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維穩製造火藥桶 冀中星上訪新模式引爆中國

?"
7月20日,北京首都國際機場爆炸,現場濃煙滾滾,機場警員揮手讓群眾離開。(AFP)

官逼民反,殘疾訪民冀中星在北京國際機場引彈自爆,將中國社會底層積壓的深沉民怨問題,炸上了國際臺面。在中共扭曲的維穩制度下,每個冤民都可能是一個定時炸彈。冀中星創造了上訪的新模式,國際媒體都在看:「引爆自己的冀中星,是否會『引爆』中國?」

文 ◎ 宗和

7月20日,北京首都國際機場發生爆炸,現場濃煙滾滾。山東菏澤殘疾訪民冀中星引爆了自製炸彈,左手臂被炸裂,但未造成其他傷亡。此案震驚中外,追根尋源,冀中星被當局「維穩」官員枉打致殘上訪無果,絕望下到北京引關注。外界評論,中共進入左手肇事,右手維穩的怪圈,讓中國變成了「火藥桶」,每個冤民都成定時炸彈。熊熊之火燃燒之時,亡黨日子也就到了!

北京首都國際機場爆炸

北京時間7月20日傍晚6點20分,北京首都國際機場T3航道的B出口處發生爆炸。目擊者、新浪認證的批評家、策展人,碩導陳默6點38分發微博披露:「飛機降落,我從T3航站樓C出口出來,路經B出口,見一坐輪椅男子在通道裡大呼大叫,隨後發生劇烈爆炸,很是恐怖。」

不過,除其本人受傷外,現場無其他人員傷亡,機場航班起降也未受影響。據悉這名殘疾男子名叫冀中星。事後,冀中星被送往積水潭醫院救治,據醫生介紹,其左手被炸得血肉模糊,傷勢較重,需做截肢手術。

在21日凌晨零時許手術完成後,急診手術室人員對《南都深度》稱,冀中星就直接下地庫被警方帶走離開醫院,不知道具體去向。

冀中星:躲遠點,我有炸彈

事發前,冀中星曾從隨身帶的布袋中掏出傳單,試圖向過往到站的旅客散發,但被附近的保安人員阻止。在引爆炸彈時,冀多次提醒過往人員與其保持距離。

「那個男的多次喊著『躲遠點,我有炸彈。』」首都機場T3航站樓B出口旁一商舖店員對《新京報》稱,隨後,該男子手持白色瓶狀物在出口處喊:「我有事說,我有炸彈,躲遠點」,但現場並無人員理會。

一直到他把炸彈外面包著的白色塑料打開,周圍的人才發覺不對勁,保安才匆匆跑過來,說了不到兩句話,炸彈就爆了。

冀中星兄長:有活路誰炸自己

「他現在是沒活路了,人但凡有出路,誰會要炸死自己呢?」冀中星的哥哥冀中吉向《大紀元》喊冤說。

冀中吉表示:「從昨天(20日)晚上到現在,我的電話一直響不停,我對昨天的事不了解,我弟弟的生命,到現在啥樣都不知道,我急得不行。昨天晚上鄉政府不知哪個部門的人到我家,把我爸的手機卡拿走,我弟弟計算機主機被搬走。」

對於發生這樣的事情,冀中吉說:「我弟弟的事太冤、太冤了!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誰都不管不問,多少年了,我弟弟一點辦法都沒有,走上了這條絕路。」

冀中吉還表示:「我弟弟實在冤枉啊!2005年在廣東東莞開『摩的』載客,被東莞治安大隊的工作人員從摩托上打下來癱瘓以來,我們找當地政府部門要求賠償,他們互相推來推去,誰也不想負責;去法院告,人家說,沒有人證,告不贏。為了給弟弟治病。家裡能賣的東西全賣了。親戚朋友家到處借錢。我弟弟下半身已經萎縮、潰爛了。現在是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啊!」

冀中吉說:「他是吃喝拉撒全在床上,現在又沒了左手,可怎麼辦呢?有誰要是能把我弟弟的冤伸了,我們全家就給他跪在地上,磕三天三夜的響頭,我們都願意啊!」

就在冀中星的家人悲傷不已之時,北京警方卻在調查包括冀中星如何前往北京及機場、是否有同黨、爆炸物是否在北京或到北京前製造等問題。

冀中星的悲慘遭遇

今年34歲的冀中星,家住山東省菏澤市鄄城縣富春鄉大冀莊村。2005年6月28日,在東莞打工的冀中星騎摩托車搭載乘客龔濤去東莞厚街新塘,途中遇到警察巡邏查車,兩人遭到七、八名治安隊員手持鋼管一頓暴打。

