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紐約時報》找到中國神祕呼救者

?"
一封求救信從中國東北一個勞教所飄洋過海抵達美國俄勒岡一位居民朱麗葉.凱斯(Julie Keith)的手中。(圖片來源:Julie Keith臉書)

14年以來,明慧網不斷曝光馬三家勞教所酷刑迫害法輪功學員,但國際社會仍受中共的掩蓋欺瞞,甚至《走出馬三家》、《小鬼頭上的女人》造成國際波瀾,中共仍舊企圖「故技重施」。

而就在此時,《紐時》找到了「馬三家求救信」作者……

文 ◎ 李貝利

馬三家這個遼寧省瀋陽市下屬的一個區,之所以「蜚聲海外」,是因為中共在那裡有一個勞教所,現在全名叫「馬三家勞動教養院」,下屬的女子勞教所從1999年開始酷刑折磨法輪功學員而被明慧網曝光,14年來,明慧網已經有8000多篇文章曝光馬三家勞教所對被關押法輪功學員施以酷刑的第一手資料,不過在事實面前還是有人睜眼說瞎話。

2013年4月7日,具有王岐山、習近平背景的《視覺》雜誌記者在多年採訪的基礎上,發表了兩萬字的調查報告《走出馬三家》,揭露馬三家駭人聽聞的酷刑案例,震驚全球。很多西方媒體公開驚呼:我們被中共騙了,「十多年前法輪功媒體報導的都是真的」。

原來自從明慧網報導馬三家酷刑後,很多西方媒體相繼到現場採訪,結果被中共的偽裝所欺騙,以為馬三家真的像中共官方宣傳的那樣,是個「文明執法的先進典範」,殊不知馬三家有兩副面孔,一個是供外人參觀的虛假仁慈的馬三家,一個是真實折磨人的馬三家,否則馬三家所謂改造「轉化」法輪功學員的比例為何全國最高呢?

然而一個月後,遼寧省派出的以原馬三家教養院院長等直接當事人組成的調查團卻給出了否定結論,認為所有指控馬三家實施酷刑的報導都是「誣陷誹謗」,於是,大陸媒體被嚴厲整肅,有關馬三家酷刑的報導被封鎖得嚴嚴實實。

求救信作者:先後完成20多封

不過事情並沒有完。2013年6月12日,《紐約時報》稱他們找到那個震驚全球的馬三家求救信的作者了。

2012年10月萬聖節前夕,美國地方媒體報導說,一封來自中國馬三家勞教所的求救信,被藏在一個墓碑玩具中,它遊歷了5000英里,從中國瀋陽抵達美國俄勒岡的一個母親手上。朱麗葉.凱斯(Julie Keith)回憶說,當她女兒發現這封用英文摻雜中文寫出的求救信後,她非常震驚,信中講述了法輪功學員和其他被勞教人員在馬三家遭受的奴役,他們一周七天辛苦勞作,每天工作15小時,還要受到警察的虐待。

信中寫道:「先生:如果你偶然購買了這件產品,請好心的轉送這封信給世界人權組織。……這裡處於中國共產黨政府的迫害之下的數千人,將感謝和永遠記住您。」後來,這封信被轉交給了美國聯邦移民和海關執法署,因為美國法律禁止商家進口奴工產品。

如今美國政府還在調查中,而《紐約時報》則先行了一步。《紐時》報導說,5月採訪中他們偶然發現了可能是這封求救信的作者、一名47歲曾被關押在馬三家勞教所兩年的法輪功學員張先生。為了大陸親友的安全,他只說他姓張,從他的筆跡和經歷和回憶中,記者基本確認他就是信的作者。

張先生回憶說,他在馬三家先後寫了20多封類似的求救信。「很長一段時間,我幻想一些信件會在海外被發現。但是隨著時間推移,我放棄了希望並忘記了它們。」張先生回憶了當初他做那個泡沫墓碑的過程。為了讓墓碑看起來老舊,他們用海綿塗色。「這是一個特別困難的任務。」他說:「如果結果不是獄卒們喜歡的樣子,他們將讓我們重新做。」他估計那一年囚犯們生產了至少1000個墓碑。

他寫信的過程也充滿風險。由於禁止擁有筆和紙,張先生,有一天他在打掃監獄辦公室的時候從桌子上取了一套,並在人們睡覺的時候寫信,小心翼翼地不要弄醒其他囚犯——這些人常常是吸毒者或小偷——他們的工作是監視其他人。他捲起信件,把它們藏在雙層床的空心鋼管裡面,直到他們有出口產品等待包裝時,再找機會塞進產品中。

《紐時》也採訪了十幾個曾經被關押在馬三家勞教所和其他勞教所的人士,他們描述可怕的虐待類型,包括被頻繁毆打、剝奪睡眠和用鎖鏈固定在令人疼痛的姿勢連續數周。被採訪者都證實,最惡劣的虐待是針對那些拒絕放棄信仰的法輪功學員。除了電擊,獄卒還把他們的四肢分別綁到四張床,並逐漸的把這些床往外踢。一些囚犯被這樣留在那裡多天,不給吃不給喝,躺在自己的排泄物上。


馬三家勞教所使用的種種酷刑。(明慧網)

前《紐約時報》攝影師杜斌在其長為99分鐘的口述紀錄片《小鬼頭上的女人》中描述了這些慘不忍睹的酷刑,節目披露了57歲的法輪功學員劉霞的遭遇:「酷暑被捂著棉被,在烈日下長時間奔跑;酷寒被逼穿單衣,在冰雪上長時間蹲坐;被關禁閉室,大小便,有時長達半年不給衛生紙……嘴裡流血,陰道裡流血……血牢。」

面對這麼多的人證、物證,中共官方還在否定馬三家酷刑。一個流氓無恥到這種地步的政權,離毀滅還有多遠呢?◇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