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黑心食品氾濫 如何安心飲食

?"
臺灣一江食品公司的醬油最近遭衛生單位檢出違法添加物,6月4日被查扣問題醬油約2萬公升。(調查局台北巿調查處提供/中央社)

向來以美食文化著稱的臺灣,從兩年前的塑化劑事件後,最近也陸續爆出問題醬油、毒澱粉、防腐劑超標菜脯及工業用原料,一連串黑心食品事件,知名大廠也一一淪陷!不禁令人懷念自家耕種、分享蔬果的年代。

文 ◎ 趙芷菱

食品安全問題是現在世界上普遍存在的問題,從美牛的狂牛症、瘦肉精問題,到常溫14年仍不壞的漢堡,及2011年德國的豆芽菜因大腸桿菌污染,導致10人死亡事件;還有大陸從2008年毒奶粉事件後,一連串爆發的毒食品風暴;而向來以美食文化著稱的臺灣,從兩年前的塑化劑事件後,也陸續傳出有毒食品問題,而且不查則已,一查竟發現沒幾樣東西可以安全下肚;其實黑心食品不是現在才有的問題,早在兩三百年前的工業革命開始,隨著科學的日趨發展,也讓有毒及造假食品的手法不斷升級,水可載舟亦可覆舟,它不僅造成自然環境的浩劫,也傷害人類群體的健康,是現代人無法逃避且須每天面對及思考的問題。

黑心食品由來已久

任職於臺灣高雄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事務官董凱勝表示:「如果你以為黑心食品僅見於今日的兩峽兩岸,那就是一廂情願的想法。」在其所著〈願君多提防,此物不能吃〉一文中提到:英國知名飲食作家碧.威爾森(Bee Wilson)在《美味詐欺:黑心食品三百年》書中,開宗明義就告訴大家,食品業製造假貨銷售根本不是新鮮事,工業化帶來了新技術,固然讓食品生產有顯著的進步,然與此同時,食品造假的手法也不斷升級;回顧整個人類文明發展史,不難發現它其實也是一部黑心食品進化史。而層出不窮的食品造假事件,在在曝光喪盡天良的黑心商人。

董凱勝認為,消費者因貪圖一時便利,也可能助長生產者更加貪婪,並致力於創造更高利潤。他說:「很多消費者從超級市場、便利商店買東西,都不加思索,不看任何標示,也不去理解標示的意義,缺少對購買物的實質了解,當然也就不會去質疑其安全性。也可能因為相信自己不會那麼倒楣成為受害者,而且國家、政府、廠商會幫人民把關的緣故。」

怵目驚心的黑心食品

說起有毒及造假食品真是令人怵目驚心,在大陸發生有利用人的毛髮、醫用棉等直接進行酸解,還原成胺基酸的「頭髮醬油」,還有用化學藥品人工合成的「假雞蛋」,及用糞水、餿水及有毒化工染料硫酸亞鐵泡製的「大便臭豆腐」,含三聚氰胺的「毒奶粉」,以工業用甲醇製造而可致使人失明、肝病、甚至死亡的「假酒」,添加高分子塑膠以增加彈性的「塑膠珍珠粉圓」(而且在米線、米粉中也大量被添加),還有將餐廳排放至水溝中的廢油經過處理提煉後的「地溝油」等,不勝枚舉。

而在臺灣也被發現摻雜有動物肉品成分的「黑心素食」,利用病死豬肉製成的「病死豬肉粽」,進口清潔劑提煉釀造的「清潔劑梅酒」,使用在香港禁止食用的油魚、導致消費者腸胃不適排油的「假鱈魚」,利用樹脂加麵粉製作(一斤只需100臺幣)、碰水後馬上會糊掉的「假燕窩」,用綠豆粉、冬粉或魚皮、明膠混合而成、有些還用雙氧水漂白的「假魚翅」,添加禁用的工業用防腐劑甲醛的「福馬林菜脯」,還有全球首見在飲料食品添加有毒塑化劑DEHP事件,及近期被揭露的「毒澱粉」事件等,也是繁多不勝備載。


問題澱粉重創臺灣小吃業,臺南八大類店家6月3日在記者會上向消費者解說製作過程以自清,且提供試吃。(中央社)

而日本也發生多起竄改食用期限、販售過期食品事件,還有「牛肉偽裝事件」,及有農藥殘留的工業用米偽裝成食用米販售等。此外美國、香港、印尼、越南、義大利、奧地利、歐洲等多國也被發現有黑心食品問題;而就連世界排名第一的丹麥餐廳,也發生63名顧客食物中毒事件。

