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真相歷史|心學‧軍神‧求道 不一樣的王陽明【六】

?"
插畫 / 小玉、劉曉韻

大明王朝的一代鴻儒王陽明學識淵博且深諳武事,有「大明軍神」之美譽,他開創的「陽明心學」更是打破了朱熹學派獨霸天下的局面。然而後人往往把注意力集中在他的事功,卻忽略了陽明先生一生追尋的做聖賢理想,以及他為求此「道」而走過的心路歷程。

陽明先生的「知行合一」之說正是針對朱熹的「知前行後」,對於朱熹學派「誘導」世人向外求理,陽明先生認為那是曲解了古人的本意,因而倡導向內心求,試圖從根本上改變頹廢的士風和世風。

文 ◎ 劉翰青

教化之功

在苦苦求「道」的過程中,王陽明曾有過「悠悠百年內,吾道終何成!」的焦急,而今已經知「道」了,如何做到呢?他開始主動和當地人接觸,跟他們學農活,還充分利用了在工部實習時掌握的建築知識——教當地居民蓋房子。相處時間長了,當地人慢慢發現,這個新來的驛丞為人和善,又愛幫助人,對他的印象都很好。於是,這些曾被視為野蠻人的「化外之民」,在王陽明面前沒有了凶神惡煞,表現出來的只有純厚樸實。他們見王陽明住的地方又窄又潮,就用他之前傳授的建築技術,在山坡上給這個驛丞蓋了個「官邸」,反正山上的木料有的是。這裡既是王陽明的住所,也是他的講壇,名載史冊的「龍岡書院」就是這麼建成的。這個「官邸」沒有花費幾百幾千萬銀子,自然說不上富麗堂皇,可是這是百姓自發自願修建的,住進去的人不但身上舒服,心裡大概更舒服。

他舒服了,思州太守心裡可就不舒服了,一個得罪了「中央領導」被降職的驛丞,在我的轄區聚眾講學,還騙取少數不明真相的群眾擁護,有什麼政治企圖?這不是製造不和諧因素嘛!不行,搗毀他的黑窩!

一撥人突然闖到龍場驛,要來「砸場子」。陽明已經練就了「動忍增益」的功夫,周圍的當地民眾看不下去了,幹啥?欺負老實人?那可不行。太守手下們具體的挨揍過程不詳,總之,最終的結果是鎩羽而歸。太守這個氣——「一群飯桶,我要派城管去,肯定不是這結果!」

黑社會不靈,那就打報告,他找到貴寧道按察司副使(貴州省檢察院分管貴寧片區的副檢察長)毛應奎,說王陽明不服當地政府管教,聚眾鬧事。偏巧這位毛副使也是浙江餘姚人——王陽明的老鄉,而且,此前王陽明曾為他的「遠俗亭」寫過一篇「記」文。於是,毛副使出面斡旋,一邊在太守那裡為王陽明疏通,一邊讓王去給太守道歉。

陽明先生則給毛副使寫了一封漂亮的回信,大意是:「我知道您為我出了不少力,但是道歉這事不妥,為啥呢?來砸場的都是那些狗仗人勢的差役自作主張,和太守無關。當地群眾因為看不慣他們的行為,自發揍了他們一頓,不是我指使的。所以說,太守沒有羞辱我,我也沒有對太守不敬,道什麼歉呢?」這麼一來,太守轉圈丟了人,卻什麼也說不出。王陽明接著說:「我住在這個地方,『瘴癘蟲毒之與處』,『魑魅魍魎之與游』,『日有三死焉』,我連生死一念都捨棄了,還怕啥?太守要加害我,我就當作是瘴癘蟲毒、魑魅魍魎,怎麼會因此而動心?」最後的結果是「守慚服」。

在陽明先生龍場生活這一幕中出場的,還有一個重要人物——徐愛,說他重要是因為他是陽明先生的第一大弟子,也標誌著陽明心學正式開山了。只可惜他太短命。有一回他跟陽明先生說,他恐怕不能長壽,因為他去衡山玩時,夜裡夢見有個老人輕輕撫摸著他的背,對他說:「你跟顏淵同德,還跟顏淵同壽。」(爾與顏子同德,亦與顏子同壽)顏淵是孔子七十二門徒之首,孔子稱讚其賢,只可惜短命,31歲就去世了。若是與顏淵同壽,自然不能長壽而終。陽明先生當時還安慰他說:「不過是個夢,你不要太耗神了。」結果徐愛真的在31歲的時候過世了。陽明先生很難過,並作〈祭徐曰仁文〉,記述了這件事。

「破心中賊」

「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歲月轉眼就過去了,這期間發生了很多事。那個曾氣勢洶洶,把一切不穩定因素消滅在萌芽狀態的劉太監,被「八虎」中的另一個太監張永聯合大臣們給告倒了,並且根據善惡有報的原則,被割了3357刀——凌遲處死。而我們的主人公早結束了龍場的流放生涯,在刑部、吏部、太僕寺(管儀仗的)各個部門轉了一圈,一會南京、一會北京的換了好幾次工作,判過案子,管過人事,做過監考,剿過土匪。

然而這些對於陽明先生來說,都是些零零碎碎的小事。他做的大事是刻印了古本《大學》和《朱子晚年定論》,在他看來,社會上功利之風盛行,正是因為國家科考取士和讀書人應試,都可以「將知行截然分做兩件事」,也就是明白一個道理和按照這個理去做事是脫節的,因而出現了一批「滿嘴仁義道德,一肚子男盜女娼」的「偽道學」先生。而造成這個局面的思想根源正是朱熹的「知前行後」說。

之前我們已提到,朱熹的理論在宋朝其實是不太受歡迎的,但是,朱元璋把它定為「明帝國考試大綱」,等於用行政權力在強行推廣。於是一套歪理和政權相結合,實質上等於是形成了一個政教合一的體系,經過若干年後,造成了社會整體道德的敗壞。

陽明先生的「知行合一」之說正是針對朱熹的「知前行後」,對於朱熹學派「誘導」世人向外求理,陽明先生認為那是曲解了古人的本意,因而倡導向內心求。他的這一番舉動雖然是為「吃緊救弊而起」,卻是試圖從根本上改變頹廢的士風和世風。他覺得這是比平匪勘亂意義更大的「破心中賊」的實事,那「破山中賊」的一時之功無法與這永久的事情相比。(待續)◇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