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建政上將兒舉報美女富豪 十年終結果

?"
四川國騰電子實際控制人何燕涉嫌侵占巨額國有資產,被中紀委帶走調查。(新紀元資料室)

18大後,四川多名與周永康關係密切的官員和商界大鱷相繼被祕捕調查。日前,跟隨周永康賺黑心錢、被控蠶食國有資產的「美女富豪」國騰電子何燕被帶走調查,據稱舉報人就是中共建政上將宋任窮的兒子宋克荒。

文 ◎ 齊先予

2013年7月18日,「新華網」、「人民網」等眾多大陸媒體報導說,成都國騰電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稱「國騰電子」,300101.SZ)實際控制人何燕已被中紀委帶走調查。其實曾上《福布斯》富豪榜、被稱為「美女富豪」的何燕,早已在6月下旬被帶走,被一同帶走的還有她的弟弟何力。

18日,上市公司國騰電子在停盤半天後,中午發布公告,稱公司從何燕家人處獲知,何燕因個人「涉嫌非法經營」正在接受湖北省宜昌市公安機關調查,目前尚未能與何燕取得聯繫。儘管國騰電子竭力解釋何燕沒有參與上市公司的管理、她的被抓與國騰電子無關,但當天國騰電子的股價還是跌停了盤。

人在四川成都的何燕,為何公安部要出動湖北宜昌的公安來抓人,很明顯,孟建柱安排異地公安執行任務,就是不想讓四川公安插手。

宋任窮兒子舉報何燕

搜狐財經在題為〈被開國上將後人舉報的億萬富翁〉一文中稱,早在2000年12月,就有一個很有影響力的人向公安部舉報過何燕的國騰公司涉嫌侵占巨額國有資產,那封指控她「涉嫌侵占巨額國有資產」的舉報信曾驚動了國家幾大部委。舉報人就是中共建政上將宋任窮的兒子宋克荒。

宋任窮(1909年7月11日~2005年1月8日),中共建政上將,是鄧小平主政時期的「中共八大元老」之一。他的大兒子宋克荒,1945年3月出生。1970年畢業於清華大學,因反對江青、林彪被定為反動學生留校審查。1984年曾任國家經委處長,1988年任人大外事辦辦公室副主任,1992年至2005年任商地置業公司總經理,退休後2010年任中國扶貧開發協會老區基金理事長。

文章稱,現年68歲的宋克荒是民政部所屬「中國扶貧開發協會老區基金」理事長,退休前他是國企商地置業的總裁,也是成都國騰通訊有限公司四大股東之一。1997年8、9月間,正是宋克荒先後兩次飛赴成都考察成都國騰項目後,立即拍板投資的。國騰剛開始的業務是IC卡電話機,第一筆大單子也是經過宋克荒的努力,最後以「支持民族通訊產業」的名義,從吉林拿過來的2000臺IC卡電話機訂單。

當年何燕創業時,沒多少背景,很大程度上靠了有深厚資源的宋克荒。隨著公司業務的增長,1998年初,何燕著手準備「MBO」即管理層收購,國騰1995年9月22日註冊時,占62%股權的中儲成都(集團)投資服務公司,占股份30%的四川省郵電科研規劃院都是國有單位,何燕引進它們是為了資金,而引進商地置業同樣也是為了資金。

因為宋克荒認為何燕的「MBO」計畫太過大膽,怕涉嫌侵占國有資產觸犯刑律所以拒絕了。MBO是英文Management Buy-out的縮寫,意為管理層收購,主要是指公司的經理層利用借貸所融資本或股權交易收購本公司的一種行為。通過收購使企業的經營者變成了企業的所有者。由於管理層收購在激勵內部人員積極性、降低代理成本、改善企業經營狀況等方面起到了積極的作用,因而在1990年代在中國開始盛行。不過,這也是國有資產被私人鯨吞的大好時機。

而後,何燕通過一系列複雜的運作,終於通過「四川華威」這家公司控股了成都國騰,國騰也從國資背景的企業變成了何燕的企業。期間,四川郵電規劃院、四川日報社等多家四川的單位參與了運作,可見何燕在川中頗有人脈。

對此,宋克荒很憤怒,一直不在相關文件上簽字,作為一開始的大股東,宋克荒及商地置業一直不予簽字,導致上市帳目無法完備,只好作罷。

對於宋克荒的舉報,2003年公安部曾委託四川省公安廳專門對國騰是否涉嫌侵占國有資產進行調查,但由成都市高新區公安分局具體寫成的調查報告認為,在國騰系列企業變更過程中,並不存在國有資產流失情況,不予立案。

