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斯諾登僱主後臺曝光: 江澤民孫與劉雲山子

?"
7月12日,流亡海外、滯留多日在俄羅斯國際機場過境區的美國洩密者斯諾登(中)公開現身,和他邀請的人權機構代表以及律師會面,並召開記者會。(AFP)

以間諜罪被起訴的美國洩密者斯諾登,近日在俄羅斯過境區滯留多日尋找政治庇護國家,最近港媒披露其洩密動機和背景不單純,僱主後臺疑為前黨魁江澤民之孫江志成和現任政治局常委劉雲山之子劉樂飛。

文 ◎ 蔡恆

斯諾登首度現身俄機場尋助

7月12日,流亡海外、滯留多日在俄羅斯國際機場過境區的美國洩密者斯諾登(Edward Snowden)首度在莫斯科謝列梅捷沃機場的新聞會上公開現身,和他邀請的俄羅斯議員、官員以及人權機構代表、律師會面。

美國護照已被取消的斯諾登表示,打算向俄羅斯申請臨時政治庇護,並希望最終輾轉抵達拉丁美洲。俄羅斯總理普京的新聞發言人佩斯科夫(Dmitri Peskov)表示,尚未收到斯諾登的申請。他說,普京堅持斯諾登要停止洩露信息。

但要想離境,斯諾登最大的難題就是美國在全球布下的天羅地網和其強大的國際影響力。斯諾登為何洩密?為何首先選擇逃往中共影響力下的香港?一直是個謎。

斯諾登僱主與中共高層紅二代的聯姻

香港《亞洲周刊》撰文日前曝光了斯諾登此前的僱主博思艾倫(Booz Allen Hamilton Holding),美國情報機構最大的外包商,其背後財團為凱雷投資(Carlyle Group),而凱雷投資與中國高層後代以及中共國企之間有著千絲萬縷的密切關係,包括現任中央政治局常委劉雲山的兒子劉樂飛和前中共總書記江澤民的孫子江志成,令外界為之驚愕的同時,也從另外一方面反證斯諾登事件可能是中共高層內鬥白熱化被拋出的一顆棋子的傳聞。


港媒披露,斯諾登的後臺疑為前黨魁江澤民的孫子江志成和現任政治局常委劉雲山的兒子劉樂飛。(大紀元合成圖)

文章中表示,經調查發現,博思艾倫的母公司是著名的凱雷投資,該公司自1987年成立以來,在中國大陸經營業務多年,與中共高層及中共國企關係密切,曾被投中集團(China Venture)評選為2009年度中國最佳私募股權投資機構第一名。凱雷集團是目前全球規模最大和產品最多元化的全球另類資產管理公司之一。

而凱雷與中共高層紅二代及國企的連結,則是通過一家成立於2010年名為中國信達資產管理股份有限投資公司(下稱信達)。

信達的來頭非同小可,它是經過中共國務院批准,由中共財政部牽頭的非銀行金融機構,註冊資本高達251億人民幣,兩年後(2012年)全國社保資金和中信集團旗下的中信資本以及兩家外國公司,融資後,註冊資本高達301億人民幣。

2013年信達融資中又同時引入了另外兩家公司,其中一家就是凱雷投資,而另外一家是江澤民的孫子江志成於2011年在香港成立的博裕投資顧問有限公司。

盤點信達融資中與之聯姻的公司,就知道它在這其中扮演了極其關鍵的作用。自此凱雷和中信集團、博裕投資搭上關係。其中的利益關係可見一斑。

作為最大型的國資企業,中信集團的紅色背景不言而喻,其負責人曾包括中國原國家副主席榮毅仁、著名紅二代秦曉曾任中信總經理、孔丹曾出任中信董事長。而如今負責中信集團旗下基金操作的中信產業投資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其掌門人為現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劉雲山的兒子劉樂飛。

反觀凱雷集團,根據博思艾倫向美國證監會提交的文件顯示,該公司的客戶包括美國陸軍、空軍、海軍、海軍陸戰隊、美國國家航空航天局、國土安全部、內政部及多個情報機構。其中,博思艾倫與美國海軍的合作已經超過70年,而該公司於2008年將旗下的政府諮詢業務出售給了凱雷集團,隨後該業務更名為Booz Allen Hamilton Holding,即斯諾登所供職的博思艾倫。

江志成公司募集15億美元

江澤民的長孫江志成在香港低調成立博裕投資。根據香港公司註冊處資料,博裕前身為博裕資本有限公司,後改名為博裕投資顧問有限公司。博裕資本的註冊時間為2010年9月28日,首任董事為江志成,目前沒有公開資料披露江志成在博裕的具體持股份額。時年24歲的江志成究竟持有多少博裕的股權還是一個謎。

