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韓戰63周年「百戰將軍」蔡命新專訪

?"
韓國陸軍中將蔡命新,在朝鮮戰爭中歷任韓國白骨兵團聯隊長、師團參謀長等職,日前接受《大紀元》的採訪。(攝影:李裕貞/大紀元)

被譽為「百戰將軍」的韓國白骨兵團聯隊長蔡命新將軍回憶韓戰,感嘆那場戰爭如果沒有中共介入,南北韓早已經實現統一,而當今南北統一的最大障礙之一,仍然是共產勢力對韓國的滲透。

文 ◎ 文龍      攝影 ◎ 全宇

今年是朝鮮戰爭(韓國稱「6.25」戰爭)63周年。1950年6月25日,朝鮮軍隊突襲韓國,朝鮮戰爭就此爆發,三年後的1953年7月27日,雙方簽署了停戰協定。被譽為「百戰將軍」的韓國陸軍中將蔡命新,在那三年戰爭中歷任韓國白骨兵團聯隊長、師團參謀長等職,並帶兵生擒金日成的得力幹將——北韓陸軍中將吉元八(中文資料鮮有報導)。

朝鮮戰爭實質上是世界兩大陣營(社會主義與資本主義)的較量,而對韓國來說,則是一場擺脫赤化、奔向自由的歷史抉擇。今年87歲的蔡命新將軍日前接受《大紀元》記者採訪時說,那場戰爭如果沒有中共介入,南北韓早已經實現統一,而當今南北統一的最大障礙之一,仍然是共產勢力對韓國的滲透。他說:「我以前對中國有很多敵視心理,實際上是敵視共產黨,而不是敵視中國和中國人民。」


6.25朝鮮戰爭韓國的部分有功人員。(大紀元)

「紅禍」侵入韓國

1950年6月25日,朝鮮軍隊越過38度線突襲韓國後爆發的戰爭,給韓國民眾留下的創傷至今猶存,他們習慣於將共產黨人稱為「赤色分子」。在接受採訪時,蔡命新也這樣稱呼。信奉上帝的他於1947年1月從北韓逃到韓國,1948年畢業於韓國陸軍士官學校。入伍接受九個月軍官培訓後,被分到濟州島第九聯隊任陸軍少尉。

初到部隊時,他對韓國軍營內被赤化的現象大為震驚:「一位被赤化的軍官帶我來到部隊,向士兵們介紹『他以後就是你們的長官』。當他們知道我是從北韓逃過來的時候,士兵們的目光好像恨不得馬上要殺死我。回到宿舍後,我向上帝祈禱,為什麼把我分到赤化分子中來?求上帝讓我離開這支部隊,可是沒有得到上帝的回應。」

蔡命新意識到,今後如果繼續待在這支部隊裡,可能會被這些赤色分子殺死。他的擔心不無道理,他說:「一個月後又來了一位聯隊長,他的作戰方案特別好。但是這位聯隊長突然被殺,究竟被誰殺害,至今還是個謎。」

第二次與士兵們見面時,蔡命新換了一種辦法。為了贏得士兵們的信任,他伸出右手說:「我這隻手跟金日成握過,你們要想跟金日成握手,就握我這隻手吧。結果,那些士兵都爭先恐後地上來與我握手。證明這些士兵已經被徹底赤化。」

此後,蔡命新就開始給士兵們講「我為什麼要從北韓來到韓國?一次不能講得太多,只講十分鐘。一個星期以後,士兵們就被轉化。從他們的目光中看得出來,他們對我就像對待父親和兄長一樣信任。」

北韓三天打到漢城內幕

蔡命新說,他從「6.25」戰爭開始,就參加了戰鬥。「當天凌晨四點,北韓軍向三八線發動全面進攻,『6.25』戰爭全面爆發。當時正逢周日,韓國半數軍人休假,加上兵力和裝備的懸殊,當時北韓軍有20萬人,韓軍不足一半。兵力不是問題,關鍵是裝備的懸殊,當時北韓用的是蘇聯提供的最先進的坦克121輛、大口徑炮81門,其他小口徑炮有2000多門。」

據資料記載,朝鮮戰爭爆發前,北韓和韓國方面的軍事力量對比為:兵力2:1,火炮2:1,機槍7:1,半自動步槍13:1,坦克6.5:1,飛機6:1,北韓軍占據絕對優勢。

除了上述因素外,蔡命新認為,「韓國遭到的更大威脅是赤色分子的滲透,當韓軍前線部隊意識到北韓軍發動真正的攻擊時,一邊撤退一邊緊急電告後方,沒想到韓軍後方事務總長蔡炳德的專屬副官已經被赤化,儘管前線的電話像爆雨般打往指揮部,但是這個人接電話後並沒有及時匯報,反而謊稱『總長閣下蔡炳德(軍方指揮官)喝醉酒了,叫不醒他。』」

而韓國國防部的情況也是如此,「當前線的電話打往國防部的時候,國防部長的輔佐官也是一個赤化分子,面對所有的前線呼叫,他一概答覆『國防部長在周日一律不接電話。』整個後方指揮系統就是這個樣子,可想而知會發生什麼結果?」

