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七月流火 傳遞全民冤情

?"
近日中國氣象臺發布了熱浪預警,警告溫度可達41℃的高溫。圖為7月30日新疆吐魯番火焰山。(AFP)

進入7月,中原大地幾乎有超過三分之一的版圖處於燒烤之中。

酷熱、大旱在中國古代都預示著人間充滿冤情,在大陸當前什麼樣的冤情竟長期持續不散?

讓人聯想到被中共長期殘酷迫害至今的法輪功千古奇冤。

文 ◎ 張傑連

7月的最後一天,大陸浙江寧波為當地近60年來的氣象新的歷史紀錄做了一個生動的達人秀:G15甬臺溫高速奉化收費站附近一塊10米高的廣告牌竟然在烈日下發生了自燃。交警接到報警趕到現場時廣告牌已經被燒得只剩下一半,之後消防趕到現場對這塊廣告牌進行撲救才控制住了火勢。據悉,高速寧海收費站附近的中央護欄近50米的綠化帶已經枯萎,用手輕輕一折就能將整棵樹折斷。

進入7月,中原大地幾乎有超過三分之一的版圖處於燒烤之中。中央氣象臺監測顯示,截至7月29日,江淮、江南、重慶等南方地區共有43個市縣日最高氣溫超過40℃,其中,浙江奉化(42.7℃)、新昌(42.0℃),重慶豐都(42.2℃)、萬盛(42.1℃)最高氣溫超過42℃。上海、杭州的氣溫也突破40℃,刷新有氣象紀錄以來的歷史極值。

氣象專家表示,8月南方的高溫天氣依舊不容樂觀,高溫天氣仍將持續,部分地區高溫強度可能超過前期。

有心人發現,今年的高溫形勢與10年前相仿。2003年夏季,中國南方經歷罕見高溫過程,高溫時段從6月30日到8月11日,長達43天,多地氣溫刷新歷史同期極值。

旱魃是古代傳說中能攢成旱災的怪物,《詩經.大雅.雲漢》有言:「旱魃為虐,如惔如焚。」酷熱、大旱在中國古代都預示著人間充滿冤情,在大陸當前什麼樣的冤情竟長期持續不散?不難觀察,高溫天象的十年輪迴,最讓人聯想到被中共長期殘酷迫害至今的法輪功千古奇冤。


酷熱、大旱、妖風、雷鳴、天降隕石,7月的中國大陸頻現異象。在中國古代,天象預示著人間充滿冤情。薄熙來案公審在即,但中共當局仍在掩蓋案件的核心內容。(大紀元合成圖)

從1999年7月開始,至2003年,當局對法輪功的迫害達到最高峰,江澤民開出了「打死算自殺」,「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搞垮,肉體上消滅」的鎮壓政策,同一時期,「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駭人聽聞的惡行也在暗地裡進行。2003年,一輪罕見的酷熱天象隨之而降中原,或許那就是上天的憤怒。

十年之後,江氏集團發動的鎮壓已成強弩之末,法輪功問題成為中國政局公認的核心問題,新政當權者面臨著徹底停止迫害,還是依照慣性延續鎮壓路線的兩重對應完全不同未來的選擇。此時,又一輪超級酷暑熱浪滾動中原,幾乎成了上天對人間最明確的警示。

天象就是天對人的評判表達

人們常說:「人間私語,天若聞雷;暗室虧心,神目如電。」也就是說,人的一切言行,神或者說是天都了如指掌,無所不知。天象實際就是天對人的行為的一種評判表達方式。


7月31日一條死魚躺在重慶的乾水庫內。今年中國中部幾個省分遭大旱,局部是百年一遇的特旱,田地、水庫乾涸。(AFP)


持續高溫下,8月1日湖南省的一盒蛋中,有小雞打破外殼孵出。(AFP)


高溫中暑頻發,上海已有10餘人死亡。圖為7月31日湖南長沙一中暑病患,昏倒在馬路上導致背部大面積燒燙傷。(AFP)

對此早在3000多年前的古代就有了明確的答案。西元前1044年當年周武王姬發率兵打進朝歌城,逼的殷紂王自焚身亡。武王割下紂王的頭懸掛於大白旗上。隨後,周武王釋放了被紂王關押在獄中的紂王自己的叔叔箕子。當時,箕子因勸諫紂王做一個仁德的君王,不要恣行逸樂,荒淫無道,甚至佯裝瘋癲、自殘去感化紂王,盼其醒悟,莫做暴君昏王。紂王反將箕子給關押起來。武王知道箕子有經天緯地之才,便向箕子請教怎樣保護萬民,並使其按照天的旨意和睦相處。

箕子系統介紹了上古時代上天賜給大禹九種治國安邦的天法。其中,第八種提到了「庶征」(《史記.宋微子世家第八》)。

箕子說:「庶征,就是上天示人的各種天象徵兆,這些天象徵兆就是天帝對我們的君主即天子、皇帝說的語言。這些天象徵兆,主要包括:下雨、晴朗、暖熱、寒冷和颳風。這雨、晴、熱、冷、風五者齊備,而且都遵循著自然的規律發生的時候,那一定是風調雨順,萬物繁盛。如果其中的一種現象過多,那便是一種凶象;如果其中一種現象太少了,那也是一種凶象。

