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六四開槍回答了對活摘器官質疑的人們 ——親身經歷:中共超出人們想像的邪惡!

面對越來越多的證據證明,中共大規模活體摘取、販賣法輪功學員器官,做器官移植手術,有些人難以置信。活摘器官是真的嗎?無法想像中共如此邪惡的問題,我們許多「六‧四」天安門屠殺的親歷者,在屠殺前也問過:解放軍真的會開槍嗎?1989年「六‧四」那天,中共用衝鋒槍、坦克回答了那些當年還沒領教過中共狠毒的人們。

1989年春夏之交,過百萬全國高校的大學生來到了北京天安門廣場,為了反對共產黨官員腐敗和爭取更多的人權開始遊行集會,同時數百萬北京各界群眾自發地湧向天安門廣場聲援學生,最多時達到300萬人。

中共黨中央一小撮當權者眼看就要失去自己的權力和利益,所以5月20日起實行戒嚴,派幾十萬解放軍包圍北京城,準備鎮壓學生。從這一天起,「解放軍真的會開槍嗎?」成了人們議論的熱門話題。反右時被打成右派的父親告誡我:「共產黨心狠手辣!什麼壞事都幹得出來!以後別去天安門廣場了。」當時沒有經歷過共產黨運動的我,對共產黨的狠毒還沒領教過,所以一副初生牛犢不怕虎的氣勢,每天照樣去天安門廣場。

中共一貫宣稱它是「人民的政府」,解放軍是「人民的子弟兵」,當時許多人因為對中共的狠毒缺乏認識,不相信解放軍會對人民開槍。所以天安門廣場的許多學生決定繼續留在廣場抗議,一些學生準備了口罩,認為最壞的情況是,解放軍可能會放一些瓦斯。北京城基本上是處於毫無防範中共會開槍的狀態。

然而從6月3日晚上起,中共命令解放軍不惜一切代價,從四面八方殺向天安門廣場,中共用衝鋒槍、坦克打碎了人們對它僅存的一絲幻想。

6月3日晚上我幫助把被軍人開槍打傷的重傷員送到醫院。在北京軍事博物館附近的北京鐵路總醫院,我親眼看見許多被子彈打死、打傷的市民和學生。血!到處是血!被子彈擊中的人太多,不僅治療室裡,連走廊上到處都是傷員,就像個剛經過激戰的戰地醫院,此景以前只在電影裡見過。被子彈擊中四肢的在這裡都屬於輕傷,包紮一下子彈都不取出來,傷勢太重的也顧不上了。有一個場景至今歷歷在目,一個被擊中頭部的年輕小伙子躺在地上,血不斷從頭上的繃帶中流出來,喘一口氣,吐一口血,身下已經是血流成河,但沒有醫生搶救他,因為送來的死傷的人太多,根本搶救不過來,只好任他痛苦中殘喘生命中最後的幾口氣了。關鍵還有一個原因,醫生們也沒料到解放軍真的會開槍!所以根本沒有儲存足夠的血漿,只能眼睜睜地看著許多傷患死去。悲憤!如果早點認清中共的邪惡本質,事先稍作防範,老百姓也不至於死傷如此嚴重呀!

第一批戒嚴部隊衝過去之後,我來到軍事博物館前的長安街上,看見地鐵站的窗戶和水泥牆上布滿彈洞。一個剛從天安門廣場逃出來的北方工業大學的女學生哽咽地告訴我,解放軍在天安門廣場驅趕他們,當一字排開的坦克和裝甲車從天安門金水橋向廣場隆隆開過來時,有些學生還在帳篷裡,在坦克和裝甲車一路撞倒、碾碎廣場上的帳篷時,從帳篷裡傳出一片駭人的慘叫聲。我在五棵松路口看到被坦克碾成肉餅,一片血肉模糊,薄薄一層貼在地上的一堆人肉餡,中間陷著一些人骨,根本分不出來哪邊是頭,哪邊是腳,後來我發現有幾顆牙齒陷在肉泥裡,料想那邊曾經是人的頭部……

我的一位大學同學6月3日晚至6月4日凌晨在天安門廣場,據他指證,當時解放軍不時地從人民大會堂向廣場射擊,槍支射擊時發出的火光在夜空中顯得格外耀眼,廣場上不斷地有人中彈,被抬走。

當天,我放在路邊的自行車,情急下也被放到大街中央去做路障,結果被坦克碾成鐵片。唉!全是對中共邪惡缺乏認知,根本沒料到會坦克開路,對付手無寸鐵的百姓,從5月20日幾十萬大軍壓境,到6月3日晚解放軍從四面八方殺進城來,整整14天,北京城各個路口連一個像樣的路障都沒建起來,毫無防範!

從「六‧四」開始電視裡24小時鋪天蓋地謊稱什麼北京市民和學生暴動,平民和大學生沒有被解放軍打死一個,電視裡除了謊言還是謊言。當時強迫每個人明確表態支持中共所謂「平暴」。中共的電視宣傳的和我親身經歷的完全不一樣!

中共就是靠謊言維持其統治,「六‧四」屠殺有千百萬的見證人,還有全世界通過國際媒體的鏡頭看到了真相,可中共居然還是面不改色、臉不紅心不跳撒謊,否認其罪行,其厚顏無恥真乃古今中外無出其右者。

今天中共大規模活體摘取、販賣法輪功學員器官,做器官移植手術的黑幕被從不同角度廣泛曝光後,有些人難以置信,問了類似我們當年的問題:共產黨會這麼狠毒嗎?中共在1989年「六‧四」,在北京的大街及天安門廣場敢當著上千萬北京市民和許多國際媒體攝像機的面,肆無忌憚用坦克和衝鋒槍屠殺手無寸鐵的學生和百姓,那麼法輪功學員被它們抓到監獄、祕密集中營後,在背地裡中共還有什麼慘絕人寰的事幹不出來呢?!與「六‧四」相同的是,解放軍在活摘法輪功器官暴行中也扮演關鍵角色。中共的邪惡絕對超出人們的想像!

看了《九評共產黨》之後才明白,為什麼中共幾十年來一直大量地屠殺中國人,原來它就是從西方傳來的邪靈,它對中國人不但沒有感情,而且對華夏傳統文明和華夏子孫充滿仇恨。

中共歷次政治運動土改、三反五反、鎮反、反右、大躍進、10年文革、「六‧四」屠城、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殺害了千千萬萬的中國人,每次運動後善良的中國人都希望中共能下不為例,但中共一次次用屠刀和鮮血回答中國人的期待。中共就是毒蛇,人們期望毒蛇有一天能不害人,那是癡心妄想,中共根本做不到,因為它就是那害人的東西!中國人還需要多少同胞的鮮血才能擦亮眼睛呢?中共殺人是隨機的,真的要等到中共的屠刀架在自己的脖子上,才能認清中共的邪惡嗎?◇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