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矽谷發明家回絕6000萬中共投資的內幕

?"
矽谷的發明家傑佛瑞.范.密朵博克(Jeffrey Van Middlebrook)。(大紀元)

做生意就是為了賺錢,但有人卻能為「良心」一口氣回絕了高達6000萬美元的重金。加州矽谷發明家傑佛瑞.范.密朵博克先生知道中共活體摘除法輪功學員器官販賣牟利的消息時,完全放棄與中共的綠色能源合作方案。

文 ◎ 馬有志、羅宇

2012年5月,矽谷的發明家傑佛瑞.范.密朵博克(Jeffrey Van Middlebrook)與生意夥伴計畫在2012年9月去中國,完成一項中共投資6000萬美元的研發項目,開發一項由他們發明的從廢氣中提煉工業原料的綠色工程。但是,一樁在中國發生的事的報導讓發明家密朵博克寢食難安。

6000萬美元的研發項目不是一筆小數目,但是,對於在加州矽谷的發明家密朵博克來說,由於一個特別原因他完全放棄了。當聽到在中國發生的從數以萬計的良心犯、主要是法輪功學員身上活體摘取器官的消息後,密朵博克毅然決然地決定,不再與中共合作。他說:「我不能拿這些錢,因為這等同於取用人的血……,我不能以這樣的方式出賣我的技術而得利。」

綠色發明技術得到中國青睞

中國是一個燃煤大國,是世界上最大的燃煤發電的國家,燒煤的污染已經到了怵目驚心的地步;而發明家密朵博克的技術或有助於解決這一巨大的污染難題。中國每年約50萬人死於空氣污染有關的疾病。

2006年密朵博克就找到了一種氣體分離技術,可以通過多級分離,將燃燒後的廢氣中存在的二氧化碳、二氧化硫和硫化氫等氣體分離、蒐集,並轉變成液體。這些液化氣體可以用為工業原料,而不是變成廢氣釋放並污染空氣。

密朵博克的技術已經在自己家中的實驗室裡試驗成功,捕獲氣體的程度達到95%以上;一旦工業化的實際應用成功,其經濟效益和對於環境保護的貢獻不可估量。

一位畢業於麻省理工學院、在美國大學從事過教學,後來在美國國防部工作過的華裔科學家A先生提出想與密朵博克合作。

2011年,通過科學家A先生,中國政府與密朵博克接觸,先後兩次與政府和科學家代表團洽談。2012年初,中國提出了提供6000萬研發經費,提供大學實驗室、科學家和工程師團隊,將他們的發明應用到工業的合作提議。2012年5月,一切談判進行順利,密朵博克和生意夥伴A先生準備9月成行。

活摘器官令人髮指 發明家決定放棄合作

然而,就在準備旅行的前夕,密朵博克從《大紀元》報紙上讀到了在中國發生的從數以萬計的良心犯、主要是法輪功學員身上活體摘取器官的消息,密朵博克開始猶豫了。

「我的良心開始強烈地掙扎,」密朵博克在接受採訪時說:「一方面,是中共的6000萬在我的頭上向我搖曳,它太有誘惑力了,6000萬的研發資金是不易得到的;而另一方面,我知道了在中國所發生的令人髮指的政府惡行。」

「我想,我不能這樣做,我不能拿這個錢,我不能去中國。不管我的技術意味著什麼,無論他們給多少的投資,我都不能接受中共的錢。」

密朵博克說:「朋友們問我:『為什麼你就不能拿了錢、開發這一技術來讓全世界得益,用這些(不乾淨)錢來造福世界呢?』我的回答是,『用他們的錢就是拿沾血的錢。如果他們在活體摘取人體器官,這個政府的最高層都是有份的,因為我無法相信他們會沒有關係。我不能以這樣的方式出賣我的技術而得利,就算這些技術對改善環境有益。』」

「我還告訴他們,我不能在知道這個政府如此取人性命的同時,去拿這筆錢。我實在做不到!」
發明家:可以堂堂正正面對自己
與中共中斷了項目的六個月後,發明家密朵博克寫信給《大紀元》舊金山分社,表示感謝《大紀元》是一份「提供誠信新聞」的報紙。他表示,把這個故事說出來,不是為了自誇,而是自己的良心;只有歐美人民給予中共壓力,才有可能改變那裡的悲劇。

他希望的是,各國政府和大公司,「而不是像我們這些小個體」來鄭重關注中國的人權問題。「大公司必須衡量在『做不做生意』和『與極不道德的東西同流合污』之間的利害關係。」

密朵博克向《大紀元》提供了他的發明的詳細描述,也讓《大紀元》編輯查看了有關的兩封專利資料,以及有關圖紙和美國前國防部長利昂.帕內塔(Leon E. Panetta)的一封有關這項發明的信件。

對於密朵博克的合作夥伴華裔科學家A先生、兩次中國代表團的人員名單、對方談判人員的名單,密朵博克表示他想暫時保密,以保護他們的安全。

對於自己的發明,密朵博克說:「從某種意義上講,應該有更高的原則,不能以活摘人體器官為代價;我不能成為這些人所做的一部分,這類似於對奧斯威辛集中營視而不見的人。對我來說,中共正在殺害人民以獲取他們的器官,那是中國的奧斯威辛集中營。」

密朵博克說:「這意味著,即使我的發明和技術不能實現,我可以堂堂正正看著鏡子裡的自己,然後說:『我沒從一個屠殺它的人民的政府拿一分沾血的錢。』」◇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