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審薄案的歷史時機與結局

?"
「公審薄熙來」讓中共高層分崩在國際聚焦下大公開。(Getty Images)

拿出薄熙來罪宗真實證據等於執政集團的黑暗就暴露於眾,將置中共於死地,為此,薄熙來在國際聚焦下豪賭中共,江澤民與習近平陣營你死我活鬥到底,中共高層分崩大曝光。審薄事件演變成為中共倒臺的一個標誌性事件。

文 _ 鐘和

8月22日和23日,薄熙來的翻供吊足了所有觀望者的胃口,國際聚焦。上一次中共政治局委員被送上法庭是1976年,27年一代人之後,中共最高權力機構成員再度被送進了法庭。

自從2012年2月王立軍夜逃美領館,引爆集「情色、背叛、謀殺、金錢、間諜、監聽、權鬥、政變」於一體的「薄熙來事件」。在延宕一年半後,雖然中共只以貪腐、受賄、濫權定罪薄熙來,但因包含眾多黑幕,始終廣受海內外關注。

審判薄熙來可謂歷史性事件,外界普遍稱之為「世紀審判」,不過嚴格地說,目前這只是世紀審判的第一部分,因為審薄案不光牽扯薄熙來一個人,而是牽扯到與薄熙來相關的一幫人。薄熙來只是其背後利益集團的臺前木偶或現實代表。

回顧這一年多的風雲,不難看出審薄案背後各方激戰異常激烈,總體概況可分成兩派:保薄派與倒薄派。保薄派以江澤民、曾慶紅、周永康等為代表,倒薄派以溫家寶、胡錦濤和後來的習近平為主體,再擴大來說,保薄派以鎮壓法輪功欠下血債的血債幫為主,倒薄派以那些想拋開血債幫留下的包袱、靠依法治國來延續中共政權的官員為主。

2012年3月14日,當溫家寶在兩會記者招待會上提出要對薄熙來事件給出「經得起歷史考驗」的調查報告時,審薄案就算拉開了序幕,在經歷五次交鋒、五次反覆之後,終於把薄熙來送上了審判庭。其實更早時期,在2010年之前,中紀委就對薄熙來在遼寧的貪腐進行了調查。

習近平接手審薄的內幕

按照習近平的最初想法,他希望薄熙來在胡錦濤執政時期就審判完畢,不要把這個燙手山芋傳給他。不過18大前,由於阻力太大,中共只開庭審理了谷開來和王立軍,薄案就不得不留給了習近平這個薄熙來兒時的朋友。

當時江派干擾阻力非常大,以至於胡錦濤不得不在18大上演「捨身炸碉堡」的裸退,用自己的全退,逼迫江澤民認可「習八條」中的不許老人干政,並把江設立在軍委的辦公室和在中南海的辦公室統統撤銷。(詳情請見新紀元書籍《胡錦濤的裸退與令計畫的復仇》)

薄案留給了習近平,除了麻煩外,也帶給習近平好處:薄案成了習近平打擊死敵、鞏固政權的一張手中王牌。

北京消息人士曾在2013年初透露,薄熙來案調查已告一段落,發現涉及眾多在位和在野高官。薄案遲遲不開審的一個重要原因是,隨著中共總書記習近平的地位更加穩固,薄案會成為習手中的王牌,讓他可以隨時升級薄案,以此箝制對手,在中南海搏擊中占據主動地位。

江派也意識到了這個問題,不斷地在黨內給習近平施加壓力,試圖使得薄案的審理盡早結束。而江派在黨內用來施壓習近平的最堂皇理由就是,在黨的大會前,「早審早安心」,「可以安心實施經濟政策」等。

這也是為什麼2013年「兩會」之前,江派不斷放風薄案將在貴州開審的原因。當時,由江派在香港的代理新聞網牽頭,「營造」薄案開審的氣氛,但是最終未能如願,海內外記者去了一大堆,反而鬧了個大笑話。

在北戴河會議前後,江派又開始散布「三中全會」前薄案必須結案的傳言,理由仍然是「為了即將失控的經濟」。因為江派在經濟上仍然握有資源,同時中國經濟也處於崩潰的邊緣,在黨內其他派別也開始對習近平施加壓力後,薄案終於在此時開審。

審薄前 習鞏固自己權力

習近平遲遲不審判薄熙來,還有個重要原因就是自己剛剛上位,權力還沒鞏固就開始大清洗,對習近平坐穩頭號交椅不利。他必須在審薄前不斷加緊鞏固自己的權力。


習近平深知在權力尚未鞏固就開始大清洗,對坐穩頭號交椅不利,因此他必須在審薄前不斷加緊鞏固自己的權力。(Getty Images)

