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九宇文明統‧之四

?"
(Getty Images)

蓋如前章所述,華夏文明為人類文明之坤軸,集眾部之大成,承百代之菁華,故而把握華夏文明之主題,而人類文明之主題也就了然於前。而華夏文明之各部,上自君子六藝,下至農工百業,其代有承傳,千載相繼者,無非「修」、「煉」二字,且此「修煉」之為文明主題,原非現代人所以為之宗教概念或精神範疇。蓋中國之人,自古有一「天人合一」之思想,凡有所從事皆要順天而行,合於宇宙之規律,方能得天時地利神明相助而有所成就,非此,則人不能盡其事,事不能盡其意,意不能盡其善。然此「天人合一」之境界,殊非生而知之,亦非坐而待之,又非僅技藝之切磋琢磨可學而致之,必要於心性上有一番歷練提升,或能有所進境,此過程即「修煉」之所謂也。

大唐聖主太宗皇帝陛下詔令云「道無常名,聖無常體」,修煉亦然,並無常式。宗教之形式,不過修煉證道之一途,殊不知神傳文明脈分眾部,如恆河沙數,如大海眾,條條皆是修煉之道,不過方法有別而已。古語有云「不修道已在道中」,言某人不拜佛,不學道,看似無師無修,卻亦在修煉之境界中,蓋其人必於文明諸部中另得蹊徑者也。

譬如習醫者,實則為醫道修煉。故而醫道中人最重醫德,其次為醫術。德高者,術自高,今人謂之有所成就。所以古時神醫如孫思邈,華佗者,皆為淡泊名利與世無爭,慈悲為懷懸壺濟世之有道高人。

又如學琴者,實則為琴道修煉。且夫眾器之中琴德最優,故而琴道中人更要以修德為第一要務。古人傳琴極為嚴格,唯恐所傳非人,必要有德君子方可指授,而學者亦珍襲而祕之,天氣不佳不彈,心境殊惡不彈,不遇知音不彈,所以公明儀對牛彈琴,人皆笑以為癡,余竊以為此亦君子之有琴不輕彈者——不得子期之耳,寧對牛彈,有何不可!

再如作畫,實則畫道之修煉。東坡曾論畫竹,以為節節而為之,葉葉而累之者,畫雖成竟不復有竹。故而畫竹必先得成竹於胸,振筆直遂,一氣成之。余雖不通筆墨,而於斯理深以為然。胸中有竹方可言畫竹,而欲生成竹於胸,非有數年乃至十數年修煉功夫,何能致焉。此不過畫一竹耳,如畫山水,當胸中先有丘壑,如畫大千,則胸中包藏宇宙,如畫佛,須胸中佛光圓滿,如畫道,須胸中元氣鼓蕩,所以王維山水得之象外,道子人物滿壁風生。

不唯博雅之道如此,蓋三百六十行,莫非修煉。有說者頗有存疑,或舉屠宰之事,以為徒造殺業,何道之有?豈不聞庖丁解牛之故事,庖丁為文惠君解牛,文惠君大奇而問其技,庖丁答以所好者道也。庖丁游刃有餘,千牛為解,刃如新磨,每思及此,使吾不見庖丁,牛亦忘矣,唯一刀為立,與道存焉。

蓋由現代輿論之影響,或有人以修煉與政治相與對立,更有別有用心者每以「搞政治」為罪名加之於修煉之人。殊不知,政治之為文明之一部,亦是修煉一途。譬如黃帝,為中華五帝之首,可謂中華政治之第一人物,亦道家信仰之第一人物。其為政治,天下大治幾如華胥,其為修煉,四海學道鼎湖飛昇,彼以帝王政治而通於至道,是為聖君之第一典範。而歷史風雲際會,每於時運遷革之重大關頭,必有高人出世,若姜子牙,張子房,諸葛亮等,皆以修煉中人出仕為政,思通道化,俯仰千古,謀劃天下如指諸掌。又華夏文明之儒家文化講究「內聖外王」,而政治之為修煉,盡在此四字矣。

修煉之義,內涵廣大,非只出家人之術語。使一介之平民,亦重身心之修煉。時至今日,華夏文明經中共黨禍摧殘殆盡,此修煉之文明主題相傳百代後,終於寂闃失聲。而於華夏文明尚有傳承之韓國、日本,其國文化中卻還存有修煉文化之餘緒。所以韓國影視劇中,如《大長今》等,將烹飪、醫術之學皆稱為修煉。

今人每有背道而馳者,以為大千世界繽紛無限,人生何其短,行樂當及時 。殊不知人類文明既為神傳,自有其諸天神聖而威儀煌煌,本相如此而已,豈是為人之「足欲」而為之。古人以為人間世如水月鏡花,夢幻泡影,終有一滅,不過虛空。然天有好生之德,故而神傳文明以為修煉之法,使有緣人於文明眾部,皆可通於至道,看破虛空,以達不滅不破之真境界,方知代有承傳唯修煉,出得虛空不虛空。◇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