路透社6月28日發自香港的報導稱,江志成掌控的博裕投資已經宣布將會進行第二期募資,目標為15億美金,而且目前多家LP承諾出資的金額已經超過了這一數目。

根據亞洲創業投資期刊數據顯示,2012年中國PE機構募集美元基金下跌76%至41億美元,今年到目前為止,只有七支美元基金完成募集,金額為17億美元。在這樣的大背景下面,博裕投資卻得到了多家LP的承諾,表現出強勁的募資勢頭,令人關注。

據《華爾街日報》的報導,博裕投資的聯合創始人包括曾任德州太平洋投資亞洲區董事總經理的馬雪征、曾任平安集團總經理的張子欣和私募股權公司前董事總經理童小蒙等。

但最引起外界關注的仍是此後加入的中共前黨魁江澤民長孫江志成。1986年生的江志成是江綿恆的兒子,畢業於美國哈佛大學經濟系,加入博裕之前,供職於高盛的直接投資部門PIA(Principal Investment Area)。

中國網路作者劉先生告訴自由亞洲電臺,江志成加入博裕時才24歲,但他的經商之路和他父親基本相同:「江志成是江綿恆的兒子,這基本上和他父親差不多。當年江綿恆也是通過關係找到錢投資網通,然後成為中國通信業的霸主。」

劉先生介紹說,金融投資是中國高官子女集中度最高的領域,中國權貴階層裡的高層太子黨成員,基本都是通過金融投資和企業股權買賣成為巨富,包括王震、江澤民、李鵬、周永康和曾慶紅的子女。

「所謂投資就是低買高賣。比如曾慶紅的兒子曾偉,先是7000萬投資山西煤礦,然後重新評估說值30億,再拿這30億投資魯能,再把魯能評估成上千億。那些太子黨基本上不做實業,甚至連房地產也不願意搞,太麻煩。都是通過股權投資,周期短、賺錢快。」

斯諾登洩密之謎或解

斯諾登從洩密一個月以來,留給眾人許多不解之謎。第一,為什麼斯諾登選擇香港作為落腳點,而非他認為的理想的庇護國冰島或者直接去厄瓜多?

第二,分析稱,種種跡象表明斯諾登是有計畫、有預謀的選擇了在習近平與奧巴馬會面的時候高調洩密,這個時機正好是給習近平難堪的時候。


斯諾登有計畫、有預謀的選擇了在習近平與奧巴馬會面時高調洩密,給習近平難堪。(大紀元合成圖)

第三,斯諾登在洩密後滯留在香港長達半個月的時間裡,中共的態度曖昧,而最後卻含糊的在其護照被美國取消了之後還能讓其登機去莫斯科,葫蘆裡賣的什麼藥?《亞洲周刊》的報導似乎給出了一個合理的分析。

旅美政論家曹長青在接受《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臺採訪時表示,斯諾登之所以選擇香港作為藏身之地而且選擇中美首腦會談這樣的「時機」,是「因為正在美國譴責它,讓它解釋的時候,它拿出美國國家安全人員的話說,你們在攻擊我們的網路。所以這個背景的確令人懷疑,不排除有中共人員教唆、誘惑斯諾登,來詆毀醜化美國,降低美國對中共軍方攻擊美國網路的指責和批評。所以他才選擇逃去共產黨的地盤藏身。」

而後來為什麼又不留下斯諾登則是「因為美國朝野對斯諾登事件反應強烈,在這種情況下,如果中共給予斯諾登庇護,等於默認他們背後搗鬼,並等於跟美國全面攤牌。」「按道理,斯諾登已被美國國務院取消了護照,無合法登機手續,如果沒有香港政府通知海關和機場,沒有黑箱作業,斯諾登根本沒有可能合法登機從香港出境(飛去莫斯科)。」

時政評論員周曉輝則一針見血指出:「斯諾登在逗留香港一月多月後,突然選擇離開香港,與其背後推手江系希望利用斯諾登達到攪亂中共政局、恐嚇美國的目的落空緊密相關。」同時也因為「同意美國引渡斯諾登,對江系和受其操縱的港府而言最為不利。因為一旦斯諾登被引渡回國,他們與其之間見不得光的勾當很可能曝光,而讓斯諾登隱匿在美國人無法找到的地方,則最讓他們放心。」

近日港媒披露了斯諾登事件發生後,中共6月10日成立突發外事工作小組的一些內幕。外事辦、外交部內部,軍方、情治部門,直至中央政治局內部對事件有多種取態,最終決定送走這塊「燙手山芋」。此外美國也一直在調查斯諾登事件中的中共角色。

周曉輝表示,無論如何,最後的輸家其實還是斯諾登自己,應驗了大紀元社論《九評共產黨》裡面的一句話:「誰在什麼問題上相信了共產黨,就會在什麼問題上送掉小命。」◇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