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李克強經濟受阻 習李王鐵三角成型

?"
2013年中共北戴河閉門會議氣氛惡化,各利益集團就李克強經濟改革方案爭鬥不休。(大紀元合成圖)

據說北戴河會議上,李克強的日子不好過,有人悲觀認為「李克強經濟學」搞了一百多天就「夭折」。於是習近平、李克強與王岐山越發結合成鐵三角。習平衡大局,只說不做。李、王遭遇的各種矛盾,習就得拉扯各方,別讓矛盾衝突達到分崩離析的地步……

文 ◎ 王華

「李克強經濟學」遭遇難題了

8月14日,中共政治局常委劉雲山在北京露面,暗示北戴河會議結束,不過,這個神祕閉門會議討論的話題、特別是未來中國經濟政策的方向變動卻剛剛開始。兩、三個月後,中共將召開18大三中全會,屆時習近平、李克強的班子得推出自己的新政策。據說北戴河會議上,李克強的日子很不好過,有人甚至悲觀地認為,「李克強經濟學」剛搞了一百多天就面臨「夭折」。

2013年6月,巴克萊資本(Barclays Capital)推出一個新名詞Likonomics(李克強經濟學),在國際社會引起強烈反響。巴克萊把「李克強經濟學」概況為三部分:一,不出臺刺激措施,結束財政刺激,逐步縮減國家主導的投資行為;二,去槓桿化,抑制信貸增長,大幅削減債務;三,進行結構性改革,如對財政系統、生產要素價格、土地使用、行政控制、壟斷、收入分配以及戶口登記制度等領域進行改革,特別是實行「金融自由化」,用短痛換取經濟長期可持續發展的潛力。

不過種種實踐「李克強經濟學」的新措施,很快地就傳出李克強遭遇難題了。

李克強反覆質問楊雄

8月11日《國際金融報》援引上海市委副書記、市長楊雄的話說,「當時他(李克強)一再問我,上海是不是要改革,我說是,態度是表得非常堅決,我說我們沒要政策,我們要改革。」楊雄還找藉口說,自貿區具體的一些批文都在辦理過程當中。

據大陸媒體報導,早在2013年6月,上海自由貿易區項目的具體方案已上報中共國務院,原計畫預計今年下半年正式掛牌運營。不過方案遭到既得利益者的反對。香港媒體曾透露,在構想上海自由貿易區計畫時,李克強曾擬向外國投資者開放上海金融服務業,這一設想遭到中國銀監會與證監會的公開反對。

隨後,李克強在一個閉門國務院會議上發了脾氣。當被告知他的上海自由貿易區計畫遭到眾多反對時,李克強當時曾憤怒地拍桌子,最後在李的堅持下,7月3日國務院才原則性同意此方案。8月在北戴河會議上,李克強力主推動的許多改革計畫,也遭到了某些權貴等既得利益集團的阻撓,致使未來三中全會的新政策出籠充滿變數。

當時,直屬中共國務院的中央級黨報《經濟日報》連發五篇文章「解析國企改革熱點」,稱國企不能私有化,否則將動搖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根基,擔心國企改革「會把國企改沒」。如8月9日的〈國有資產豈能一分了之〉一文,批評「全民均分國資」言論,並稱,俄羅斯當年「均分國資」的後果,導致「重大經濟災難」。這些左派文章都是為了攻擊李克強的。

上海為何不願意搞自貿區

上海自貿區的想法最早是陳良宇時候提出的,2006年陳下臺後,從2007年至2012年,上海經濟成長從兩位數一直跌至全中國倒數第一。李克強上任後到上海視察,提出自貿區這個項目。

《南華早報》7月15日在〈上海是展示李克強經濟學的櫥窗〉一文中稱,李克強選擇上海作為第一個櫥窗,展現「李克強經濟學」是如何發揮作用。然而這個項目,卻觸及了中共的各大部委、各大國有銀行和某些特權人物的既得利益,引發他們的反對。


