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胡德平「拚了!」 中共各派混戰 比六四前更分裂

?"
胡德平近日發表文章表態「加入戰團」,並藉機警告當局如果不政改會有「大革命」再發生。(新紀元資料室)

近日胡耀邦兒子胡德平發表《舊制度與大革命》讀後感想,加入目前的憲政大戰戰團,中共黨媒也忽左忽右「精神分裂」。有基層官員甚至稱,「六四」時,中共中央有兩個聲音,現在的情況怎麼越來越和那個時候相像了?

文 ◎ 駱亞、王東東

自從習近平提出「依法治國」之後,有關「憲政姓資姓社」,「憲政是否適合中國」的爭論就一直沒有停過。2013年5月,大陸颳起的反憲政逆流,遭到民眾猛烈抵制之後,一度消停。不過8月初北戴河會議期間,又捲土重來。

8月5、6、7日,中共黨媒《人民日報》海外版連續三天刊登署名馬鐘成所寫的反憲政言論文章,包括〈「憲政」本質上是一種輿論戰武器〉、〈美國憲政的名不副實〉和〈在中國搞所謂憲政只能是緣木求魚〉。這些反憲政文章,在網上也再遭到各界強烈反彈。

由於中共很快就要召開三中全會,各派為了影響習近平的路線定調使出了全身解數。為此,胡耀邦兒子胡德平也加入進來。近日胡耀邦兒子胡德平撰長文〈破解《舊制度與大革命》之問〉,大談讀了《舊制度與大革命》後的感想,中共各大黨媒紛紛轉載,引起外界強烈關注。

胡德平此文被認為是右派在黨媒上投下一顆重磅炸彈,對正在開會的三代常委的警告意味濃厚。

胡德平撰文談《舊制度與大革命》讀後感

8月9日《經濟觀察報》發表了胡德平的文章〈破解《舊制度與大革命》之問〉,黨媒「人民網」等轉載時,將標題改為〈胡德平談讀《舊制度與大革命》:絕不可忘記過去革命〉。胡德平在文章開始就明確表示,有關《舊制度與大革命》一書,很多評論都跟中國的改革掛勾,因此也引起他的興趣,談一下對此的心得。

文章中,胡德平「認為法國大革命,不能認為革命不識好歹,群眾得寸進尺。革命的每一步驟,都包含著百年的歷史積怨和憤懣,革命群眾沒有退縮,而政府卻沒有根本對策,最後只能是全盤崩潰。」

文章中回憶文革的序幕,是從犧牲彭德懷來祭旗和發端的。「當時黨中央已經無民主可言,憲法等於一張廢紙,劉少奇手持憲法,都無法擁有主席的發言權。」他還說:「有憲法必有憲政,無憲政,憲法也不神聖。這是慘痛經驗的總結。」

文章最後用胡錦濤的話來警示中共全黨說,今天掌權不等於永遠掌權。

胡德平被指加入戰團 黨媒加劇「精神分裂」

8月5日至7日,中共黨媒《人民日報》海外版連續三天刊登署名馬鍾成所寫的反憲政言論文章,包括〈「憲政」本質上是一種輿論戰武器〉、〈美國憲政的名不副實〉和〈在中國搞所謂憲政只能是緣木求魚〉。這些文章再遭到各界強烈反彈。8月11日,「人民網」突然轉載了《經濟觀察報》上胡德平的這篇大力支持憲政的文章。

目前外界都盛傳中共高層正在北戴河關門惡鬥,有外媒認為北戴河會議有明暗兩線,明的就是中共為秋季召開的18屆三中全會未來幾年發展定調準備,暗線就是薄熙來案,甚至周永康可能是北戴河的另一個爭議的話題。

北京的「龍佛書生崔崔」評論說,北戴河會之前、三中全會之前各方政治勢力出來表演,要施加壓力和影響,結果如何?一看最高層的決心、意志和思想傾向;二看各方博奕的綜合平衡壓力。

有評論認為,這次的北戴河會議各派博奕包括路線之爭、改革之爭。所以黨媒上現在經常看到各種向左和向右的觀點同時出現,呈現出嚴重「精神分裂」。胡德平的文章說明他也「加入戰團」,藉機警告當局如果不政改會有「大革命」再發生。

