由此可見,H7N9的傳染性比H5N1更高。福田也說,「這種病毒比另一種禽流感病毒H5N1更容易從家禽傳染給人類,H5N1自從2003年以來已經殺死371人。」

活禽市場是感染源的可能性高

關於新病毒的來源,專家小組成員、美國流感部門主任考克斯表示,來自家禽市場的雞鴨和鴿子樣本已測出為H7N9病毒陽性,而候鳥沒有,「至少我們現在可以了解,感染的可能來源是家禽。」

此前調查顯示,在對8萬隻飛鳥進行檢測後,只有40隻帶有H7N9病毒,但飛鳥本身並沒有得病。香港大學臨床病毒學家佩瑞斯也說,來自農場的家禽樣本中沒有發現陽性。

也就是說,病毒不來自農場裡的家禽,也不來自飛鳥,但,那就是出現在有家禽的農貿市場上了。表面上看這一現象自相矛盾,但活禽農貿市場裡,除了家禽外,人們還賣新鮮的豬、牛肉、各種魚類、寵物等,莫非這次讓雞、鴿子充當了替罪羊?真的傳染源也許是豬?局勢真的迷霧重重,讓人一頭霧水。

讓專家們稍感欣慰的是,上海採取的切斷病毒源的工作好像還有些成效。世衛駐墨爾本流感研究中心主任科爾索說,在4月初關閉商業之都上海市的家禽市場後,「檢測到的新的案例幾乎立刻下降。」「證據表明,關閉活禽市場是減少感染H7N9病毒風險的一個有效的方式。」「在這個爆發的階段,這非常令人鼓舞。」她說。

然而相反的現象也讓專家們無法解釋。世衛駐華代表歐里瑞(Michael O’Leary)此前發布數據顯示,大陸有一半的病人根本沒有接觸過家禽,但他們還是被H7N9感染了,於是人們懷疑是否有人傳人現象,對此,福田4月24日表示,「我們不確定群發性案例是由於共同暴露在同一個病毒來源,還是因為有限的人傳人。」福田說,「而且我們尚未看到持續性人傳人。」「但是我們的確需要指出,如果有限的人傳人在未來出現,這真的不令人驚訝。」

福田敬二警告說,監視病毒的傳播和突變很重要,並應保持警惕。這種禽流感的爆發的一些因素令調查者迷惑,特別是病毒為什麼傾向於瞄準老年人,以及有時候它沒有症狀或輕微,有時卻又足以致命。

中共國家衛生和計生委衛生應急辦公室主任梁萬年也警告,在感染源被證實和有效控制之前,更多的散發性案例將可能出現。

臺灣確診首例H7N9 江蘇臺商病情危急

這位大陸官員的話音剛落,臺灣就出現了首例H7N9患者。

這位53歲臺灣商人,在江蘇蘇州工作,長期往來蘇州與臺灣。該病患於3月28日至4月9日到蘇州,在蘇州期間無禽鳥接觸史、無食用未熟禽類或蛋品;4月9日他由上海返回臺灣,他12日開始有發熱、盜汗、倦怠症狀,16日因高燒就醫,19日夜間病情惡化轉送某醫學中心,因呼吸衰竭插管進加護病房負壓隔離,其間兩次採喉頭拭子送驗H7N9流感檢驗均為陰性。24日上午再以RT-PCR驗痰液呈現H7N9陽性,4月24日傍晚由臺灣國家流感中心以基因定序確認。


臺灣4月24日確定首例境外移入H7N9感染個案為53歲臺商,發病前曾在江蘇蘇州工作,返臺三天後發病。(中央社製表)

科學家們注意到,開始時化驗結果是陰性,後來才檢測出來,原因就是取樣的地方不對。流感病毒一般感染人類的上呼吸道,所以醫生開始只從喉嚨取樣,後來發現感染的是肺部,所以他的痰樣中發現了H7N9病毒。感染部位的不同,說明病毒的HA的226位的氨基酸的唾液酸受體類型不同,可能不是人類常見的α-2,6唾液酸受體,而是禽類常見的α-2,3唾液酸受體。

臺灣指揮中心表示,該確診病患共計接觸139人,包括密切接觸者三人、一般接觸者26人(已超過七天潛伏期)與醫院工作人員110人。與確診病患接觸的人員中,有三人出現症狀,目前正密集追蹤中。隨後臺灣立即啟動了H7N9防疫機制,包括開放診治醫院、擴大檢驗等,疾管局也呼籲臺灣民眾,前往中國大陸H7N9流感病例發生區,應保持勤洗手、戴口罩的衛生習慣,勿任意碰觸與餵食鳥禽,避免至有活禽之傳統市場,食用禽肉及蛋類務必煮熟;返回後如出現發燒、咳嗽等症狀,請立即戴口罩就醫,並告知醫師旅遊史。