李克強選擇上海作為第一個櫥窗,展現「李克強經濟學」。不過卻遭到中共某些特權人物及既得利益者的反對。(AFP)

北京一位接觸中共高層的人士對《新紀元》介紹說,上海是當代中共官僚資本的聚集地,其GDP占了全中國的七分之一,當初鄧小平搞改革,不敢拿上海試點,就是擔心搞砸了,輸不起,於是讓廣東先行。上海的金融業掌控了中國經濟的命脈,主要是股市、債券、銀行等金融機構,現代社會靠金融服務業的盈利,超過實體經濟。現在有錢人,特別是太子黨,他們不會去修廠房搞實業,現在連房地產都不搞了,他們只搞股權買賣、私募基金等,這樣發財最快最輕鬆,也就是說,利用特權來掙錢。

舉個例子,上海要是搞了自貿區,就得開放銀行,放開銀行利率、外匯兌換率,解除金融管制,放開各種審批許可。比如中共現有的那些特權階層從美國進口一輛奔馳轎車,進價八萬美金,加上運費不到九萬美金,折合60多萬人民幣,但大陸現在奔馳的賣價是200多萬人民幣,這中間130多萬的價差就讓能拿到進口許可的各部委和央企的貿易公司掙了。假如放開搞自由貿易區,任何人都可以做進出口買賣,任何一家民營企業都可以從美國進口轎車,他可能在大陸只賣100萬人民幣,目前的既得利益者就賺不到錢了。

眾所周知,中國的國家重要行業早已被以江澤民為代表的江家幫、太子黨所壟斷和瓜分。比如江澤民家族控制中國電信行業,江的大兒子江綿恆設立的「中國網通」等公司,成為中國的「電信大王」;前國家副主席曾慶紅、前政法委書記周永康兩家壟斷了中國的石油行業;現任中共政治局常委劉雲山之子劉樂飛早被稱為中國大陸金融業的大亨,36歲不到,已出任中信產業投資基金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長。

這就是上海那批人阻撓李克強的原因,但他們不敢明說,就藉口什麼法律手續不齊備,會搞亂市場等待各種理由來拒絕。

極右與極左聯手對付李克強

這位知情人士還說,現在中共政壇出現一個怪現象,就是既得利益階層,他們中絕大多數是太子黨成員和其家族黨羽,這些從資本主義經濟體系中得到好處、先富起來的這批人,他們原本屬於極右派,但現在他們勾結極左派一起來反對李克強,極右和極左聯手攻擊習李推出政策。

他們藉所謂意識形態之爭來反對改革。中共的極左派主要是那些搞理論的,他們在改革中沒有得到好處,清水衙門,沒有掙到錢,他們就推崇過去文革老毛那一套,窮日子一起過,誰也別想先富起來。

習近平為了安撫左派,就提出了前後三十年的說法,既不否定前三十年,又不否定後三十年,就是和稀泥,但習近平讓李克強、王岐山他們做的,卻是很右的,打左燈向右轉。比如習李王想搞民主、搞法制,但他們不能公開提民主、憲政這些詞,更不能提選舉,於是習近平就提出要大搞「群眾路線教育實踐活動」,群眾路線的實質就是民主,就是民眾監督官員,習還提出什麼中國夢,中國夢就是要跟世界正常社會接軌,要讓民眾活得好。

有人拿李克強和溫家寶相比,溫家寶是典型的在建制代表,是工程師治國,他就是搞工程維護維修,把趙紫陽、朱鎔基搞出的東西加以維修,小修小補,但李克強搞的完全不同,是本質的改變,他要用一套新東西,整個替代現有的舊東西。所以他就沒辦法說,因為一說出來就得被批判,都是資本主義那一套。資本主義的發展,實質就是人類正常社會發展的必然結果,只要是正常社會,都會走到資本主義那套中去,讓每個人機會平等地發展,同時用法制來規範這一切。所以說,李克強他不能說,他只做不說。

