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安倍經濟學」異軍突起 褒貶不一

?"
日本證券經濟學家認為,由於「安倍經濟學」起到了效果,特別是在消費者支出方面,日本經濟可能實現V型復甦。(AFP)

安倍上任以來,所實施的貨幣寬鬆政策、財政擴張與鼓勵私營部門投資的成長策略等「三箭齊發」政策,已經造成日圓貶值、日本出口利潤提高,並引發股市大幅反彈。儘管批評與掌聲齊落,但可以肯定的是「安倍經濟學」已經興起了研究風。

文 ◎ 王樺

自去年11月安倍(Shinzo Abe)當選日本首相以來,日圓兌美元下跌27%。近日,美元衝破100日圓大關。日圓貶值已經提高日本出口利潤,並引發股市大幅反彈。日經225指數(Nikkei 225)較去年上升36.5%。日圓進一步貶值預期將提振通貨膨脹,推高房市價格。

所謂「安倍經濟學」(Abenomics)已經興起了研究風。日本內閣府月底將舉辦一場國際性研討會,預料有包括諾貝爾獎得主在內的300位經濟學家與專業人士與會。會議重點將聚焦於安倍上任以來,所實施的貨幣寬鬆政策、財政擴張與鼓勵私營部門投資的成長策略等「三箭齊發」政策。

日本消費市場也出現了「安倍經濟學」商品熱潮,如「安倍經濟學便當(即飯盒)」。據NHK報導,鮑魚的A、紅毛蟹的BE、紅鱸魚的NO……把這些東西全加進去,就成了「Abeno」。一個要9995日圓(約100美元),日本人買起來卻毫不手軟。「小奢」風已經出現在日本的大街小巷。

許多無殼蝸牛也趁著房貸利率還沒調整,趕緊買新家。

日本消費專家都感到有點意外,稱這是預期心理的消費模式,但對企業來說現在正是時機。

只是「先生的薪資漲了沒有?」NHK街頭採訪的家庭主婦表示:「現在還沒看見啊,就是感覺上有漲。」

《華爾街日報》:
市場經濟學家看好安倍新政


證券經濟學家嶋中雄二認為,由於「安倍經濟學」起到了效果,特別是在消費者支出方面,日本經濟可能實現V型復甦。

第一生命經濟研究所(Dai-Ichi Life Research Institute)則預計,GDP中的個人消費支出將較上季度增長1%

另一個提振經濟增長的內需支柱是企業的資本支出。安倍呼籲央行大舉放鬆政策的做法促使日圓走軟,令企業受到鼓舞。

而工業產值的強勁表現也刺激了企業的資本支出。日本第一季度工業產值較上季度增長了1.9%。大和總研(Daiwa Institute of Research)預計,GDP中的企業投資可能較上季度增長了1.1%。

經濟學家們認為,隨著美國經濟在第一季度回暖,海外需求也為日本經濟帶來了提振。

日本央行上個月決定在未來兩年將貨幣供應擴大一倍,以實現2%通脹率目標,隨著政策逐漸發揮效力,日本經濟前景將更加樂觀。

日本輸出通縮 隱藏逆轉危險性

不過,日本經濟或許積弊已久,但仍然是全球第三大經濟體,占全球GDP的十分之一。因此當日本央行開始啟動印鈔機,全球相對價格體系也隨之調整。比如,韓國和臺灣、甚至是中國大陸的電子產品,都越來越發現自己的產品面臨日本同行處於價格劣勢。

安倍晉三宣導的大規模貨幣政策被官方描述為一項國內策略,目的純粹是為了刺激通貨膨脹。但該政策的副作用導致日圓走軟,同時也將使得日本持續幾十年的通貨緊縮問題轉移到其貿易夥伴國。

如今,美元走強、黃金和其它商品走弱;日本釋放的通縮力量給了其它央行更多跟隨空間;美國股市屢創新高;一度讓投資者望而生畏的歐洲邊緣國家國債,收益率跌回至危機前水準。全球市場的投資者都雀躍不已。

然而這種良性迴圈很容易逆轉。如今美聯儲和日本央行每個月合計要印1550億美元,而何時結束還不確定!由於發達國家的投資回報率一降再降,大量資金難免湧向任何還存在「利差」的貨幣。多個國家央行已經採取措施應對貨幣升值。

新西蘭央行打破不干預的傳統,表示將干預市場拉低新西蘭元。同時新西蘭內閣也在討論措施限制海外資本流入,韓國政府官員表態對日圓單邊下跌的擔憂。斯里蘭卡和越南宣布降息。中國也出臺措施控制資本流入。

債臺高築、整體薪資所得必增?

「安倍經濟學」擁護者眾,但日本國內卻有一群專家持反對意見,認為這是一步險棋,擔心玩火自焚。

目前日本累積的總債務已經超過1000萬億(兆)日圓。據經濟合作發展組織(OECD)估計,明年累積債務將佔GDP比例進一步攀昇至240%。幸虧利率被壓低,否則大半稅收將用於支付利息。

批評者指出,日本央行的買債活動必須要有「預算改革」配套措施,否則未來投資人會對債臺高築的日本政府財政管理能力失去信心,藉時國債利率飆高,外匯市場拋售日圓,公債遲早垮臺,日本金融業會陷入絕境。

再者,早稻田大學經濟學教授野口悠紀雄(Yukio Noguchi)指出,日本央行並未解釋,何以印鈔送進這個已是全球家戶與企業「儲蓄」高的經濟體系,能夠刺激投資並推升物價與薪資。

慶應義塾大學(Keio Business School)教授小幡績(Seki Obata)質疑,日本不會因為量化寬鬆政策推出而刺激薪資水平上揚,畢竟戰後嬰兒潮世代正一批批退休,剛進入職場的年輕人還是只能拿低階薪資。日本整體購買力還是下滑,不會是安倍所想的上升。企業可能會加薪,但整體社會薪資所得可能反倒不增反減。

貶值、通膨 恐促泡沫高漲
重創民生


日本國內另外一派批評者則不認同日圓貶值,指它也許幫助了出口商,但同時也有很多人因進口物價上揚而受難。舉例來說,上月日本漁民才因抗議漁船燃料價格大漲、怨經營困難,而罷工數日。

野口悠紀雄教授在出版的新書中批評通膨率2%目標不知為何成為一項經濟政策。他舉英國為例,儘管通膨率達到3%,但衰退仍揮之不去。一味追求通膨目標,但企業活動卻未能相應增加,反而重創國內民生經濟。

日本前財政大臣與謝野馨(Yosano Kaoru)警告,日本經濟要成長,除了預算改革,最務實的解決之道就是人們要辛勤工作、創造更多新科技、以及刺激出口。◇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