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19年後朱令升級「世紀案」 中南海角力升溫

儘管每年4月朱令的親朋好友都在網路上呼籲公安機關查出投毒者,但大多被官方視為禁區,今年由於復旦大學再次出現鉈投毒案害死同寢室同學事件,朱令案再度引人關注。不過讓人詫異的是,這次率先質疑北京公安局的,不是民間網站,而是中共官方媒體。

文 ◎ 李貝利

朱令,原清華大學1992級化學系女生,1994年底出現中毒現象,1995年2月她再次中毒,經搶救保住性命,但從此癱瘓,大腦遲鈍。後經網際網路國際遠程諮詢和協和醫院鑑定,確認為鉈中毒。鉈是實驗室嚴格登記後才能領取使用的劇毒化學品,誰是投毒凶手呢?當時能接觸鉈並和朱令同住一寢室的孫維是唯一嫌疑人。

官媒帶頭闖禁區

2013年4月29日,廣東《羊城晚報》報導年至今仍疑點重重的朱令鉈中毒案,並首次披露了案件被強制中止涉及高層干預:時任北京市委政法委書記的強衛(現任江西省委書記)以及某中央領導。

報導稱,1995年4月底,朱令被確定為二次中毒,公安介入調查。同年夏秋時分,警方曾到朱令父親所在的單位調查過朱令父親和孫維父親的關係,並通知朱令家屬:「只剩一層窗戶紙了。」清華大學派出所所長李慕成也曾告知朱令父母凶嫌追查「有對象」。1995年底,孫維被警方列為本案唯一犯罪嫌疑人。1996年2月,北京市公安局有關領導稱此案偵查難度很大。1997年4月2日,孫維被北京警方帶走,但八小時後被家人領回;1998年8月25日,北京市公安局稱沒有任何證據證明孫維和朱令中毒案有關。之後警方再沒有對此案公布新進度。

2007年公安部辦公廳在給政協委員的覆函中稱,北京市公安局文保處早在1998年已辦結此案,並妥善答覆了當事人家屬,但朱令父母卻稱公安機關從未告知此案已結,他們一直在等待調查結果。負責此案的北京市公安局14處民警李樹森2006年曾表示:「這件事的調查工作中有一定結論,從個人來講,我不願意回答;從公安機關的紀律來說,我不宜發表意見。這件事情很敏感,過去那麼長時間了……」《羊城晚報》的報導引來網路民眾的熱議,有消息說,1997年孫維是在認罪書上簽名了的,但後來其家庭憑藉關係,硬是逼迫警方在八小時內把她放了。

就在人們議論紛紛之際,5月3日,中共官方開始在網路上封殺此事,「朱令」、「孫維」、「鉈中毒」等成為敏感詞,新浪名博陳坤、姚晨、李開復等發出的相關微博皆遭刪除。不過兩天後,情況突然發生變化。

官媒高調質疑北京公安

5月5日,中共黨喉新華社高調發表評論:「輿論呼籲及時澄清朱令案」,該文明確要求司法機關公示公眾關注和質疑的案情真相,以建立司法公信;5月6日,新浪微博解禁「朱令」、「孫維」、「鉈中毒」、「鉈」等敏感詞;同日,新華網發表七問朱令案文章,連聲質問:「朱令案到目前為止19年懸而未決的局面,究竟是何原因?警方當時掌握了哪些證據?案子卡在哪裡?當初警方那些『只剩一層窗戶紙了』的表態是否屬實,又指向哪個嫌疑人?對朱令家屬的詢問乃至申請信息公開,究竟為何搪塞、不予告知?玄之又玄的所謂『法律、法規及相關規定不予公開的其他情形』具體指的是什麼?特別是公眾質疑的,當年本案有沒有受到權力的不正當『干涉』?」

