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天注定》到底注定了什麼?

?"
賈樟柯(右)編劇、導演的電影《天注定》獲得第66屆戛納國際電影節最佳編劇獎。圖左為賈樟柯的演員妻子趙濤,同時也是該片的主角之一。(AFP)

電影《天注定》獲第66屆戛納國際電影節最佳編劇獎。該片講述的四個悲劇故事取材於當代轟動中國的刑事案件——胡文海、周克華、鄧玉嬌以及富士康跳樓事件。該片在此時獲獎,是天注定?又注定什麼呢?

文 ◎ 王華

2013年5月27日,賈樟柯編劇、導演的電影《天注定》獲得第66屆戛納國際電影節最佳編劇獎。著名導演李安評價此片:「勇氣可嘉,電影的力量很強。你們可以看到,今年評委的口味都是細膩的,所以能這樣就很高興。」他還堅信這部影片一定能在大陸公映。

1970年出生在山西汾陽的賈樟柯,是中國第六代導演的代表人物,他自命為「一個來自中國基層的民間導演」,追求影像「對現實表像的穿透力」。他關注草根階層,聚焦普羅大眾,從《小山回家》到《三峽好人》,其作品多次獲得國際大獎。

《天注定》是結合中國古典小說和現實新聞事件的當代武俠電影,賈樟柯稱其創意來自於「閃電一般的靈感」,影片講述了四個人物悲劇:

姜武飾演的大海的故事發生在山西,他是村莊裡的刺兒頭,總想揭發村裡的權貴,當他發現無論何種方式的揭發都無效後,他決定拿出了平時打獵用的槍……;王寶強飾演的小三的故事發生在重慶,他是一個有思想並像謎一樣的打工仔,因為他總能在每年中國新年回到家鄉以及平時給家裡寄回不少錢,他熟練冷酷地打劫、射殺路人,計畫著下一個落腳點是緬甸,因為可以換一把更快的槍;趙濤扮演的小玉的故事發生在宜昌,她在一家洗浴中心做前臺,是廣東開廠男人的小三。一次有客人堅持要她提供色情服務並遭長時間毆打,她終於從包裡掏出了一把刀;最後一個故事發生在東莞,羅藍山飾演的小輝一直在換工作,一段無疾而終的感情讓他重回曾工作過的工廠,但種種的不如意,讓他終於走向工廠宿舍的陽臺縱身躍下。

很顯然,這四個故事分別取材於胡文海、周克華、鄧玉嬌這三起轟動全中國的刑事案件,以及富士康跳樓事件。

現實比電影更殘酷

在電影節上,《天注定》影片及姜武的表演受到媒體的一致好評。國際知名影評網站Next Projection有專欄作家稱讚姜武:「即便是以誇張的暴力手段而聞名的《稻草狗》導演山姆.佩金法(Sam Peckinpah)看到也會嫉妒得發抖。」很多西方媒體把姜武扮演的大海視為英雄,與中國人一樣遭受獨裁統治的一位伊朗記者甚至當街手舞足蹈地高喊著:「大海!」要求和姜武一同喝酒,與他同行的一位伊朗製片人更當場表示要跟姜武合作。一對波蘭情侶看完影片後,激動表示他們已經成為了姜武的超級粉絲。

的確,在正常的人類社會,像《佐羅》、《羅賓漢》那樣的綠林好漢,就跟《水滸》梁山泊好漢一樣,是受人尊敬的俠客。姜武表示,劇本把「大海」黑色幽默化了,而「現實有些事要遠比電影更殘酷」。姜武認為,面對權貴能挺身而出幫助弱者,大海是一個英雄,「我只能同情他,理解他,尊重他,甚至尊敬他。」

