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歐洲股神撤離中國 透露信息:拋!

?"
歐洲股神、英國富達基金明星經理人波頓(Anthony Bolton)的旗艦中國基金損失慘重,近日黯然宣布退休。(AFP)

在中共治理下的中國,商業情勢詭譎,即便是最老練的外國投資者,也面臨重重危險,特別目前中國經濟在急遽惡化,投資者務必謹慎參悟其中透露的訊息。

文 ◎ 王樺

有「歐洲股神」之稱的基金經理人安東尼.波頓(Anthony Bolton)6月17日宣布辭任「富達中國特殊情況基金」經理,並於明年正式退休。他承認在中國賺錢比預想的更難。波頓的經歷突顯出在中共當局治理下,中國的商業情勢詭譎、爾虞我詐,即便是最老練的外國投資者,也面臨重重危險。值此中國經濟在急遽惡化之際,波頓撤離中國給投資者信息是:拋!


歐洲股神波頓宣布離任辭職,給投資中國股票或基金的投資者傳遞的信息是:「一個字,拋。」(Getty Images)

曾馳騁歐洲 在中國市場折戟

原本2007年退休的波頓,由於看好中國市場投資前景而延遲退休,在2010年4月創立富達中國特別情況基金並擔任基金經理,首期募集資金規模便高達4.6億英鎊,隨後再有1.5億英鎊新資金投入,令該基金管理規模達到6.1億英鎊。

但歐洲股神卻在中國市場折戟。「富達中國特殊情況基金」截至目前淨值虧損15%。今年回報率約僅1.78%。2011年4月至2012年4月期間虧損高達19.01%。相較過去的輝煌成績,波頓在掌舵「英國富達特殊情況基金」28年間,平均每年帶來了19.5%的回報率。

給投資者的信息:拋!

英國《每日電訊報》(The Daily Telegraph)記者理查德.艾文斯(Richard Evans)說,波頓離任給投資中國股票或基金的投資者傳遞的信息就一個字:拋。

理查德.艾文斯評論說,在他看來,波頓在中國失利留給人的教訓是:即便你是很有經驗的基金管理人,如果沒有深入了解你所投資的市場,你也會失敗。儘管波頓很努力地去經營中國業務,但在短期內,是無法摸透那個市場的。

與此同時,他也犯了一個很天真的錯誤:沒有搞清楚他所投資公司的底細。

《每日電訊報》2012年4月曾報導,波頓表示,他沒有進行深入調查就投資了一些中國的小型和中型公司,結果這些公司股價跌得很慘。他聽取了一家在美國上市中國基金的建議,投資了在美國上市中國公司的股票。後來他發現,這些公司只有現金,沒有具體業務。他們只是借了一個殼,利用這個殼去海外股市上掛牌圈錢。其他造假事例更多,都讓波頓上當受騙。

中國經濟急遽惡化

目前,波頓可能已經放棄了征服中國市場的想法,但他認輸應該有更大的原因。已有跡象顯示,中國的信貸危機已接近爆發,銀行和企業的借貸行為不符合常理,根本不考慮未來。惠譽中國金融機構評級團隊高級董事朱夏蓮(Charlene Chu)表示,中國的信貸規模如此極端,短短五年內,由九兆美元暴增至23兆美元,相當於整個美國銀行系統的借貸規模。

中國想通過開放信貸來促進經濟增長,但借出去的越多,效率越差。四年前,每一塊錢貸款產生的經濟效益是85分,現在只有15分了。

法國興業銀行(Societe Generale)中國首席經濟分析師姚偉(Wei Yao)警告說,中國正處於資產價值崩潰的邊緣,因為「債務雪球越滾越大,卻沒有真正帶來經濟效益。」

中國經濟會急遽惡化,對股市的影響不言而喻。

如果中國經濟真像經濟分析師所說的急遽惡化,那要花多長時間才能復甦?這是個未知數,但西方世界從經濟衰退中恢復到現在這個程度已經花了五年,即便中國經濟也在五年內復甦,波頓在股價直線下滑的情況下是否能等五年?

