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亞洲各國為何不怕中共?

?"
過去二十年,中共國防預算猛增了750%。但東亞及東南亞各國似乎沒有相對增強本國的軍事力量。圖為停泊在山東省青島的煙台號導彈護衛艦。(AFP)

北京的軍事開支從1989年的180億美元升至2012年的1570億美元,增長了750%。但令人驚訝的是,亞洲各國的軍備開支卻相對呈現歷史低點。顯然,中共的恫嚇似乎無法對亞洲各國起到作用。

編譯 ◎ 李清怡

亞洲局勢緊張嗎?表面看起來的確如此。在過去的幾個月裡,北韓進行了飛彈測試,向美國發出核戰威脅。因為一系列島嶼的歸屬權,中共與日本相持不下,另外又為爭奪南海地少人稀的黃岩島,與其他幾個東南亞國家陷入糾紛。與此同時,美國將軸心定位轉向東亞,並在這一地區加強了軍事部署。

南加大國際關係教授David Kang在《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雜誌撰文指出,2012年,美國在東亞與東南亞的軍事開支是25年來最低,也很可能是50年來的最低水平(儘管1988年以前的開支數字不能確定)。然而,過去二十年,中共國防預算猛增,已使亞洲局勢發生了重組。但東亞及東南亞各國似乎沒有相對增強本國的軍事力量。如果這一地區有發生軍備競賽的現象的話,那麼參賽者只有一個:那就是中共自己。

亞洲各國軍事開支越來越低

軍事開支反應出一個國家對於威脅的認知,從中可以看出他們如何計劃應對當前以及遠期可能發生的意外。在面臨外來威脅時,軍事力量將占據主導地位,其重要性超過社會和經濟等內政事務;而在相對和平的時期,國家會將更多的經濟力量投入到內政要務。衡量軍事開支,最好的方法就是參考其占GDP的百分比。

1988年,冷戰結束後,東南亞六個主要國家的軍事開支平均達到GDP的近3.5%。(數據來源於國際獨立機構「斯德哥爾摩國際和平研究所」,該研究所匯集全球軍事數據,並從1988年開始將數據公開)到了2012年,這一數值下降至不到2%。比如越南,雖然因南海爭端而與中共關係趨於緊張,但是其軍事開支占GDP的比重卻從1988年的7.1%驟降至2012年的2.4%。

早些年,亞洲局勢仍處於倥傯的狀態:貧窮的中國積極地投入緬甸和泰國的暴亂中,美蘇競爭威脅著整個亞洲地區的穩定;新加坡、印尼和馬來西亞才剛剛解決了領土爭端,而越南經歷了對美國及中國的戰爭後,仍處於戰後恢復狀態中。但到了現在,只有北韓和臺灣在為未來的生存而恐慌──而剩下的其他亞洲國家都比過去更加的穩定繁榮。(臺灣的軍事開支占GDP比重從1988年的5.3%下降到2012年的2.3%;北韓的軍事開支比重則沒有數據)

即使在1995年,也就是蘇聯解體後,亞洲金融危機爆發前,亞洲各國軍事開支也大約只占GDP的2.5%。然而,這一數值的下降並不是全球現象,比如拉丁美洲,在過去的二十年裡,其軍事開支所占GDP比重就一直保持在2%。不過,在歐洲,這一數值也從1988年的2.9%降到2012年的1.7%。

中共軍備開支大幅增長

最大的例外是中國。以2011年的美元兌人民幣匯率計算,北京的軍事開支從1989年的180億美元升至2012年的1570億美元,增長了750%。令人驚訝的是──無論東亞還是東南亞,沒有哪個國家做出相應的軍事開支增長。日本由於受到和平憲法的限制,其軍事開支從1988年的460億美元升至2012年的590億美元,僅增長了29%。南韓則從1988年的144億美元升至2012年的310億美元,也是一個相對較小的118%的增長率,平均每年只增長4.7%。

東亞各國神閒氣定

為何有些國家的軍事開支如此之少?難道是因為他們置身於美國的軍事保護傘之下嗎?事實未必如此。2012年,美國盟國的國防支出占GDP比重的1.73%,幾乎與那些非盟國的軍事開支比重等同。如果美國新的安全承諾令東亞國家感到安心和輕鬆,那麼,這些年美國盟國的軍事開支應該先是有所增加,真正起到軸心國的作用,之後再有所回落。然而,事實並非如此,2000年,美國盟國的軍事開支就降到了2%以下,之後就一直停留在這一水平。

亞洲各國都有充分的證據證明中共的野心在日益膨脹,如果他們要採取措施制衡也並非難事。中國自1978年開始改革開放以後,軍事以及外交影響力都得到極大增長。上世紀80年代或90年代時,中國的實力如何也許不是很明朗,但是今天,中國毫無疑問已成為全球囑目焦點。如果其他國家想要與之抗衡,現在不是就該有所行動了嗎?

海上爭端越尖銳,中共也似乎越具有挑釁性。如果東亞國家開始增加國防開支,那就證明他們開始重視和擔憂了。如果沒有,這意味著什麼?誰在害怕中共呢?◇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