姜武的原型就是2001年10月26日在山西大峪口村槍殺了14人的胡文海。此案轟動全中國。被判死刑後,胡文海在最後的陳辭中說:「……我希望自己成為一個正直善良的人……村裡的那些無權無勢的善良的村民和我和睦相處,有時,我就成了他們利益的代言人。……歷任村幹部貪污受賄,欺壓百姓,村裡的小煤礦(村民冒著生命危險開採)等企業上交的400餘萬元被他們瓜分。四年來,我多次和村民向有關部門檢舉反映都石沉大海,公安、紀檢、檢察、省、市、區的官老爺們給足了我們冷眼與白眼……。我們到哪裡去說理呢?誰又為我們做主呢?……我只有以暴制暴了,我只能自己來維護老百姓的利益了……我知道我將死去,如果我的死能夠引起官老爺們的注意,能夠查辦了那些貪官污吏,我將死而無憾。」不過胡文海死後,他舉報的那些貪官污吏並沒有遭到真正的查辦。

產生暴力的根源是什麼?

導演賈樟柯表示,今日中國「許多人由於社會財富分配的不均和巨大貧富差距而面臨著個人危機。作為個體,時刻都面臨著被剝奪自身尊嚴的危機。與此同時,暴力事件愈演愈烈。對於弱勢群體來說,斥諸暴力明顯是找回失去的尊嚴的最快速最直接的方式。」

「出於某些難以解釋的原因,這四個人以及他們的事件使我想起了胡金銓的武俠片。我借用從武俠片中獲得的靈感來構築這些現代的故事。從古至今,個體所面臨的困境並沒有很大的改變……我們經歷了如此漫長的發展,終於建成了的這樣一個『文明』的社會。而這樣的大環境下,人與人之間究竟是以怎樣的方式被聯繫了起來?」

「我在收集資料的時候,就看到在工廠一個宿舍裡,年輕人在給手機充電的時候,都會把手機和充電器鎖起來,這是一種人與人之間的不信任,一種萍水相逢之間的冷漠,這些都是吞噬人的東西。……我想探討的是為什麼會有這些暴力事件發生。這部電影我想說的是要解決問題首先要去面對暴力,然後才談消除那些令暴力產生的根源。」

到底誰有罪?

影片在突出中華傳統文化中的「俠義」精神時,還借鑒了一部1960年代的香港武俠電影《俠女》的成功之道,和中國古典戲劇的獨特表示方式。由賈樟柯的妻子扮演的小玉,在看望母親時她得知「溫州動車事故」,在回程路上又目睹兩撥人為了爭搶地盤而引發的暴力爭端,令她心煩意亂。殺死色狼後她逃往山西,看到古代戲劇《玉堂春》裡那個被控告謀殺的年輕女子蘇三最終贏回了自由,而她不得不面對判官一次次的詢問:「妳到底有沒有罪?」

這是每個中國人都關心的問題:當官逼民反時,百姓到底有沒有罪?到底誰有罪?血刃警察的楊佳到底有多大罪?抗議官方強徵土地的農民到底有沒有罪?就在《天注定》獲獎的5月中旬,大陸在深圳、浙江、陝西、河南連續爆發多宗大型工潮,成百上千的人為自己遭受的不公待遇站出來吶喊抗爭,如陝西渭南市國營企業陝煤韓城礦業集團旗下的象山煤礦1500名礦工,高舉「我們要人權」、「我們不是黑奴」等橫幅堵路抗議。

如果說胡文海、周克華、鄧玉嬌等人用個體的方式「以暴制暴」,無法獲得中共官方的重視和更廣泛的民眾支持,那受害民眾團結起來、集體反抗暴政的群體事件則是中共官方無法隨意判刑的事。據中國社會科學院2013年《社會藍皮書》稱,近年來大陸每年因各種社會矛盾引發的群體事件,多達數萬起甚至十多萬宗,中共國務院參事牛文元更表示,中國平均每天發生500起群體事件。

中國人身上自古就流淌著俠義的血液,哪怕被中共奴役了60多年,這個特性也不會泯滅。當人遭受不公待遇時,天注定他們會反抗,天注定暴虐的政權必然遭遇民眾風起雲湧的抗爭,天注定那個邪惡暴政會在民眾的抗爭中土崩瓦解,因為天注定邪不壓正,天注定烏雲不能永遠遮擋太陽。◇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