經醫院診斷,冀中星身體多處重傷,尤其是腰椎體爆裂性骨折導致完全性癱瘓,完全喪失勞動能力。

冀中星在其博客中描述,有七、八個治安員手持鋼管、鋼筋擋在路口,在他準備停車時,一治安員手持鋼管向他臉部橫打過來,把他和龔濤同時打翻在地。等他醒來時,已躺在醫院。

龔濤告訴冀中星,他倒地以後,七、八個治安員仍舉著鋼管、鋼筋朝他的腿部、腳部、腰部猛打,直到警車趕到,發現他已昏死過去,才趕緊把他送到厚街醫院。

那一年(2005年),冀中星的臀部腐爛不堪,腿也斷了,渾身氣味很重,維生艱難。冀的律師稱,在致殘案中,東莞兩級法院均判冀敗訴。

冀中星的哥哥對記者說:「我弟弟被打殘廢,當時就打昏死過去。我從老家趕到廣東,他下半身已經不能動彈,一直到現在。他下半身已腐爛了,都是我爸爸照顧他。」為了幫其弟處理後事及治療,家裡還欠了10多萬元外債。

曾幫助過冀中星的媒體人吳賢德稱,冀家裡很窮,住茅草房,被東莞治安隊員打傷後沒能力就醫,在家拖著,下半身早已潰爛。曾有律師幫助冀中星,但東莞方面的壓力使得律師不敢再多說話,「我覺得他是對這個社會徹底感到絕望了。」

大陸各界熱議:炸醒裝睡的人

冀中星的故事引起國內外巨大迴響。媒體人楊錦麟表示,首都機場爆炸案發生之後,這段話已經廣泛傳播:你無法叫醒一個裝睡的人,但你可以炸醒一個裝睡的人!

北京學者吳祚來也指出,把一個好好的人逼到絕路上,誰之罪?司法沒有獨立,地方警察黑惡化,上訪的路被堵死,沒有民意代表,無法治、不公平的社會必然製造大災難。

詩人小鄭分析:冀中星並不想殺害路人,他的性質跟自焚有些接近。他就想震驚社會!問題是社會已經麻木,他震驚不了!這是我所深深憂慮的。但是一切都會照常發展。過一兩個月,肯定還會有新的爆炸案!悲劇的發生無可奈何!

北京科技大學管理學院教授趙曉則說:冀中星引爆前用了十分鐘疏散民眾,所以只傷了他自己。多麼善良的百姓,這個國家誰敢站出來說:我比他更有義!

天津本末廣告有限公司CEO「街邊一角餅」:讓一個人絕望,整個社會的每一個人都會跟著不安全起來,首都機場爆炸案,引發這麼大的轟動效果,因為這很可能成為以後上訪的新模式,冀中星的成功起到了示範作用,和他有著同樣遭遇而長期被忽視的人千千萬。

自由撰稿人衛莊:05年冀中星被東莞治安隊打癱瘓,依法起訴、上訪、媒體曝光、網上發帖,一切方法用盡,還是「叫天不應,叫地無聲」。絕望的他選擇在機場靠爆炸自殘揚名。八年,日本鬼子都打跑了,上訪者的血訴卻打不動官僚者堅硬的心!難道上訪比抗日還難?

湘人李傳媒工作室首席策劃師:冀中星給了法治社會大量的機會,但是我們所追求的法治社會沒有給冀中星一丁點的機會,大量中國人只喜歡做圍觀者、做看客,冀中星絕不是最後一個。

胡佳:維穩體制在製造火藥桶

北京著名維權人士胡佳表示,被打成這樣,身體已殘疾,如果沒有政法部門的話,就不會有這種現象,這個國家的政治環境已不適合人類生存,它是侵害型的社會,這些「喝血」階層,用一種集中營的手段欺凌老百姓。

「冀中星,我認為他已經很理智了。我只能說,維穩體制就是在把社會變成越來越烈性的火藥桶。旁邊的火花還在不斷地閃現,它可能引燃某個局部的爆燃,也有可能引起整體性的爆燃。」胡佳對美國之音說,冀中星事件再次表明,中國的維穩體制正在製造一個烈性火藥桶。

胡佳表示,這又是一個悲劇,天天在這個國家上演悲劇,這些訪民在徹底絕望下,弱者只能用這種方式發出聲音。中國要有多少冀中星、楊佳及西藏的僧侶,才能喚醒這個國家的國民,所有的人要多久才能醒過來站出來反對共產黨,現在只是知道製造罪惡和痛苦的這個制度不能要了。

絕望中國人如何選擇?

冀中星的目的似乎是達到了,全世界都知道了這起爆炸案;冀中星的目的又似乎沒有達到,因為他的冤案依舊沒有得到解決。

時評員楊寧說,在這個一黨專制、司法不獨立、官員腐化嚴重、地方警察黑惡化的國度裡,在這個沒有民意代表、沒有法治、沒有公平的國度裡,各個階層的老百姓正在陷入絕望,陷入絕望的老百姓又做了哪些選擇?