5月6日,另一官媒央視也播出對朱令家人的訪問;《人民日報》、《解放日報》也相繼對此事做出報導;5月7日,中共另一大喉舌人民網罕見高調報導「10萬人白宮網站簽名要求驅逐朱令案嫌疑人」,此後此文被大陸最大的門戶網站新浪、騰訊等轉發,同時許多名人在微博推出此消息,令「朱令案」升級,火爆海內外。

5月7日,大陸著名主持人孟非在微博表示:央視、央廣和新華社6日都對朱令案進行了報導,這或許是一絲希望。更令人欣慰的是國人對此案的高度關注,說明越來越多的人深刻意識到了孟德斯鳩說過的一個真理:對一個人的不公,就是對所有人的威脅。

同日,《南方都市報》刊登〈「朱令案」,北京警方不可繼續沉默〉一文,認為「輿論的發酵以及對朱令一邊倒的支持,使得事件的外延正不斷被擴展。」「隨著朱令案件信息在網際網路上的不斷傳播,它點燃了很多人憤怒的因子,案件本身也因為傳播帶來的影響,呈現出『世紀之案』的特徵。」

德國之聲在這一天也引述香港《南華早報》以〈官媒重提「朱令鉈中毒案」或涉政治角力〉為題,指出中國民眾關注的是,為何有顯赫家庭背景的孫維此時被拋出?《蘋果日報》披露孫維家世:爺爺孫越崎是民革中央名譽主席,95年深得時任中共總書記江澤民器重;堂叔孫孚凌曾任中共政協副主席;父親孫大武是民革中央委員。孫維一度被警方拘查,後來她更改姓名,嫁到了美國。

朱令案牽出薄一波、江澤民等中共高層

據知情人在網上披露,孫在犯案初期並未向家人坦誠自己的罪行。所以孫家並未對朱家進行政治施壓,以至事件逐漸發酵。當一切證據都鐵板釘釘的指向孫維時,孫在巨大的壓力下向家人坦誠了罪行。孫大武利用多年經商所得的經濟資源以及從孫越崎那裡接手的政治遺產開始對孫維進行救援活動。97年孫維被警方詢問當日,孫大武得到了高層手令,警方在扣押孫維八小時後不得不放人。

有消息稱,孫家與薄一波家的關係源遠流長,薄一波1949年擔任中央財政經濟委員會副主任,協助陳雲負責全國經濟的組織工作,黨外專家孫越崎是薄的左膀右臂,孫死前後1997年9月建成了「越崎中學」和「孫越崎紀念館」,薄一波專門為紀念館撰寫前言。網上有聲音稱:薄熙來都抓了,朱令案的真相也快了。

據悉江澤民同孫越崎的關係也不一般。據陸媒報導,1991年10月,江澤民曾邀請孫到中南海敘談並共進晚餐。孫越崎的車子一到,江澤民親自上前迎接,走時江也親自將孫送上車。1992年3月在民革中央名譽主席孫越崎百歲華誕前夕,江澤民委託統戰部詢問孫「愛吃什麼菜,能吃什麼菜」,並主動宴請孫,孫越崎自是感激涕零。1992年10月,孫百歲華誕,當時的書記處書記到孫家向他祝賀,並特別帶來了江澤民送給孫的一幅紀念照片,上面是二人的合影照。孫把這幅照片掛在客廳牆上,逢人就講。陸媒分析,在孫女出事後,孫越崎以某種方式請求江協助掩蓋真相,應該是合理的解釋。

面對權力對法律的踐踏,民眾非常氣憤,很多人公開加以譴責。如SOHO中國董事長潘石屹在微博寫道:自從媒體上看到薄谷開來下毒之後,接二連三看到下毒毒害自己親近人的事。以前常在古代小說中看到。咋辦呢?最後一道防線是法律。如果法律被擊穿,這比下毒更可怕。玩弄法律的人比下毒者更可惡。