不過宋克荒一直鍥而不捨地舉報,長達十年。也因為宋克荒的舉報,何燕也從當年的高調,變得低調起來。

國騰上市 何燕隱瞞了罰款

《經濟觀察報》在〈國騰電子起底:不實的上市陳述〉一文中,揭開了何燕在將成都國騰電子推向深圳證交所上市時違反規定的黑幕。文章說,出生於1961年的何燕並非一個低調之人,在她實際控制的成都國騰實業集團有限公司(下稱「國騰實業」)公司網站上,專門設有「領導關懷」一個欄目,貼滿了歷屆領導考察國騰實業的照片,驕傲地向外界暗示著這家企業似乎有著不同尋常的背景和關係。

簡歷顯示,何燕的戶籍位於成都青羊區青龍街道,1991至1993年在中國非金屬礦業總公司工作,1993年至1995年在中國物資儲運成都集團投資服務公司工作,1995年創辦成都國騰通訊有限公司至今。1999年何燕設立了四川省華威信息產業投資有限公司,並出任法人代表。2002年5月,何燕設立成都國騰通訊(集團)有限公司(國騰實業的前身),並出任法人代表。2003年3月,何燕出資1000萬元,設立成都國騰微電子有限公司(國騰電子的前身),並出任法人代表。

2001年,何燕以「何然」之名,首次登上《福布斯》的中國富豪榜,列第82位,個人資產大約7000萬美元,此後成為富豪榜上常客,並於2013年,以國騰實業董事長的身分,成為成都財富論壇的受邀嘉賓,直至2013年7月,何燕被公安局帶走調查而案發。

文章指的何燕的「虛假」陳述主要指2010年3月25日,國騰電子公布招股說明書,準備在創業板上市。其第162頁中,關於發行人近三年違法違規行為情況的陳述中,國騰電子稱發行人最近三年不存在違法違規行為,也不存在被相關主管機關處罰的情況。為此何燕簽署了一份誠實承諾書。

但事實並非如此。作為發行人的實際控制者何燕,曾經在2007年12月因虛報註冊資本,而被成都高新工商行政管理局處罰70萬元。這份成工商高新處字[2007]01022號的處罰書顯示,四川國騰通訊股份有限公司在1999年的股權轉讓並增資過程中,未經其他股東(主要為商地置業公司,實際控制者名叫宋克荒,京城人稱「老宋」)同意,構成了國騰通訊的虛報註冊資本行為,成都高新工商局於2007年12月21日告知當事人需繳納罰款70萬元。

與此同時,國騰電子在上市前的招股書中,亦刻意隱瞞了發生在國騰通訊1600萬元的股權轉讓官司糾紛。四川省高級人民法院於2007年11月12日下達的終審判決書,該判決書解除了國騰通訊與中國物資儲運成都(集團)公司簽訂的股權轉讓協議,並判令後者協助國騰通訊到成都工商局辦理註銷其股東身分及持有1600萬元的變更登記。

文章總結說,「從創辦自己的公司到登上《福布斯》中國富豪榜,何燕用了六年時間。從創辦自己的公司到公司創業板上市用了15年時間。而從公司上市到被公安機關帶走調查則只用了短短兩年多時間。」

資金輾轉騰挪 國騰集團的出籠

國騰公司或許其背景太深,在大陸甚為低調,從不接受採訪。2003年4月,《21世紀經濟導報》發表名為〈福布斯:何然=何燕,一位女億萬富豪誕生記〉的文章,披露國騰借殼上市的資金「鏈」。

報導稱:告訴你一個祕密:赫赫有名,連續在《福布斯》中國富豪榜上有位的何然,在她的「國騰系」中,她名字是何燕。一家國有企業的總經理,是如何衍生出一群私有為主的企業的?這有些複雜。

1994年前,成都電子科技大學的幾位電子技術研究人員捕捉到IC電話卡技術之後,與畢業於南京郵電學院、深知這一科研成果巨大市場價值的何燕一拍即合,由何負責拉來投資50萬元並擔當總經理,完成了資本與技術的結合。

至今成都國騰通訊還是一家完全的國有控股企業,何燕與其他創業人員並不占有股份,而成立於2000年的成都國騰集團,其大股東無論是四川國騰通訊股份有限公司、四川華威信息產業有限責任公司、成都國星通信有限公司、四川華威電子有限公司、四川道亨計算機軟體有限公司,均是民營或個人控股的企業,而國企成都國騰通訊僅占有18.75%的股份。不過,在國騰系近幾年飛黃騰達的資本計畫和產業運作之中,這家國企已經漸漸隱沒於江湖,很少出現了,國營資產就這樣悄悄被蠶食了。

一家國有企業的總經理,是如何衍生出一群私有為主的企業的?這有些複雜。


成都國騰通訊公司初期主營IC卡電話機,是一家完全的國有控股企業。一家國有企業的總經理,是如何衍生出一群私有為主的企業的?其中隱情複雜。(維基百科)

