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張德江被深航案掐住死穴

?"
張德江被深圳航空公司股權轉讓一案掐住死穴。(Getty Images)

深涉「深航案」的張德江,因在王立軍事件後對胡溫表忠心而躲過一劫。如今江習陣營在「廢除勞教」問題上廝殺相搏,一來一往中,逼得習李再「隆重推出」深航大案。被掐住死穴的張德江,只能落得被廣東省委氣得摔杯。

文 ◎ 王淨文

誰能想到一個三次走進監獄的人,竟然能在保釋期間,以超出自身財力300倍的價格,購買了眾人都想爭的香饃饃:深圳航空公司,而且是從飛機行業的龍頭老大的口中奪走了這塊肥肉?沒有異常強大的幕後黑手,這一切都不可能發生。

騙子空手套白狼 300億國有資產差點流失

李澤源,原名李宜時。1956年出生在遼寧興城,祖籍四川,戶籍深圳。1979年,不到23歲的他因犯銷贓罪,被吉林省長春市朝陽區法院判處有期徒刑兩年。1982年又因投機倒把,被北京市公安局東城分局勞教審查。1988年因犯詐騙罪,又被廣州市中級法院判處有期徒刑三年。

出獄後正趕上海南開發最火爆的時候,他又以中國軍事科學院企業管理局局長的身分在海南倒賣地皮,並經常身穿大校軍服在夜總會燈紅酒綠地享受。後由於分贓不均被內訌舉報,被抓時人們才發現他根本不是軍人。於是1994年他又因偽造證件罪、詐騙罪、走私罪,被軍事法院判處有期徒刑15年,2003年1月被四川法院裁定假釋,假釋考驗期至2008年8月。

就在這監外假釋期,他幹出了驚天動地的事。期間他改了名字,因為算命先生說,「宜時,一時也。一時富貴,一時福氣,終究要倒楣。」不過他改名的真正目的是不想讓人知道他那劣跡斑斑的過去,然而改名後的他並沒有改行,依然繼續行騙。

深圳航空公司原是國有股份制企業,由廣東廣控(集團)公司、中國國際航空股份有限公司控股。廣控持股65%,國航占25%。1993年開航後,15年一直盈利。2004年由於新的《商業銀行法》規定,商業銀行系統不得向非銀行金融機構和企業投資,而廣控的母公司正是廣東發展銀行。

深航股權轉讓的消息一經傳出,包括其第二大股東國航在內,深圳國資委、中信集團等大型國企以及國外淡馬錫、花旗銀行在內的諸多巨頭,均參與進來,誰也沒想到在股權拍賣前夕,2005年5月23日,競買者中殺出一匹黑馬——深圳匯潤。

公開資料顯示,深圳匯潤成立於2005年初,有李澤源、趙麗、秦畹江和宋祖玉四個自然人股東,註冊資本1000萬元。其中李澤源出資890萬元。不過彼時拍賣公告的要求是,競買人淨資產不得低於15億元人民幣,資產總額不低於30億元人民幣,同時還需提供2004年度經審計的財務報告。很明顯,匯潤根本沒有資格參與投標,即使算上匯潤臨時拉入的合夥人:哈爾濱的億陽集團,其總資產不到20億元,淨資產6.12億元,仍不符合競買人要求。

然而就是這樣一家名不見經傳的麻雀小公司,在2005年11月16日拍賣日,上演了一齣「小蛇吞大象」的具有中國特色的「資本大騰挪」術,借用中共官員的話,美其名曰「借船出海」。那一天,匯潤與億陽拿出27.2億元的高價,聯手拿下了深航65%的股權。收購完後,億陽很快把股份轉讓給匯潤,退出了深航。

按照轉讓合同,這27億元應分三次付款。第一筆8.16億元的首付款準時到位了,但第二筆13.6億元的資金,匯潤遲遲不能兌現,之後勉強支付了10億元。在這種情況下,匯潤要求廣東省有關當局部門將深航的股權過戶給匯潤,遭到第二大股東國航的極力反對,但最後匯潤在沒有支付完剩餘20%收購款、欠廣控集團5.4億的情況下,實現了股權過戶。

誰有能力這樣公然違背規矩辦事呢?

