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宗慶後潑糞錯了方向

   娃哈哈集團公司董事長、中國內地首富宗慶後在接受媒體採訪時稱,「富人的錢都是國家的,因此,公眾沒必要仇富。殺富濟貧導致的後果是,有錢人帶著資產移民到國外,這是最大的國有資產流失。」從這位首富擁有「人大代表」的身分,名下集團46%的資產已然打上政府標籤的實情來看,他的此番言論並非只是一時腦熱、隨便說說,而是鄭重其事的以一位仰賴政治特權致富的中國官商的身分來為政府代言。

  「富人的錢都是國家的」,這本身就是一句馬屁味十足的諂媚之語。在當今一黨專政的紅朝中國,國家的一切財政、資源都盡在中共集團的掌控之中,別說富人的錢會以各種方式被強制充公,就連顆粒無收的農民以及吃了上頓愁下頓的打工族的勞動所得都在政府的覬覦之中。對於中共來說,在中國土地上創造的所有財富,其真正擁有者只有中共一家,而創造財富的普通民眾卻是任其利用的勞動工具和隨意使喚的奴隸。即使富人的大筆資金貢獻給了國家,「政府」也並沒有把這些原本取之於民的財富用之於民,而是中飽私囊私自侵吞。

  或許一些中小企業的創辦人自有難言的苦衷,他們對政府各類名目的「上貢」其實並非心甘情願,或許他們的被動苟同也只換來了他們步履維艱的生存境況。這樣的企業家也許還情有可原,而對於那些勾結官員,意圖利用官位、職權來為自己謀取暴利,或者一心聽命於政治安排,為政府的巧取豪奪貢獻一己之力的官商富豪來說,官方的權力支持是他們趨之若鶩、翹首以盼的。

  「中國首富」一味指責「公眾仇富」,貶斥「殺富濟貧」,將富人競相移民的現象歸咎於貧民對富人的仇視。實際上,在中共一黨專權的今日中國,與其說公眾仇「富」,不如說是仇「貪官」、仇「特權」、仇「官商勾結、坑矇百姓」。那些利用政治特權和非法手段,無視公正與道義,為富不仁的企業家只要打上了「官」的烙印,就無法叫人尊重和愛戴。而百姓付出了辛勞卻被剝奪利益,這其中的苦又怎是一個「仇」字能得以盡述?

  「殺富濟貧」一詞本無貶義,多是因為遭人欺壓卻無力反抗的無奈和憤懣交織在一起,直到深陷被逼牆角,無路可退的絕境,才以極端的方式了結而已。然而消滅中國富人的,究竟是「仇富」的民眾,還是「貪富」的官府,其實是明白無誤的。過去30年,中國哪一個「富人」被民眾仇倒?中國的富人們,倒是一個接一個地進了監獄班房。徐明、黃光裕之流的富商,是因為民眾搶光了他們財富?還是因為肆無忌憚地和權力私通,被淪為政治犧牲品?這些都是基本事實,何須贅述。

  倒是宗慶後頗有自知之明,「富人的錢都是國家的」。這句話本身,才是富人們逃離中國的真正原因。其實,在中共眼中,窮人的錢也同樣都是他們的,否則徵地拆遷搶財奪產在中國怎會如此普遍。

  宗先生們,請把潑向普通民眾身上的糞轉個方向,那邊臭氣熏天,不多您這一桶。◇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