在英屬維爾京群島註冊的公司Shining Star technelogy limited,成了國騰資金鏈中最神祕的一環。該公司成立時間、註冊資本與法人代表均不說。但因此1998年5月16日,該公司在國內成立四川華威信息產業有限公司,並控有100%股份,何燕任董事長,何燕的姐姐、出任四川旭光電子董事的何瓊任總經理。

這家公司和成都國騰通訊在同一人控制下,又是同業關係,因此成都國騰通訊有人指責四川華威轉移了國騰的產品和技術——現四川華威的一種主要產品IC卡的專利技術和銷售網路都是成都國騰通訊的。宋克荒在舉報信中稱,在此過程中,成都國騰通訊出現了向四川華威轉移的情況,成都國騰通訊實際上成為國騰系的一個生產基地,而營銷等大量利潤部分卻出現在四川華威。

隨後,國騰系一系列的企業成立:1999年2月4日,四川道亨計算機軟體有限公司成立,何燕控股,其胞弟何力任董事長;1999年10月18日,由程慶這個從未有人見過他的「影子人」控股下的四川國騰占65.5%股份的成都國星通信有限公司成立,何燕任董事長;1999年11月30日,四川國騰通訊股份有限公司成立,程慶任董事長;2002年3月20日四川華威電子系統有限公司成立,程慶是第一大股東。

借殼旭光上市 轉手掙7000萬

2000年12月,經四川省財政廳批准,成都市國資局將其所持有的旭光電子公司股本中1545.644萬股,分兩筆分別轉讓給成都國騰通訊集團和四川道亨計算機軟體有限責任公司。2002年11月20日,旭光電子在上交所正式上市,每股淨資產達到4.4元,而國騰收購旭光電子法人股的價格僅每股2.2元。僅此一筆,國騰集團可以說是淨賺3700萬元以上。2010年8月,國騰實業旗下的國騰電子在創業板上市,開盤後就大漲,何燕的身家估計在十億元人民幣以上。

據大陸南方報系的《21世紀經濟報》報導,2000年初,成都國資局將所持未上市法人股旭光股份共計22.34%的股權轉讓給何燕的公司,「轉讓時上市基本已經確定,成都國資明顯在輸送利益。」有知情人士透露,基於與成都市政府的良好關係,成都國資對國騰明顯傾斜,其當時的收購資金實際是由一家國企借出,且藉助這個東風,國騰系也很快在成都高新西區以每畝幾萬元的超低價拿下了數千畝的教育用地。而至2005年,國騰亦將所持旭光股份脫手轉予廣東新的集團,淨賺7000餘萬元。

攀附李春城、郭永祥背後的周永康、江澤民

人們不禁要問,何燕有什麼後臺,居然讓開國上將的兒子舉報了10年也沒告下來?哪怕工商局都開出了罰單,她依然能長袖善舞般地把公司推上市圈錢?何燕不光是上市公司國騰電子的控制人,也是借殼旭光公司上市的幕後老總。是哪個國企違規借錢給何燕呢?為何成都國資局把到嘴邊的肉要吐出來餵給何燕吃呢?這背後的黑後臺是誰呢?

《21世紀經濟報導》7月22日引述知情人士的消息稱,何燕與多位四川前省領導關係密切,包括原四川省委副書記李春城、原四川省副省長郭永祥等。李春城在任職成都市委書記期間,就曾親自指示成都市屬國有企業,與何燕的公司進行合作。7月23日,中共官媒新華網以標題〈知情者稱四川被查女富豪與李春城關係密切多次合作〉轉載報導,人民網等以及大陸各大媒體也紛紛轉載報導。


李春城在任職成都市委書記期間,就曾親自指示成都市屬國有企業,與何燕的公司進行合作。(新紀元資料室)

不過,李春城、郭永祥都是地頭蛇,背後的大老虎是周永康和江澤民。

早在2001年,中國唯一一條6英吋0.5微米模抑集成電路晶元生產線在成都奠基,總投資12億,2002年建成後年利潤達3.7億。這是四川實施電子信息化的一號工程。時任四川省委書記的周永康、張中偉、王榮軒、李春城等省市領導都出席了2001年1月21日的奠基儀式。

該工程由信息產業部和四川國騰通訊公司共同出資興建。2001年2月6日中國第一個大學生創業園在成都高新區奠基,規劃面積六萬平方米,國家科技部及省市領導前往祝賀,這也是由國騰公司的全資3000萬所興建。國騰公司於1999年8月在成都高新區成立,註冊金50萬元,主要生產ip電話機,產品由中國電信包銷。

