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古月今照|雪境荒村古韻長(中)

?"
繪圖 / 古瑞珍

抬頭望著布滿了星光的夜空,也不知那蒼穹如何的浩蕩,只覺著整個村子像大地裡的搖籃,滿載著溫馨與寧靜。月光從窗外洩進來,鋪了滿地,那邊燈火還搖曳著,老者頓時覺著心裡一片寧靜,像回到了幾世前的家一樣,熟悉而親切。

文 ◎ 王金丁

錯落山谷裡的村莊

雪地裡已映出一線暮色,正慢慢爬上屋脊,遠遠能看見屋瓦村路間隱隱沒沒繞著一圈漢子,不是擔著、挑著就是馱著或推著貨物的,一路從後山腰綿延到了村子裡。敏兒知道村哥哥們從外面市莊村鎮兌了食物回來了。「天要昏了,咱們趕去後山上瞧瞧去。」敏兒指著那隊伍,叫小喜兒將老伯伯手裡的弦琴接過去,偕著梅姑,三人奔向後山去了。

剛踏上小嶺頭,眼看暮色已襲上半個村莊,敏兒就加快腳步奔了起來,只幾個腳程又越過了一個山嶺。老者跟在敏兒後頭一路追著,心裡訝異著這姑娘的腳力,就轉過頭來跟梅姑交換了眼神。看著敏兒越跑越快卻是一身輕鬆,腳下只好運起功力來,敏兒看著老者跟了上來,就笑著說:「老伯伯好腳力,小心這路上還濕滑著呢。」老者聽著,心裡又是一陣驚喜。

三人前前後後跑著,片刻就上到了半山腰,老者倚著一棵高大的槐樹幹歇著,雪片兒還簌簌的從樹上落下來。從這裡望去,才把整個村莊看清楚了,原來這村莊錯落在山谷裡,溪流依村而過,此時已被雪鋪成了一條白色絲帶。

這時,腳下一個漢子跟著一個漢子,背著大包包穿過山腰,向村莊走去。敏兒拉開嗓門長長的唱喝起來,歌兒似的,老者聽著新奇,覺著聲音裡帶著歡迎、慰勉的親切味兒,漢子們似乎感受了,也唱起歌來回應著,一時,歌聲一串串繚繞了起來,迴盪在山腰間。老者正聽得有趣,一旁梅姑卻搖著他的手臂,輕聲說:「阿爹您聽,那村裡也有了回音了。」老者傾耳聽著,一波波渾厚的歌聲從山谷裡飄來,老者更覺著有趣了,再仔細聽時,就驚奇的說:「可不是小喜兒彈的弦琴嗎!」想不到那琴音在這谷裡竟那麼清澈。梅姑側著臉,也聽到了,微笑著點著頭,一時覺著空氣裡充滿了祥和溫馨,感動的說:「這真是個奇妙的村落。」

暮色漸漸鋪滿了山谷,眼前一片金黃,飄著雪的村莊在老者眼裡就更漂亮了。三人站的地方正好遮風避雪,此時,一股寒香撲鼻而來,梅姑瞧見山壁裡長著幾株青松幾叢翠竹,還有幾枝紅梅如胭脂一般映著雪色,分外顯得精神,梅姑瞧著好看,就走過去遊賞去了。敏兒站在老者身旁,指著緩緩行進的漢子們,仰起頭望著插向天空的山嶺說:「十幾天前,咱村哥哥們,就是背著村裡的東西攀過這山頭,下到平原村鎮去,如今換了食物回來,這樣一年走個三、五趟,咱村裡就夠充實了。」

「這山谷村裡住著近百戶人家,每家每戶自個兒斟酌著在屋前屋後植樹、種花、種菜、種水果。有技巧的,製了道具活兒,就往溪裡去抓蝦補魚。有力氣的,帶著繩兒、棍棒兒,呼朋揪伴上山去捕野豬、野雞。有懂茶種的,選著好天氣掮了竹簍子,就去山上採茶去了。也有傳下來染布織衣技術的,就教婦女、姑娘們做著。」敏兒一面觀著天色,一面比劃著說:「要哪家有了好東西了,分著給大夥用,哪個巧媳婦廚房裡做了好食物,大夥就吆喝著搶著去吃去了。」

