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京溫商城女子墜樓 北京直升機「維穩」

?"
安徽打工女子袁利亞5月3日凌晨死在北京京溫商城樓下。死因疑點重重,消息被封鎖,北京媒體全體噤聲。圖為袁利亞的畢業證書。(AFP)

安徽打工女子袁利亞陳屍京溫商城樓下,警方斷言自殺身亡,由於死因疑點重重,數千名安徽同鄉聚集討說法。當局卻出動大批全副武裝的警力「維穩」,甚至調來直升機盤旋。該消息被當局迅速封鎖刪帖,北京所有媒體全部噤聲……。

文 ◎ 王華

2013年5月3日凌晨,北京市豐台區南苑路京溫服裝批發市場邊,一名年輕女子的屍體被發現,該女子面部朝上,身穿黑色絲襪,一雙粉色的鞋子落在身邊不遠的地方。

死者叫袁麗亞,安徽省廬江縣人,22歲,來京打工已經數年。袁利亞的父親由於身患絕症喪失勞動能力,母親在家務農,一名年幼的弟弟在老家上小學,因此袁利亞成了家庭的頂梁柱。為了減輕家庭負擔,她同時兼職著幾份工作,每天早晨去事發地旁邊的大紅門早市上班,10點下班後,再去京溫商城批發市場上班,直到下午5點下班。


袁利亞的父親身患絕症,母親在家務農,年幼的弟弟在老家上小學,袁利亞成了家庭的頂梁柱。圖為5月9日袁利亞弟弟於家中。(AFP)

疑點重重的「自殺案」

據悉袁利亞在5月2日上午照常到早市上班,下班後還和老闆打了聲招呼才離開。當日下午1點袁利亞發微信給男友說在京溫上班,下午4點男友卻收到一條口吻突變的簡訊稱「如果有一天我不在了,你要好好照顧自己」,此後袁利亞失去聯繫,直到第二天凌晨被發現死在京溫樓下。

而京溫商城袁利亞的老闆和周邊人卻一致聲稱袁利亞5月2日當天並沒有來上班,但商城無法解釋的是,假如她沒來上班,怎麼會在第二天凌晨從商城樓上掉下來呢?她什麼時候進入商城的呢?

有人向北京警方報案,但警方匆匆斷言其為自殺,不予立案。有民眾爆料稱,死者生前與一群男人待在密室,最後墜樓死亡。4日和5日連續兩天,死者家屬要求查看事發當日商城的監控錄像,遭警方拒絕。7日,死者母親高舉「女兒慘死,還我公道」的牌子來到京溫商城討說法,並呼籲安徽同鄉給予聲援。

對此案人們歸納出八個疑點:一、死者並無自殺的任何預兆和理由;二、死者為何要在京溫商城待上整整一夜後再跳樓?三、京溫商城每天晚上5點進行清場,市場內整夜有保安執勤,為何沒有發現袁利亞?四、事發後,保安人員有兩名不知去向,另一名被抓,如果沒有異常,為何逃跑?五、袁利亞被發現死亡時,是從擋雨棚落下,面部朝上,如果是跳樓身亡,為何不選擇附近空曠的水泥地?六、袁利亞被發現死亡時,身旁並無大量血跡,疑似血凝固後被扔下樓;七、袁利亞如果早有尋死之心,又是一個極有孝心的孩子,在家庭如此困難的條件下,為何沒有在老闆處結帳將工資寄給母親?八、為何警方遲遲不提供商城監控視頻?

5 月8日上午10點,死者家屬及數千名安徽人在北京豐台區京溫商城門前抗議示威,要求當局調查真相,嚴懲害人凶手。現場民眾看到死者家屬被特警強行帶走。抗議民眾欲前往北京天安門抗議示威,遭到大批武警的阻攔。最終民眾人多勢眾,衝破警方的封鎖,開始了聲勢浩大的遊行,誓為冤死女子討回公道。

官方離奇的舉措

當局出動了大批警察、武警、特警,在路上築起三道人牆,身著警棍、盾牌、頭盔,全副武裝。附近道路被管制,受此影響,北京多條道路交通堵塞。警方還緊急調來直升飛機,在抗議現場上空盤旋,還有網友貼出照片,顯示在京開高速公路上數門大炮被緊急調往京城。