《財經》雜誌副主編羅昌平:從王立軍叛逃領事館,到朱令案搶灘白宮網,暗示著無論權貴還是屌絲都已不能容忍傳統玩法,技術賦權下沉了更多選擇,通過並聯內憂外患形成逆襲勢能。但是,微博審判代替法庭審判不是新規則,不是新秩序,只會囤積更大的代價。心理諮詢師武志紅指出:朱令案喚起了我們絕大多數人的一種不安──在這個國家,在權勢面前,你什麼都不是。前一段時間,朱令和鉈,竟然成為搜索引擎的屏蔽詞,這太有殺傷力了。為朱令吶喊,也是為我們絕大多數人吶喊,因每一個人都可以淪陷到朱令及家人的處境中。

不過也有民眾詢問,朱令案被隱瞞了19年,為何現在官方高調報導此事,並把矛頭直指江澤民呢?人們看到,有一種力量希望推動朱令案真相曝光,而隨後相關報導被刪則表明那股將真相掩埋了十多年的力量在反擊,竭力控制真相出爐。兩部分官方媒體就這樣公開對陣,突顯出其背後高層兩股力量的角力十分激烈。

江澤民的「二奸二假」再度被曝光

查詢資料顯示,孫維的爺爺孫越崎和江澤民的「私交」很不一般。孫越崎曾在孫科任行政院長時擔任行政院政務委員兼行政院資源委員會委員長,在何應欽內閣時擔任經濟部長。孫科把行政院長交出後立刻去了廣州,此時宋慶齡與汪精衛都投靠了孫科,三人一起成立了廣州國民政府。江澤民的父親江世俊後來投靠汪精衛,充當漢奸,江澤民本人也曾在漢奸大學上過學,並參加過日本特務培訓班,而這江都曾向中共隱瞞。身為國民黨部長級高官的孫越崎,多少是知道江世俊的一些底細的。江為了堵住孫越崎的嘴,主動向其示好也不出人意外。

早在2009年1月,湖南學者、民間戰略研究者、中國二戰史研究會會員呂加平在網上發表公開信,揭露江澤民的「二奸二假」和政治詐騙問題,並要求官方對江澤民進行調查。

第一奸,是江澤民和其親生父親都是日本漢奸;第二奸,他還是一個效力於蘇聯克格勃情報間諜機關、向俄出賣奉送大片中國領土的蘇俄奸細。第一假,他是一個冒充49年前加入中共地下黨的假黨員;第二假則是指他冒充自己是中共所謂「烈士」江上青養子的假「烈士」子弟。

很多資料證明,江澤民當政時,用各種正式協議的方式,把面積近百個臺灣的中國東北和西北領土徹底劃入俄羅斯等國,徹底葬送了子孫後代討還公道的權利,江澤民是中華歷史上從未有過的最惡毒的賣國賊。

劉雲山再次下密令 強控輿論

就在全球密切關注朱令案引發的對江澤民惡行的怒罵聲中,5月8日,中宣部再度發出禁令,這是在5月3日網路屏蔽相關敏感詞之後,劉雲山就同一事件在相隔五天內,第二次發出的祕密禁令。

據《中國數字時代》消息稱,5月8日,對於朱令一案,中宣部發布禁令稱,「有關清華大學朱令鉈中毒案,各媒體及網站如作報導,一律按北京市有關部門發布的權威信息刊播,不質疑,不炒作。」

5月8日同一天,北京市公安局也首次在其官方微博上發布消息稱,對朱令案「仍未獲取認定犯罪嫌疑人的直接證據,礙於證據滅失等客觀因素,此案最終無法偵破」。

不過,北京警方的說辭並未獲得民眾的認同,網路上質疑聲四起。如凱迪網友wolfssen發帖質問,「僅憑證據滅失就不能偵破了嗎?忽悠群眾智商了是不是?辦案三大要素:人證、物證、口供,在物證被毀滅消失的情況下,還有人證、口供,以及對作案動機、時間、過程、地點的科學偵訊形成的證據鏈,足以指正嫌犯。前段時間不是還專門宣傳過嗎?」

