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新紀元前夜歐洲行:倫敦的富

?"
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教授University of South Carolina Aiken

英國逗留期間,與倫敦的朋友會面,告訴他們住在肯星頓區(Kensington Forum),他們接我去瑪麗王后大學演講和培訓。接的朋友說,這裡是倫敦西南,很貴的地方。我說我不知道,旅館是別的老師訂的,團體價格好像不算太壞。旅館周圍的住房,那些排屋,也就是紐約、費城中等價位的Townhouse模樣。朋友說,這些房子的價錢,動輒百萬英鎊以上,嚇人一跳,難道英國人都這麼有錢?要知道,按目前匯率,一美元只值半英鎊,或一英鎊相當於兩塊美金。百萬英鎊的房子,就是200萬美元!看附近上班、遛狗、散步、逛街的,好像不是特別有錢吶,路邊的車也就是美國中產階級的汽車而已。

倫敦的房和車

第二天早上在旅館附近散步時,就看出端倪了,發現許多豪華車,也灰頭灰臉、滿身污垢的停在路邊。在美國,中高收入的人群就不用說了,即使中低收入的人群,開個豐田和本田的陽春車,家裡也一般有兩個車庫,住Townhouse的,可能有一個車庫,實在不濟,也有一個車棚(Car port),好停放心愛的座駕。英國人把一輛輛奔馳、奧迪、甚至意大利跑車都停在路邊,任憑風吹雨打、酷暑嚴寒,說明這裡的房地產價格實在是太高了。

那天去美國大使館,讓使館官員給學生講講英國、英美關係和外交生涯,學生們聽得津津有味。我們還是通過南卡州參議員的路子,才得到了這個參觀機會。有兩個學生參觀完後,萌生了以後加入外交使團、當外交官的濃厚興趣,好隨著國務院的安排周遊世界。使館官員說,他們平均每兩、三年就會調動,去不同國家。美國大使館的樓房,在周圍一大片樓房裡鶴立雞群,周邊是公園和巨大的隔離帶,旁邊小國家的大使館很多,但都不怎麼設防,美國大使館則戒備森嚴,警察均荷槍實彈,我們看著覺得滑稽,他們看起來可絕不是鬧著玩兒的。進去後官員說,這裡確實是需要嚴格防範的重點保護區。

美國使館附近,導遊說,屬於很好的社區。從地鐵站步行過去,路邊的豪宅令人咂舌,一輛輛保時捷、藍寶堅尼、瑪莎拉蒂、阿斯頓‧馬丁,就那麼隨隨便便的停在路邊、豪宅的前面。街區內,有櫥窗裡陳列著藍寶堅尼、瑪莎拉蒂、和阿斯頓‧馬丁的車行在賣車。這種零售汽車的方式,和後來在巴黎看到的很類似,但和美國消費者熟悉的巨大停車場、郊外的車行完全不同。

倫敦口音和新財富

 


新紀元前夜的歐洲之旅,收穫頗豐。圖為英國女王的官邸白金漢宮。((攝影/謝田)

在哈洛德百貨店(Harrods)購物,可看出這是一個物質極其豐富、價格相當昂貴、服務極其精良、生活質量極高的社會。難怪這裡聚集了世界上最富有的人群。在哈洛德,那天買了幾盒巧克力和糕點,用信用卡付帳時,櫃檯員工問是願意用英鎊還是美金來付?當時不免一愣,難道還可以用美金嗎?這是倫敦啊。他說可以的,就驚喜的要他用美金計價,省去信用卡公司3%的匯兌手續費!倫敦國際都市的特質,由此可見一斑。

英國人的錢是從哪來的?富人都是怎麼發起來的呢?當地的人說,財富來源有兩種,一種是舊財富(Old Wealth),包括王室、貴族、那些「Lord」等人,他們靠繼承得到財富。一種是新財富(New Wealth),包括新生代的企業家、工業家、銀行家,和有錢的外國移民。從希思羅機場下來,路過一段倫敦的街區,灰白色的樓房中間,有一棟別緻的、顏色和風格迥異的教堂。導遊說,那是一個著名的俄羅斯富豪捐蓋的,一座俄羅斯東正教的教堂。

擁有舊財富的,都是祖上積下來的,繼承遺產。據說,這些貴族,其口音都和平民不一樣,通過口音,人家就可以接受或不接受你進入上流社會。我說豈有此理,怎麼會那麼不一樣呢?大家看一樣的報紙、一樣的電視、聽一樣的議會辯論,一個下層人士學學上流社會的發音,難道混不進去?英國朋友堅定的搖搖頭,說你學不來的。我說,我聽英國人講英語都是一個腔,跟美國英語是大大的不同,當然講美國英語的人,與英國人溝通完全不成問題,只是需要注意幾個用辭的差別。但英國人群體內的發音還有這麼大的不同,還是頭一次聽說。

我要朋友給我做個示範,他就說了句,「British foreign policy……」(英國的外交政策),說這是貴族說的;然後又說了一遍,一模一樣的文字,說這是平民說的。第一遍聽下來,沒覺得有什麼不同,第二遍聽下來,就聽出不同了。那個「policy」(政策)一詞,有相當明顯的不同。平民的發音,很接近美國英語的發音,而英國貴族的發音,則多了幾分文雅、矜持和優越感。

倫敦的舊財富

說到倫敦的舊財富,不能不說起「倫敦塔」(Tower of London)。倫敦塔旁邊的橋叫「倫敦塔橋」(Tower Bridge of London),這是倫敦著名的地標。一個學生告訴我,許多人有錯誤概念,以為那首世界著名童謠裡唱的「倫敦橋垮掉了、垮掉了」是說的這座橋,其實不是這座橋,是指另外一座不太起眼的橋——倫敦橋。我謝謝她的澄清,本來我也以為歌裡唱的是倫敦塔橋呢?人如果不小心,還真會犯很愚蠢的錯誤。

至於倫敦塔,是一個城堡,是存放皇室珠寶的地方。這也太麻煩了吧?女王住白金漢宮,哪天要戴某條項鍊,還要特別去一趟倫敦塔去取?英國朋友說大概是這樣的吧。聽了之後暗自沉吟,一個名詞冒了出來:「擺譜」。沒錯兒,就是「擺譜」。也是的,財富多了幹啥呢?就擺譜唄,好讓財富的擁有者享受這個過程。人間的享受,也都是短暫的、臨時的、一種感官上的過程而已。

近來讀到倫敦的房地產持續看漲,已經飆至2007年的水平。在倫敦時,有人說倫敦房地產與黃金的走向一致,所以是最好的保值。沒去核查過,如果真是這樣,這倒蠻有意思。真正能夠跟黃金掛鉤的商品,讓它不保值恐怕都難。常有朋友探討投資問題,擔心股價、房價和黃金的走向,給他們的建議是買金。1999年黃金300多美元一盎司,許多朋友不信,還在買股票。2009年黃金快到1800美元,有人開始急了,但買了一些又特別擔心。最近金價一跌,就更慌神了。與之戲言,閣下對黃金的信心就這麼一點點、這麼容易動搖?那黃金怎麼會帶著福報伴隨您呢? ◇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