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人文足跡|紐約市檔案館 典藏城市無價寶藏

?"
紐約市檔案館被列為紐約地標及國家歷史地標,也被視為紐約市藝術學院派建築中最精美大樓之一。

紐約市檔案館精美的藝術學院派建築是紐約地標,也是國家歷史地標。典藏了紐約人400多年來的生活紀錄,說不盡的故事、道不盡歷史在此呈現,無數紐約客在此流連探尋……

文、攝影 ◎ 杜國輝

坐落於紐約錢伯斯街31號的紐約市檔案館,建築設計被列為紐約地標及國家歷史地標,也被視為紐約市藝術學院派建築中最精美大樓之一,許多電影、廣告在此取景。豐富的館藏收納了紐約人400多年來的生活紀錄,說不盡的故事在這裡陳展,吸引無數紐約客流連探尋。

文物史料重現百年生活軌跡

目前紐約市檔案館藏有22萬1000立方英尺的史料,其中包括1000多萬份重要檔案紀錄,最早可追溯到1600年代。檔案館也收藏了各界名人、領袖贈送給紐約市或紐約市長的禮物。除了館內的展廳和儲藏室,眾多的文物和史料被存放在多個倉庫內。


紐約市政府檔案館副館長 Eileen Flennaly。

現任副館長Eileen Flennaly指著一本舊書說:「這是一個1686至1696年間政府會議的紀錄,來自布朗士,那時叫威斯切斯特鎮(Town of Westchester),是我們保存、維護的最早紀錄之一。」檔案館有修復、保存研究室,針對歷史悠久的文物進行修繕、維護。

「這是來自法拉盛的奴隸釋放的紀錄,追溯到1820年。當人們談到奴隸,沒有人想到法拉盛。但是這就是法拉盛地區人們釋放奴隸時,人們簽字的市政紀錄。這就是人的歷史,在那上面,可以看到可能就是某人的祖先曾經是奴隸,被人擁有。人們的生活中發生著戲劇性的變化。」

「這是中央公園的地磚圖案設計原圖,繪於19世紀,設計師是Jacob Wrey Mould,也就是中央公園的設計師,是當時最棒的設計師。而中央公園也是19世紀最大的一個作品。我們還有整個公園的手繪設計原圖。」Flennaly說。


檔案館保存的中央公園的地磚圖案設計原圖,繪於19世紀,設計師是Jacob Wrey Mould,也就是中央公園的設計師。

因無法展示所有的原件,所以許多文物以照片展示。「這張照片表現的是1900年前後,來自市醫療健康(Health and Hospital)部門的護士到曼哈頓下城的貧民窟教育父母們如何餵養孩子及取得清潔用水。」Flennaly指著一張照片說。

「這是在世貿中心廢墟上發現的美國國旗,發現後立即被轉送到紐約市警察局長手中。之後不久,國家宇航中心(NASA)向紐約市要可用於下一次太空旅行的文化作品,該國旗被選中,2001年12月5日該旗被奮進號送入太空。2001年12月17日,該國旗被帶回地球,之後的每一年911紀念日時,人們都會升起這面國旗。」


在世貿中心廢墟上發現的美國國旗,被國家宇航中心(NASA)選中,2001年12月5日該旗被奮進號送入太空。

來到紐約市最早的華人是海員和商人,可以回溯到17世紀初,他們開始在車梨街(Cherry Street)開些小商店,慢慢的發展成華埠。Flennaly表示,關於華裔及該地區其他族裔人們如何生存、帶來他們自己的語言、文化環境及發展都在檔案館存有紀錄。

檔案館還有世界上英語國家中最多的犯罪案件、調查、證據紀錄。Flennaly介紹:「那時的罪犯登記有登記卡,這種登記卡是在指紋登記發明以前,那時警方記錄七種數據,包括手指、身高、頭等。卡片的背面記錄著各種資訊,比如幾乎每個人都有一個『別名』,有時卡片正面的照片顯示的是一個著裝華麗、優雅的婦人,在背後的別名欄中有一個『黏手指瑪麗』這樣充滿戲劇性的名字。這是一張華裔團夥犯罪人的卡片。」

犯罪現場證據是檔案館另一個大宗的收藏。人們在電影中看到的1920年代的犯罪團夥的成員、車上的彈孔等的照片、現場證據等也都收藏在檔案館。

當然還有來自中國朋友們的照片。「1937年,日本入侵中國,所有在紐約的華人集合起來,要表示對中國的支持,他們(家人、朋友等)在街上遊行,這幾張照片就記錄了他們的遊行。我們能看到當時人們的服飾、裝束。」Flennaly指著幾張照片說。


1937年日本入侵中國,所有在紐約的華人集合、遊行,表示對中國的支持。

「(這是1959年)紐約市法規第17條(的複製頁碼),為了紀念在1944年犧牲的華裔美國空軍(B-24轟炸機)飛行員劉錦(Benjamin Ralph Kimlau),在華埠的Chatham Sq.(且林士果廣場)中的空地命名為劉錦廣場(Kimlau Square)。」Flennaly說。

