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習近平左右分裂 左派躁動反撲.妥協中的社會撕裂 政治局不同意「大清黨」

?"
(AFP)

5月份,大陸官方媒體發表一系列文章,顯示當局有意加強意識形態的控制。來自北京的消息說,習近平和李克強,目前正面臨上臺之後的第一個,可能也是最大的一個挑戰。這個來自黨內保守派的全面反撲如果成功,將促成中國社會全面分裂,並且帶動中共加速走向解體。

文 ◎ 季達

黨內左派發出反常「噪音」

5月份,首先是有中國的大學教授透露,教育部和中宣部一個通知口頭傳達給高校,被外界總結為七不講:普世價值不要講、新聞自由不要講、公民社會不要講、公民權利不要講、中國共產黨的歷史錯誤不要講、權貴資產階級不要講、司法獨立不要講。

隨後,中共中央辦公廳印發了〈關於當前意識形態領域情況的通報〉的通知(中辦發〔2013〕9號文件),該通報據稱僅傳達到縣團級以上。但目前大陸官方大媒體並未提及這一文件,並且提及的地方新聞報導在網路上也被迅速刪除,致使外界無法了解這一通報的準確內容。但來自北京的消息說,其中「不能用前三十年否定後三十年,也不能用後三十年否定前三十年」的說法,的確是習近平年初在黨校講話的發言內容。

《人民日報》下屬《人民論壇》雜誌,5月17日報導說,2013年1月28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在研究黨員發展和管理專題會議上稱,要強化黨員管理,及時處置不合格黨員,縮編黨員隊伍。

研究中共黨員退黨問題課題組成員、山東大學政治學與公共管理學院教授張錫恩,在上述會議上提出建議稱,可以採用把「榮譽黨員」分離和「預備黨員」延緩分離等手段,將正式黨員縮編3000萬左右。加上生老病死的自然淘汰,黨員可減少至5100萬人左右。

緊接著,5月21日中共黨刊《求是》雜誌子刊《紅旗文稿》刊發由人民大學法學院教授楊曉青的文章,題為〈憲政與人民民主制度之比較研究〉。該文稱「社會主義」即中國現行政治體制,與「憲政」不相容,除了為中共自身合法性做出辯護之外,更明白否定了司法獨立和軍隊國家化等和憲政密切相關的具體內容。

中南海發生分裂

在左派大力以中共保守派話語系統詮釋習近平中國夢的同時,中共宣傳系統也在堵截所有自由派的言論在官媒出現。今年2月9日中央黨校《學習時報》刊登的武漢大學教授虞崇勝〈深化政治體制改革要破除六大思想禁錮〉文章,被從新華網清除。

虞崇勝的文章強調,要破除「搞民主就是搞資本主義」的思想禁錮,要破除「權力分立和制衡是資本主義政治制度形式」的思想禁錮,要破除「借鑒人類政治文明成果就是照搬資本主義政治模式」的思想禁錮。顯然和劉雲山推動的左派反撲完全異調。

過去一個多月內,有兩百多個自由派微博大V被封殺,過濾詞大幅增加。

然而,有關的行動,公安和國保並未同步配合,異議人士的監視並未明顯加強,黨內自由派繼續在網路上發聲。

除了官媒的公開左派言論之外,沒有任何一個政治局常委,包括劉雲山本人,公開表態強化意識形態控制,也沒有人進一步深度闡釋「中國夢」的內涵。北京的觀察人士認為,這說明中南海沒有達成統一的一致意見。


劉雲山推動的左派反撲噪音聲中,5月來中共官媒再次發出異調,顯示中南海沒有達成統一的一致意見。(AFP)

習近平和左派妥協

一位接近中共高層退休不久的高官的人士向《新紀元》透露,18大之後習近平受到了來自黨內的極大挑戰,包括太子黨內部和習近平關係密切的人士,對18大之後右派的非毛否共聲音也十分不滿。

這位人士表示,習近平「三個自信」其實來自某高級太子黨,而非外界傳說的是來自王滬寧。他認為,習近平不喜歡毛澤東,不喜歡過去二十年以來的放任權貴政策,但卻不願意全面否定他的前任,否則中共將立即面臨亡黨亡國危機。

一位第三代太子黨人物在香港對朋友說,「習終究是自己人」。他是在談到政改和自由化問題時這麼描述習近平的。香港一位熟悉中共行情的分析人士認為,這說明習近平最近向左派和太子黨做出了某種妥協。

在美國的中國問題觀察家石藏山認為,習近平上臺之後,所行的政策有些接近胡錦濤的左右平衡術,他不願意得罪黨內保守派,尤其是在目前屁股尚未坐穩的情況下更是如此,因此似乎並未大力插手意識形態和宣傳的事務。