一、選擇逃離。對於中國的既得利益者以及附屬於這個集團的受益者,甚至普通百姓,在對中國的政權、生態環境、食品安全、教育腐敗等絕望後,他們選擇了離開這個國家,或移民或偷渡,去他國尋找幸福。

二、選擇殺官。繼幾年前上海楊佳手刃上海幾名警察後,2011年至2013年中國多地均出現了殺官的高潮。2011年,吉林、撫州發生爆炸,爆炸目標明確指向中共政府和中共官員。

三、選擇自戕。2013年迄今除了冀中星在北京機場引爆炸彈外,安徽阜陽一農婦6月30日為抗議政府強拆,在拆遷辦門口服毒自盡。2012年,雲南巧家縣也發生了為抗議強拆,而引爆炸彈的惡性事件。類似事件可以說這些年在中國是層出不窮。


在一黨專制、司法不獨立、官員腐化嚴重、地方警察黑惡化的國度裡,逃離是陷入絕望的老百姓的選擇之一。(AFP)

北京統治者:左手肇事,右手維穩

從另一個角度看,統治者本身並非不知道中國冤民無數,但是,時評員陳破空認為,所有這些民怨、民變,亦即不穩定事件的肇事者,都是政府本身;其警察、城管、治安隊員、社區人員,都是不穩定的積極製造者。

陳破空表示,亂也政府,穩也政府。這一自我循環的怪圈,看似沒有邏輯,實則頗有奧妙。支撐這一怪圈的,是利益,是金錢,即中共大小官僚對龐大維穩費的爭奪與瓜分,如蟻群聚食。試想,如果沒有不穩定事件,談何維穩?如果沒有維穩,又何來維穩費?如果沒有維穩費,中共大小官吏,豈不短少了巨大金錢和利益來源?其腐敗、糜爛的生活,何以為繼?

於是,左手作亂,右手平亂;左手肇事,右手維穩。在新疆、西藏如此,在漢人地區也是如此。盤踞北京的中央政府,成為最大獲利者。將矛盾、鬥爭、衝突,壓縮在基層。縱容基層酷吏惡警對底層民眾任意施暴,藉以顯示紅朝天威;假意為底層民眾保留上訪渠道;各級信訪局讓上級政府扮演「青天大老爺」。

中國成「火藥桶」 每個冤民都是炸彈

在這種「維穩」怪圈下,國際輿論注意到,中國已經成了「火藥桶」,每個冤民都可能是一個定時炸彈。


中共「維穩」怪圈下,中國社會已經成了「火藥桶」,每個冤民都可能是一個定時炸彈。圖為冀中星爆炸案引來大量媒體及群眾拍攝。(AFP)

《美聯社》報導,冀中星案件已經把聚光燈投向缺少公平的中國司法制度,特別是在一個收入和社會地位差距迅速拉大的時代。中共法庭受到共產黨地方政法委的控制,普遍被視為腐敗,以及保護地方官員的利益,而並非行使正義。

像冀中星這樣的人,沒有受過多少教育、完全沒有政治關係的民工,構成了中國社會的底層。當司法制度對他們失靈,他們轉而上訪。但是這些上訪極少成功,上訪者的挫折可能聚積和爆發成為暴力事件。

冀中星在2006年啟動一個微博來尋求公眾支持他的事業,今年他寫的最後一個留言是,「我們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官媒評論說:「嚴肅對待每一個人的不滿。每一個感到被冤屈的人都可能是一顆定時炸彈。」

彭博社7月22日報導說,冀中星這樣的抗議者是「那些處於社會底層並無法尋求公正的人的終極行動。」北京科技大學人文社會科學院教授胡星斗表示,「草根的社會衝突已經達到史無前例的程度,隨著官官相護和上訪制度問題重重。這個人選擇國際機場,可能因為他想要獲得更大關注。」

「他只會在被逼到牆角的時候才這麼做。如果有任何其他的路,他不會這麼極端。」CNN引微博上的網民說。

「引爆自己的冀中星,會否『引爆』中國?」《德國之聲》報導。維權律師唐吉田在接受採訪時表示,中共權力的傲慢製造了無數有冤無處申訴的冀中星們。新浪名博「假裝在紐約」也在微博上寫道:「過去十年,有多少被蠻橫對待無路可走的底層百姓,就有多少隨時會引爆的地雷埋伏在我們周圍。關心他們的命運就是關心我們自己,多一次公正的對待,這個早就是雷區的國家就少一顆地雷。」

熊熊之火燃起時 亡黨日子到

香港媒體《東方日報》則說,其實,絕大多數中國老百姓都是善良的,都不想走上這條激烈的道路,只因社會不公不義,官府腐敗無能,無權無勢的老百姓受盡欺壓,忍無可忍,才不得不拍案而起,逼上梁山。

當今神州處處都是「怨塞湖」,但凡有一絲裂口,都會導致崩潰。歸根究底,在當局維穩壓倒一切的思維下,老百姓有冤無處伸,民怨日積月累,激烈事件無日無之,正是當局一手造成。

評論說,事實證明,高壓維穩是解決不了問題的,即使維穩經費再多,維穩手段再強硬,也終有維不下去的一天。執政當局再不澄清吏治,疏導民怨,熊熊之火燃燒起來,亡黨的日子也就到了!◇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