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中國經濟觀察|萬億熱錢湧動 中共貨幣政策陷兩難

?"
中國的「窪地效應」,熱錢正持續流入中國,人民幣升值壓力巨大。(AFP)

今年以來,世界主要經濟體量化寬鬆貨幣政策不斷加碼、人民幣持續升值,與此同時,在中國經濟低迷的情況下,外匯占款維持快速升勢。種種跡象在專家看來,熱錢已經瞄準中國,從相關數據分析,潛入規模不下萬億元。而在通膨預期及樓市調控之下,面對熱錢,中共貨幣政策陷入兩難。

文 ◎ 高紫檀

人民幣升值引發熱錢流入猜想

中共官方外匯交易中心的數據顯示,5月9日人民幣對美元匯率中間價報6.1925元,較前一交易日大幅走高55個基點,連創匯改以來新高。就在上一個交易日,美元對人民幣中間價報6.1980元,大幅升值103個基點,首次突破了6.2關口。

今年以來,人民幣升值強勁,截至2013年5月,累計升值已近1.5%。尤其是4月分以來,人民幣對美元匯率中間價已有10個交易日創出2005年匯改以來新高,升值達749個基點。而2012年全年,人民幣對美元匯率僅升值146個基點。

而人民幣升值的相關背景是,為刺激經濟增長,世界主要經濟體貨幣政策紛紛量化寬鬆。

進入5月,繼澳大利亞央行7日降息後,8日韓國央行、波蘭央行相繼宣布下調基準利率。美國的量化寬鬆貨幣政策直至最近才有退出的預期;此外,2日,歐洲央行決定將歐元區主導利率調降25個基點至0.5%的歷史新低;日本計劃在兩年內,通過大規模購買日本國債的方式把注入經濟的貨幣總量增加一倍,所購買國債的剩餘期限也由之前的三年擴展至最長40年。

除發達經濟體外,新興經濟體也競相降息。5月3日,印度儲備銀行3日宣布回購利率下調了25個基點;泰國政府也正施壓央行降息,以降低外資大舉流入推高泰銖匯率的風險。

在專家們看來,上述情況表明,由於中國的「窪地效應」,熱錢正持續流入中國,人民幣升值壓力巨大。

值得注意的是,最新中共官方公布的外匯數據也證實了這一點。一季度,中國新增外匯占款1.2萬億元,創歷史新高。並且數據顯示,外匯占款已連續四個月增加。

業內通常以外匯占款來衡量熱錢進出的規模,而通用的簡單公式為:熱錢=外匯占款—FDI—貿易差額來計算。據此推算,今年新增外匯占款已達兩萬億元人民幣。

中共貨幣政策陷兩難

隨著全球降息風潮來襲,在「窪地效應」下,人民幣可能還會繼續升值,中共央行是否跟著降息,已成為目前最艱難的選擇。

專家認為,中共央行正面臨兩難選擇。如果不降,將擴大中外利差,人民幣進一步升值,套利熱錢流入量擴大;如果降,則又面臨通膨預期,甚至使房地產泡沫再度上漲,使新一輪調控徹底失敗,此外,中國多產業產能過剩和畸形可能會更加嚴重。

相關媒體報導顯示,中國外貿企業由於利潤率低,人民幣升值已令部分企業徘徊在生死線上。如果目前這種狀態持續,人民幣進一步升值,業界預計,一些外貿企業將會遭到致命打擊,引發倒閉潮。

而降息導致的後果同樣嚴重。目前中共超發貨幣令物價面臨極大上漲趨勢,最新數據顯示,中國M2(廣義貨幣)已經突破百萬億大關,與此同時,中國水、電、氣、油等日常消費品不時傳出漲價的消息。降息極可能令通膨危機浮出水面。

貨幣超發也令房價屢調屢漲。目前儘管中共新一輪房地產調控政策新《國五條》已經出臺,但房價仍呈上漲趨勢。而房價對利率一向非常敏感,中金公司在其研報中表示,如果現在降息,無疑將刺激房價進一步上升的預期。

最新的PPI(工業生產者物價指數)顯示,PPI仍處於通縮狀態。理論上講,生產資料通縮理應採取降息來刺激需求,但近一年時間的PPI通縮充分反映了產能過剩的嚴重性,供給和需求的錯配已經不是通過刺激需求的政策就可以解決,如果放鬆貨幣政策,甚至將導致經濟畸形再度加重。

熱錢掠奪 中國經濟潛伏危機

逐利是熱錢的本性,一旦失去博取利益的土壤或賺到可觀的利潤,敏感的熱錢就會如潮水般而退,這將給所在國家的金融、經濟造成影響甚至破壞性的惡果。而顯然,在中國虛假貿易泛濫、地下錢莊大行其道的背景下,熱錢進出並不艱難。

瑞穗證券首席經濟學家沈建光認為,儘管當前中國面臨資本流入的局面,但有朝一日這種局面將可能逆轉,資本大規模撤離對於中國脆弱的經濟復甦顯然是一個重大打擊。

財經評論人葉檀著文表示:「人民幣面臨堰塞湖風險。經濟無起色,貨幣卻大幅升值,顯然是投機者看準了人民幣升值的錢景放手一搏的結果,熱錢來回飄忽,一旦獲得收益可以很快離開,人民幣就會從堰塞湖,變成四處漏水、底朝天的乾湖。」◇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