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紐約大學兩華人被捕 「學者做間諜」為哪般?

?"
5月20日,美國聯邦紐約南區檢察官巴拉拉(Preet Bharara)宣布,三名紐約大學華裔研究人員被控接受來自中國公司及中共政府研究機構的賄賂,洩露美國機密。(AFP)

又見一樁「中共間諜案」!兩名華人在美被捕,一人逃回中國。近年來,華裔學者、人才充當中共經濟間諜,屢見不鮮。當竊取美國商業機密遭FBI調查、被捕及判刑後,面對中共絕義撇清,外界不禁感嘆,為中共賣命而葬送前程,值不值?

文 ◎ 秦雨霏、童宇

自2009年以來,美國司法部至少處理了20起商業間諜案,這些間諜案多數與中共有關。中共經濟間諜在美國活動猖獗,已經引起美國和國際社會的高度關注,也引起了海外華人反思:為中共賣命而葬送前程,值不值?也有華人不知美國法律誤闖「紅線」,毀掉人生。

紐約大學三華人研究員被指控

5月20日,美國聯邦紐約南區檢察官巴拉拉(Preet Bharara)與聯邦調查局(FBI)助理局長韋尼澤洛斯(George Venizelos)宣布,三名紐約大學華裔研究人員被控接受來自中國公司及中共政府研究機構的賄賂,洩露他們由美國政府資助的磁共振造影(MRI)研究成果。

如果罪名成立,這三名華裔男子將面臨商業賄賂密謀的指控,其刑罰可能長達五年監禁。其中,紐約大學副教授朱宇東還被控在申請研究經費時在利益衝突上說謊,最高可被判刑20年。

巴拉拉說:「這是一個『引狼入室』的陰謀。這些被告非法獲得聯邦政府研究經費,然後勾結中共政府和中國公司,以非法獲取這些實體的利益。……該辦公室將不會被容忍。」

FBI助理局長韋尼澤洛斯則說:「保護我們國家的技術和知識產權是FBI的首要任務之一。」

朱宇東和楊興被捕
李曄已飛回中國


被指控的紐約大學醫學院研究核磁共振影像技術的三名研究員,其中44歲的朱宇東是醫學院放射系副教授。當局說,他2008年被紐約大學聘請為教授和從事有關核磁共振技術創新的研究。


紐約大學朗格尼醫學中心研究員朱宇東。(取材自朗格尼醫學中心網站)

在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NIH)授予紐約大學數百萬美元支付朱宇東教授的研究之後,他安排另外兩名被告楊興(31歲)、李曄(31歲),從中國搬到紐約跟他共事。他也安排他們接受中國某影像公司一個高管的資金支持,該公司跟中共政府資助的研究所有關係。

楊興和李曄在紐約大學的職務是醫學院的研究工程師。他們從中國公司接受的財務資助包括楊興的研究院學費、李曄的公寓租金、兩人在中國和紐約之間的旅行費用。

紐約大學在聲明中說,「對他的僱員被控的行為的消息深深的失望」。聲明說,學校通過內部審查過程,意識到有不法行為存在。學校向當局發出警告並全面配合調查。學校已經將三人停職。

朱宇東和楊興在5月19日雙雙被逮捕,20日被保釋。三名被告被指控商業賄賂陰謀罪名,朱宇東還被控偽造紀錄。檢察官說,朱宇東已經向聯邦調查局承認,他接受了50萬美元的賄賂。

李曄在指控下達之前已經飛回中國。

三人密謀接受中共賄賂 外媒關注

《紐約時報》5月21日報導稱,中國公民洩漏美國研究數據給中共。據曼哈頓的美國聯邦檢察官辦公室的消息,這三人密謀接受中國醫學影像公司和一個中共政府資助的研究所的賄賂,分享有關他們在紐約大學工作中的非公開信息。

美國檢察官Preet Bharara跟聯邦調查局紐約辦公室主任George Venizelos宣布這個指控,說被告跟中共政府和大學的直接競爭者的代表勾結,使得對方非法獲得NIH資助的研究成果。

