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對於東平湖大量死魚的自然法判決

7月初,很多中文網站上都出現了一條大新聞:〈南水北調毒死山東湖魚 漁民全破產〉,披露南水北調工程山東東平八里灣站將大量污水放入東平湖,導致東平縣銀山鎮顧龐村養殖區105戶漁民無辜受災,養殖魚類幾乎死絕,共計損失約5000萬。漁民破產跪哭,欲上訪維權卻遭警察蹲守監控堵截,至今已20天,村民求告無門,紛紛痛罵共產黨。

一位姓顧的養魚戶說:「6月2日南水北調一放水,第二天就有死魚。通過運河從江蘇南方過來的水很不好,有很大一片黑水,這一片黑水流到哪裡,哪裡魚就死,污水流到湖裡就開始死魚。死魚的時間一直到8日左右,有100多戶漁民死魚,我損失了20多萬。就是南水北調朝北放水造成的,漁民損失最多的有50萬,最少的也有10幾萬,一共損失有幾千萬。養魚戶積攢了一、二十年,積攢了這些家底,死了魚,心疼得慌,6月10日左右,婦女們就在東平湖邊上跪著哭。」

接下來,就是在中國司空見慣 的故事了:村民們去鎮政府討說法,無人理睬。就打算帶著被子去省政府上訪,卻被鎮政府截了回來。緊接著警察來了,抓村民代表,有的跑了有的被抓了。然後警察封鎖,村莊兩頭一邊十多輛警車把守,晝夜包圍。被抓的人,每人給5000就放,不給錢關著等。

為什麼要抓這些已經破了產的人呢?東平縣委宣傳部一位姓陳的主任解釋,「6月11日,100多戶村民衝擊銀山黨委政府,破壞了鎮政府的大門,一名政府工作人員被打傷,政府大樓被村民塞滿死魚,村民甚至還將死魚扔在政府工作人員宿舍樓的床鋪上。當地警方已經依法進行調查,調查結果暫時還沒有出來。」村民承認砸大門、扔死魚,因為他們緊閉大門,不允許村民進去。主人要吩咐僕人辦事,僕人居然膽敢把門關起來,主人一怒之下破門而入,僕人怎麼就能把主人抓起來呢!看來事實沒有出入,但主僕關係完全顛倒了,完全無理可講了。既然不講理了,往床上扔幾條死魚實在不算過分,扔得好!

至於大量死魚的原因,則出現了根本性分歧。養殖戶們說是南水北調工程大量排放污水,把魚毒死了。

但縣委宣傳部的陳主任說是魚養得過多,他介紹說:「事情出來後,我們省水產局組織專家組調查了死魚原因。一、顧龐村養殖區養殖密度過大,達到科學養殖的8~9倍。往年密度沒有這麼大,所以沒出現大規模死魚。二、經專家調查,6月初東平湖內類似滸苔的水草進入死亡季節,水草死亡後開始腐敗,湖區又連續三天刮起了東南風,將水草吹到了顧龐村養殖區。水草腐敗導致魚類缺氧死亡。」

兩造的說詞擺在一起,就令外人難以判斷了。雖然我同情破產的養殖戶,直覺上認為是南水北調惹的禍,但黨政部門請來的專家組講的也是一番道理。養殖密度過大再加上水草腐爛確實也能造成大量死魚。但是,儘管如此,我也完全支持受害的村民。因為這種「各執一端」的狀況,也是當局造成的。

在一個新聞自由的國家,會有許多記者介入,給我們提供各種自由資訊。如果允許媒體自由採訪,平衡報導,允許各方在電視臺上公開討論,真相是不難發現的。在一個法治社會,會有中立的司法部門介入,如果允許進行客觀公正的調查,允許在法庭上公開辯論,正義也不難恢復。也許我們應該形成一條共識或者一條當代「自然法」:在一黨專制的社會裡,不要相信當局者的任何一句話。因為,同樣是說謊,民眾將受到當政者嚴酷的無休無止的報復,而他們說謊,卻從來不受懲罰。

轉自「自由亞洲之聲」◇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