環境中已經有大量病毒

據病毒學家介紹,禽流感病毒對乙醚、氯仿、丙酮等有機溶劑均敏感。常用消毒劑容易將其殺死,如氧化劑、稀酸、12烷基硫酸鈉、鹵素化合物(如漂白粉和碘劑)等都能迅速破壞其傳染性。禽流感病毒一般對熱比較敏感,65℃加熱30分鐘或煮沸(100℃)兩分鐘以上可滅活。病毒在糞便中可存活一周,在水中可存活一個月,在pH < 4.1的條件下也具有存活能力。病毒對低溫抵抗力較強,在有甘油保護的情況下可保持活力一年以上;但病毒在直射陽光下40至48小時即可滅活,如果用紫外線直接照射,可迅速破壞其傳染性。

在已確診H7N9的患者中40%以上的人沒有明確的禽類接觸史,為什麼要把傳染源鎖定為活禽呢?中國疾控中心衛生應急中心主任馮子健解釋說,「任何的流行病學調查都有這樣的困難,不是每個病人都能清晰回憶暴露史。比如,H5N1禽流感病例中,50%的病人可以明確知道發病前的接觸史,另外50%是回憶不起來的。」不過他的這種說法無法解釋那些從來腳不出戶的老人為什麼也得病了,比如上海第一個死亡的李老先生。

馮子健還說:「大家去菜市場買菜都有這樣的經驗,在活禽售賣處往往有一個褪毛的設備,裡面有熱水,把雞放在裡面高速轉動,這樣就容易形成氣溶膠,如果有病毒的話,從它附近經過的人就有可能吸入,這都是我們所懷疑的重要的導致人感染的暴露環境。」

4月5日,農業部通報,從上海市送檢的738份樣品中檢測到19份H7N9禽流感陽性樣品中,八份來自松江區滬淮農副產品批發市場,其中雞七份、環境樣品一份;三份來自閔行區景川市場,其中雞一份、環境樣品兩份;八份來自閔行區鳳莊市場,其中雞兩份、鴿子兩份、環境樣品四份。4月4日,杭州在發生有人感染H7N9的濱盛農副產品商行活禽攤,12份環境樣本中有五份H7N9禽流感核酸呈陽性。

環境樣品是指土壤、污水、排泄物、現場飼料等。在閔行區,環境樣品檢測到的病毒比在家禽中還多,這說明有可能病毒是從其它動物如豬或魚身上傳到環境中的,家禽只是受害者之一。這一下讓人聯想到這次最先爆發流感的地方,都是與3月長江死豬嚴重的地方有關。莫非上海死豬與上海死人有關?

豬圓環、H7N9病毒都不是死豬原因

2013年3月中共兩會期間,長江下游上海黃浦江上漂浮著上萬條死豬,上海官方稱打撈上來的死豬就有1.6萬頭,還不包括那些沿江漂進大海的。這些死豬據說是從浙江嘉興漂來的。

官媒起初稱死豬是因為飼料添加劑下了「有機砷」,以改變豬的賣相,而絕非疫症云云,很快又說是「凍死的」,不過那時浙江的氣溫都在零度以上,談不上凍死。3月11日,官方只在一個死豬樣品中發現了豬圓環病毒,馬上就稱所有這些豬都是得了豬圓環狀病毒而死。儘管後來官方又多檢測出帶豬圓環病毒的樣品,但人們還是無法相信這就是死豬的全部真相。

資料顯示,豬圓環病毒(Porcine circovirus,PCV)有兩種類型:I型和II型,I型可以感染,但不會導致豬發病,II型嚴重時會導致斷奶後的小豬發生多系統衰竭綜合症(PMWS)而死亡,但常見的PMWS主要發生在五至16周齡的豬,一般於斷奶後兩三天或一周開始發病,急性發病豬群中,病死率可達10%,最高可達25%。

然而據官方報導,在浙江嘉興的死豬是一夜間豬圈裡的豬大都死了,300頭豬一夜就死亡200多頭,而且大豬小豬都有。從症狀來看,導致浙江死豬的主要原因並不是豬圓環病毒。

4月初,官方公布H7N9死人案例後,人們不約而同地猜測:莫非豬感染了H7N9病毒?因為最初發現H7N9感染者的都是死豬最嚴重的江蘇、浙江、上海、安徽,也就是死豬漂流經過的相關領域。不過上海市動物疾病預防控制中心對黃浦江上的34份死豬樣本進行了檢測,沒有發現禽流感病毒,於是官方宣布「死豬與流感無關」。

僅從34次測試中就得出否定結論,顯然有些倉促。比如世衛組織在8萬頭飛鳥中才發現40隻帶病毒的鳥,檢出率萬分之五,4月5日上海在738份樣品中才檢測到19份陽性,檢出率2%左右,明顯對豬的檢測數量不夠。