被嚴重赤化的韓國軍方,無疑於向北韓打開了大門。從戰爭開始到6月28日,北韓僅用三天即侵占漢城(今首爾),7月20日占領大田;7月24日,占領木浦;7月31日,占領晉州。而韓國國軍一路潰退到釜山附近的洛東江一帶。

6月27日,安理會通過83號決議,派出聯合國軍擊退北韓入侵,67個國家派兵參戰援助韓國。美軍司令麥克阿瑟成功實施仁川登陸計畫,扭轉戰局,並於戰爭開始三個月後的9月28日,重奪漢城。


6.25朝鮮戰爭參戰者趙英鎬因在江原道襄陽郡、華川郡、麟蹄郡一帶參加激烈作戰,並襲擊敵人陣營而獲戰功。在憶述60年前的戰爭片段時,老人打了個寒顫。此時的韓國卻是夏天。由此可見,戰爭給老人留下的心靈創傷時過60多年後,至今仍難以平復。(大紀元)

活捉北韓陸軍中將吉元八

在朝鮮戰爭爆發的第二年,1951年2月,韓國國軍以陸軍中將蔡命新為中心,創建了第一支游擊部隊「白骨兵團」。據韓國資料記載,「白骨兵團」成立後,在偷襲敵軍指揮部,游擊隊指揮部,破壞通訊設施等方面立下赫赫戰功。

採訪當天,蔡命新說,要講「白骨兵團」的戰跡,講一天也講不完。不過他提及在中文資料中很少報導的一件事情,那就是他帶兵生俘北韓陸軍中將吉元八(是金日成的得力幹將)。

據韓文資料記載,吉元八被捕後,趁警衛戒備疏忽之際逃走。如此重要的俘虜為何能夠逃跑?責任在誰?是否與「赤化分子」有關?未見詳述。

1951年3月,「白骨兵團」被北韓軍1個師團圍攻,陷入苦戰,補給被切斷,在寒冷和飢餓中120多人犧牲。「白骨兵團」共364人戰死,283人生還。蔡命新說:「那場戰鬥結束後,身邊的戰友一個都沒有回來」。說到此處,他表情黯然。

兩韓統一最大障礙:
北韓核武和赤化勢力


朝鮮戰爭結束後,蔡命新在越戰期間被派往越南,擔任韓軍駐越司令。從對蘇共、中共、北共策畫的朝鮮戰爭,到對付越共,蔡命新一直致力於對付共產黨。他說:「6.25戰爭如果沒有中共的介入,南北韓早已經統一了。」

蔡命新認為,當今南北韓統一的最大障礙,一是北韓的核武,二是滲入韓國的赤化勢力,再一個就是中共對北韓的背後支持。「停戰六十年來,如果沒有中共的背後支持,北韓政權一定會滅亡。」「北韓政權滅亡後可以實現韓半島統一,即使不能統一,北韓也可以建立一個民主自由的新政府,可以和韓國一起聯手建立正常的關係。」

共產黨勢力沒有生存土壤

蔡命新分析:「現在中國國內很多有識之士很反感中共對北韓的包庇政策,隨著網路信息的發展,這在中國國內形成了一種不可忽視的輿論力量。另一方面,現在的北韓政權在世界上處於孤立狀態,如果中共繼續跟北韓攪在一起,中國政府也將面對全世界的孤立。」

他說:「隨著中國民眾對民主和自由的渴望越來越強,習近平不聽百姓的呼聲能行嗎?實際上中國一直在向著資本主義的方向發展,中國民眾也渴望越來越多的精神自由,並且對捍衛自己人權的意識也越來越強。」

蔡命新說,他以前對中國有很多敵視心理,實際上敵視的是共產黨,而不是敵視中國和中國人民。「我的姓氏『蔡』也是從中國來的,在我的心裏,我也是中國人,我們和中國應該是很友好的鄰邦,但是共產黨和共產主義是絕對不行的。」

他說,從蘇共的倒臺到世界多個國家共產體制的紛紛轉型,證明了「全世界共產黨勢力只有滅亡一條路。」對於滲透到韓國的共產勢力,蔡命新認為,「整個社會那麼多國民都討厭赤化分子,他已經沒有了生存的土壤,只能改變。」

朝鮮戰爭造成南北韓天壤之別

有評論指出,作為冷戰時期的熱點,朝鮮戰爭沒有贏家,但它對世界格局影響很大。蘇共原想借刀殺人,結果令美國全球戰略得以落實,美國作為「世界警察」的責任更大了。中共「抗美援朝」與美對陣,面子上好像有光,但死傷人員和由此欠下蘇聯的巨額外債,以及美臺准軍事同盟的建立,使中共吃了啞巴虧;日本則因生產美國軍需用品而迅速走出戰敗國陰影。

而在三八線兩側的南北韓來說,更是有著天壤之別。同一個島嶼(朝鮮半島),同一個祖先,同樣在戰後的廢墟中發展。如今的首爾,數不清的摩天大樓和高速公路,不光有財富、能量,還有氣勢與格局,而且國際形象和地位都有了大大提升。可是在離首爾200公里的平壤,卻像是另外一個星球,金家王朝正挾持著飢腸轆轆的國民造導彈、玩核武。只是不知北韓國民何時才能吃上一口飽飯,何時不再捨命外逃。◇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