近日,隨著中國銀行業「錢荒」影響擴大,貨幣當局克制著不要採用公開市場操作來解決現金緊張,銀行間拆借利率6月20日飆升。在上海一天回購利率創紀錄地躥升527個基點,即5.27個百分點,達到歷史最高點12.85%。七天利率上升270個基點,達到史無前例的10.77%。


中國銀行現金緊縮,利率6月20日飆升創紀錄,外媒評價:中國一切全亂了。(Getty Images)

同一天,匯豐銀行發布6月分初步PMI(採購經理人指數)為48.3,比5月分的最終讀數49.2大幅下降。外媒驚呼,中國一切全亂了。
所以波頓離任給投資中國股票或基金的投資者傳遞了什麼信息?理查德.艾文斯說:「一個字,拋。」

股神在中國栽跟頭

《每日電訊報》稱,波頓曾「被迫」為他的業績「發表屈辱性的道歉」。大量西方人為「中土」(Middle Kingdom)的經濟增長前景所吸引,以為可以從中獲利,結果卻折戟沉沙。

曾在商場上和波頓交手過的格林表示,波頓在中國栽跟頭,他一點都不驚訝:「一個在英國度過其大部分職業生涯的基金經理,為什麼認為自己一定能夠在中國人自己的地盤上鬥得過中國人呢?這讓我很迷惑。」

英國商人祈立天(Tim Clissold)在暢銷書《中國通》(Mr. China)中敘述了1990年代初期他在中國投資4億美元的痛苦經歷。他指出,這個國家現在和20年前一樣危險。他承認有些事已經發生變化。「談判桌另一端的人不知比過去老練多少。他們是一群在哈佛接受過教育的中國年輕人,英語流利。而20年前的對手卻是穿著中山裝、步履緩慢的幹部。」

「但對外國投資者而言,我們無法理解真正發生的事情、發現關聯方交易,或是通過董事會實施公司治理,這些都是背後的風險,而多年來情勢依然沒有改變。」

波頓轉戰中國之前,批評人士警告稱,波頓不能講漢語,這是他的軟肋。波頓則不認同這種觀點,他辯稱,自己不懂挪威語、波蘭語和葡萄牙語,也沒有妨礙他在歐洲賺錢。「從成為一名成功基金經理所需要具備的素質來看,我不會把會說當地語言排在首位。」

的確,即便是同文同種的臺灣人到中國經商投資,也不少人鎩羽而歸。

財務報告造假 令人震驚

波頓去年接受《金融時報》專訪時說道:在中國,鑑別別人告訴你的話是對是錯是一項挑戰。由於無法原原本本地相信財務報告,波頓僱傭了五家企業情報公司對他資產組合中的企業展開「深度盡職調查」。這些調查人員聯繫每家公司的供應商、顧客和競爭對手,尋找異常之處。

目前調查的結果令人震驚:波頓投資的一家公司擁有的店舖不足其聲稱數量的一半,而另一家公司宣稱的「四家最大的客戶」中,有三家不知道該公司。

當今中國商場 騙術「創意十足」

波頓用西方人的思維含蓄地表示:在中國,如果人們想要相互欺騙,真是「創意十足」。

渾水研究(Muddy Waters)創辦人布洛克(Carson Block)說:「你必須在中國吸取慘痛教訓,才能明白如何在中國投資。」他形容:「他們今天會為了一塊錢出賣你,而不是在未來三年和你一起努力掙兩塊錢。」

布洛克在上海的第一次冒險是一家叫Love Box Self Storage的私人倉儲公司,這筆投資幾乎使他破產。

《金融時報》去年一篇專訪報導中提到,西安寶潤(China Integrated Energy)可能是波頓最糟糕的投資之一。2011年西安寶潤聲稱,它在陝西銅川產能10萬噸的工廠正在開足馬力運營,而要達到這一產能,每天得有十幾輛油罐卡車往返,運輸原材料及生產出來的生物柴油。

但調查人員連續監控四個月,期間只看到六輛卡車抵達工廠。有趣的是,其中五輛卡車在同一天到達:2011年3月10日,當天一組外國投資者出現在銅川,要去參觀該工廠。

波頓不是唯一一位損失數百萬的西方大投資者。因押注次級抵押貸款崩潰而名聲大噪的避險基金經理人保爾森(John Paulson),就在嘉漢林業(Sino-Forest)的投資中損失4.6億美元。


因押注次級抵押貸款崩潰而名聲大噪的避險基金經理人保爾森(John Paulson),在嘉漢林業(Sino-Forest)的投資中損失4.6億美元。(Getty Images)

在另一起臭名昭著的案例中,中國軟體集團東南融通(Longtop)去年被審計師德勤(Deloitte)指責存在「嚴重缺陷」,包括偽造銀行對帳單等。隨後該公司被納斯達克摘牌。

這起事件更令人震驚之處在於:2007年東南融通通過德意志銀行(Deutsche Bank)和高盛(Goldman Sachs)組織的一次股票發售募集了2.1億美元資金,而其股東就包括一些大名鼎鼎的名字,例如美國加州公務員養老基金(CalPERS)等。

波頓曾表示,這兩年他的基金沒有好轉,他感到「異常壓抑」。現在幾乎可以確定,他是在壓抑下選擇退休的。◇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