此時的李澤源,由於還是「犯人」,無法出現在檯面上,於是他把曾經擔任遼寧葫蘆島市市長的趙祥推到前臺,借助其較為廣泛的中共人脈,推動深航與地方政府建立良好關係。其次,他請來南航前高管李昆來具體管理業務,李澤源只是以名義上的「顧問」、實際的「大老闆」身分開始掌控深航。

由於李澤源一開始就上演了「空手套白狼」,支付給廣控的那20億都是從別人那裡借的,於是他接手深航後,首先要做的就是找錢來還債,當然最方便的就是從深航拿錢,來支付以前李澤源收購深航的錢,於是出現了「挪用資金」的事。

大陸民間有句話形容一個人傻:「被人賣了,還幫人數錢」,此時的深航就扮演了這樣一個角色:被賣給李澤源後,自己掙來的錢,卻被用於支付李澤源買自己的錢。假如不是後來由於內訌導致李澤源被舉報,按照李澤源當初的想法,只要順利經營深航幾年,原本屬於國有資產的深圳航空公司,就變成了李澤源和其背後後臺老闆的私人財產了,空手套來一隻大肥羊。

到2010年初,深航的機隊規模達到了150架,航線三百多條,員工1.5萬人,總資產近300億元。人們不禁後怕,假如沒有東窗事發,這300億國有資產就流於私人腰包了。

李澤源招供 捏住張德江「死穴」

2009年11月29日,由於趙祥等人的舉報,李澤源被中共公安部辦案人員從南昌帶走。不過這個案子一直拖到2013年6月5日才進行最後一次庭審。這次李澤源在供詞中說,當年深航競購時,曾有廣東省政府的官員「打招呼」,他的競標才得以實現。當時擔任廣東省委書記的就是張德江,這等於直接公開地把矛頭對準了張德江。

回頭看李澤源的詐騙經過,不難看出背後的大後臺是誰。李澤源為準備競標購買深航時成立的深圳匯潤公司有四個股東。除李澤源占大股外,股東趙麗就是李澤源的「恩師」趙南起上將之女。趙南起卸任前是中共政協副主席,位居中共領導人行列。而趙南起正是張德江的政壇「伯樂」。

朝鮮族的趙南起參加過韓戰,當過志願軍司令員彭德懷的朝語翻譯,長期在吉林延邊工作。文革結束後趙南起擔任中共延邊自治州委第一書記,「發現」了延邊大學副校長張德江,將他帶入政壇。知情者說,張德江後來擔任民政部副部長、延邊州委書記、吉林省委書記,趙南起都是背後重要推手。

而早前的李澤源(當時叫李宜時)曾以軍事科學院企業管理局局長的身分頻頻現身,當時軍科院院長正是上將趙南起。知情者說,李澤源長期打著趙南起的旗號,以上將門生兼老鄉的姿態出現,遊走江湖。正是憑藉這麼眾多的關係,李澤源2005年底才得以在爭議聲中正式入主深航。而當時主政廣東的張德江親自過問此事,也讓李澤源「事半功倍」。另一股東宋祖玉,就是江澤民姘頭宋祖英的妹妹。有枕邊風吹著,有江大老虎坐鎮,李澤源當然敢蛇吞象了。

在掌管深航的四年期間,李澤源等六人不但挪用了深航20.3億元,還編造飛行員簡歷,把不合格的人冒充合格飛行員,其中深航有107人查出飛行經歷造假。2010年8月24日黑龍江伊春空難造成42人遇難,2008年初的桂林飛機事故等,都是由於飛行員培訓、能力、特情處理、安全等環節沒做好而造成的明顯過失。當時民航局一度打算全部停飛涉事飛行員,但最終沒有採取這種嚴厲措施,據說是李澤源「繞過民航局找了上層領導,對此事做了『酌情處理』的批示」,而張德江在2008年前後出任的中共國務院副總理,主管的正是工業和交通運輸。


2010年8月24日黑龍江伊春空難造成42人遇難。(AFP)

被翻經濟老帳 只因高層政治分裂

2012年王立軍、薄熙來事件後,張德江臨時代理重慶市委書記的時候,對於是否要對深航案開庭,中共不同派系間就有放風。據說胡溫就想用此案敲打張德江,隨後張對胡溫大表忠心,才算過關。

18大張德江被江派人馬強力推進了政治局常委,做了排名第三的人大委員長,不過到2013年1月,習近平、李克強想廢除勞教,但江派非常害怕他們在勞教所濫用酷刑和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惡行被曝光,於是下令張德江故意拖延,習李原計畫在2013年3月的兩會上由人大決定廢除勞教,但張德江與中共政法委書記孟建柱互相推諉,故意拖延,逼得習李在4月9日「隆重推出」深航大案。

