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現代醫案|手機裡的簡訊(下)

文 ◎ 華景珍

這個胸痛的女孩由母親帶來。我說她特別是因為她與別的母親不一樣。大部分母親總是非常擔心子女的病情,在孩子看病時會守在身邊,問東問西,詢長問短,想知道孩子的病如何?嚴重不嚴重啊?多久會好啊?怎麼會生這樣的病啊?有什麼禁忌啊?……而這位母親把孩子交給我,根本沒靠近診間,自顧自的玩她自己的手機,像年輕的低頭族一樣。她只有來的時候打個招呼,走的時候點個頭預約下一次什麼時候來。

當她第一天回家給我發來簡訊感謝我給她孩子的開導,我還覺得有點意外。可見她在外面仔細聽了我與她女兒的對話。二、三診後,她還是一付散架狀態,我就說:「妳看看妳這個身體,如果是一部機器的話,妳就是破銅爛鐵,一堆廢料。到底怎麼回事?」她用手指指外面等候的母親說:「那要去問問製造廠商。」我有點氣不過:「那妳弟弟和妹妹也不會這樣啊!」她毫不思索的說:「我是瑕疵品。」說完她笑了,我也被逗笑了。幽默可以拉近人的距離,我們的醫病關係改善了,橫在中間的敵意消失了。

為了幫她尋找病因,我試探著問她與家人、老師、同學的相處狀況。當問到有關她父親的某些事的時候,她不清楚,就拉大嗓門問外面的母親:「媽,XXX如何?」我問她:「妳叫妳爸爸連名帶姓嗎?」她眼神露出怨恨說:「我為什麼要叫他爸爸?我恨死他了!真倒楣!我身體有一半是他給的。」我心裡想:找到病因了。但是要如何化解他們父女間的仇恨,又是醫者另一道難題。

「妳怎麼可以把半個自己當敵人?這樣身體怎麼可能會好?」我用修煉得來的智慧開始與她溝通。「妳爸爸做了什麼事很對不起妳嗎?」她幾次欲言又止說:「可以講嗎?」我聳聳肩說:「如果太為難,不說也沒關係。」後來她覺得也沒什麼不能說的,就告訴我與父親結怨的原委。

她父親買了新車,她與家人同坐爸爸的車出去。車上她與弟妹吵起來。回到家時,她下車關車門。父親覺得她關得太重,是把氣出在新車上,就下車甩她耳光,並用腳踢她。她覺得她沒有生氣甩車門,父親冤枉她了。而且,因為父親那個耳光,造成她聽力受損,影響她學習音樂,她覺得自己是很有音樂天分的人。

說著說著,她哭起來了,而且哭得很傷心。她一面抽泣一面說:「當時媽媽和弟妹都在場,爸爸冤枉我,打我打得那麼凶,他們沒有一個人來為我說話。」所以她的怨恨還包括了母親與弟妹。當她停止哭泣時怪我說:「幹麻讓我講這些事?惹我哭。」其實在她痛哭發洩那一刻,疾病已經開始得到治療。

我告訴她:「怨恨是妳胸痛的真正原因,依我修煉人的觀點來看這件事,妳爸爸也許在過去世做了很不好的事,與人結了怨,有了所謂的『冤親債主』。那些『冤親債主』為了報復妳爸爸,讓他痛苦,就故意製造這個誤會,讓他的女兒怨恨他。」

聽到這裡,她喃喃自語說:「那我被利用了。」我說:「是啊!」她嘴裡說沒關係,至少自己還有被利用的價值,但是精神上她在離開那個輪迴的惡性循環。我要求她處理好自己心裡的垃圾。她母親給我發來第二通簡訊說她覺得女兒進步很多。

第四周來看診時,我告訴她母親,她的病已經好多了,而且她看上去變成陽光少女了。◇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