正本清源從源頭著手

有人將現在的黑心食品責任歸咎給消費者,認為是消費者喜歡Q彈口感的食品,廠商才會摻入順丁烯二酸在澱粉裡,但事實果真是如此嗎?Q彈口感的食品就一定比較好吃嗎?根據訪談過的消費者表示,其實大都是出於被動,且是跟隨著推陳出新的市場上所提供的食品,在衍變的過程中,改變著口慾及喜好。

在新北市從事小吃店30多年的曾女士表示:「很懷念以前純米做的粄條,那種原始美味是現在所謂Q彈口感的粄條所無法取代的,而且現在很難找到純米製作的麵食,像米苔目、粉圓、米粉等都是,肉圓的皮也是一樣,還是純米做的好吃。」她還說:「大約在20幾年前吧,麵條供應商突然兀自的改提供這種Q彈口感的粄條,並宣稱這種比較好吃,想要再進以前的貨也沒有了,我也從此不太愛吃粄條了。」其實身處最下游的小吃店,只是跟著供應商變化的腳步在變化著,他們根本不知道也不懂得原料的成分會有毒,通常主導權不在他們手上。

而住臺北市林姓消費者表示:「現在想想,其實當初是被誤導以為Q彈口感的比較好吃,隨著市面上不斷翻新的食品及小吃,口味及喜好也跟著改變,雖然知道現在的東西沒有以前來的天然,但也沒想到會是有毒的食品。」而時下的年輕人所接觸到的就是現在的食品,他們根本不知道當初食物原本的滋味是什麼,所以更不是他們去追求來的。

其實絕大部分的消費者及下游商家,都是處於被動、順理成章的因應市場上的瞬息萬變,所以要規範食品安全,應該從最源頭的提供者及製造者著手,所謂正本清源,就是這個道理。

食物的問題用食物來解決

美國《商業周刊》提供了一則TED talks影片,來自美國南洛杉磯被稱為「綠色通緝犯」的Ron Finley說道:「自己跟美國其他人一樣是住在食品沙漠裡,而南洛杉磯是一個充滿得來速食品和飛車搶劫的地方,有趣的是,死於得來速的人比死於被飛車搶劫的人還多。」

他厭倦了不健康食品所帶來的負面影響,洗腎中心開得像「星巴克」咖啡一樣多,他也厭倦為了買一顆沒有毒的蘋果必須開45分鐘的車程,他說:「這些問題必須停止,食物的問題就用食物來解決。」於是他在自家門前市政府所屬的大馬路邊、提供給市民維護植栽的空地上,種滿食物,他呼朋引伴招集一群願意付出的朋友,一起將居住城市的荒地,改變成蔬菜水果的綠地。

他說自己因此像位藝術家,所不同的在於他的畫布是一塊塊的廢地;不料好事總會遇到一些干擾,有人跟市政府抱怨,市政府便下令要他剷平,並從通知變成禁令。他卻當它是件笑話:「一塊沒人在乎的地,是在開玩笑吧!」後來《洛杉磯時報》報導了這件事,獲得很多人的聯署支持,Ron Finley說:「我們勝利了,這道禁令沒有被執行,政府部門後來也表示相當的支持。」

「種植一美元的青豆,會有75美元的收成,市政府沒理由不支持啊!」Ron Finley大力的呼籲:「種植自己的食物,就是給自己印鈔票!你會為土地的生產力而感到驚訝,它也是很好的教育工具,如果孩子種植芥藍他就會吃芥藍,種植番茄他也會吃番茄,如果不給他們這些機會,就沒有人知道食物能如何的影響身心,他們會盲目的吃你放在他們面前的食物。」


來自美國南洛杉磯推廣動手種菜的Ron Finley認為,園藝是最具療效和改變力的行動。(ronfinley.com)

Ron Finley也在遊民中心設置菜園,吸引了很多遊民共同參與,也因此改變及影響他們的生活,他說:「園藝是最具療效和改變力的行動。它可以訓練孩子們接管他們的社區,召集街邊遊蕩的孩子們種植自己的食物,將使他們獲得喜悅、自豪與成就感,而且這是可以持續經營發展的生活。」

有人問:「難道不怕食物被偷嗎?」Ron Finley說:「我反而擔心人們沒有食物吃,這就是為什麼我要把食物種在大街上的原因,我要他們來拿的同時,也能找回他們的健康。」他希望所有的人都成為生態進化的叛徒,當個拿著鐵鏟的耕者:「如果你要來找我,那就一起來種菜吧!」◇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