由於李澤源身體情況,直到6月5日最後庭審時,李澤源才當眾供出了當年廣東有「領導」曾經在他收購深航的時候「打招呼」,給他充當保護傘。華府的中國問題專家石藏山評論說,至此,這名「廣東領導」與張德江之間只是一紙之隔,一捅就破。張德江這次被牢牢捏住了「死穴」。


2013年4月9日,深航前掌門李澤源在北京二中院受審時供出,當年深航競購時有廣東省政府官員的「打招呼」才得以實現。當時擔任廣東省委書記的就是張德江。(新紀元資料室)


李澤源的供詞中矛頭對準了張德江。(Getty Images)

習藉廣東反腐 清除江派勢力

被人捏住死穴的感覺自然不好過,於是5月30日至6月1日,張德江以人大委員長調研的名義來到廣東,有人猜測是為了給深航等貪腐事件「擦屁股」,以便自己能脫身出來。此前習近平、王岐山宣布把廣東上海定為反腐試點的重點地區,目的就是打擊江派,因為廣東、上海是江派的主要根據地和老巢。

現年49歲的胡春華被看作是胡錦濤的親信和改革派人物之一。胡春華上任後,不僅緊跟習近平打「老虎」、「蒼蠅」,在政治上對於新任中共總書記習近平也極為擁護,多次強調學習針對江澤民老人干政的「習八條」,另外也緊跟其前任汪洋的清洗路線。

2013年3月,習近平、李克強曾會面胡春華,提到廣東必須解決好三個老大難問題:中共黨的建設和反腐工作;除黑掃黃賭毒;社會治安、商品市場假冒偽劣產品,並稱「這是硬任務,要啃下。」分析人士認為,這三個「難題」必將牽出廣東官場長期以來的腐敗問題,習、李要求新任廣東一、二把手的胡春華、朱小丹繼續汪洋的清洗「任務」,進一步清洗江派在廣東的勢力。

5月29日,中共廣東省紀委官網發布消息稱,中共廣東省人大常委會副祕書長陳華一因涉嫌嚴重違紀,正在接受組織調查。陳華一於2003年擔任廣東省政協副祕書長(正廳級);2005年任廣東省人大常委會辦公廳副主任,2006年1月起至今任廣東省人大常委會副祕書長,時任人大主任是與江澤民有淫亂醜聞的黃麗滿。

這已是近一個月來第二個接受調查的廣東省人大官員。此前4月26日,廣東省人大常委會副祕書長李珠江正接受組織調查,同樣「涉嫌嚴重違紀」。與此同時,中紀委派出70人,對牽扯到李長春的茂名窩案進行再次調查。

傳廣東省委火拚張德江 張氣急摔杯子離場

據《動向》報導,5月31日晚,張德江在廣東省委常委擴大會議上歷數了廣東省領導班子以及社會十大突出、積重難返問題,激起廣東省委官員的反擊。

張在會上說:「……黨政領導班子和隊伍建設面貌變化是不火、不新,社會秩序、精神文明面貌現狀是令人民群眾擔憂、令中央不放心。」張的講話還沒說完,不但廣東省紀委書記黃先耀、省委書記胡春華在中途插話,作出反問、反擊外,省委副書記、省長朱小丹,省組織部長、省委辦主任、省人大主任、省高級法院院長、深圳市長、廣州市委書記等,都就張的講話作出反擊。

他們說,廣東的這些問題是很嚴重,但都是「上二任、三任遺留下來、積壓下來的,是被人為過失、瀆職擱置,有意識迴避致問題複雜化、嚴峻性」。廣東省委辦、省組織部還事先做了準備,翻出張德江任廣東省委書記期間職責範圍應作批覆表態的2440多封信函等,僅批覆了618封,僅參加過省人大有關會議11次,到山區、鄉村考察六次等。

結果雙方嚴重對立,張德江多次打斷他人講話,他的話還沒說完就被廣東的人打斷,張窩火得不行,最後氣得摔了杯子,憤而離開會場。此事還造成了張德江取消6月1日下午的安排,提前返京。廣東省委辦、省政府辦在事後稱:「臨時有情況,提前返京。」第二天又改稱:「張德江委員長身體不適,省委取消了有關安排。」

據說中共中央已派中辦主任栗戰書、中紀委常務副書記趙洪祝負責調查此事,只要調查稍微深挖一下,張德江的貪腐問題和濫用職權,就很容易查出來了。◇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