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一億金元買江蛤蟆自焚

?"
《江澤民其人》連環畫集封面(博大出版社提供)

驚聞黃金大縮水,金價跌至30年來最低,一喜一憂。喜的是,我等黨國賤民也有機會去金店溜躂一下,給老婆、閨女抓個金鏈子啥的;憂的是,以後岐山大叔抓貪官,要派卡車和起重機了,不然去豪宅起贓貨,哥幾個金磚是搬完了,回家趴那兒吐血就不值了。

金子跌了我還有一個開心,因為可以少花幾個錢辦一件事;我一直想砸些金元捐一場大戲給大家看,主角是中外聞名的江戲子,戲名:「蛤蟆自焚」。

這樣的策畫源於P民復仇。這些年,自焚成了紅朝一大景觀;好端端一個人,忽一天,頭澆汽油,劃根火柴,不一會兒,鮮活人命燒成焦炭,灰飛煙滅。

多次看到這等慘烈場景,我這個同類多次從頭頂涼到腳心,怎麼也想不出那包裹在烈火裡的生命最後一刻會是何等感受。我更不明白,是多大的苦難因由啊,讓他們選擇燒死自己,那死法真的很難扛啊!

後來,突尼斯那個叫布瓦吉吉的小販自焚,抗議突國城管砸他吃飯的小攤兒。我一下明白了:人不得已選擇這樣死,是為了活的尊嚴!果不其然,布瓦吉吉的死,燒著了突國P民的怒火,讓他們想到自己同樣被欺凌,於是走上街頭,一舉趕跑獨裁者阿里。

小小一個布瓦吉吉就改變了突尼斯,可憐黨國治下的藏族僧侶幾年間100多人前仆後繼點燃自己,竟沒改變西藏,更沒改變黨國!難道藏族同胞不是我們的兄弟姐妹,不值得我們漢人上街散步?或許,我們紅朝人已經變成了水族,根本點不著?

也不對,女企業家唐福珍是漢族啊,為抵抗強拆,站在樓頂悲憤呼號幾小時,甚至祭起黨國五星血旗吶喊,最終絕望,在打手們的奚落聲中點燃了自己!她的死轟動了紅朝所有媒體,但沒人上街,兔死狐都不悲。她無疑成了當局刺探民眾對強拆容忍度的試驗品,反而換來了更大規模的強拆!

紕漏百出的自焚偽劇

最轟動中國和世界的是2001年的一場五人自焚。那是一場中共國家級演出,幕後導演是老蛤蟆江澤民,策畫是中共610、政法委、中宣部、央視……演員是蛤蟆的馬仔羅幹、李嵐清們精心挑選的所謂法輪功學員。

2001年黃曆大年三十(1月23日)下午4點21分,北京天安門城樓和紀念碑之間,四撥演員就位,自稱叫王進東的男人先單獨點火,之後三個婦女一個女孩幾乎同時點著了自己,一時間,火焰升起,黑煙滾滾……。

然而,不到1分鐘,王進東就被四個警察撲滅了火,看自己竟沒燒死,就繼續坐那給當局補鏡頭;另外四個婦孺也在1分半鐘之內被大批預先提著滅火器的警察三下五除二滅了火。還有另外倆男女「欲自焚者」當時慫了,沒燒自己。最後結果,死一人,三人嚴重燒傷被救護車拉走,多機位攝錄成功,鬧劇收工。

要說CCTV別的不行,造謠和煽動則頗有口碑,對這點,全國P民歷史感與現實感同在。大年初一,新聞聯播在全國老百姓忙著吃年飯的當口,「適時」播出了「自焚」鬧劇。那效果,當場砸翻了世界上至少五分之一人的胃口!

10多年後,成千上萬的法輪功學員在紐約、洛杉磯、溫哥華、悉尼、倫敦、巴黎……世界上各大文明國度給來觀光的中國人講迫害真相時,幾乎都會被問到:法輪功為什麼自焚?

