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縣治混亂 地方政府失控

?"
中共地方政府用不斷攀高的GDP以增添政績,而今債務已經失控,有16個地區債務率超過100%,最高達到219.57%,遠超國際警戒線。(Getty Images)

中共江澤民時代以貪治國,政府完全失去道德權威,其造成的惡果在習近平反腐風暴中不斷浮現出來,亂象紛呈。各地為政績加大投資,不斷算計中央。中南海則對地方失控,基層社會祕密組織四起,地方政府本身也自顧不暇。

文 ◎ 任義、金睛

縣治普遍失控

《瞭望新聞周刊》的一篇調查報導稱,「中國縣委書記生態:為免矛盾不敢調整幹部」。

文章稱縣委書記「處於兩個三角形的『上壓下頂』之中,困擾多、困惑大」。報導引述一位縣官的話說:「上面倒置的大三角形就像縣以上的各級權力機構,下面正放的一個小三角形就是縣級政權機構,縣委書記恰恰處兩個三角形尖兒上。上級層層壓擔子、派任務,最終都落在縣一級。把這個圖倒過來,又恰似縣級政權和群眾的關係,群眾期望值高、訴求多,而縣級權力機構解決問題的能力有限。」

很多縣委書記壓力太大,甚至「不敢調整基層幹部」。

著名評論人士梁京表示,熟悉中國的人都懂得縣官在中共治理中的重要地位。縣治普遍失控,是中國要出大亂子最重要的徵兆。他認為,縣級官員出現問題和中央權威衰落有關。地方和基層幹部作壞事的膽子因「六四」而突然變大,是因為他們知道失去道德權威的中央政權將只能靠惡人和惡官來維持統治。

而在政府完全失去道德權威的情況下,上面派來的縣一把手又不敢調換幹部,這意味著上級政府正在失去對地方和基層控制的最後手段。既然道義的、法律的權威早就失效了,地方和基層幹部之所以還服從上級,是因為有利可圖。一旦無利可圖,甚至還要冒風險,動輒受罰,地方幹部就要為自己打算了。

在這種情況下,縣一把手隨意調換當地幹部的餘地也就沒了。因為人家買官是要有回報的,而現在做官的回報大減,風險卻大增。

基層社會祕密組織四起

據陸媒《南方農村報》6月16日報導,一些「兄弟會」、「青年會」,並沒有在中共民政部門登記,卻在廣東各地特別是粵西普遍存在。

由於政府權威的急劇衰落,一些原來依附於中共權威的官員和富人,為了自我保護而紛紛組織和投靠這些祕密組織,從而使得中共當局的權威在基層社會面臨多年來未曾有過的挑戰。

據《自由亞洲電臺》報導,關於「兄弟會」、「青年會」的消息沒有遭到中共新聞審查機構的封殺這個事實,傳遞了一個重要信息:是新聞審查官認為封鎖這類消息已經沒有任何意義。

這就是說,新聞檢查官們很清楚,他們已經無法遮掩,更無法改變這樣一個事實:中國開始亂了。

有網民分析,這一現象並非只在廣東獨特存在,而是中國各地皆然。它顯示了中共基層組織正在被一些新型民間地下組織所取代。中共今日將主要精力用於防範民主自由思想者,卻不知更大的威脅是這些無視甚至凌駕於政府權威之上的正在快速發展的祕密組織。

地方要投資需算計中央

一直以來,中國大陸很多地方政府都在要求從中央撥款搞投資,認為投資是加快經濟增長的最好途徑,也是自己增添政績,從而獲得晉升的捷徑。

從宏觀經濟來看,中國大陸近日陸續發布的5月份經濟數據,多項低於預期。從投資到工業增速,到CPI、PPI,再到信貸,最後是進出口,數據接連出現出人意料的變化,一個比一個疲弱,市場信心也一再被打擊。

海通證券經過測算表示,由工業用電量、鐵路貨運量、銀行中長期貸款組成的指數5月為4.02%,降至年內新低。表現不佳的經濟數據引發市場悲觀情緒,多家大陸機構和外資投行紛紛調低對今年中國經濟增長的預期。

目前中共高層領導人在對中國低迷的經濟,採取什麼樣刺激措施的態度仍然不明朗,但是中共地方政府已經不願意繼續等待,按耐不住紛紛繼續推出野心勃勃的大規模投資項目,進一步增加了充滿浪費的資本投資項目和不斷增加的債務負擔所帶來的擔憂。

有中共國資委人士透露,中共地方政府在過去幾年想方設法發展經濟,用不斷攀高的GDP為自己增添政績過程中,已徹底明白了一個道理,通過投資公共建設項目帶動地方經濟及就業發展最為方便可行,但中共地方政府為投資正鬧「錢荒」,除了普通的融資方式,還有希望中央財政撥款施以援手,正所謂「跑部錢進」。

據中共政府網站發布的公告稱,中共浙江省省長李強在4月份召開的有效投資行動計畫暨重點建設項目推進大會上強調,投資尤其是有效投資是最直接、最有效的經濟調控手段。

到目前為止,共有16個省和兩個直轄市政府自第二季度初以來發布了公告,宣稱投資項目對於推動經濟增長的重要性,並敦促下級政府盡一切可能加速推進未來幾個月的資本項目,據不完全統計,涉及投資總額已超20萬億元。

對於中國民眾來說,這體現在建設水平國際一流,但幾乎看不到幾輛車走過的省際高速公路上,體現在各個城市爭先恐後建設的各種廣場、購物天地、商業中心上,也體現在中共各級地方政府一棟棟「賽白宮」的辦公大樓上。

中共地方政府官員希望通過大項目來促進增長,增加他們獲得提升的機會。經濟學家許小年稱,現在光伏(太陽能光伏發電系統)和高鐵是什麼情況?造成了當期GDP是對價值的破壞。光伏有多少中央財政的投資?多少地方財政的投資?再看看今天的慘狀,活活把一個產業搞死了,這都是政府「大幹快上」的結果。

6月10日中共審計署發布報告顯示,部分地方政府償債壓力加大;部分地區高速公路債務規模增長較快,償債壓力較大;部分融資平臺公司資產質量較差、償債能力不強。有16個地區債務率超過100%,最高達到219.57%,已經遠超國際警戒線。◇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