《華爾街日報》報導說,檢察官指控朱宇東等三名被告分享NIH資助的研究給一家被稱為「聯合影像醫療保健」的中國公司和中共政府資助的研究所——「深圳先進技術研究所」。

法庭為朱宇東指派的律師Robert Baum說,朱宇東是「一個世界著名的核磁共振技術專家」。Baum還說,朱宇東在美國已經居住20年,從斯坦福大學獲得博士學位,為通用電氣公司工作數年。

在受到大學官員的質詢之後,朱宇東說,他在2011年加入聯合影像高管研究小組,共同領導由中共政府資助的開發核磁共振技術創新項目,並且赴中國至少協助六次研究。

《路透社》報導說,這個案件發生在美國對中共盜竊美國商業祕密提高擔憂之際。檢察官已經起訴了好幾個刑事案件,指控被告盜竊來自諸如摩托羅拉公司、通用汽車公司和陶氏化學公司的商業祕密,然後提供給中國公司。

2010年七起經濟間諜案
六件與中共有關


充當中共商業間諜,不斷有在海外工作的華人被FBI調查、被捕及判刑。(Getty Images)

近年來,中共商業間諜活動頻繁,已經引起美國關注與擔憂。《路透社》說,不斷有在海外工作的華人被FBI調查、被捕及判刑。

據公開的資料顯示,自2009年以來,美國司法部(Justice Department)的律師處理了至少20多起商業間諜案,這些間諜案多數與中共有關。

2011年11月,美國國家情報總監發表的有關外國從事工業間諜活動的報告稱:「中國的工業間諜是世界上最活躍、最持久的罪犯活動。」報告說,2010年有七起美國經濟間諜案,其中六件都與中共有關。

華裔為中共充當間諜案頻發
在美國定罪


最近幾年,每隔一段時間,就會爆發一起在美國的中共經濟間諜案,其中多名華裔間諜被判監禁。

2012年12月,紐約聯邦儲備銀行(Federal Reserve Bank of New York)前中國電腦工程師張波(音譯)因竊取銀行軟體被判處六個月居家監禁,這是三年監督釋放判決的一部分。張波將可能在刑滿後被驅逐出境。33歲的張波在2011年夏天擔任紐約聯邦儲備銀行合約僱員時期,非法複製「政府會計與報告程序」。

該電腦程序用於追蹤美國政府的財務狀況,開發成本950萬美元,為美國財政部所有。

2012年11月,前通用汽車(General Motors Co.)工程師杜姍姍(音)和丈夫秦裕(音)在底特律被判有罪,原因是他們竊取了公司混合動力技術的商業機密。他們計畫將這些機密用於一家中國汽車製造商參與組成的合資公司。

2012年9月,劉思星(音)因向中國輸送美國的軍事技術在新澤西的聯邦法院被判有罪。他從僱主L-3 Communications Holdings Inc.那裡竊取了數千份電子文檔。

2012年8月,前摩托羅拉公司(Motorola Inc.)工程師金韓娟(Hanjuan Jin,譯名)因竊取摩托羅拉的專利技術iDEN,在伊利諾伊州被判處四年監禁,她竊取該技術是為了供自己和一家為中共軍方工作的企業使用。金於2007年2月28日在芝加哥機場被拘留,海關人員發現她攜帶了1000份摩托羅拉公司的文件,30,000元美金和去中國的單程機票,進行經濟間諜活動。

2012年3月,前杜邦公司(DuPont Co.)科學家Tze Chao在加州對從事商業間諜活動指控表示認罪,他承認把二氧化鈦的生產技術提供給了一些由中國人控股的企業。

2012年1月,前賽諾菲-安萬特(Sanofi-Aventis)藥劑師李苑(Yuan Li,音譯)在新澤西認罪,承認自己通過一家中國化學品公司的美國分公司出售了這家藥劑公司的商業機密。李苑在法院上承認,在2010年1月至2011年6月間,她偷偷下載與某些化合物相關的關鍵信息到自己家中的電腦,然後把竊取的情報張貼在Abby PharmaTech公司的公共網站上。