不過,從官媒的闖禁區到再被禁的反反覆覆中,人們再度清楚看到習近平團隊正在利用各種機會,與江澤民派系較量,中共高層分裂早已是「禿子頭上的虱子——明擺的事」。◇

白宮請願網走紅
奧巴馬成信訪辦主任


2013年5月3日,就在大陸民眾關注朱令案的同時,美國白宮網站上出現關於朱令案的請願。請願書寫道:「清華大學學生朱令於1994年、1995年遭人兩次蓄意用致命化學物鉈下毒,由此導致其終身癱瘓。有跡象顯示其室友孫某有作案動機,而且有機會獲取此致命化學物……也有資料顯示孫改了名字並通過婚姻造假進入美國。為保護我們公民的安全,我們籲請政府開展調查,並將孫驅逐出境。」

至5月8日,請願量突破13萬人。白宮請願網「We the PEOPLE」是美國白宮網站的一個子頁面,如果請願在30天內搜集到10萬份簽名(以前是2.5萬),將由白宮工作人員審查並獲官方回應。雖然該請願網站是面向美國人以及美國的相關事務,但因為所有人都能註冊帳戶和提信息,有不少外國網友參與其中,不過網站開通至今,尚無白宮對美國以外事務做出回覆的例子,然而有人說,朱令案針對對孫維的調查和驅逐,屬美國國內事務。


10萬人白宮網站簽名要求美國政府驅逐朱令案嫌疑人孫維的消息,5月7日被中共喉舌人民網高調報導,令「朱令案」升級,火爆海內外。(網路截圖)

在白宮朱令案提議的同時,還有四個有關中國的請願被啟動:其中兩個敦促美國軍事干預,要求解放中國人民及香港人民;另兩個提出環境擔憂,要求奧巴馬告訴中共停止在昆明建設化工廠,以及呼籲評估四川省一個石化工廠的安全。

另外一個請願則是輕鬆搞笑的。「我們禮貌的懇請美國政府建立豆腐腦味道的官方標準,它應該是甜的,加糖漿、白糖、紅糖或其他甜味劑。」許多豆腐腦消費者喜歡鹹的,另外一些人喜歡甜的。

白宮請願網站在中國網民當中突然人氣爆棚,部分要歸咎於中國自己的傳統。在帝皇時代,人們直接向官員陳述冤情求得幫助,相信高層公僕是公平和正義的。這種做法延續到現代,政府建立了信訪局來接受老百姓的請願。

在新浪微博上設立了一個新的帳號「奧巴馬,信訪辦主任」,一張被PS的圖片在微博上流傳,它把白宮轉變成信訪局,上面畫著奧巴馬在辛勤地審閱請願信。另外,還有民眾把奧巴馬打扮成包公的模樣,額頭上也有個月牙形胎記,背後是「明鏡高懸」四個大字。

英國《金融時報》評論說,這個玩笑帶著人們對國內政治的批評:中國人可以從自己的官員那裡獲得這樣的關注嗎?中國每一個省會都有信訪局,常常一年收到數百萬的請願信。那些在地方上感到受到冤屈的人到北京的國家信訪局上訪。由於擔心這樣的批評可能讓他們看起來沒有面子,一些省分花費巨大精力阻止他們的居民到北京上訪,把他們關押到黑監獄。

「跟白宮的做法的對比是刺耳的。」《茶葉國家》雜誌的編輯David Wertime指出,由此可看出美國在數位時代的軟實力。

彭博社5月7日報導說,如果你不能信任你自己的政府,你還能找誰?對於為一個20年未破的投毒案件尋求正義的中國人來說,向白宮請願代表著什麼?「王立軍跑到美國領事館,方勵之跑到美國大使館。」「對於PM2.5,我們依賴美國大使館的報告,盲人到美國尋求庇護。今天清華大學學生朱令的案件為了尋求公正,我們也不得不向美國政府呼籲。」博客主說。◇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