除了警察的異常舉動外,人們還發現,該消息被當局迅速封鎖,新浪、騰訊、百度火速刪帖。在新浪、騰訊、百度等各大網站搜索「京溫」、「京溫商城」、「京溫事件」均顯示:「根據相關法律法規和政策,搜索結果未予顯示。」

而且北京所有媒體全部成為啞巴,署名「夏保林」的微博爆料:「北京的新聞媒體沒有一家過來,打電話也不來,只要說是京溫事件都直接掛電話說領導不讓採訪,怪事。」

著名維權人士胡佳在推特透露:「當局在突發事件維穩和封鎖消息上已經越來越迅速。原《南都》深度報導部主任喻塵就很苦惱,很多時候他派的記者還未到現場,中宣部的禁令就到了。 」

網友「小黑超無敵」還透露:「京溫商城門前,事發中心幾公里內3G網路全無!遠離,網路恢復!……」

「不自殺承諾書」火爆網路

5月9日,就在民眾遊行的第二天,北京市公安局的官方帳號@平安北京,發布通告稱「袁利亞死因排除中毒、性侵害等他殺可能,係自主高墜死亡。警方也已將核查情況及相關證據通報家屬,家屬無異議。」

然而官方通告立即引來大量憤怒網民的質問聲討,名博@琢磨先生率先發表了「不會自殺承諾書」:「我是琢磨先生,我絕對不會自殺。將來如果我出任何意外,都是他殺,請警方務必徹查。轉發本微博並做出你的承諾,以防『被自殺』。」

隨後人們紛紛跟進,如微博名人李開復在轉發「不自殺承諾保證書」時寫道:「我是李開復,我絕對不會自殺。如果將來我出任何意外都是他殺,請警方務必徹查。」

不一會兒,簽署「不自殺承諾書」的人就一長串。不過人們也發現,類似這樣的「不自殺承諾書」並非第一次在網路上出現。2012年,維權人士李旺陽猝死,多名維權人士公開宣稱自己絕不自殺以抗議官方認定的李旺陽「自殺說」。此外,諸如馮正虎、胡佳、王荔蕻、屠夫、陳雲飛、夏業良等著名異議人士均發表了「我不自殺」聲明。聲明均表示,不論當事人處於何種險境,均不會「自殺」,如果被自殺,那一定是他殺。

5月11日人民網報導稱,「京溫商城在停止營業後,未能清理閒雜人員,讓袁麗亞深夜還留在商城裡,對於她的死,在管理上有疏漏,負有一定責任」,因此給家屬賠償40萬人民幣。

打死算自殺 最早用在法輪功

然而,中共這種「打死算自殺」政策的最早來源,還是十多年前對法輪功的迫害中最先採用的。

1999年7月20日,江澤民不顧中共高層其他人的反對,悍然發起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下令對數以千萬計堅持信仰的大陸法輪功學員實行「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殺」、「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等滅絕政策。對於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警方一概稱「自殺身亡」。

「打死算自殺」的案例,在明慧網公布的3000多位法輪功學員死亡名單中隨處可見。就在處理袁利亞案件的北京豐台公安局就有很多例子。比如2009年4月,這裡的警察就使用「高墜」這個術語,來定義法輪功學員孫敏的所謂自殺。


中共「打死算自殺」政策源於迫害法輪功所用。2009年4月,法輪功學員孫敏(右)被迫害致死,處理袁利亞案件的北京豐台公安局警察就以「高墜」自殺來污衊孫敏。(明慧網)

據明慧網報導,內蒙古赤峰市法輪功學員孫敏與丈夫武陽(又名武志軍),為躲避當地中共人員的騷擾與迫害,流離失所到北京,居住在豐台區角門。2009年4月22日上午約9點多鐘,武陽在宣武區某鞋城發放「神韻晚會」光盤,被保安抓捕到宣武區牛街派出所。兩天後,赤峰的家屬發現武陽與孫敏失蹤,到北京各公安局查找。2009年4月28日,北京豐台公安分局通知家屬,說孫敏是「高墜死亡」。

然而家屬發現孫敏屍體傷痕累累,而且法醫的屍體鑑定時間比警方給出的死亡時間還早了一天。豐台公安局的「死亡人員通知函」稱:「2009年4月23日1時30分」「發現孫敏高墜死亡」,而司法鑑定所的「屍體檢驗報告書」中稱:「委託時間:2009年4月22日」。

如此荒謬的事都發生了,人們還能相信警方的說辭嗎?◇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