上天對人間皇帝的好的表現所作出的肯定的天象表示是:天子能恭敬而莊重的拜祭天地,就會有適時的雨水到來;天子能把國家治理的秩序安定,那就會有適時的豔陽天;如果天子有知識能智慧公正的處理事務,那麼適時的熱天就到來了;如果天子能從善如流,深謀遠慮,那麼寒氣就能如期而至;天子能以德化民,民風純善,那時就會有清風撲面,徐徐而來。

天帝對人間的天子不好的表現所做出的否定的天象是:天子如果狂傲不羈,顛倒黑白,欺壓良善,百姓愁怨,將會有大雨和洪災出現;如果天子違綱悖紀,號令不順,人心虛嘩憒亂,刑罰妄加,欺師滅祖,濫殺無辜,則豔陽高照,大旱連年;如果為官不勤政,為民無正氣,窮奢極侈,則酷熱不退;如果治國無長策,朝令夕改,民不聊生,就會高寒肆虐;如果君臣正邪不分,昏聵淫亂,就會狂風不止,沙塵暴頻仍。」

可見,3000多年前的箕子就把天象說的如此透徹。翻開悠久的中華文明史,我們看到歷朝歷代,信天敬神是人們精神世界的不可動搖的主旋律。相信上天的憤怒和自己的惡行及道德敗壞是有直接關係的。地震、洪水、乾旱、蝗災、沙塵暴、酷熱、高寒等天象,是上天對人的警告,每遇到這些極端天象警示和大災降臨,皇帝都要頒布「罪己詔」向蒼天謝罪。「禹湯罪己,其興也勃焉。」(《左傳.庄公十一年》)。蘇軾在〈乞校正陸贄奏議上進札子〉中說的更好:「罪己以收人心,改過以應天道。」

自古以來,順天者昌,逆天者亡。在商朝時,武乙帝(公元前1147年~1113年)在平時嬉戲時,用木頭、泥土製做一些玩偶,他命名為「天神」。他讓人抬著這些玩偶和他一起玩鬧。如果「天神」玩輸了,武乙就想方設法去污辱「天神」。他用一個皮袋子裡面盛滿鮮血,然後高高掛起,自己躺在地上仰面朝天,用箭去射這個「血囊」,武乙命名為「射天」。時隔不久,武乙帝到黃河、渭水一帶去狩獵的時候,被雷殛而亡。這位敗德胡為的帝王,上天沒有饒過他。

武乙帝射「天神」玩的是個人遊戲,把自家性命搭了進去。但與此相比,江澤民鎮壓法輪功,則是把整個國家、民族作為賭注,發動全民對抗「真、善、忍」宇宙真理,不僅創下迫害法輪功修煉人的曠世奇冤,從另一個角度看,也創下了把中國人整體上變成大冤民的歷史紀錄。

在迫害法輪功的十多年中,當局利用手中權力,開動各種輿論工具,大肆製造謊言,造謠污衊「法輪大法」,採取卑劣的手段煽動群眾對「法輪大法」的仇恨,硬生生地把無數無辜的百姓推到了宇宙正法的對立面。在古人看來,等於是驅使著百姓去砸廟謗佛造惡業。事實上,每個生命都有其自身的軌跡,中原更是「人身難得」,如今,這些原本具有美好未來的生命卻要成為中共行惡的犧牲品,被推入不劫深淵,可見,不論你自身知情或不知情,在上天看來,世間已是冤海人頭一片片了。7月火或許也傳遞著這樣的你所不知的自身冤情,上天也是在為你喊冤。

善盈而後福,惡盈而後禍

民間有雲「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不是不報,時候不到,時候一到,一切全報。」有人可能會想,暴君暴政作了惡,要遭惡報,但不應與我有什麼關係,我只是一介老百姓,往往做事是由於受上面壓迫不得已而為之,災難為什麼要降臨到我頭上呢?

事實並不那麼簡單。捷克共黨獨裁政權結束後就任第一屆捷克民選總統有這樣一段評論:「我們全部已經習慣了,適應了這個極權制度,接受了這個制度是不可改變的事實,從而成全了它的運行。換言之,我們大家都多多少少對這部極權機器得以運行負有責任,我們當中沒有一個人僅僅是這部機器的受害者。要知道它之所以能運行,我們每一個人都曾出過一份力。」

這段肺腑之言讓我們看到自己並不無辜。暴君暴政作惡,是把許多無辜在無意中被拖入深淵,但人自己對邪惡的麻木和認同,客觀上是助紂為虐,也是造業。暴君暴政作惡就是這樣以明的和隱的方式害人。

如此看來,時隔十年,再次「燒烤」中原大地,天意中不僅是對中共繼續迫害修煉人的怒斥,也是對無數被中共蒙蔽,因此而含冤待毀的生命喚醒,遠惡近善,退黨、團、隊,保平安,明真相,避危難。

古人說「善盈而後福,惡盈而後禍」。在惡未盈之前就是在給人一個幡然悔悟、棄惡揚善的機會。這也就是古人所說的「天之善」。而對於行惡不止的中共,則亦如古人所說,「其惡足以賊害民者,天奪之。」

傾聽天災的警示,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的責任。當異常天災出現之時,我們都應該捫心自問:這世上發生了什麼?自己在做什麼?不要讓暴政暴君把自己拖入深淵。同時,每個人都多一點慈悲之心,把認識到的真相善告周圍,勸善救人。◇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