2011年12月,原Valspar公司的化學家李嚴(David Yen Lee,譯名),因竊取商業機密給中國僱主,被芝加哥聯邦法官判處15個月的監禁,並下令要他歸還3萬975美元。他從Valspar公司的系統中下載的油漆公式,價值高達2,000萬美元。

2010年11月,福特汽車公司(Ford Motor Co.)工程師郁向東在密西根州對竊取商業機密的指控表示認罪。郁向東把4,000份福特的檔案拷貝到一個外部硬碟,其中包括敏感的福特設計檔案,並將這些檔案提供給了中國的新僱主。郁向東被判處將近六年監禁。

2010年10月,前陶氏益農公司(Dow AgroSciences)研究員黃科學(Kexue Huang,譯名)因為從事商業間諜活動被判處七年以上監禁。在法庭上,他還承認竊取了Cargill公司的商業祕密輸送到中國。

據美國司法部的估計,黃科學的行為會造成超過700萬美元的損失。

2009年7月,前波音工程師鍾東凡被控盜竊美國太空梭機密資料給中共,將面對可能最長達90年的刑期。檢察官指出,鍾東凡早在1970年代就已開始從事經濟諜報活動,他曾多次前往中國,並與中共的高級軍官會面。

據了解,當局是在調查另一名美籍華裔工程師麥大志(Chi Mak)與親屬共謀偷竊美國海軍潛艇敏感技術資料時,揭穿了鍾東凡的間諜身分。

在提到關於商業祕密的案件時,FBI紐瓦克地區主任瓦德說:「這些案件都屬於聯邦調查局的最高優先級,與反恐案件同一層級。」

曹長青:做中共間諜下場最慘

一些華裔學者或人才為中共充當間諜,葬送了自己的前程,也引起了海外華人的反思。著名政論作家曹長青在〈做中共間諜下場最慘〉文章中說,2010年美國抓獲十名俄國間諜事件,成為引人注目的國際新聞,因這是冷戰結束以來,美國破獲人數最多的外國間諜案。

日前14名美俄被捕的間諜,通過交換的方式各自回到自己服務的國家,獲得自由。這種「交換間諜」,可能會讓中共間諜們羨慕萬分,因為在美國,無論多少中共間諜被抓,中共當局從來都不予承認,更不要說像美國、甚至俄國這樣,交換間諜,把自己的人要回來。在人類間諜史上,中共間諜的命運,可能是最悲慘的。


無論有多少中共間諜在海外被抓,中共當局從來都不予承認。(AFP)

他舉例說,金無怠1944年就被周恩來收為中共間諜,潛伏在美國情報機構長達37年。1985年金無怠被捕後,承認向中共傳送了尼克松總統希望與中國建交的機密文件,金呼籲中共出面與美國談判,讓他回中國。

但中共就是不承認金是其屬下特工。根據起訴的罪名,金無怠「將面對最高兩次終生監禁和另外83年徒刑」,最後金無怠絕望至極,在囚室內用塑料袋包頭,用鞋帶勒緊,窒息而死。

不過,對金無怠的自殺,一直有爭議,因用塑料袋套頭窒息而死,操作上不易做到。後來金的遺孀周謹予出版《我的丈夫金無怠之死》一書,提出可能是北京特工為滅口而殺掉了金無怠。

橫河:中共有意獲取情報
華人應避免上當


對於為何很多華人在海外企業涉及間諜問題,時政評論員橫河認為這有兩個因素在,一是中共政權有意通過科技和學者交換到美國來獲取情報。

而作為身在海外的科技人員,應該清楚什麼是技術合作,什麼是竊取情報。即使是商業情報或者是科技情報,也是違反美國法律。

另一方面涉及誠信問題。美國是講信用的社會,而大陸來的學者多年受中共文化影響,不把誠信當回事。在中共政府背景下,不僅僅作為學者過來,因為拿了美國政府的基金,應為僱主——紐約大學服務,而不是提供給中共政府,這是基本要求。

橫河表示,除個人因素外,中共在對外派遣人員的過程中,叫做「廣種博收」,每個人都有任務把其領域內最先進的美國的科技,包括不能提供的科技要竊取過來。而對美國來說,科技情報竊取影響最嚴重的國家可能就是來自中國的危險。◇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