這就是紅朝洗腦的長久效應。在那個奇怪的時間、奇怪的地點、加上幾個奇怪的人物,為陰險的蛤蟆坐實了鎮壓法輪功的藉口:你瞧,他們信奉自殺,連孩子、女大學生、老太太都不放過!於是,這個撕裂人心的傷痛,讓人們忘了質疑新聞聯播的喉舌屬性,轉而開始質疑先前同情的法輪功——究竟蛤蟆給法輪功安的×教定義,是不是有幾分道理?

我們很多國人善良,但也懦弱、甚至會輕信、愚忠。當1989年「六‧四」時,「人民軍隊」的坦克在天安門碾壓人民之後,人們被迫學會了隱忍與苟活。江蛤蟆邪勁多大啊,它就是踩著學生、市民的鮮血走馬上任當了匪首的。「六‧四」給了它多少殺人經驗啊,這廝黑心眼一翻,歪腦瓜一轉:這麼多人信仰法輪功,人數竟超過我黨黨員!都信了真善忍,做了好人,我怎麼悶聲大發財啊,怎麼搞女人啊,說話誰還聽啊,豈有此理!搞運動,搞臭他們!「天安門自焚偽案」由此發生。

時間拉到2012年11月2日、中共18大前幾天,大陸某黨網「及時」貼出「天安門自焚」偽案參與者郝慧君、劉果的專訪視頻,「記者」的幾個蹩腳提問,明顯還在給蛤蟆站臺。看慣了中共內鬥大戲的我們P民,稍一思考就明白了,那是對法輪功欠下滔天血債的蛤蟆幫,意圖左右18大主軸,捆綁新一代黨魁,讓他們認同已經持續十幾年的鎮壓,也沾一身蛤蟆騷。

有意思的是,兩個面目嚇人,形似骷髏的「自焚親歷者」,話一出口就漏了餡。郝某稱她曾在哪裡煉功,很多人可以證明她是學法輪功的,境外法輪大法學會某負責人說他們自焚的不是法輪功學員,是造謠;他們去天安門自焚是聽了劉雲芳的話,是去護法,他說自焚是「最高境界」。至於為什麼要聽劉的話,是因為劉說「他是法輪功師父的前身(轉世)」,是他學法悟到要去天安門自焚。於是他們就義無反顧的去燒掉自己以求升天。

你還別說,不了解法輪功的人,看了該網站故意貼出的自焚前後母女倆的照片對比,再聽了這番話,我想大概和12年前一樣,會繼續仇視法輪功。可惜的是,這份號稱某網友「自願」上傳的視頻,騙輕信者易,騙知情者難。不信,以我對法輪功的了解,你聽我問問郝某。

李洪志大師寫的《轉法輪》裡哪句話說自焚是最高境界?你要找不出來你就不是法輪功學員!

你當初「學法」認劉雲芳為師?李大師明確告訴你不能殺生(當然包括自殺),你不聽,劉雲芳叫你自焚你就自焚,你是算哪門子「法輪功學員」?

你讀過書、去煉功點練過幾天就自稱法輪功弟子,那當年蛤蟆的同事也好心給過蛤蟆《轉法輪》看,讓其了解法輪功,照你的邏輯,它也算是學員嘍,屁吧!

蛤蟆遺毒害人不淺

你們1月17日到北京,23日上天安門演出,中間七天一直被劉雲芳控制而沒有「政府」安排?演出不到1分半鐘,幾個角度長焦近距拍下你們自焚全過程的是鬼麼?走誰的後門即時搬上新聞聯播轟動世界?你以為我們P民看不懂黨國政治、運動、鎮壓?有種你就寫出實情,自己貼網上,發毒誓造假遭雷劈!勸你別那麼慘了,十幾年後還配合黨媒演第二齣戲害人。

還有,12年沒見你們露面,18大剛要開場,你就被採訪說「政府一直很關心你們」。又是個「合適」的時間啊!你說說,怎麼關心法兒?挺漂亮的母女倆,臉蛋燒的骷髏似的,蛤蟆賺足了人們的同情和對法輪功的仇恨,卻讓你倆12年人不人鬼不鬼,呆在無人知道的地方,怎沒送你倆去整形大國南韓整整?怕是你倆一去不回吧。這就是你們感恩的政府「關心」?這麼地獄般苟活著,你們很開心?想起當年中央音樂學院劉果的同學私下告訴我說,她煉不煉功不清楚,很震驚她會去自焚,被控制了吧?