2013來了3月中共兩會後,習近平「黨政軍」三權在握,半年內,他雖然並沒有對薄案引爆的「左」「右」路線之爭作出明確的表態,但習暗中加緊鞏固權力卻未落下「半拍」。中共「八一」建軍節前夕習近平視察北京軍區,要求首都軍區必須絕對忠誠可靠,且與中央保持高度一致,當天有六人被晉升上將,北京軍區政治委員劉福連就在其中。原駐港部隊司令張仕波去年18大獲習近平接受,早早越級直升成為北京軍區司令。習近平牢控北京軍區。

除在軍中培植親信,習近平還在地方政府用「摻沙子」的辦法,不斷空降親信。

據《南華早報》統計,除大陸四個直轄市和五個少數民族自治區外,目前大陸22個省級行政區的首腦官員中,一半都是「空降」,且調動多集中在過去一年。對比新舊兩屆地方政府首腦的履歷,發現在目前22名省長中,有11人曾在中央部委或中央企業任職。而在上一屆全國黨代會前後,只有兩名省長有類似經歷。

習近平還實際接管了政法委的權力,掌控了政法委書記孟建柱。在5月31日,習安排政法委書記孟建柱首次以綜治委主任的身分露面。孟建柱也「投桃報李」,不斷對政法委官員強調習近平「依法治國」的觀點。審判薄熙來前,公安部長郭聲琨也罕見要求公安人員要效忠黨中央。

更重要的是,從薄熙來被免職、雙規、被捕、起訴到開庭審訊期間,不論是軍、政、商、傳媒、藝文等各界,只要事涉薄案,多難逃被調查清洗的下場,包括徐才厚、周永康等江澤民親信。除此之外,當權者還破天荒宣布停止勞教制度、淨空關押訪民的黑監獄、媒體重炒大連屍體工廠、網路數度解禁活摘法輪功器官的圖文,乃至在緊鑼密鼓審薄之際,官媒加碼報導停用死囚器官等。

惡人受審 天意使然

不過即使到了2013年8月,習近平也不願這時審判薄熙來,因為他還是覺得根基未穩,各種干擾阻力還很大,但時間不等人,因為中共18大三中全會必須在2013年秋天開始,習近平、李克強的新團隊必須在三中全會提出自己未來五年乃至十年的施政計畫,若政治上不能把薄熙來代表的派系打下去、壓下去,習李就不可能在經濟上推出自己的東西,於是,他沒有選擇,只能在8月下旬開審,9月初或9月中旬給出審判結果,等大家心情稍微安頓幾天,就得集中精力推經濟措施,以便三中全會能在10月或11月召開。

為何故意選在8月22日開庭,這天是鄧小平的生日,也是谷開來被宣布死緩的一年零一天,同時也是周四,原計劃審判兩天,周六就放假休息,沒想到,審判持續了四天。

不過從更大視野來看,薄熙來犯下的不光是人間的罪惡,諸如貪污腐敗淫亂等,更關鍵的是他觸犯了天條,犯下了反人類罪行,他夥同谷開來,以及江澤民、羅幹、周永康之流,違背最基本的人性,不但害死法輪功學員,還要活摘他們的器官謀取暴利,哪怕人死了,還要把屍體製成標本在全球巡迴展覽,這是人神共憤的事,這是這個星球最大的邪惡。

從1999年開始,法輪功持續地反迫害,到2012年已經是第14個年頭,法輪功從2006年就開始揭露活摘器官真相,到2012年王立軍向美國使館揭發薄熙來活摘器官,這已經是第六個年頭了。中國有句古話: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不是不報,時候未到,時候一到,一切都報。薄熙來受審,可以說是天意使然。

養虎為患 咎由自取

中國聖賢還有一句話,要讓毒藥不毒人是不可能的,是毒蛇,它一定會害人。可以說,這次薄熙來的翻供也是意料中的事,即使對中共高層來說,了解薄熙來惡劣本性的人都知道,薄熙來這次「不按照劇本演戲」,不斷在庭審中抵賴和翻供,也在意料之中。


薄熙來案庭審,薄對當局精心安排下三宗罪採不合作的態度,翻供抵賴,使得中共高層分崩大曝光。(大紀元資料圖)