最高法院院長加入論戰

8月12日,中共最高法院院長周強在《人民日報》發表署名文章,強調要「在全社會形成憲法至上」的氛圍,而這點也是反憲政派作為西方價值觀來批判的內容之一。該文被外界視為目前官方級別最高人物出面回應近期的憲政戰。

周強說,「依法治國首先是依憲治國,依法執政關鍵是依憲執政」,「公正司法是維護社會公平正義的最後一道防線」,文章承認中國司法問題嚴重,稱「中央正推動新一輪司法改革」,並稱習近平強調「以法治凝聚共識」云云。

這篇文章同時被各大媒體轉載。但在微博上卻遭到悄悄封殺。如果用周強作關鍵字進行搜索,新浪微博顯示:根據相關法律法規和政策,「周強」搜索結果未予顯示。如果用刊登此文的「人民日報」四字作關鍵字,則搜索結果,前面兩頁看不到周強這篇相關內容的微博。第三頁上只看到一篇相關的,第四、五頁上沒有任何相關內容,第六頁上只有一條,周強也基本被封殺。

中共官媒出現的忽左忽右聲音,中共底層官場對此也不知所措。部分官員感到疑惑。還有基層官員甚至稱,中共中央到底在幹什麼?六四時看見過中央有兩個聲音,現在的情況怎麼越來越和那個時候相像了?真是大革命前夜啦?

中共黨內嚴重分裂 更甚於「六四」

美國華府中國問題專家石藏山認為,中共社會已經到了各種矛盾無法調和的地步,就是中共黨內也出現嚴重分裂,想繼續維持對法輪功團體鎮壓的江派勢力及新權貴利益集團聯手跟中共黨內想改革維繫統治的習李陣營已經嚴重對峙,在媒體上徹底公開化,因此黨媒已經無法再統一口徑了,出現嚴重分裂,大陸老百姓都看出來了。

他還說,「六四」當初只是學生運動,工人、農民根本沒有動,現在的中國,從上到下,從左到右,各有各的說法,誰也說服不了誰,整個社會處於極度分裂的狀態。古今中外,就數現在的中國最亂,各種利益集團、各種意識形態,大不相同,就連人類最基本的善惡標準都不同了。

石藏山舉例說,中國百姓想像西方人那樣生活好些,活得有尊嚴些,但中共就說那是邪路,老百姓認為好的,中共認為不好,現在各種思潮千奇百怪,兩個人見面,有時連討論的共同基點都沒有了,你說怎麼談?中共官方媒體一再講什麼「謀共識、求發展」,什麼叫得越歡,就是越缺什麼,他最缺共識,所以一直高喊什麼「增強凝聚力」。中共崩潰亂象最明顯的就是中共素來嚴控的筆桿子出大問題了。中共離崩潰著實不遠了。

﹡外媒:中國類似蘇共崩潰前

資深英國記者約翰.辛普森在《衛報》撰文說,他相信中國處於「巨變的邊緣」。2012年的中共「18大」期間他參與了採訪,1988年蘇聯共產黨的黨代會期間他也參與了採訪,當時蘇共處於解體前夕。他表示在中國感受到一種似曾相識的氛圍。

他在2012年北京人民大會堂內的18大上感到無聊,之後去了北京798藝術區。電視裡面播放著黨代會的發言,但是沒有一個藝術家或他們的顧客看一眼。再一次,作者感到似曾相識。在1988年的蘇聯,大多數知識分子對馬列主義政治事務不感興趣,很快,這個陳舊脆弱的制度被打破,因為它跟真實人們的生活缺乏關係。

《大西洋月報》報導認為,辛普森的「期望」代表的是一個患上「中國戈爾巴喬夫綜合症」的西方人。長期來說,如果最近的世界歷史是一個參照的話,大多數國家最終將會實現民主化。雖然中國的戈爾巴喬夫可能還不在牌局上,但是在人們最不經意的時候,重大政治轉型可能發生——就像戈爾巴喬夫自己發現的那樣。◇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