看著村哥哥們都走進了村裡去了,敏兒才發現不見了梅姑,就喊了幾聲,那梅姑卻應著從竹叢裡鑽了出來,襟裡抱了青翠的竹葉子,還有紅紅白白的梅花,像尋了寶一樣高興。敏兒選了一株梅花攥在手裡,拉著梅姑就向谷裡奔去了。

像回到了幾世前的家

老者、梅姑跟著敏兒回到村裡時,雪也歇了下來,家家戶戶點了燈,昏黃的燈光都漫到山谷裡來了。

村漢子們都各自回家裡去了,只有住村尾的幾個漢子把重重的包包攤在地上,坐在石頭上歇息著,有人給拿來了熱湯、食物暖著肚子。敏兒跟他們打了個呼應,老者也跟著打著招呼,抬頭望著布滿了星光的夜空,也不知那蒼穹如何的浩蕩,只覺著整個村子像大地裡的搖籃,滿載著溫馨與寧靜。敏兒拉了老者手臂,指著前面亮著燈光的屋子說:「阿娘做的晚餐準上桌啦。」

三人進了屋裡,果然一張長桌上已擺滿了琳瑯滿目的食物,大多是不曾瞧見的東西,老者跟梅姑看著呆住了。「來了客人了,阿娘快來瞧瞧!」敏兒高興的喚著,內屋裡也傳出來聲音:「來了,來了。」只見一個繫著白布圍巾的婦人,捧著盤子走了出來,嘴裡招呼著:「難得來了客人,先嘗嘗今年的新茶芽兒。」待婦人將手裡的盤子放到了桌上,敏兒就拉著阿娘跟大家認識了。這時,一陣晚風從窗洞吹了進來,窗邊的燈火明明滅滅搖曳著,敏兒過去,手掌護著火舌,給燈臺裡添了燈油,那燈火又伸長火舌子,氣壯的明亮起來。

敏兒阿娘讓老者跟梅姑坐了,給倒了茶嘗著,自個兒也喝了一大碗。敏兒走過來瞧見了說:「忙了半天,阿娘一定累了。」「喝了這茶就舒暢了。」敏兒阿娘聞著那茶壺口冒出的茶味兒,就又倒了半碗,津津的說著:「這烹茶用的,可是去年屋後收的梅花上的雪,讓我集了一個大花甕,您倆嘗嘗是否好喝。」老者喝了一口,覺著不一樣的清淳味兒,聽著敏兒阿娘這一說,第二口就含嘴裡思索著,更覺著這茶的韻味兒長。一旁的梅姑正慢慢品著氣味,細細喝著。敏兒阿娘看著這爹女喝得津津有味,就樂開了:「這茶葉是漢子們過了溪,去山上採了來的,茶樹野生土長,熬過了霜雪的茶葉子,做出茶來才有好味兒。」

敏兒看著阿娘盡說著茶,就拿起筷子給老者夾了隻雞爪子,說:「老伯伯吃菜啊。」也給梅姑拿來一小碗蕉葉蒸蛋先嘗了。然後一樣一樣說著,這菜是哪栽哪採的,那菜怎麼燜怎麼蒸,那餅兒是怎麼烘的,看得梅姑眼花撩亂,只認得一樣好似醬蘿蔔炸兒、一樣似蔥花卷的,其他就不識得了,只管一樣一樣吃著,覺著從沒嘗過的新味兒。

老者貪吃了幾杯茶,覺著餓了,就夾了幾樣碟子裡的菜,泡茶吃了一碗大麥飯。此時,聽見窗外小喜兒悄聲喚著敏兒,敏兒想起什麼似的說:「老伯伯,梅姑姐姐,你們隨意吃了,我這就跟小喜兒去看哥哥們打外邊帶了什麼新鮮東西回來。你們要睏了,就先歇著,明早兒,聽見了溪邊有人唱著歌,我們再去瞧瞧好事兒。」就一溜煙跑出去了,敏兒阿娘也笑著去忙著去了。梅姑瞧著敏兒背影,估量著與自己身材不相上下,就從布兜裡拿出來一件新裁好的翠綠細花短襖,想著敏兒會喜歡,就給放到敏兒房裡桌檯上。跟阿爹說了些話兒,就往裡間淨室歇著去了。

老者又好奇的吃了一些東西,喝了一碗茶,就在屋裡踱著步子。此時,月光從窗外洩進來,鋪了滿地,那邊燈火還搖曳著,老者頓時覺著心裡一片寧靜,像回到了幾世前的家一樣,熟悉而親切。想著想著,就坐椅子上睡著了。(待續)◇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