更進一步地說,薄熙來的翻供,也是中共包庇妥協政策的必然惡果。

薄熙來的兩大核心罪行是政變和活摘器官,中共高層與江派在這些關鍵問題上妥協了。「公審薄熙來」這個事件中最奇特的一點就是,被薄熙來精準掌握局勢後,中共高層只能眼睜睜看著薄熙來抵賴。

中國問題專家胡少江說,薄熙來知道得很清楚,那些足以證明他犯下濫用權力、貪污腐敗的證據,中國政府是不敢拿出來的。因為拿出了這些證據,整個執政集團的黑暗就暴露於眾了。這不僅能將薄置於死地,也會將黨和整個中國的政治權貴置於絕地。

華府的中國問題專家石藏山說,薄熙來的兩大罪行,對中共來說,絕對不能公布。真的這些罪行公布,那中共高層的「共同遊戲」的平臺都沒有了,那是他們的底線。

「但是中共中央忽視的一點,就是人民和輿論的力量。這麼掩蓋,讓薄熙來這麼去抵賴,全世界都會知道薄熙來案另有真相。別看官媒不斷炮轟薄熙來人品,但是他們忽略了一點:一個照官方說法人品如此差的人,所犯罪行怎麼會比現在中國大陸的一個普通的中共廳長、局長的罪行還要輕呢?」

「而中共中央,則因為受到黨內壓力,一直想要在此事上矇混過關。這也是為什麼在薄案開審之前,中共喉舌對薄案的報導一直扭扭捏捏、軍隊表忠心卻要用其他事件為藉口、地方大員有表態卻規模不大的背後原因。」

審薄成中共倒臺標誌

對於庭審,曹長青認為,薄熙來的庭審戲,讓人想到整個共產黨。薄熙來是共產黨的縮影,代表這個黨的全部特色:滿口仁義道德,背後男盜女娼;好話說盡,壞事做絕。在「偉光正」的背後,是罪惡、腐敗、黑暗、邪門。

《紐約時報》的評論說,薄熙來是「雙面人」:「他打擊黑幫犯罪,他本身卻像一個黑社會老大一樣運營重慶;他打擊腐敗,可他自己也涉足其中;他鼓吹傳統的共產主義道德,但他的兒子在外國的精英學校炫耀他的財富。」

薄熙來做的,跟他說的,正好相反。就像一枚硬幣,展示的是一面,背後完全不同,整個共產黨就是這樣。「薄熙來案」對中國人的啟迪作用在於,看明白薄熙來,就更懂得共產黨,因為薄熙來是它的袖珍版。

薄熙來在重慶以「唱紅打黑」而爆紅。所謂唱紅,就是唱道德高調,吹革命強音。看似道德無比,但真實是,薄熙來們的行為毫無道德準準則:濫用權力、受賄腐敗、性泛濫,公器私用,甚至指揮殺外國人,凶殘霸道,無惡不作。

人人皆知,這種現象在中共官場是常態。而且官職越高,權力越大,貪的越多。據中國官方統計,過去30年,已有420萬黨政幹部因貪腐被查處,其中省部級就有435個。中共16大以來,落馬的省部級腐敗官員就有72人。

徐水良評論說,「我用一句話來概括中共對薄熙來的審判的表面現象:中共用司法無能、非法和兒戲,突顯薄熙來無恥、無賴和流氓。……薄熙來的腐敗,就是中共腐敗;中共能夠掩蓋薄熙來的主要罪行和腐敗,以便減輕薄熙來案對長期與薄熙來緊密一體的中共及其太子黨的衝擊,掩蓋中共高層和太子黨的腐敗。但只能掩蓋一時,並且只能在官場造成進一步的黑暗和貪腐風氣,最後仍然逃脫不了加速滅亡的命運。」

從鄧小平死後,中共內部曾經的「鐵板一塊」已經不在,各種派系林立,展開殊死搏鬥。有些外媒一直對中共存在誤區,認為中共內部還是「鐵板一塊」,在審查,演練完畢之後,搞好了才會開始「演戲」。但是現在的中共已經分裂太深,即便是知道庭審很可能出現薄熙來翻供,仍然無力阻止。

石藏山還說:「中國大陸的民眾都會通過這件事情看清當局,中共執政合法性愈加喪失,中共中央會更加寸步難行,民眾加速拋棄中共。公審薄熙來是中共倒臺前的標誌性事件。」

石藏山分析說,薄熙來案就像是一面鏡子,照出了中共的實情,也預示著中共即將到來的崩潰。薄熙來案使得中共中央習近平陣營和江派之間的你死我活的衝突在國際聚焦下大公開,將中國政局推到臨界點。◇
 

您也許會喜歡