據博訊網報導:2000年3月何燕的國騰向建設銀行高新支行提出2000萬元貸款申請,因無固定資產抵押未獲通過,後在周永康的親自過問下,由省建行直接貸款給該公司,這筆貸款通過多家證券公司炒做股票共獲利1.25億。

2000年4月應國家煙草專賣局要求,成都五牛足球隊被命名為五牛國騰隊參加聯賽。在2000年中李嵐清等多個中央領導專程前往該公司視察。在西部論壇召開前中央電視臺兩次專訪該公司,會後該公司獲西部專項貸款10億。這個公司的老闆就是江綿恆。


江澤民之子江綿恆被曝光是國騰公司的幕後老闆。(大紀元資料室)

何燕國騰集團被查,還有一個案子就是教育用地弊案,1999年周永康在國土資源部部長轉任四川省委書記後,放行以辦校為名的何燕,用平均每畝價格低至僅為同期商業用地市價的3%,進行徵地約2000餘畝,但學校建成後實際占地只有約1100多畝,餘下900餘畝土地被囤積起來,後與成都高投合作商業開發。此手法如出一轍讓趙本山以辦學名義,在瀋陽南郊的蘇家屯區,以8000萬圈到當時要價七個億、目前市價20億的300畝教育專用地,再於日後非法變更為商業用地。

北斗導航系統 與政法委聯手撈錢

不過軍用與民用目的兼具的北斗導航系統,才是何燕坐穩富豪的搖錢樹。據《大紀元》專欄作家陳思敏介紹,可用於情搜、偵察、監視和通信的北斗導航系統,更是各地各級公安系統最愛的維穩工具。特別是每次中南海開會,就大量布署安保,以去年18大為例,京警一口氣就新增啟用500套以上的北斗定位終端。

講到政法系統維穩經費的採購開銷,就不能不提2013年4月,因一名英商被判刑而曝光的公安部大醜聞。那就是將價值只有20美元的假「炸彈探測器」高價賣給中國、伊拉克等國的軍隊和警察的商人James McCormick,被英國法庭判定欺詐罪。而McCormick當庭表示,其賣出所得實際上以大量傭金回流至採購國官員的口袋。McCormick舉例,在伊拉克政府支付給他的4900萬英鎊中,他僅拿到了780萬英鎊。

英商McCormick以普通的高爾夫球尋找器佯裝高科技的炸彈探測器,在1995年,美國FBI就通知是騙人的假貨。但在2002年,公安部門把它引進國內,並在2004年開始在重點城市推廣,在2008年用於奧運後,全國各地開始廣泛使用於春運等安保檢測工作,甚至四線鄉鎮也以查緝煙花爆竹為由大量採購。而公安部的統一採購單價普遍為28萬元人民幣左右。


將價值只有20美元的假「炸彈探測器」高價賣給中國、伊拉克等國的軍隊和警察的商人James McCormick。(AFP)

據估計,軍民兩用的北斗衛星導航系統的市場價值為4000億元,而這塊巨大蛋糕的最大掠食者便是國騰電子的何燕,但何燕豈能不孝敬幕後大老闆周永康?另20美元一個的高爾夫球尋找器,公安部卻以炸彈探測器為名用28萬人民幣的高價購,而騙局的始作俑者透露八成用於回扣賄賂採購官員,那時任公安部部長、政法委書記的就是周永康。

四川眾多富商被捲入江習鬥

18大以後,習近平與江澤民在各個領域展開激烈的搏擊。

前政法委書記周永康一直被視為是江澤民的左膀右臂。99年江澤民迫害法輪功後,周充當打手,被江澤民看中,在「17大」成為政治局常委。作為曾經掌控中共最大的間諜系統的「政法王」,周永康手中也掌握了很多高官的黑材料。習近平動了周身邊的人,其實就是動了周永康,直指江澤民。

18大後,多名與周永康有關的高官落馬。原四川省常委、省委祕書長已退居二線,跟隨周永康18年的心腹大祕郭永祥被中紀委雙規,四川省委副書記李春城,湖北政法委書記吳永文也都紛紛落馬。

在此過程中,四川省與周永康等有關的富商也紛紛被調查,其中包括:四川富商成都會展旅遊集團董事長鄧鴻;四川金路集團董事長劉漢;郎酒老闆汪俊林;四川省成都市最大的國企,成都工業投資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戴曉明等。

外界評論說,何燕聰明過人,但她為了一己之私蠶食國有資產,而且還傍錯了人。她跟隨周永康賺黑心錢,當初周永康得勢時,誰也告不倒她,現在周永康被查,她和鄧鴻、劉漢、汪俊林等人一樣,難逃法網。這應了中國那句古話:天網恢恢疏而不漏,善惡終有報。◇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