而且人們還發現,中共經常曲解科學家說的話,比如世衛組織對死豬檢測後說,「暫未有符合流感者,也未有證據會人傳人」,而新華社等宣傳喉舌卻急不及待宣傳「H7N9禽流感和死豬無關」、「不會人傳人」,把未肯定的說成是肯定,把未必有關說成了無關,明顯有誤導之嫌。

由於數據不全,很多專家也認為死豬與禽流感無關。如香港大學長期研究動物流感病毒的管軼教授表示,至今人類還沒有觀察到豬身上攜帶H7型病毒,假如真是H7型病毒導致數萬頭豬死亡,那人的死亡人數就可能是數萬,而不是現在觀察到的幾十例了。
復旦大學公共衛生學院院長姜慶認為,「因為它主要還是一個呼吸道的疾病,並不是一個飲用水污染的問題,退一萬步來說,如果是豬因這個病死亡的話,那麼養豬村莊應該有這個疾病的爆發,但現在我們沒有這個跡象。」

對於H7N9病毒是否會在豬體內與其它流感病毒基因重排再傳染給人?管軼表示:「完全不能排除這種可能。所以當時流感爆發的時候去檢測,應該能夠在豬群中檢測得出來;而爆發完了能不能檢測出來,我就不知道了。死豬上很可能是檢測不出來的。」

總結上面專家的意見,很多專家對長江死豬和死人之間是否有關聯,他們的意見概括為:既不肯定,也不排除。截至2013年4月,人們主要認為, H7N9可能並不是導致豬死亡的元凶,而凍死、豬圓環病毒也不是死豬的真實原因,害死豬的元兇還沒有找到,也就是說,死豬案很可能會翻案。

真正的「殺手」還在逃

在病毒跨種傳播學上,豬是一個很特殊而且重要的一環。簡單的說,豬是病毒混合器,也是通向人體的橋梁。豬既能感染飛鳥家禽得的流感,又能感染人體的流感,而且這兩種不同來源的病毒在豬體內會重配成新的病毒,從而把變異後凶猛的禽流感病毒傳染到人身上。迄今為止,已經從豬中分離出H1、H3、N1、N2和N7等各種亞型的禽流感病毒。


豬是病毒混合器,也是通向人體的橋梁。豬既能感染禽類流感,又能感染人體的流感,並且這兩種病毒在豬體內會重配成新的凶猛病毒再傳染到人身上。(AFP)

也有多次報告顯示流感病毒能從人傳給豬。在歐洲,禽H1N1病毒和人H3N2病毒自1979年起就共存於豬中,最終在豬中產生了一種重組病毒,其HA和NA基因為人H3N2病毒來源,其餘部分為禽H1N1病毒來源。該病毒後來還感染了荷蘭兒童。

Ito等科學家還發現,豬也為病毒傳給人搭橋鋪路。當禽H1N1病毒從禽傳給豬後,病毒在豬體內複製時其受體特异性發生了改變。禽H1N1病毒識別NeuAcα2 3Gal連接,但 1979-1984年從豬中分離的H1N1病毒同時識別NeuAcα2 3Gal和NeuAcα2 6Gal,而1985年以後從豬中分離出的H1N1病 毒僅識別NeuAcα2 3Gal。該現象表明,禽流感病毒在豬體內循環時,獲得了感染人類所必需的HA特性。

關於禽流感能否在人與人之間傳播,1918年西班牙大流感就是最慘痛的例子。全球三個人中就有兩個被感染,死亡至少4000萬。1997年香港H5N1禽流感爆發期間,接觸H5N1患者的醫護人員和家庭成員H5N1抗體陽性率顯著升高,提供了人與人之間傳播的證據,但都只提供了血清學資料,未見人與人之間感染的臨床病例。2003年荷蘭H7N7禽流感暴發期間,三例未接觸過病禽的家庭成員的發病提示存在人與人之間的傳播,因此科學家普遍擔心,不能排除2013年的H7N9不會發展成人傳人。

如今H7N9病毒顯示的不確定性,也讓人聯想到十年前的SARS。當年SARS來勢洶洶,卻又突然消失,人們不知道其傳染源是什麼,如北京SARS病例約50%以上未發現傳染源接觸史,甚至連病原體是什麼都不知道,加拿大病毒學家只在40%的病人身上發現SARS冠狀病毒,那其餘60%的患者因何而死呢?

現在科學家普遍感覺,這些病毒好像潛伏在人體周圍的士兵,它們在那積極操練、醞釀,偶爾攻擊一下人,但一直沒有發起大規模的進攻,好像病毒在等待什麼指令,或等待一個什麼時間。病毒在等什麼呢?這個問題只有老天爺知道。◇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