蛤蟆賺到同情的另一個角兒是12歲女孩劉思穎。那個冒牌央視記者、羅幹派去專做法輪功節目的李玉強,為完成政治抹黑任務,公然違反燒傷病人的無菌隔離原則,滿嘴吐沫星子把話筒杵到劉思穎臉前「採訪」。仇恨點燃了,小孩沒用了,於是劉3個月後離奇死於心肌問題。當時「洗臉死」還沒問世。

最可笑的是那個自稱自己就是師父的劉雲芳,把你們騙去「升天」,你們點了自己,正在地上痛苦的翻滾,那廝竟拍拍屁股站了起來,沒事人似的上了車,被安排去央視訪談,大侃自己的神經病策畫。還有個版本說他根本沒去天安門自焚。列位,不覺得自己愚昧到家麼?就那副癟三德行你們愣能拿他當師父,以自殺去圓他的鬼話,還說自己是法輪功學員?!郝慧君你還是老師,劉果還是名牌大學學生,我真為你們汗顏!真相大白十幾年了,現在還在違心的為「政府」開脫。是不是嚇掉了魂、怕說錯話被政府幹掉啊!

我嚴重懷疑這劉雲芳是蛤蟆託兒。查安徽省公安廳副廳長孫建新2001年3月6日曾指示:省、市、縣公安機關都要物色和培養一批能深入內部或靠近目標開展偵察,掌握控制重要陣地、活動範圍大,應變能力強的尖子特情(皖公辦機密通報九)。因此劉雲芳那廝很可疑。他還想去找蛤蟆領賞呢,當然不會自焚。

還有倆可疑的:「自焚未遂」的老太劉寶榮(一說她也沒去天安門,後加的節目),自稱喝了半瓶「汽油」,愣沒中毒,她以為那是喝蜂蜜啊;再就是國際獲獎影片《偽火》裡分析的「王進東」:頭髮都燒了,懷裡的塑料雪碧瓶瓦綠瓦綠,新的一樣!瓶裡裝的汽油麼?見火不著不爆炸?明明是分鏡頭出糗了嘛!就算我們P民買不起汽車,會覺得汽油阻燃嗎?這是對我們廣大P民智商的極大侮辱!

再就是那個唯一當場死亡的劉春玲,本來沒燒死,卻被一名「軍大衣」一記悶棍子掄死了,有《偽火》慢速鏡頭為證。蛤蟆真是狠毒,片兒沒拍完就急著殺人滅口。

為此,《華盛頓郵報》記者菲力蒲‧潘還親自到劉春玲家鄉開封實地調查,而鄰居們說從來沒人見劉春玲煉過法輪功。該報這才明白,便於2001年2月4日頭版一針見血發表調查報告《自焚的火焰照亮了中國的黑幕——當眾自焚的動機乃是加強對法輪功的鬥爭》。

作家沙葉新說,天不怕地不怕,就怕流氓有文化。我說,若是蛤蟆有文化,那毒性就更大。特別是這個轉世江老蛤蟆多年來遺毒中華,到現在還有人被毒的找不到自己,真可憐。於是我想,還是以蛤蟆之道治蛤蟆之身。這就是為什麼我叫價1億金元買蛤蟆隆重自焚,如果成功一定獲宇宙大獎。演出地點還是廣場老地方,屆時誠邀海內外各界媒體公開錄製,不要版權。

可想來想去,我又不是張導,也不是拍《建黨萎業》,何德何能籌到1億金元?少點吧,蛤蟆是中共第一貪,那廝是萬萬不會還價的。這樣吧,反正合同上也沒寫幣種,我變通一下:如今北韓正鬧糧荒,急的三胖都去蒙古借糧了,我何不乘三胖之危,扛100斤大米去平壤?三胖鐵定買我大米,屁顛顛數1億金(正恩)元給我。待我得勝還朝,逼蛤蟆自焚。

開演時,我會好心勸蛤蟆用那袋北韓金元當火引子,坐上去,一點,它就可以不走彎路找到金大胖和二胖了。唉,想起燒蛤蟆糟蹋了100斤大米,真讓我心疼。◇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