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習近平實掌武警大權

?"
(Getty Images)

就在劉雲山製造「習近平打的」假新聞的同一天,4月18日,新任中共軍委副主席范長龍再次強調習近平對武警部隊有絕對的領導。

分析認為,習近平此舉意在收繳政法委的兵權,對江派人馬進行大換血。

文 ◎ 王華

在2013年1月召開的中共政法工作電話會議上,除了孟建柱出席會議並講話之外,習也對政法工作作出宣示,此外並無其他常委級別的人物露面。這意味著,習在就任中共總書記、軍委主席和國家主席,握有黨、政、軍大權之外,也將包括公安、檢察院、法院、司法、國安和武警等機關的中共政法系統的權力握在手中。


十多年來,中共政法委掌控了包括法院、檢察院、司法局、公安局四大法制體系,成為了執法犯法、破壞法治的罪魁禍首。圖為位於北京的中共最高法院。(AFP)

自18大後「習八條」頒布以來,習與江之間的角力不斷升級。江澤民在六天之內四次挑戰「習八條」後,軍方除在軍隊內部推行各種規則響應「習八條」外,更於今年1月1日發出強音,表示要堅決維護習近平的權威,並要求從嚴治黨。此番言論指向江澤民。

2013年1月1日,中共軍委主辦的《解放軍報》刊發元旦獻詞,題為〈為建設一支聽黨指揮能打勝仗作風優良的人民軍隊而奮鬥〉。文章一開篇就提出習近平上臺後提出的「中國夢」,內文則強調了習近平對軍權的控制,並罕有地提出要從嚴治黨,維護習近平的權威。軍方的這一表態迎合了習近平提出的有關黨建方面的八項規定,但這一規定剛出爐即屢受江澤民的挑戰。

這是繼鄧小平南巡之後,軍方第二次直接向江澤民喊話,也顯示出江澤民對軍隊已失去影響力。在1989年「六四」屠城後,江被中共選中登上政治舞臺,在他上臺之初的兩年多時間裡,「反自由化,反和平演變」推行極左路線,加重思想意識形態的禁錮。

而江的這些動作讓鄧吃不消,1992年鄧離京展開南巡之旅,在途中他多次發表針對江澤民的講話。而鄧的南巡講話剛出爐,當時掌握軍隊實權的楊白冰授意《解放軍報》發表題為〈為改革開放保駕護航〉的社論,公開表示「堅決響應小平同志號召,為改革開放保駕護航」,直接針對江澤民。

4月22日,新華網刊發屬名文章,例舉商鞅變法,未指名地批評「舊有權貴勢力」阻礙著中共的改革,是應該被清除的對象,並引用鄧小平南巡時警告江澤民的一句話——「誰不改革誰下臺」。因此外界解讀,習近平陣營在黨媒上借題發揮開始公開「警告」江派劉雲山等勢力。從新華社發表的各類觀點立場不斷變化的文章來看,中共高層的分裂已經到了公開叫板的地步,雙方力你爭我奪,打得不可開交。

政法委經歷另一輪震盪

4月7日,在習近平陣營的媒體曝光馬三家黑幕的同一天,中共中央政法委網站發布人事消息稱,新一屆政法委由11人組成,包括政治局委員、政法委書記孟建柱,國務委員兼公安部部長郭聲琨,最高法院院長周強,最高檢察院檢察長曹建明。其餘七名委員中則包括五名正部長級高官及兩名現役上將,即政法委祕書長周本順、國家安全部部長耿惠昌、司法部部長吳愛英、公安部黨委副書記兼副部長李東生、總政治部副主任杜金才上將、武警部隊司令員王建平上將、中央政法委副祕書長陳訓秋。

孟建柱的官方簡歷中,他只接替了周永康的政法委書記的職務,而沒有接替周永康的綜治委主任的職務,而且至今綜治委主任的位置一直空缺。

綜治委作為一個非常設機構起自江澤民時代,最早由喬石以常委身分兼任綜治委主任,宣布時也很低調,時稱「中央社會治安綜合治理委員會」,至周永康與薄熙來密謀出「第二中央」雛形時,才將「治安」二字更改為「管理」,並大幅擴權,將總參、武警等部分權力歸併其中。

設立綜治委的最初主要目的,用中共的話來說,是「清理『六四風波』造成的社會治安後遺症」。當時預計用五年的時間完成工作目標,即到中共「15大」召開前撤銷該機構。但是中共「15大」時,臭名昭著的羅幹進入政治局並任書記處書記,為了擴大權能非但未撒銷綜治委,反而愈加坐大。至中共「16大」時,羅幹晉階為常委仍任政法委書記兼綜治委主任。

羅幹之所以能夠配合江澤民發起1999年對法輪功的打壓,起初藉的就是「治安」之名而非政法委的「法制」之名。羅幹藉鎮壓法輪功,換取了其「16大」晉階常委。

在「17大」召開之前,江澤民讓自己的親信周永康取代了羅幹。綜治委在周永康於「17大」進常委後全面坐大,至其更名時形成「第二中央」已不可避免。

習、李掌權後,政法委不僅被降級而且遭到大規模整肅。有消息稱,他們可能把綜治委從政法委中分離,拆分成為與政法委平級的機構;軍警也可能撤出綜治委;與原有政法委相比,將來的政法委或許只剩下公安和國安。

這次政法委人事任命中周本順的職務更是離奇。周繼續擔任政法委祕書長,但是同時又兼任河北省委書記,更顯示這次的人事任命只是暫時現象,將來還會有大的動作。◇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