Flennaly表示,在紐約市的建設、發展中,華裔扮演了重要的角色。當遊客從四面八方來到紐約時,他們要看的就包括華埠。中華文化優美、迷人,非常有靈性。當人們從(中華文化)的外部觀察時,當人們從公園旁經過,看到華人所從事的各項活動,讓人感到非常有靈性。

當然他們在生活中也有困難、障礙,如同愛爾蘭人早期受到的歧視一樣,需要人們的大量努力解決那些問題,並證明自己。在這個過程中,華人文化影響了紐約市的發展,比如那些電話亭,就受到了中國文化的很大影響。還有中國菜,幾乎是世界上最受歡迎的菜,儘管有些菜根本不被華人認為是地道中國菜。

篩選具歷史價值的收藏品

所有的收藏品來自各種地方、環境,獲得重視而被收藏。市政府的各個部門儲存其各自的檔案紀錄直到一定期限後,就會對舊的檔案進行篩選,選出那些有歷史價值的轉移到檔案館裡加以保存。有時,檔案館也接到民眾的來電說,某某樓房的地下室有一箱箱的文件,看該館是否能派人前去看看其是否有保留價值。有些珍貴的史料就是來自於這些地庫。

原本服務於私人企業的Flennaly,因緣際會下辭掉高薪的工作,投入公共服務。猶如水到渠成,開始在這個收藏了紐約市豐富史料的檔案館中服務。她感覺整個過程很自然巧妙,好似人生道路自有安排。

「在過去的幾年中,我們做了幾件非常棒的事,去年4月我們辦了一個世界上最大的歷史圖片展,共展出87萬幅照片,之後兩周,我們開放了這個訪問中心,這是紐約市第一次有(關於這些文物)對公眾開放的展室。」她說,這樣的工作很有滿足感,這種滿足感超越於任何金錢和物質上的獎賞。這種感受不可思議的美妙,極富意義,讓她晚上高枕無憂。

而所有的這一切活動、展覽等,都是員工們自願的付出。他們喜歡自己的工作,喜歡所做的這一切。他們到處接收別人要清理掉的「垃圾」。Flennaly說,現在雖然不富有,但對工作非常滿足。

「七、八年前人們在一棟市政府辦公大樓的地下室中發現大批的玻璃質照相底片,後來經過市政府的攝影師鑑定,是紐約市政府機構辦公大樓的紀錄照片,由市橋梁規劃結構局(Department of Bridges, Plant & Structures)的Eugene de Salignac在工作中拍攝。後來我們選擇他的部分照片辦成攝影展『成長中的紐約』,在美國巡迴展覽了一年。結束巡迴展後,展覽人徵求意見後,把『1914年10月7日,油漆工懸掛在布碌崙橋的懸拉索上』(October 7, 1914: Painters are suspended from wires on the Brooklyn Bridge)保存下來。」Flennaly介紹。

發展目標:各族裔活用史料

Flennaly表示,他們的目標就是建立各族裔人們對歷史資料的興趣,因為紐約就是由各個族裔的人所組成。比如日前檔案館在中國新年期間舉辦的華裔資料展覽,以及之後的非裔傳統周的活動。

「電影製片、編劇們、小說家們經常來到這裡挖掘他們故事中的細節。甚至律師、市議會都會來人查詢有關經濟與金融等方面的紀錄。人們查到歷史上的紀錄,會發現什麼措施有效、什麼無效,這樣我們就會節省許多資源。」

「我們的工作就是保存、維護紐約市的各類檔案,並使這些檔案盡可能讓更多的人了解並使用。不僅僅是成年人,還包括10歲的孩子。」Flennaly認為自己極其的富有,因為自己「保管著這個城市幾乎所有無價的寶藏」。◇

紐約檔案館:人文薈萃 建築精美


紐約檔案館內二樓的走廊。

紐約市政府檔案館於50年代成立。1950年紐約市長William O'Dwyer成立了紐約市政府首個檔案館。1977年紐約市議會議長Paul O'Dwyer將檔案館規劃為一個獨立的政府機構。

紐約市檔案館是一鋼結構七層大樓,該樓又稱「遺囑檢驗法院」(Surrogate'sCourthouse)大樓,建成於1907年。該樓的建築風格為藝術學院(The Beaux Arts)派,外牆以緬因州出產的花崗岩構成,曾建有由著名藝術家Philip Martiny和Henry Kirke Bush.Brown雕刻的54座雕像,包括寓言性形象如「嬰兒期的紐約」、「哲學」和紐約的歷史人物,如Peter Stuyvesant(紐約的最後一位荷蘭殖民地管理者)、DeWitt Clinton(聯邦參議員,第六任紐約州州長)。這些雕塑因道路擴建被移除。

樓內以大理石構建,三層樓的庭院結構,扶手雕刻精美的大理石複式樓梯連接一樓與二樓的陽臺式走廊。該建築曾被認為比商會大樓(The Chamber of Commerce Building)和海關大樓(Alexander Hamilton U.S. Custom House)更為精美,該建築內部亦被視為紐約市藝術學院派建築中最精美之一。該樓的內、外部設計被列為紐約地標(New York City Landmarks),整棟大樓被列入國家歷史遺跡名錄(National Register of Historic Places),並被指定為國家歷史地標(National Historic Landmark)。◇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