石藏山認為,目前中國面臨最大的眼前問題,是國際環境和經濟。習近平和李克強兩個人有些焦頭爛額,無暇顧及其他問題。

不過,左派的反撲和習近平的妥協,對習李聲譽極為不利。北京的一些知名自由派知識分子,已經做出放棄幻想,在未來三五年面對更嚴峻局面的準備。「習近平絕不可能放棄中共一黨專政」,一位不方便透露姓名的著名自由派知識分子表示,「未來中國大陸社會矛盾激化甚至出現革命已經不可避免。」


左派的反撲和習近平的妥協,對習李聲譽極為不利。北京自由派知識分子已放棄幻想。(Getty Images)

事實上,習近平的左右妥協,已經日益變成被左右分裂。

王岐山「潛伏」一個月

自從3月10日講過「農民小康」問題之後,王岐山直到5月17日才在中央巡視工作組動員大會上公開講話。然而其間的一個多月,卻是中紀委最忙碌的時間。中國上下各類蒼蠅老虎不斷被打,但這位中紀委書記卻採取了沉默是金的政策。

北京的消息說,中紀委派出專門小組,對銀行、金融、股市、債市機構進行全面調查,銀行將是第一個被清查的行業。消息說,「如果按法規辦,銀行的大老虎少說一個連。」

中共黨內左派並不反對,甚至支持中紀委全面清查貪官,一個重要原因,是左派集中的宣傳、理論、社科系統,大多是清水衙門兒,也缺乏和商人集團合作的資本。大陸一個作家表示左派文人「賣臉賣也就是一兩百萬,和有些部委比起來實在可憐」。他認為,因此黨內左派陷入自我悖論,一方面痛恨黨內貪腐官員群體,另一方面卻要在理論和宣傳上保護他們,長期下來「就心理變態了」。

不過,左派有更極端的招數。

清除三千萬黨員」未獲認可

山東大學教授,也是該省國際共產主義運動研究協會副主席的張錫恩在《人民論壇》雜誌上發表文章,提出建立中共黨員的「退出機制」,他建議落實自由退黨,入黨預備期加長,退休老黨員變成榮譽黨員,再加上不符合要求的勸退一部分,開除一部分,把中共「正式黨員」縮減到5100萬。

他的這個建議有不少人支持。深圳大學政治系客座教授鄒樹音說:「過去,退黨是個嚴重錯誤。因為所有人都認為只有犯下嚴重政治錯誤的人才被開除出黨。」為了避免各派爭端,應只對黨員重新安置,但不能開除。今天,「大家都知道黨如果不將內部的惡質清除,可能會重步前蘇聯的後塵。」

北京中央黨校前副校長李君如表示:「多年前,中共決定撤消支部。但最終放棄了這一計畫,因為太難執行了。」鄒教授強調,精簡黨員隊伍是中共高層的熱門話題。這一問題應該公開討論,而不是隱藏起來。

中共歷來不允許退黨,黨員都要奮鬥終生,現在公開建議要自由退黨,也算是對近年海內外「退黨運動」的一種回應。截至5月26日已有1億3892萬4086人公開退出中共黨、團、隊。


中共歷來不允許退黨,黨員都要奮鬥終生,現在有學者公開建議自由退黨,是對近年海內外「退黨運動」的一種回應。(Getty Images)

北京的消息說,張錫恩的建議今年早些時候曾在政治局學習會議上提出過,但並未獲大部分政治局委員認可。

石藏山認為,這個清黨的建議突顯了兩個層面的問題。第一個層面是中共黨內對黨內管理感到頭痛。目前中共8300萬黨員,從中央到地方,有13個層級的橫向黨建機構,再分成無數的豎向條塊,黨管理過於複雜,所有的地方黨委都感到力不從心。所以第一是中共內部有人希望重整黨管系統。

第二則是迎合現任黨內最高領導的意圖,希望把「裸退」的機制固定化。像江澤民、胡錦濤、溫家寶都變成「榮譽黨員」,而「榮譽黨員」是和「正式黨員」同時出現,不是「正式黨員」,也就不能在黨內決定中發揮作用。

而第二個層面,就是中共內部實際上已經根基動搖。文章承認,如果把「消極黨員」排除,可以減少800萬黨員人數,大約占現在中共黨員人數的10%。這些消極黨員,實際上就是對中共意識形態發生懷疑,對現在中共的制度不信任的這批人,以及根本否定共產主義運動的那些人。也是黨內保守派認為的「右派」。這和過去十年,中國發生退黨運動有直接關係。◇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