習李王形成鐵三角

此位知情人士還說,前段時間有港媒說什麼「習近平和李克強決裂」,「習李分裂」等等,這是絕對不可能的事。

從胡耀邦、趙紫陽,到江澤民、朱鎔基,再到胡錦濤、溫家寶,習近平、李克強,搞政治的書記,和搞經濟的總理之間的關係,從來都得形成一個整體,否則搞不下去,只有政治上強了,經濟上才能強,反過來,只有經濟發展了,政治上才能坐穩。

比如胡錦濤與溫家寶,他們倆都是平民出身,周圍一大幫太子黨虎視眈眈,所以兩人就是背靠背地形成一個整體,互相支持,由於胡錦濤在政治上的弱勢,所以溫家寶在經濟上就不可能有所作為。

習李要想擺脫政治經濟困境,就必須形成一個牢不可破的整體,李克強的經濟改革越右,習近平的政治方向就得朝左,這樣才能安撫左派。


李克強(右)的經濟改革越右,習近平(左)的政治方向就得朝左,這樣才能安撫左派。(Getty Images)

政壇的「鐵三角」,在歷史上大多都是這樣,權力的三套馬車,比如「毛劉周」,毛澤東、劉少奇、周恩來。蘇聯也一樣,勃烈日涅夫都得和議會、總理形成鐵三角,否則就無法在政壇立足。

具體說到習李王三人的不同表現,李克強要保中國經濟不崩潰,就必須搞改革。改革就要觸動既得利益者,所以李只做不說,因為說出來的都是官宦權貴不願意聽的。而王岐山搞反腐,他又說又做。一面把一些江派貪官打下馬,一面高唱反腐歌,讓百姓寬心。

習近平是總管,他要平衡大局,所以他只說不做。因為有李、王在那裡做,出現的各種矛盾反映到他這裡,他就得抹稀泥,搞團結,拉扯各方,別讓矛盾衝突達到分崩離析的地步,所以習會不時說些安撫左派的話,但有時又會冒出支持右派的話,他的作用就是貼膠布,把中共各派黏在一起。

新四萬億背後的習李聯盟

8月12日,大陸各大網站媒體瘋轉香港《南華早報》消息,國有四大行之一的農業銀行上周同上海市政府簽署協議,將提供2500億元的貸款,金額相當於上海去年本地生產總值的12.5%。而以往大陸國有銀行甚少為上海此等大城市提供巨額貸款。據中共政府內部備忘錄顯示,農行將協助上海興建自貿區。分析稱,其他銀行或效仿,為其他地區提供貸款支持,如出口受到嚴重打擊的廣東。

很快人們看到,江蘇、安徽、重慶、四川、貴州、陝西等約有36個城市通過城市交通建設項目的開工申請。在這次投資中,預計到2020年,總投資將達四萬億元。

8月14日,中共官媒《人民日報》解釋說,新一輪投資與當年「四萬億」不同,不會浪費,新增投資不會「撒胡椒麵」,明確重點補短板等等。無論官方如何解釋,不少人認為,這就是「新一輪財政刺激」,這與李克強經濟學的第一條背道而馳了。「克強經濟學三個月就夭折了」。

如何解釋這一現象呢?一位接近中南海智囊團的人士告訴《新紀元》,「這是習李合作聯手的結果。」

據說,李克強最初的確想用比較強硬的手法,讓經濟著陸,哪怕GDP降到3~4%也不怕,但習近平害怕了。從政治穩定的角度出發,習認為,主動刺破泡沫,讓經濟增長速度繼續下滑風險太大,無異於自殺,於是習提出要主動採取措施,做到「穩增長」。於是,李克強在7月31日召開的中共國務院常務會上,推出城市地下管線建設等投資措施,有人稱此為「新四萬億計畫」。


日前,李克強在中共國務院常務會上推出包括城市地下管線建設等投資措施,有人稱此為「新四萬億計畫」。(Getty Images)

李克強若受阻擊,三中全會習李推不動自己的改革措施,那習李政府未來的整體政治經濟改革就泡湯了,再也不要提什麼政策了,就坐著等死吧。◇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